第三十章怎么能让自己受伤

    但是,上面也说了辛容之所以能取胜,是因为她的技术非常好,足以和高级工匠媲美。

    “辛学妹。”

    辛容本能的回头,看见两个陌生的高等部女生。

    赵洁打量了小女孩几眼,不愧是赢家的基因,这么小就具备了美人的雏形,等以后张开了一定更漂亮。

    “你别紧张,我们就是想问问,你的发簪是自己做的吗?”

    辛容点点头:“是呀!怎么了?”

    “小孩子不能说谎的。”赵洁冲她笑了笑,“其实是你母亲的设计团队帮你做的吧?”

    从她们出现就一脸警惕的齐琪琪生气的开口:“你凭什么这么说?你哪只眼睛看见了?”

    “你是谁?”赵洁看了她一眼,“我在跟辛容说话。”

    “我们是辛容的朋友。”张瑾上前一步,“我不认为你刚刚那是在说话。”

    邓明悦拉了拉她:“小洁,算了,我们走吧!”

    “你闭嘴。”赵洁瞪了她一眼。

    虽然许薇薇说了不要找辛容麻烦,但是一向自傲的赵洁觉得她现在只是问问,有什么不可以的。

    “荣荣我们走!”齐琪琪拉着两人要离开。

    赵洁也一把拉住辛容:“站住!”

    “别碰我!”辛容大叫了一声,甩开赵洁的手。

    这下动静大了,吴越第一个就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他看了眼辛容,可话却是对赵洁说的。

    齐琪琪嘴最快:“学长,她莫名其妙的跑来质问辛容,说她作弊!”

    “小妹妹别胡说好吗?我什么时候说她作弊了?我不过是问问有没有别人帮忙教她而已。”赵洁瞪了齐琪琪一眼,又看向辛容,“你自己说,我有说你作弊吗?”

    辛容不习惯跟陌生人接触,尤其刚才赵洁抓她的力量特别大,好像故意似的。辛容捂着胳膊,眼角已经红了。

    “你什么意思?哭了?”赵洁一看火了,“周围这么多同学,大家说说,我欺负她了吗?”

    吴越见辛容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脸一沉:“够了,你这么大的人跟个小女孩过不去,不嫌丢人?”

    赵洁一听就想骂回去,结果邓明悦狠狠拉了她一把:“你够了,回头微微知道会生气的。”

    “学妹,都是误会,你别介意啊!”邓明悦又安抚辛容,然后对吴越点了点头,“我们先走了。”

    离开的时候,赵洁冷冷看了辛容一眼,嘴里很小声的说了句什么白莲花。

    “白莲花是什么?”下了课后她问齐琪琪。

    齐琪琪不知道这是赵洁说的,还详细的解释给她听,末了还说:“总之白莲花这种女人最讨厌了,喜欢白莲花的男人也都不是好人,一对狗男女!”

    同一时间,赢成闯进了赢望的办公室。

    “哥,荣荣被欺负了。”

    正和赢望汇报工作的几个经理发现周围的空气一下子沉重起来,赢望挥挥手让他们出去。

    “说。”剩下兄弟俩时,赢望站起来。

    赢成把平板打开,视频里正是上午赵洁跑来质问辛容的场景。看完后,赢望的脸色更难看了:“去凯撒。”

    两人接上辛容时,就发现她眼睛红红的,情绪非常低落。

    “先上车。”赢望拉着她的手,比平时小心了好多。

    赢成发动车子,从后视镜里观察辛容:“怎么哭了?”

    “没有”辛容吸了吸鼻子。

    “把另一只手给我。”赢望坐到她对面,小心的将辛容的袖子卷起来。

    雪白的胳膊上,有一排刺眼的伤痕,一看就是指甲掐的。

    “妈的!”赢成爆了句出口,方向盘一打车子紧急掉了个头,辛容差点被甩出去。

    赢望黑着脸从旁边急救箱里拿出碘伏,最后又涂上药膏。

    “哇!”辛容这才哭出来,扑进赢望怀里,“她说我是白莲花,白莲花是狗男女,我不是我不是”

    “荣荣别哭,哥哥现在就去把那女人抓起来。”赢成已经把车开回了凯撒,怒气冲冲的准备下车。

    赢望将辛容抱到腿上,一边抚摸她的脊背安抚,一边问她:“疼吗?”

    “疼”辛容抽泣了两声。

    “那为什么当时不还手。”赢望看着他,“明明她抓疼了你,为什么你不还手。”

    辛容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愣愣的看着,赢成见了着急的说:“现在说这些做什么,你不去我去了啊!”

    “回来。”赢望叫住他,“开车。”

    赢成瞪着眼睛:“开什么车啊,我要去把那个贱那个女人抓起来。”

    “开车。”赢望看了他一眼,满眼都是威胁。

    “靠!”赢成系好安全带,一脚刹车下去,车子转眼窜出去好远。

    辛容一边抹眼泪,一边可怜兮兮的看着赢望:“望望望哥。你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我和你说过什么。”赢望小心的把她的眼泪擦掉,“我说让你嚣张,让你任性,让你肆无忌惮的生活。”他捏住辛容的下巴,“你呢,你却忍着委屈,忍着眼泪到我怀里哭。”

    听到这,辛容赶紧推开她,结果推了两下没推开,只好结结巴巴的说:“我我不哭了,你放我下去。”

    “傻丫头。”赢望抱住她,“我不是那个意思。”

    辛容在他怀里抽泣:“我我从来没有和人吵过架,我不知道怎么吵,我不会。”

    她的声音可怜的让赢成的心都碎了,又把车停下转身叫唤:“哥,你为什么不让我找那个女人去?”

    “因为那样太便宜她的。”赢望的声音像从冰山下面传出来般冷的人打颤,“这件事交给我,你这几天跟荣荣一起上学。”

    赢成一听眼睛就亮了:“好咧!”

    “望望哥”辛容拽了拽他的袖子,“我是不是很没用”

    拿纸巾在她眼睛上按了按,赢望的声音恢复了正常温度:“下一次,我希望你直接打回去。不用担心打不过,也不用担心别人怎么看你。”

    辛容抬起头,湿漉漉的眼睛像个小兔子,赢望的表情柔和下来,忍不住弯了弯嘴角:“学校里有人一

    直跟着你,只要你动手,他们就会出现。”

    “真真的?”辛容惊讶的道,“我都不知道啊!”

    赢成这会开车稳多了,冲着她呲牙:“让你发现的话,他们就白活了。”

    “至于别人的眼光更不需要管。”赢望拉着她的手,“荣荣,你要明白,你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脸色活,只有他们顾忌你的份,你有这个资格,赢家的男人这么努力,就是为了让我们的女人可以幸福。”

    “对呀!对呀!”赢成喊道,“你看看阿莎,谁敢强迫她干什么,寻寻哥往那一站就把人都吓死了。”

    辛容咬了咬嘴唇:“那样那样会不会让别人讨厌我?”

    “别人跟你有什么关系?”赢望难得用了个问句,“我知道你从小的生活坏境是那样,可现在不是了。我提醒过你很多次,在这里,你不需要为任何人而活,你只是你自己。”

    “别人不喜欢你,跟你有什么关系,你需要他们的喜欢吗?”赢成也开口教育她,“你的朋友和我们喜欢你就行了,不相干的人喜不喜欢又怎么样。”

    赢望见她打了个哈欠,把她放到座位上:“哭累了就睡一会。”

    “睡不着。”辛容吸了吸鼻子,刚刚她还以为被赢望讨厌了,心里特别难过。

    “睡不着就想想我们说的话。”赢望把冷气关小,“再有下一次,我就把你关在家里,以后都不要出来了。”

    辛容赶紧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睡着了?”到家时,赢成小声问。

    赢望轻轻把人抱起来:“哭累了。”

    把辛容送回房间,兄弟坐在客厅里。

    “哥,这是赵洁的资料。”在去凯撒的路上,他们就让人去查了。

    赢望接过来看了几行:“京城赵家,连四九城的边都排不上,靠着洗黑钱起家。”

    “他跟许家关系密切,其中有什么猫腻可想而知。”赢成一脸睥睨,“许家都不够我们看的,别说她赵家了。”

    “我记得许家跟吴家关系不错。”赢望眯了眯眼,“之前听江瑞哥说过,许薇薇和吴越恐怕是要联姻。”

    赢成呵呵了两声:“这个我知道,那还不是当初吴家的长辈欠许家一个大人情,不然以吴家现在的地位,许薇薇配不上吴越。”

    “许家先不管,动了赵家之后,再看他们的反应。”赢望眯了眯眼,“赵家也不是傻子,一直在海外投资,就怕哪天许家倒台。”

    “你的意思是”

    赢望看了蠢弟弟一眼:“我出国一趟。”

    辛容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呆呆的坐在那不知道想什么,突然腾一下冲下楼。

    “成成哥!你们怎么知道我被欺负了?”

    明明她什么都没说,赢望竟然连自己胳膊受伤都知道。

    “傻丫头,不是说了我们有派人保护你吗?”赢成把电脑合上,“饿不饿,想吃什么?”

    辛容点点头,一脸茫然。

    为什么她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呢

    赢成:绝不能让害羞的妹妹知道,她头上的发卡里有摄像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