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比赛结果

    别人不知道吴越的身份,许薇薇却知道。俩人本来就是一个大院长大的青梅竹马,很早的时候她就知道两家老人的意思。之前吴越喜欢尹甜的时候她完全不担心。

    因为她知道,吴越的婚事自己做不了主,他只能娶自己。

    “别说我没提醒你们,别去招惹那个辛容。”许薇薇提醒好友,“毕竟凯撒是赢家的地盘。”

    圆脸女孩叫赵洁,也算是京城名媛,另一个稍微胖一点的,叫邓明悦,家里也是京城的有钱人,她们和许薇薇是多年好友,自家生意也和许家挂钩,所以一向都站着她这边。

    “有什么了不起的,也就是在s市当个地头蛇,去了京城我们让她盘着她绝对动不了。

    赵洁一脸不屑的说:“现在的话,她别来招惹我们就好了。”

    邓明月点点头,只顾吃着蛋糕:“人家才十几岁,还是小孩子,你至于和小孩子计较嘛!”

    “不管怎么说,能避就避开。”许薇薇没说的是,听家里老人说好像赢家不是普通商人那么简单,虽然她不怎么相信,但还是不要轻易结仇的好。

    因为又多了一周的时间,辛容把她的作品又改了改,周末的时候拿去给辛晴看。

    “很漂亮!”辛晴看过之后说,“没想到荣荣这么有天赋,以后可以往这方面发展了。”

    赢成晃着二郎腿笑:“妈,你这下后继有人了,赶快把你拿一身惊天地泣鬼神的手艺都传给荣荣吧!”

    辛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真的好看吗?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凤凰于飞。”

    那发簪像是展翅高飞的凤凰,却又不像一般的古代发簪繁琐。

    “好看。”辛晴让赢擎苍把她的工具箱拿过来,用放大镜仔细研究了一会,“真不错,只是有一个地方可以再改进。”

    指着用翡翠和铂金做的发簪,辛晴告诉她:“翡翠用在这里发挥不出优势,因为被切割的太小了。如果换成祖母绿宝石,反而效果更好。”

    见辛容一脸虚心的模样听着,辛晴摸了摸她的脑袋道:“这不怪你,你之前只接触过玉石和金饰。现代的宝石多种多样,等你慢慢了解了它们的特性,就能正确利用了。”

    “我也会做出像晴姨那么美的首饰吗?”辛容在杂志上看过辛晴的作品,真的很漂亮!

    辛晴捏了捏她的鼻子:“你会比我厉害,我只会设计珠宝,你对那些布料可是了如指掌呢!”

    “我会努力的!”辛容握住小拳头,“我要成为一个厉害的设计师!”

    赢成在旁边叫唤:“你什么时候设计都行啊,让哥给你建个公司,回头注册个品牌!”

    “太小了。”一直没说话的赢望看了看辛容,“等你成年了再说。”

    辛容啊了一声:“我还有两年就成年了!”

    “那个不算的。”辛晴笑了笑,“现在十八岁才算成年呢!”

    结果辛容脸一跨道:“那我不就成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

    “胡说。”赢望脸一黑,“哪有十几岁就嫁人的,这不是古代。”

    赢成哈哈哈大笑:“荣荣真可爱,你忘了现在男女平等了?好多女人过了三十才结婚,就算一辈子不结婚的也多的是。”

    &n

    bsp;   辛容心里囧了一下,她又忘了。

    “我知道,我明白的,就是心里一下子适应不过来。”

    赢望见她还一脸遗憾的模样,抿了抿嘴角说:“在学校离男生远一点,他们都是占女孩便宜的流氓。”

    “我会的。”辛容使劲点头,不用赢望说,她也不敢跟男人接触。

    谁知道赢望又说了句:“尤其是那个吴越。”

    噗赢成在旁边笑出声,被赢望警告的看了一眼,才忍着笑点头:“是啊,是啊,离那家伙也远一点。”

    辛晴觉得儿子好可怜,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看小丫头的目光就像看只羊羔,恨不得把人家吃干抹净了。还傻乎乎的以为那是兄妹之情。

    “荣荣你要听哥的话,他可是难得对人这么好。”同样傻的还有一个赢成,纯良的以为自家兄弟跟自己一样是个妹控,根本不知道这个妹妹就是她未来大嫂。

    辛容凑到赢望跟前,两只大大的眼睛看着他:“望望哥最好了!”说完在他胳膊上蹭了蹭。

    “乖乖的。”赢望摸了摸她的脑袋,眼里都是宠爱。

    看的辛晴忍不住拉了拉赢擎苍的袖子,两个人悄悄走出客厅。

    “你说,我们要不要提醒望望一下啊!”辛晴有些担心。

    赢擎苍搂着她,目光温柔:“现在提醒他,会把他吓跑的。”

    “也是”辛晴叹了口气,“荣荣那孩子明显很喜欢他,希望你儿子早点开窍。”

    “他那么聪明,不会犯傻的。”

    辛晴瞟了他一眼:“呵呵,你不是也很聪明吗?当年还不是那么傻!”

    “”赢擎苍在她腰上挠了一把,“这么多年了,还总拿那点事笑话我。”

    “哈哈哈!”辛晴笑着往他怀里躲,一抬眼看见赢成探着个脑袋冲她做鬼脸。

    见辛晴发现他了,赢成颠颠几步跑过来:“妈,商量个事呗!”

    “想走?”知子莫若母,辛晴看着让她头疼的倒霉儿子,“是你自己说的,要留下保护荣荣,这才多久?”

    赢成嬉皮笑脸的:“哎呀,那现在荣荣不是已经习惯现代生活了嘛!而且你看看我哥,不知道的还以为荣荣是他生的呢,每天和个老妈子似的絮絮叨叨,絮絮叨叨,哪里还用的着我!”

    “做梦。”辛晴瞪了他一眼,“公司年底有多忙你不是不知道,到时候你得负责看着荣荣,我告诉你,那丫头没成年之前,你给我乖乖在家待着,哪也别想去!”

    赢成哭了,还想争取一下,就见赢擎苍的眼神黑幽幽盯着他,眼底的意思不言而喻。

    “啊啊啊啊啊!”他嚎叫着跑回客厅,“荣荣,走!我们出去吃大餐。”

    把苦闷与不满都溺死在食物中!

    凯撒学校,设计院的礼堂。

    “荣荣,你这个真漂亮,肯定能得第一的!”齐琪琪扒在展台上一脸痴迷,“真美啊,古代女人真幸福,可以带这么美的发簪。”

    辛容纠正她:“这是皇家的人才能带的,至少也要是三品以上的级别。”

    “那是什么?”齐琪琪一脸茫然。

    &

    nbsp;  “就是妃位以上的娘娘才能带。”辛容想起那一年皇帝南巡时身边跟着的贵妃娘娘,她头上就带着类似的九羽金翅凤簪。

    张瑾也盯着发簪看,然后夸辛容:“你真厉害,知道的真多!”

    呵呵,因为我见过啊!

    “辛容!”

    三个人齐齐转身,看见吴越走过来。

    “我看过你的作品,很漂亮!”吴越夸奖道,虽然他不是专业的,但是也能分得出来好坏。辛容做的发簪从选料到造型,都跟别人的不一样。

    辛容有些不好意思:“哪里,主要是我用的东西好。”

    “哪也要你设计的好看才能体现那些东西啊!”齐琪琪插了句嘴,然后碰了碰她,“你看那边,许薇薇的。”

    吴越见她想过去,主动提出有事离开。三个女孩子跑到另一边,展台上的发簪简单素雅,用的通体白玉做簪身,顶端是一朵碧绿的莲花造型,金色的花蕊栩栩如生。

    “很漂亮。”辛容实话实说。

    齐琪琪撇撇嘴:“但是看上去就没你的复杂。”

    “从技术上来讲,的确比不上荣荣的。”张瑾也说,“不过,好像她要用这次的设计参加年底ck的比赛。”

    辛容眨眨眼:“就是可以去国外当实习生的那个比赛吗?”

    “嗯。”齐琪琪看了她一眼,“你就别想了,那个是高等学部的人才能报名的,你不够年龄。”

    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她只是想起赢望给她讲过辛晴就曾经参加过那个比赛,而且得了第一取得了实习生的资格。辛容心想,她是不会去的,离开望望哥,她会害怕呢!

    “我们去看看其他的吧!”三个人在会场里转悠,看完了所有作品后,齐琪琪下结论,“我觉得,唯一能和荣荣比的,就是许薇薇的作品。”

    张瑾摇了摇头,又点点头:“我总觉得许薇薇的不会那么简单,都没有去年的好,完全显现不出她的设计水平和技巧。”

    “张瑾说的对。”辛容附和道,“她的作品,如果不是用了水头很足的玉,根本就出不来效果,太普通了。”

    齐琪琪挠了挠头:“怎么个意思?还有什么玄机不成?”

    三个人对视一眼,辛容耸了耸肩,张瑾拍了拍她:“走吧,明天就知道比赛结果了。”

    第二天,设计院的教学楼前竖了个大大的电子屏幕。

    “荣荣!”眼尖的齐琪琪发现了辛容,拼命冲她招手,“快过来,你第一名!”

    辛容啊了一声想冲进去看,可周围的同学太多了,她还不习惯跟陌生人有身体接触,只好站在外面。

    “能看见吗?”不知道什么时候,吴越站在了她身后。

    “能,这么大呢!”辛容指了指电子屏幕,然后放才发现是吴越在问她。

    吴越笑了笑:“恭喜你,我就说你能行吧!”

    “谢谢!”辛容挠了挠脸,不好意思的继续看电子屏幕,上面正在展示许薇薇的作品,原来她的发簪暗藏玄机,那朵玉莲花可以和发簪分离,花蕊还可以变长。

    她的发簪做到了两种形态,这是辛容比不上的地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