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母亲大人驾到

    “荣荣怎么样了?”

    四个长辈坐在客厅里虎视眈眈的盯着兄弟俩,确切的说是只有辛晴和陈欢两个人虎视眈眈,赢擎苍和万老板面无表情。

    “妈,你们怎么来了!”赢成打哈哈,“妹妹没事,我们刚刚还在说过去看你呢!”

    没想辛晴眼圈就红了:“我懒得看你们俩,我要上去看荣荣。”

    “不行。”

    “不行。”

    赢擎苍和赢望父子俩一起发声。

    “就是,你不能去,万一传染了怎么办。”陈欢也不赞成,她笑眯眯的站起来,“我不怕,我替你去!”

    辛晴急了:“你们让我去看看,我不放心啊!”

    “妈,荣荣真没事了。”赢望不敢看赢擎苍,在他印象里,不管他们谁让辛晴着急了,都会被抽打一顿。

    赢成就是从小被抽打到大的,此时躲在他哥后面频频点头:“是啊妈,陈姨的药很管用,荣荣的水痘已经结痂了,在有几天就完全好了。”

    说到这他哀怨得看了眼万老板,明明说好替他们隐瞒的,怎么就让辛晴知道了呢?

    “你别看他,是我逼他说的。”陈欢拍了拍赢成的脑袋,“你说你们两个小家伙怎么能照顾好荣荣呢?我和你妈来的时候就担心”她边说边用怀疑的目光盯着兄弟俩。

    “你们不会是把人弄死了,在这糊弄我们吧?”陈欢说完赢望脸就黑了,辛晴也一把推开赢擎苍站起来就往楼上跑。

    赢擎苍急的去抓她,万老板则把陈欢压的沙发上:“你老实点!”

    正乱成一团呢,就听见辛容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

    “荣荣!”辛晴一抬头,看见辛容扒着楼梯往下看,赶紧问她,“你怎么样了?还难不难受?都怪我不好,我没有给你打预防针。”

    辛容捂着脸,只露着两个眼睛:“晴姨我没事!已经好了。”

    “嗨小荣荣!”陈欢冲她招手,“我是你阿莎姐姐的婆婆,寻寻姐夫的妈妈,快叫一声来听听!”

    呆呆的辛容眨眨眼,然后反应过来马上喊了声:“欢姨!”

    “哎呀真乖,我就说小丫头什么的最可爱了!”她一把抓住万老板的袖子,“来来来,这是你万叔叔!”

    辛容又甜甜的喊了声万叔叔,万老板点了点头。

    ”你别理他,他是面瘫,不会笑的。”陈欢边说边往楼上走,“阿晴,我去看看荣荣,你在下面等着啊!”

    辛晴也想上去,可是赢擎苍死死抱着她。辛容也冲她喊:“晴姨你别上来,万一被传染了,我会难过死的。”

    “妈,你别让荣荣为难。”赢望看了眼楼上的小丫头,声音压低,“我们好不容易才让她开心了点。”

    赢擎苍摸了摸辛晴的脸柔声道:“人就在那,不是好好的,你还担心什么呢!”

    “是啊,我检查过了。”陈欢在上面喊,“恢复的很好,你们两个小子可以啊!”说着,她拿出个盒子塞到辛容手里。

    辛容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她,陈欢哎呦一声捂着胸口

    :“真萌啊!快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打开盒子,里面是个铂金戒指,造型是一只叼着骨头的小狗,非常可爱。

    “这是电视上的那种狗啊!”辛容高兴的举着,“宠物狗狗!”

    陈欢见她喜欢,拿过来帮她带好,然后对着走廊里的灯:“看好了!”

    啪一声,辛容只见她扭了小狗头一下,灯泡就碎了。

    “这”小丫头一脸惊恐。

    “乖啦!这是让你自卫用的,要是遇到坏人什么的,就转一下这个戒指。”陈欢又帮她带好,“我和万老板送你的礼物!”

    辛容还沉浸在震惊中,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时候赢望走上来拉了她一下:“欢姨的东西很好用,我们小时候都有这些。”

    “谢谢。”辛容努力消化前一秒还是个狗头戒指,下一秒就是凶器的礼物。

    陈欢捏捏她的脸:“乖,记得遇到坏人不用客气。”

    辛容乖巧的点点头,让陈欢又一阵欢喜,大家楼上楼下的聊了一会,辛晴怕她累,就决定离开了。

    “望望那孩子明显已经不对劲了。”回去的路上,陈欢说,“你没见他看荣荣的眼神,啧啧,看你都没那么温柔。”

    “真的啊?”辛晴高兴的点头,“我想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如果赢家祖训真的有特殊力量,他现在应该已经喜欢上荣荣了。”

    陈欢想了想说:“就是荣荣那丫头太小了,才十三岁,这得等多少年啊”

    “那有什么!要是她留在古代,再过两年就可以嫁人了。”辛晴坚持自己的意见,“我是担心那丫头开窍的晚,望望又是个不善于表达的,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才能发现对方的感情。”

    万老板难得插了句:“短时间内,赢望都不可能有表示。”

    “为什么?”两个女人瞪他,陈欢还呸了他一口,“望望聪明着呢!”

    赢擎苍见辛晴的脑袋都要趴到驾驶座上去了,把她拉回来说:“可他会觉得辛容还小,如果有什么念头,就太禽兽了。”见辛晴想反驳,赢擎苍捏了捏她的手又说道。

    “重要的是,我担心他们会向当年我们一样,觉得会产生感情是因为图腾。”

    辛晴蔫了,她当年的确这样想过。

    “那怎么办”

    见她又皱眉头,赢擎苍抚上她的额头:“不要担心,我们不是也过来了?就当是对他们的考验,如果你老这么操心,我就带你出国了。”

    每年下半年他们夫妻都会去国外度假,今年因为辛容,自家老婆决定留下来,这让一直想过二人世界的赢擎苍非常不满意。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陈欢扭头鄙视他,“好像你们俩天天不在一起似的。”

    赢擎苍没理她,看了开车的万老板一眼:“人你们也见了,赶紧走吧。”

    又过了一个星期,辛容终于好了!而且白白嫩嫩,一点疤都没留下。

    “我下周可以去上学了吗?”辛容看了下时间,发现下周就是发簪比赛,可她连作品都没有。

    赢望不紧不慢的说:“今天我

    们去公司设计部,你看看想做什么。”

    辛容有些担心:“要不然算了,我肯定来不及了。”

    “放心吧!”赢成冲她挤挤眼,“一定来得及。”

    吃过早饭,三个人出发去公司。大概是病了一场,辛容觉得自己和这个社会更近了一步,她穿了件中袖的连衣裙,而且没有拖地,露出一截小腿。

    “很漂亮。”赢望和赢成在楼下等她,见到这身装扮都点点头。

    赢成还特别得瑟的指着她脚腕上细细的铂金脚链说是自己送的,辛容脸红扑扑的,有些忐忑的问:“这样可可以吗?”

    “太可以了啊!”赢成拉开车门,“慢慢来,等过年我们就能去海岛度假了!”

    辛容知道他什么意思,连忙摆手:“不行,不行!”她可不敢穿比基尼,太可怕了。

    “不急。”赢望给她系好安全带,“可以不下海。”

    赢成也怕好不容易放开一点的妹妹又吓回去,赶紧说:“坐船也好玩,对了!还可以潜水。”

    “我也可以?”辛容知道潜水是什么,当初在电视上看潜水员在海里和鱼一起玩时,她震惊了好久。

    “必须可以啊!”赢成说到这又想起什么,“等你放了假咱们先去把交通工具都坐一遍。飞机,船,火车!”

    辛容突然眼睛一亮问:“宇宙飞船呢?”

    “额”赢成看了赢望一眼,不知道该怎么说。

    赢望揉了揉辛容的头发,目光包容的看着她:“去太空不是不行,但是要经过长时间的专业训练,普通人很难达到要求。”

    辛容虽然不太明白,但是知道宇宙飞船不能坐就是了,倒也没怎么难过。车子这时已经开进市区,她的注意力又被两边的建筑物吸引了。

    正看着,路过一个广场时突然眼睛瞪的老大:“那那个是我吗?”

    “哪个?”赢成扭头看过去,“哎呦,广告出来了啊!”

    一个巨大的广告牌上面,是辛容穿着古装躺在桃花林里的照片。旁边是赢氏新一季的床品,还配了一首妖之夭夭,烁烁其华的古词。

    “昨天投放的。”赢望这段时间没去公司,想想昨天应该是广告上映的日子。

    赢成指着对面的大楼:“荣荣看,那里在播广告呢!”一转头,却见小丫头已经拿出平板在网上搜到了。

    “啧啧,可以啊!”他扭头冲赢望笑,“咱们家丫头已经学以致用了。”

    一直到公司,辛容都在看她的广告,觉得所谓的后期效果太神奇了,把她拍的跟仙女一样!赢望亲自送她去设计部,然后留下赢成陪着,自己去处理堆积下来的文件。

    辛容前两天已经把理论知识学的差不多了,图案都设计了好几个。她照着自己画的发簪先做出两个来,就想让赢望看看。

    “我觉很漂亮,选一个去参加比赛吧!”赢成不负责任的说,反正不管怎么样,第一名一定是荣荣的。

    “让望望哥看看嘛!”辛容催他。

    两个人就往电梯那边走,结果还没走几步,一个人突然冲出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