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出水痘的日子

    可等赢望刚要迈步,辛容又把他往外推:“不了不了,我一个人可以。”

    “不行。”赢望看了眼浴缸坚决不同意,万一小丫头不小心溺水了怎么办

    阿姨也劝她:“小小姐还是让大少爷陪着吧,你的手可不能用力的。”

    辛容快难受死了,可她身上的真丝睡衣一下水就透,怎么可能让望望哥在跟前?

    “过来。”赢望小心的推开她的胳膊把浴巾搭在浴缸上面,“进去吧!”

    浴巾像个被子,可以把她的身体都挡住。辛容这才松了口气,小心的爬进去,然后一动不动的躺好。

    “手放上来。”赢望不放心,怕她扣了哪。

    辛容把两个爪子放到浴巾上面,结果导致浴巾沾了水,很快就贴到了她身上。

    少女稚嫩的身形在水下勾勒出完美的曲线,尽管不够火辣性感,可赢望还是把目光移开。不知道为什么,那具还没有完全发育的身体让他觉得呼吸有些不稳。

    “好像真的没那么痒了。”辛容可不知道男人的心情,她只觉得浴巾那么厚,什么也看不见。却不知道这种效果才更诱人。

    赢望盯着她的脸,原本白皙的皮肤上全是小红泡,丝毫没有美感可言。可在他眼中还是那么可爱,小小的嘴巴,有些委屈疲惫的眼睛,都让赢望恨不得把什么都给她。

    “不痒就好。”他喉咙动了动,“你睡一会,我看着你,睡着了就不痒了。”

    辛容可怜兮兮的说:“睡不着”

    “使劲睡。”

    “哦。”

    过了一会,小小的声音传来:“望望哥,我们说说话吧!”

    赢望一直坐着地上,听见她的话换了个姿势问:“你想说什么。”

    “给我讲讲晴姨和赢叔叔的故事吧!”她眼里带着倾慕,“一定很美。”

    端起杯子喂她喝了口水,赢望慢慢的开口:“妈一开始,是爸买回来的”

    浴室里的声音低沉清冷,浴室里的两个人姿势奇特。然而一切又那么和谐自然,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赢望讲道:“爸带着别的女人回来的时候,妈却坚信他没有变心”

    “哥”

    赢成探进来个脑袋:“台风停了,我已经给医生打了电话。”

    “小声点,准备毛巾,我抱她出去。”赢望站起来活动了下肩膀,小心的抱起睡着的辛容。

    天亮了,尽管还下着小雨,但是已经不影响出行。医生很快赶到,给辛容输上了液体。

    “赢少,水痘没办法治疗,只能等小小姐自己好。”赢家的家庭医生有些生气,“当初是谁给小小姐看病的?怎么连基本的预防针都没打?”

    也不能告诉医生说根本就没有什么生病治疗的事,赢成打着哈哈混过去问道:“我们现在能做什么?一会她醒了说痒怎么办。”

    医生把药水拿出来:“如果特别痒就涂这个,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弄破。”

    等医生走了,赢望盯着辛容看了好久,然后皱着眉头走到外面打电话。

    “万叔,有没有让人嗜睡但是对身体没任何副作用的药。”

    赢成送医生回来正好听见他说。

    “越快越好,可以,谢谢。”

    挂了电话,赢成一脸好奇的问他:“你打给谁的?”

    “万叔,陈姨那边应该有什么药能用上。”赢望看了他一眼,“你下楼去,没事少上来。”

    赢成指了指表:“我来叫你吃饭。”

    “帮我端上来,我去看着荣荣。”赢望转身又要进房间。

    “哥,医生说荣荣一时半会醒不来,你乘机也睡一下。”赢成很纠结的说,“现在就你一个人能指望了”

    赢望点点头,关门时提醒他:“别告诉妈。”

    阿姨也担心赢望一晚没睡,给他煮了碗面看着他吃完后让他去睡觉:“小小姐这得好多天呢,你也熬不住啊!现在我看着,等她醒了我叫你。”

    赢望想了想,拿着被子走到房间的沙发上,往上一窝闭上了眼。

    “痒”

    快中午的时候,辛容醒了,还是被痒醒的。

    阿姨赶紧抓住她的手腕:“别蹭,忍耐一下!”

    “荣荣。”赢望几乎同时睁开了眼。

    辛容清醒了一下,等看清楚人时嘴一撇又要哭,阿姨赶紧拿冰袋往她眼皮上放:“哎呀小小姐,你别哭,哭了更痒。”

    “好痒呜呜呜。”辛容听话的把眼泪憋了回去,但是嘴上一直哼哼。

    赢望把药膏拿过来:“别动。”

    他小心的用棉棒在一个个小水痘上沾了沾,一边鼓励辛容:“坚持一下。”

    “我不动,我听话。”辛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赢望。

    男人的眼里有担心,有忐忑。甚至动作都小心翼翼,拿着棉棒的手微微颤抖。

    可等赢望要掀她衣服时,辛容说什么都不让了。

    “我来吧!”阿姨哎了一声,“小小姐真是害羞,自己哥哥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赢望见她实在窘迫,只好把药给了阿姨。

    “大少爷去楼下给小小姐把吃的端上来吧,我都弄好了,放在保温桶里。”

    “麻烦你了。”赢望又看了眼扭头害羞的辛容,这才转身离开。

    楼下,赢成拿着遥控器心不在焉的换台,见赢望下来了,跳起来:“醒了?”

    “哭着喊痒。”赢望走进厨房,“等这次好了,把所有预防针都打一遍。”

    赢成点头:“必须啊,我刚刚想幸亏是水痘不是麻疹,不然更可怕。”

    故意在楼下多呆了会才回去,辛容的药已经上完了。

    “怎么样了。”赢望对普通的药不抱什么希望。

    果然辛容撇撇嘴:“好了一点。”

    看来还是不行。

    “我把冷气再开大一点,小小姐穿个外套吧!”阿姨出去前说,“冷一点会不那么痒。”

    赢望给辛容披了件衣服,还给她带了个帽子:“喝粥。”

    “你不去公司可以吗?”辛容知道自己的手不能用,乖乖的靠在那让男人喂。

    “没事。”赢望说完,可能觉得自己回答的太简单了,又说,“那些人领着赢家的薪水,就要干活,不然要他们做什么。”

    辛容点点头,莫名觉得这样的望望哥真

    帅!

    天黑前,万老板的人把药送了过来。赢望给辛容吃了一粒,很快她就睡着了。

    “哥,陈姨还说可以按时叫荣荣起来吃饭,不过她的状态会不太清醒。”赢成见赢望终于下了楼,挥了挥手里的信纸。

    赢望点点头:“这样也好,至少荣荣不会觉得难受了。”

    晚上他照样睡在辛容房间,接下来几天辛容真就昏昏沉沉的,可再也没哭过。直到这天早上阿姨送饭上来高兴的说。

    “哎呀太好了,开始流脓了。”

    赢望赶紧俯身看了看,发现辛容脸上有些水泡流出了黄色的液体。

    “别觉得恶心啊,等这些脓流完了就会结痂的。”阿姨见赢望皱眉头,以为他嫌恶心,赶紧给他解释,“等到结了痂就意味着要好了!”

    实际上赢望不是觉得恶心,辛容在他眼里怎么都是可爱的。他是在想幸亏小丫头现在不清醒,不然看到自己这个样子肯定又得吓哭。

    阿姨又给辛容涂了遍药,然后赢望喂她吃了饭。这中间辛容还冲他笑了笑,说了句。

    “望望哥,我刚刚梦到你了。”然后就又迷糊了。

    等到第十五天的时候,辛容身上的水泡终于开始结痂了。这个时候不去碰那些小包包是不怎么痒的,于是赢望把药给停了,第二天辛容就完全清醒过来。

    “你们不是说要二十天吗?怎么我睡了一觉就要好了?”她坐在露台上呼吸新鲜空气,伸了伸懒腰觉得自己好像胖了。

    赢成还是不敢进来,远远站着门口笑:“你睡了两周了都,哪里是一天。”

    “啊!”辛容不敢置信的看旁边的赢望。

    “怕你难受,给你吃了睡觉的药。”赢望抓住她的手,“你要是再偷偷扣那些痂,我就让你再睡十天。”

    辛容把手举起来:“我不扣了,不扣了!”

    “荣荣啊,你要忍耐,不然回头脸上留下疤,我和哥这半个月的辛苦就白费了。”赢成恬不知耻的说,明明从打辛容吃了药后,他每天就该吃吃该睡睡了。

    “我保证,我不扣了!”辛容作发誓状,然后想到什么突然沮丧的说,“完了,这下彻底跟不上学业了。”

    赢望摸了摸她的头:“没关系,回头补上。”

    “跟不上学习不算什么。”赢成一脸惋惜,“你错过了第一次学院旅行。”

    辛容叹了口气:“国庆节的活动吧!”她听齐琪琪说过,好像他们班是去丝绸之乡。

    “等你好了,我带你去。”赢望看了赢成一眼,觉得这个弟弟嘴巴又开始欠揍了。

    三个人正聊着,突然赢望的目光盯在别墅前。

    “怎么了?”辛容见他站起来,也探过身子看。

    然后三个人就听见一个气愤的声音传上来。

    “你们两个兔崽子给我出来!”

    赢成脸变了,拔腿就跑:“我先去躲一下,你们就说我不在。”

    “敢跑以后就别回来了。”赢望大步走过来,“下楼。”

    辛容想跟上,赢望又转头说:“荣荣别下来。”

    赢成哭丧着脸,磨磨唧唧的往外走,刚出房间,就看见几个人上来。为首的,是他怒气冲冲的老妈。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