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夜半惊魂

    周末,s市突然下了场暴雨,接着十级大风挂了整整一下午。辛容她们班正好有节实践课,结果暴雨来的时候学生们正在院子里晒刚刚染的布。

    大家谁也不想让自己的作品被毁掉,于是都冒着狂风暴雨去收,自然就都淋成了落汤鸡。

    “辛容,你这样会感冒的,赶快跟我们回宿舍。”

    张瑾见辛容抱着她的布开始打喷嚏了,拉着她去宿舍等赢望来接。齐琪琪建议辛容洗个澡,可是她不习惯在外面洗,就只是擦干了,然后换上了齐琪琪的衣服。

    “阿嚏!”辛容一边打喷嚏,一边看手机。

    齐琪琪帮她吹干头发,一边打趣:“没这么快,我们可以有节课没上呢,赢学长他们怎么可能现在就过来。”

    正说着,辛容的手机响了。

    “喂!”她咧着嘴角接起来。

    “嗯,淋湿了,在宿舍呢!”

    “换了,齐琪琪的衣服。”

    “好!”

    齐琪琪瞪着她:“赢学长?”

    “是啊,我哥来接我了。”辛容站起来准备走。

    张瑾趴在窗户上往外看,见一辆黑色的轿车开进宿舍区:“真快,难道他就在附近吗?”

    “我发了短信啊!”辛容不解的说,她来宿舍的时候就发信息告诉赢望她们提前下课了。

    “那也不能这么快啊!”齐琪琪扳着指头,“从赢氏过来怎么也得一个小时。”

    辛容不会在意这种事情,她已经穿好鞋走到了门口:“下周见!”

    “再见!”

    下了楼,就看见赢望打着伞站在大厅里,看见她眉头皱了皱。

    “以后不要淋雨,会感冒。”

    辛容挽着他的胳膊撒娇:“那也不能让我辛苦染的布湿了啊,再说大家都淋雨了,没事的!”

    “打好伞。”赢望把伞递给她。辛容刚接过来,就被一把抱起来,等她反应过来时,又坐在了赢望的胳膊上。

    这种像小孩子一样的方式,让两个人心里都暗暗欢喜,好像无形中达到了某种共识。

    “别管我,给自己打。”赢望见辛容趴在他脖子上,还企图扭过来给自己打伞,伸手按住她的肩膀。

    辛容只好尽量把伞举高,虽然只有几步,可上车后赢望的身上还是淋湿了。

    阿嚏!辛容揉了揉鼻子,一只大手抚上她的额头。

    “荣荣没事吧?”赢成从驾驶座上探过来。

    赢望摇了摇头:“感冒了。”

    “坐好,我们赶快回去,天气预报说晚上有台风。”

    晚上,辛容站在露台上看远处的海面,她第一次感受到大自然的可怕力量。如果不是赢成说很安全,她都快以为海水要把房子给淹没了。

    “进来吃药。”赢望叫她。

    辛容哒哒哒跑过去,又打了几个喷嚏。

    “吃了药去泡个热水澡,早点睡觉。”赢望摸了摸她的头。

    赢成从外面跑进来,浑身都是湿的,手里抓了个毛茸茸的东西:“这小家伙被风吹到咱们游

    泳池里了!”

    “这是”

    辛容不敢确定:“小松鼠?”

    “喜欢吗?“赢成提着松鼠的尾巴晃了晃。

    小家伙本来就受到了惊吓,现在又被这么折腾,吓到叽叽乱叫。

    “我去给它找点吃的,成成哥你别欺负它,找个箱子把它放进去吧!”

    赢成见辛容喜欢,就找了个木头盒子,上面戳了几个小窟窿把松鼠塞进去:“这样就跑不了了,等雨停了我们定个笼子养它。”

    辛容是第一次这么接近小动物,稀罕的不行,一直盯着看不想离开,后来被赢望强制抱回房间洗澡睡觉。睡的迷迷糊糊的她觉得越来也越热,脑袋好像要裂开了似的。

    “荣荣!荣荣!”

    谁在叫我?阿娘!阿娘不要走,不要丢下我

    赢望沉着脸把毛巾放到辛容头上,赢成在旁边急的乱转。

    “怎么办,台风一直不走,医生也上不来。”他接过赢望换下来的毛巾丢进冰水里,“哥,这样行不行啊?万一烧成傻子可怎么办!”

    “闭嘴。”赢望瞪了他一眼,把体温计拿出来。

    幸好,39度,比刚刚降低了一度。

    “你去查查还有什么物理降温的办法。”赢望看着床上急促呼吸的小丫头,心里一阵阵揪着疼。

    赢成研究了半天也不确定,跑到楼下把阿姨叫起来。阿姨一听辛容在发烧,也着急了。

    “用酒精擦小小姐的手心和脚心。”阿姨迅速把酒精和棉花准备好,原本是想自己来的,结果兄弟两个让她去休息。

    赢望把棉花递给赢成;“你擦手心。”

    自己把手伸进被子里去擦辛容的脚,小小的脚丫他一只手就能掌握,细腻的触感仿若上好的美玉。可这时候男人没心思去感受那些,一颗心都放在赶快退烧上面。

    “好像温度又降下来了。”擦了几遍之后,赢成又给辛容测量体温,降到了38度。

    赢望把手洗干净,去抱辛容:“你去拿药。”

    “荣荣,荣荣。”

    这次辛容听清楚了,她努力睁开眼睛,对上赢望的脸。

    “哥我难受”

    赢成趁机把药塞进她嘴巴里:“荣荣乖,来喝水。你发烧了,吃完药就不难受了!”

    见她能把自己把药吃下去,兄弟的心才放下来。

    “睡吧。”赢望让她躺好,“我们陪着你。”

    见她又睡着了,赢望才站起来:“你看着,我去冲一下。”

    刚刚折腾了半天,他浑身都是汗。心里放不下辛容,迅速洗完了刚把衣服穿好,就听见赢成在外面喊。

    “哥,你快出来,你快来看。”

    赢望顾不上擦头发就冲出去,赢成一脸惊慌的指着辛容的脸:“你看看。”

    辛容还是呼吸急促,原本通红的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长出几个透明的小豆豆。

    “手上也有。”赢成看了下,又伸手去拽辛容的睡衣。

    赢望看见小丫头的脖子和肩膀上也起满了小水泡。

    &nb

    sp; “水痘。”他心沉了沉。

    “啊!”赢成吃了一惊,然后想到辛容跟他们不一样,她没有打过任何防疫针。

    大概是开始痒了,辛容本能的抬起手往脸上挠。吓的赢成赶忙抓住她,“哥,你快想想办法啊!”

    “我去问问阿姨,你看着荣荣,千万不能让她把水痘抠破。”赢望匆匆往楼下跑。阿姨也没有休息,在厨房给辛容煮粥,听见他说辛容出水痘差点把锅扔了。

    “怎么会出水痘呢?小小姐没打过预防针吗?”阿姨擦干净手,“我去看看。”

    辛容已经被痒醒了,正哭着说自己痒。

    “哎呀,真是水痘啊!”阿姨赶紧让赢成起开,“快点把被子掀开,不要让她热到。”

    赢成七手八脚的把被子丢到地下,辛容眼泪汪汪的看着回来的赢望。赢望又觉得心里一揪,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快去找个棉袜子来,把冷气开大一点。”阿姨指挥两个男人。赢望马上去找袜子,赢成去开冷气。

    辛容退了烧,就是觉得浑身都痒。她害怕的问:“我我是不是要死了”

    “呸呸呸!”阿姨喂她喝了点水,“小小姐别胡说,你出水痘了,出完就会没事的。”突然阿姨大叫了一声,“不行不行,少爷你们要出去,会传染的。”

    赢望把袜子拿过来,然后一把抓住赢成:“你出去。”

    “我不。”赢成抓住门框,“你能行,我也能,我要照顾妹妹!”

    “别胡闹了,要是你传染上我怎么照顾的过来。”赢望把他推出去。

    赢成在外面大叫:“那你自己也小心点!”

    他的基因没有被改进过,所以赢成也知道自己被传染的可能性很大,这种时候他不能添乱。

    “阿姨”

    “我没事,我小时候出过。”阿姨把袜子套到辛容手上,又不放心的问,“少爷你也出去吧,我来照顾小小姐。”

    辛容这会已经不哭了,她知道水痘的,以前家里下人的孩子出过。

    “望望哥,你出去,会传染的。”她红着眼睛,“我会听阿姨的话,你不用担心。”

    赢望坐到床边想抓她的手,又怕碰到水痘,只好抓住她一缕头发说:“我小时候也出过,你不用管,坚持一下,等天亮了我们就叫医生来。”

    “我是不是会变成丑八怪”辛容难过的低下头,原来就算科技再怎么发达,有些病人类还是无法医治。她记得下人家的孩子出水痘,后来好了脸上都是坑。

    一想到自己可能也会变成那个样子,她的眼泪就忍不住又要掉下来。

    赢望赶紧接住她的眼泪,语气中带着难掩的指责:“不许哭,会更痒的。”

    “来来来,让小小姐过来泡燕麦水。”阿姨从卫生间出来,刚刚一会功夫,她用燕麦放了一缸洗澡水。“不用怕,只要不不抠破,就不会留下坑的。”

    她安慰辛容:“泡燕麦水可以止痒,这是我们家乡的土法子,但是挺有用的,快进去试试。”

    赢望不敢抱她,也不敢碰她。辛容自己慢慢走进去,到了卫生间门口又拉住赢望的袖子:“我我一个人害怕。”

    “那我陪小小姐吧!”阿姨刚说完,赢望就拦住她,“我进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