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报名比赛

    从五星级酒店叫来的厨师精心烹调着美食,大厨们看似正常,实际上心里却在打颤

    因为气场实在太诡异了!

    “你说赢学长会不会把吴越杀了?”齐琪琪悄悄趴在张瑾耳边说,“他刚刚的眼神好恐怖。”

    张瑾推开她:“不会。”

    齐琪琪正要松口气,就听见张瑾又说了句:“打一顿到有可能。”

    就在刚刚,赢家兄弟见到不请自来的吴越时表情就不对了,偏偏辛容一点都没察觉,还特别认真的招待人家。

    “当然欢迎了,学长进来吧!”

    齐琪琪拉着张瑾要去参观别墅,吴越就留在客厅面对两个凶残的男人。

    “学弟挺有空啊,听说你留校了?”赢成笑嘻嘻的把胳膊搭在吴越的肩膀上,“怎么不回京城去。”

    吴越任由赢成压着他,还很有礼貌的说:“学长别开玩笑了,回京城我也找不到工作啊,既然凯撒要我,我求之不得!”

    “呵呵呵”赢成披笑肉不笑的看着他。

    “呵呵呵”吴越也笑,不过笑容要真诚许多。

    赢望看着两个蠢货揉了揉眉心:“坐下。”

    “谢谢学长!”吴越规规矩矩的坐到沙发上。

    “不要骚扰荣荣,她还小。”赢望认真的说,“不要逼我出手。”

    吴越马上说:“学长,你误会了。”他叹了口气,“我就是单纯觉得她是你妹妹,所以想在学校里照顾她。”

    赢成拍了他肩膀一下:“我怎么觉得你接近我妹妹是别有用心呢!”

    “别开玩笑了学长。”吴越苦笑了一下,“你们不是把我的家底都调查清楚了吗,以我的身份来说,谈恋爱和结婚都不是我能做主的。”

    “对啊,所以就更值得怀疑了,你是怎么说服家里让你留校的。”赢成摸了摸下巴,“你是不是签了什么卖身契了。”

    吴越耸了耸肩膀:“差不多,家里只给我三年时间,之后我就要回京城去,并且听从他们的安排。”

    “啧啧,真可怜。”赢成嘴上这么说,表情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一直没说话的赢望突然开口:“最好是这样,如果学校有男生接近我妹妹,我就找你算账。”

    “”吴越没说话,认命的点了点头。

    如果赢望知道今天的谈话让他日后多了个情敌,那么现在他就会掐死对面这个小子。可惜人生没有如果,感情这种东西永远无法按照预定的轨迹发展。

    所以,有缘相爱,才显得难能可贵

    “辛容啊,你真是个富婆啊!”齐琪琪在参观完别墅,尤其是辛容的房间后羡慕嫉妒恨的说。

    张瑾也摇着头感叹:“我都想仇富了。”

    “怎么了?”辛容一脸呆萌,“这些都我哥给买的,好像挺贵的。”

    齐琪琪愤愤的看着她:“什么叫挺贵的,是非常昂贵,非常奢侈好吗?”

    “你这些都是当季限量品,有的还是定制款。”张瑾随手拿起床头的娃

    娃,“那,这个娃娃身上的钻都是真的。我之前在杂志上看过介绍,据说全球也就几个。”

    “还有这个!”齐琪琪举起辛容随手放在桌上的手表,“呵呵,这个可以买下一幢别墅好吗?”她又指着旁边的包,“这个可以买辆车,还是名车。还有这个,那个”

    她喋喋不休的把手能碰到的东西都说了一遍,最后总结。

    “总之,把你房间里的东西折现的话,应该可以买下三分之一个凯撒学院。”

    辛容对三分之一是什么东西完全不知道。

    “反正就是很有钱就对了。”张瑾说。“要是那个陆荣华看见这些,估计就疯了。”

    齐琪琪捂着头跑出去:“啊啊啊,我也疯了!”

    吃完精美的大餐,齐琪琪提议大家玩桌游,于是除了赢望,所有人都围着桌前玩大富翁。

    “荣荣,收钱。”赢望坐在辛容身后提醒她。

    然后辛容就笑的像个小仓鼠,把对手的钱装到她的小盒子里。

    “荣荣,赢成多走了一步。”

    赢成大叫起来:“太不公平了,哥你不能提示!”

    “望望哥跟我是一国的!”辛容也大声喊,“成成哥那是我的地,快给钱!”

    晚上十点,赢望一声太晚了,荣荣要睡觉了,结束了今天的活动。

    送三人出去的时候,齐琪琪又一脸羡慕:“荣荣,赢学长对你真好啊!”

    “望望哥最好了!”辛容眼睛亮晶晶的。

    齐琪琪斜了她一眼:“赢学长只是对你最好而已,你没发现他就看你的眼神很温柔吗?看我们时都是一脸嫌弃。”

    “啊?”辛容挠了挠头,“有吗?”

    这时,帮她们开车门的吴越也说:“赢学长对人从来都很冷淡。说实话,我在学校三年,就没见他笑过,可今天晚上他跟你笑了很多次。”

    “嘻嘻嘻嘻!”辛容眉眼弯弯的和三人挥手,然后跑回屋里抱着赢望的胳膊一通蹭。

    从厨房端夜宵出来的赢成不满意的叫唤:“荣荣你又对哥撒娇了,过来蹭蹭我啊也!”

    “怎么了。”赢望扶着她的肩膀,他以为小丫头又不高兴了。谁知道就看见辛容眼角都带着笑意,甜甜的看着他。

    赢成凑过来:“是不是你同学羡慕你有两个好哥哥了?”

    “嗯!”辛容使劲点头,并且好心的没有告诉赢成人家压根就没把他算在里面。

    “乖。”赢望摸摸她的脑袋,被顺了毛的辛容一蹦一跳的回房间洗澡去了。

    赢成嘴里叼着个螃蟹腿斜了赢望一眼:“哥,你是不是私下偷偷贿赂小蓉蓉了?不然她怎么好像更愿意跟你亲近。”

    “”赢望看都没看他,丢下句,“因为她怕亲近你会变蠢。”

    留下赢成一个人在客厅里跳脚。

    辛容休息了两天,回到学校上课。因为一直有家教给她补习,所以课没落下,或者说她从来就没跟上过。

    “你们知道吗?”一下课,齐琪琪又开始八卦最新消

    息,“吴越学长成了正会长,副会长成许薇薇了!”

    张瑾正在收拾书本,听到这个消息顿了一下:“她怎么升上来的?按资历怎么也轮不到她吧?”

    “她有后*台啊!”齐琪琪挤挤眼,“听说家里都是中央的,不过最重要的是,她不是一直喜欢吴越吗?以前她就经常欺负伊甜,现在好了,近水楼台先得月。”

    “我要是吴越学长早就答应了,男人不是常说娶了谁谁谁能少奋斗二十年嘛!”

    张瑾给了她一下:“你从哪学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要教坏了荣荣。”

    “嘿嘿,网上看的。”齐琪琪偷偷看了眼辛容,发现她正埋头看书,压根就没听自己刚刚说什么。

    “我这倒是有个正事。”张瑾拍了拍辛容:“荣荣你先别看了,咱们系要举办一个发簪设计比赛,你要参加吗?”

    齐琪琪把脑袋挤过来:“喂喂,你怎么不跟我说?我参加啊!”

    “你算了你。”张瑾推开她,“你连针法都发分不清,能做的出来发簪才怪!”

    辛容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宣传纸:“我看了,不过咱们还没学呢,肯定比不过高年级。”

    “这个东西讲究天赋的。”齐琪琪把笔递给她,“你肯定可以,报名吧!”

    张瑾也点头:“我也觉得你行,可以在网上找找教程,材料什么的学校实践教室那边都有。不过我建议你最后参赛的作品最好用真家伙。”

    “啊!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齐琪琪指着宣传纸上的一个粉色双飞燕发簪,“这个是去年的第一名,就是那个许薇薇做的,她上面的珍珠和金片都是真的。”

    “同样水平的发簪,真的效果要比仿真材料好的多。”张瑾拍拍辛容的手,“你有这个条件,我们看好你!”

    于是,在两个密友的怂恿下,辛容把报名表交了上去。

    设计院的办公室里,几个老师也在讨论这次比赛。

    “我估计还是许薇薇第一,新生还没学具体做法,剩下的同学去年都是她的手下败将。”

    “那不一定。”另一个老师说,“上一届比赛是头一回,很多同学都不知道可以自己换成好的材料,咱们院有钱的孩子那么多,保不准这次会再杀出几匹黑马!”

    “那也要看设计水平”

    走进来的尚语正好听到她们的讨论,一个老师问她:“尚院长你也说说啊,今年谁会赢呢?”

    “呵呵,反正不会是许薇薇。”尚语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最上面赫然是辛容的报名表。

    晚上回去的时候,辛容把参加比赛的事情告给赢望和赢成。

    “这好办!回头去公司的设计部,那里什么材料都有,你随便挑。”赢成一听自家妹妹要参加比赛了,马上激动起来,“顺便看看老师傅的手艺。”

    连赢望也摸着她的头说:“会赢的。”

    “还没比呢!”辛容不好意思了。

    “比不比的你都会赢。”赢成得瑟道,“你可是我们家的孩子!”

    结果,还没等辛容开始备战呢,第二天她在学校就出事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