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又一个哥哥?

    其他人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许馨予扑进了来人怀里。

    “涵宇!我我”她哭的倒是好看,只是惊呆了辛容。看着那女人把波涛汹涌使劲往男人身上蹭。

    陈涵宇微笑着搂了搂怀里的人,又对着赢望露出询问的眼神:“这是怎么了?”

    “管好你的女人,下次我不会给你面子。”赢望板着脸说完,辛容却有些担心眼下的情况,貌似对方就是这里的老板

    谁知道那男人一点都不介意赢望的态度,反而笑眯眯的看着辛容:“这就是咱们的小妹妹?啧啧,长的跟晴姨真像。”

    咦?什么情况?辛容眨眨眼,一脸呆萌的看着赢望。

    “哎哟喂!真可爱。”男人推开发呆的许馨予走到辛容跟前,“你好荣荣,我是陈涵宇,严格来说也算是你哥哥!”

    “哦。”辛容完全没听懂。

    陈涵宇噗嗤笑了:“哦的真可爱,来!叫声涵宇哥哥听听。”

    辛容又看向赢望,赢望将她拉到身后,微微侧头道:“不用理他。”

    “你看看,明明我比你还大一岁呢,你自己不叫我哥就算了,干嘛还拦着小妹妹叫?”陈涵宇不满的看了赢望一眼,继续哄骗小姑娘。

    “来,荣荣叫哥哥,哥哥给你买好吃的!”

    一旁的许馨予这会也不哭了,脸色难看的拽了拽陈涵宇的衣服:“涵涵宇,这位是?”

    “这是赢家刚回来的小公主啊!”陈涵宇随意的说,眼神却莫名隐晦。

    外人不知道,他爸陈铭跟辛晴如同兄妹,从小两家孩子就在一起玩,有几个孩子自然清楚的很。这个小丫头,绝对不是赢家亲生的孩子。

    但那有什么关系,赢家认可了她,赢家说她是,那她就是。

    “我我不知道,我我还以为”许馨予知道坏事了,怪不得赢望那么生气。

    陈涵宇见她这样,脸上的笑意收了起来:“你又干什么了?”

    “她刚刚骂我呢!”辛容突然开口,一双大眼睛委屈的眨了眨。

    赢望有些意外的看了小丫头一眼,察觉到掌心被轻轻挠了挠。

    “对吧!她刚刚是欺负我了对不对?”辛容问一直当背*景板的刘经理,“你刚刚在外面都听见了吧?”

    刘经理有种想去死一死的心情,可他就是死也得出声。

    “咳咳是是有点误会”

    陈涵宇又笑了,目光打量了辛容几眼,冲着赢望说:“行啊!没白疼。”

    两个女人不明白他什么意思,赢望挑了挑嘴角拉着辛容往前走,丢下一句:“别让她再出现在我面前。”

    “知道了。”陈涵宇一点都没生气,反而笑嘻嘻跟辛容招手,“荣荣,哥哥回头去看你啊!”

    等两人离开了,陈涵宇的笑容也没了。刘经理一见赶紧找了个借口溜走,他想今天许馨予肯定要到大霉了。

    “涵宇”许馨予喃喃看着他,“我不是有意的,我真不知道那是赢望的妹妹。”

    陈涵宇叹了口气:“你怎么学不乖呢?”

    这个女人跟了他这么久,平时嚣张任性他不是不知道。不过一直以来她也知道谁能惹,谁不能惹,没出过什么事。可这

    回

    “我去和赢望道歉!”许馨予焦急的说,她害怕了,她怕陈涵宇和她分手。

    “你怎么还不明白?”陈涵宇揉了揉眉心,“赢望不是你能叫的,你在她眼里,什么也不是。”

    许馨予脸上大变:“可可我是你的”

    “你是我的什么?”陈涵宇好笑的问,“你跟我上床,我给你投资电影,我们之间各取所需。至于为什么是你不是别人,这个理由你不会不知道。”

    这句话打破了许馨予所有的幻想,她一直以为她是特殊的,早已经忘了,陈涵宇之所以对她好,是因为她像另一个女人,而那女人早就已经死了。

    “再有下次,我也保不了你。”陈涵宇看了她一眼,“走吧,我送你回去。”

    许馨予跌跌撞撞的跟在男人身后,她现在心里乱糟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等上了车冷静下来才眼泪汪汪的看着男人。

    “涵宇”

    “行了,把眼泪收起来。”陈涵宇递给她张面巾纸,“我晚上去你那边。”

    许馨予心里一喜,赶紧说:“你放心,我以后会注意的。”

    “希望如此。”陈涵宇笑了笑。

    他也不习惯换女人,最好许馨予能聪明点。

    另一边,辛容正笑的像只小仓鼠。

    “嘿嘿嘿!我今天表现不错吧!”她眼睛亮亮的看着赢望,“我先告状,看那个女人怎么办!”

    赢望忍不住又挑起嘴角:“你害怕?”

    “我当然不怕,我有望望哥啊!”辛容一副很了不起的口吻,“我是不想让那个哥哥误会。他是你的朋友吧,要是他知道你对她女朋友不好,说不定会生气的。”

    “他不会生气,那也不是她女朋友。”赢望伸手摸了摸辛容的头,“我说过,你谁也不用怕,谁也不用忌讳,有我。”

    辛容的注意力被不是女朋友这句话吸引了:“不是女朋友?难道是妻子吗?”

    “”

    赢望不知道该怎么给她解释,想了半天还是开口说:“床伴,他给女人花钱,女人和他上床。”

    o()o,辛容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下一秒她就着急的问:“望望哥呢?望望哥也有吗?”

    原本以为小丫头听了会害羞,谁知道她竟然问这个。

    “赢家的男人都不会。”他看了眼辛容,发现她脸红了。

    辛容这会才意识到刚刚说了什么,忍不住捂着脸闷声道:“我就知道望望哥不会,那些都是纨绔子弟干的事。”

    “呵呵呵”低沉的笑声在车厢里回荡,辛容顾不得害喜,激动的抬起头:“望望哥你笑了!你笑了耶!”

    霓虹灯倒影在车窗上,男人的脸忽明忽暗看不清表情,所以辛容不知道闷骚的赢望竟然脸红了

    “你很高兴。”赢望的声音都跟以往不一样,可惜迟钝的辛容听不出来。

    “当然高兴了!”她凑过来,“成成哥和晴姨说你很少笑呢,嘻嘻!”她想到什么贼兮兮的说,“我看过你小时候的照片哦!”

    那是辛晴给她看的,说赢望小时候明明很可爱很爱笑,也不知道怎么长的,就长成如今这幅鬼样子了。当然,鬼样子这个词辛容才不同意。

    她觉得赢望长的比那些贵女都漂亮,而且她看电视机里所谓的明星都没有望望哥好看!

    “望望哥!”

    赢望心里一热,不知道什么时候辛容已经凑到他脸跟前了。车子明显晃了一下,辛容却完全没察觉,一脸期盼的看着男人说:“望望哥以后你多笑笑好不好!”

    “好。”

    嘴巴比思想还快,瞬间就答应了。

    赢望有些不自然的把小脑袋推过去:“坐好。”

    “那!”辛容坐回去眼睛却还盯着他,“你答应了哦,不能骗人,要说话算数!”

    “我不会骗你。”赢望认真的说。

    辛容点点头:“我也不会骗望望哥!”

    车上安静的行驶在盘山路上,车内的气氛如同今夜的月色温暖明亮。不过,很快祥和的气氛就被打破了。

    “你们回来了!”刚进别墅,辛容就看见一个人影扑过来,拉开车门就把她拽了下去。

    赢成在她胳膊上蹭啊蹭:“嘤嘤嘤荣荣我都还没有吃饭。”

    大手伸过来对着赢成的脑袋狠狠一推,他踉踉跄跄的后退了几步,差点掉到泳池里。

    “赢望,你这个谋杀兄弟的恶人!”赢成跳起来,“说,你带容容吃什么去了?”

    “吃什么也没你的份。”赢望淡淡的开口,拉着辛容进屋。

    赢成在两个人中间来回窜:“真的吗?真没给我带吗?”

    荣荣特别惭愧,她怎么把成成哥给忘了呢

    “对不起成成哥,因为出了点意外,所以忘记了。”

    赢望见不得小丫头沮丧,瞪了赢成一眼。赢成原本也不是真的要吃,听见这话也瞪直了眼睛:“怎么了?有人欺负你了?”

    “有一个哥哥。”辛容看了看赢望,见他没有要讲的意思,就巴拉巴拉的把晚上的事情讲了一遍。末了还得意的说,“我表现不错吧?”

    “不错,但是下次你应该直接把菜盘子摔到她脸上。”赢成冷笑,“那个女人仗着涵宇哥到处嚣张,真把自己当个玩意了。”

    辛容脸又红了,赢望见状拍拍她的脑袋:“去洗澡睡觉,明天要早起上学。”

    “嗯!”乖乖点了点头,跟两位哥哥道了晚安,辛容蹦蹦跳跳的上楼去了。

    等她走了,赢成问:“哥,那个女人就这么算了?”

    “没有下次。”赢望松了松领带,“她长的和雨涵的未婚妻太像了,除非你再去找个比她更像的,否则动了她,雨涵连个寄托都没了。”

    赢成嗤笑了一声:“人都死那么久了,他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陈涵宇的那事他们不是太清楚,只知道当初他跟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吵架,结果未婚妻离家出走出了车祸当场就死了。他醉生梦死了几年,直到在一次选秀上看见许馨予。

    “若是真在乎,又岂是随便什么人就能代替的。”赢望冷冷的说。

    赢成一脸赞同:“算了,这事跟咱们没关系。反正那女人下回再栽到我手里,就没什么容易放过她了。”

    第二天,辛容穿着专门为她定制的校服,由两位哥哥护送,正式开始了校园生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