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事情就是这样。”辛容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赢望看着她:“没了?”

    “没没了”辛容目光躲闪,“还还有一点”

    “说。”

    赢望挑了挑嘴角,见小丫头蜷着缩在沙发里,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了,竟然没发现自己的脚露在了外面。雪白雪白的小指头在黑色的沙发上竟然有种惊心的诱惑。

    男人的小腹一紧,一股火气上来,也说不清是哪里需要宣泄,总之让赢望觉得很不舒服。

    哇!一声打断了赢望的臆想,辛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对不起望望哥,我们被属狗的人拍到了,就在警察局门口,晴姨说你最讨厌上电视,呜呜呜”

    虽然中间混杂着奇怪的词,但赢望还是听懂了。

    意思应该是,他们从警察局出来的时候被记者拍到了,然后估计是辛晴顺嘴说了句他最讨厌上新闻,于是小丫头觉得自己会生气

    “别哭了。”

    一只大手在她头上按了按,辛容抬起头,可怜巴巴的说:“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没有。”赢望坐到她身边,两个人紧紧挨在一起,他觉得这个距离挺不错的。

    辛容像小猫似得在赢望手上蹭了蹭,然后猛然发现自己跟一个男人坐这么近,可她一点都没有想逃的念头,只是偷偷摸摸的把小脚丫子缩回裙子里,然后目光闪烁的看看赢望。

    发现他好像没注意,这才抿了下嘴角继续让男人在她头上抚摸。

    “咳咳”赢望怎么可能没发现呢,他的手顿了下又继续摸

    摸着摸着,觉得身上越来越重了,低头一看,辛容闭着眼睛靠在他胳膊上睡着了。因为哭过的关系,鼻子和眼睛都红红的,像个小兔子。

    “真软”赢望不知道什么时候抬起手戳了戳,然后又觉得不合适,眼神瞟了瞟抱起辛容就送回了房间,他把人放到床上盯着那张小脸看了半天,终于发现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悄然变化

    第二天辛容醒来的时候赢望已经去公司了,赢成见她下来招呼她吃早餐。

    “荣荣,我们下午去哪玩?”

    “还玩啊?”辛容猛摇头,“我不出去了。”

    赢成切了一声:“你怕什么?有我呢!”

    “不要。”辛容坚决道,“望望哥会不高兴。”

    赢成想了想:“也行,说不定等会妈会带君君来玩。”

    吃过早饭辛容照常上课,她的英文是最差的,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进步。但是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慢慢学。下午赢成正在传授她所谓人生经验的时候,辛晴果然抱着万君旻来了。

    “小姨姨!”万君旻迈着两条小胖腿哒哒哒跑进来拽辛容,“我们去玩玩具!”

    辛晴见两个小家伙手拉手走了,踹了赢成一脚:“你不要乱教。”

    “妈!我教总比我哥教的好。”赢成撇撇嘴,“难道你想要一个才十几岁就每天板着脸的女儿吗?”

    大概是在脑子里幻想了一下,辛晴摇了摇头,但还不放心的说:“反正回头教坏了你哥收拾你。”

    &n

    bsp;“教坏了又怎么样,荣荣心地善良,又长的漂亮,就算以后野蛮霸道也照样有男人要,还是抢着要。”赢成突然严肃的说,“我们可得把妹妹看好,省得被哪个不要脸的狼给叼走。”

    辛晴眼神闪了闪笑道:“太对了,所以这几年你没事就不要再出去乱跑了,在家里看着荣荣吧!”

    “我怎么觉得你是不想我去做赏金猎人?”赢成狐疑的看着自家老妈,“你这是对我能力的侮辱!”

    “我从来就没肯定过你。”辛晴嫌弃的看了小儿子一眼,决定还是不告诉他赢望和辛容图腾的事情。

    赢成可不敢跟母亲大人顶嘴,愤愤不平站起来找两个小家伙去了。

    啪!张芯瑜把电话狠狠的摔到地上。

    “他们竟然给我那么低的价,我可是一线名模!”

    一旁的经纪人叹了口气:“你现在别说一线了,有人用你就已经不错了。”

    “你说什么?”张芯瑜一脸狰狞的吼道,“s市又不是只有赢氏一个公司,他们封杀我,多的是公司愿意用我!”

    经纪人看着她:“但是你也知道赢氏的影响力,他们放出封杀你的消息,现在很多公司都不敢用你代言了。”

    “我就不信!”张芯瑜咬了咬牙,“帮我看看最近有什么社交活动,哼!到时候自然有男人为我出头!”

    正说着,开门声传来,张芯瑜看见进来的人一脸沮丧,惊讶的问:“你怎么了?”

    “姐,我太倒霉了。”张琦一头栽到沙发上。

    经纪人见状打了个招呼先离开了,张芯瑜把人从沙发上拉起来打趣道:“被男人甩了?听说你最近认识了个开珠宝店的富二代啊!”

    “不是。”张琦给自己倒了杯水,“我得罪了赢家。”

    张芯瑜楞了下,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你得罪谁了?”

    “赢氏财团,赢擎苍。”张琦锤着脑袋把事情讲了一遍,末了说,“唉,最近那些舞会什么的我不去了,万一遇见赢家的人肯定很难看。”

    “我早说让你平时不要那么冲动,你总不听,现在出事了吧!”张芯瑜没好气的说,她原本还想着从张琦认识的富二代那要两个广告,现在看来没戏了。

    张琦撇撇嘴:“都怪那些记者,要不是他们拍照片这事也没人知道。”

    “算了,算了”张芯瑜不耐烦的摆摆手,“这几天你就在家待着吧,回头有机会跟我一起参加活动。”

    晚上,辛容跟赢成一边看新闻,一边偷偷观察赢望的脸色。

    “荣荣,那些记者把你拍的还挺漂亮!”赢成见赢望没什么反应,胆子又大了,“我也不错,还是那么帅!”

    辛容的注意力则放在照片下面的配字上,说什么赢氏财团神秘小女儿曝光,疑似与人冲突现身警局。

    “你别理会那些。”赢成拍了拍她的脑袋,“不是跟你说了嘛,狗仔队都是胡乱写的,为了制造新闻效果。”

    见她还是不高兴,赢成大声咳嗽了几声,赢望抬起头看他。

    “哥你说是吧!”赢成使了使眼色。

    赢望放下电脑:“让人知道了也好,反正你的身份早晚要曝光的,等你再大

    一点,还要开舞会。”

    “就是那种千金小姐十八岁进入社交圈子的舞会吗?”

    没想到辛容竟然知道社交舞会,赢望皱了皱眉头瞟了赢成一眼,后者装死,站起来溜走了。

    “这些事不重要,你现在的任务是做好准备,还有一个星期就要开学。”赢望动了动指头,“有件事妈让我问你,你愿不愿意当新生代表。”

    辛容一脸茫然,那呆萌的表情让赢望又觉手痒痒,想捏她。

    “就是在开学典礼上代表今年的新生讲话,通常这样的学生都会被加进学生会,也会是你们这一年级的佼佼者。”

    “啊!”辛容听明白后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我不要,我不希望被关注,我不希望被关注,我不希望被关注!”

    赢望:“”

    这是什么毛病??

    “为什么讲三遍。”见小丫头没解释的意思,赢望只好开口问她。

    辛容一脸你竟然不知道的表情说:“重要的事情要讲三遍啊!”

    “谁教你的。”赢望的声音明显沉了下去。

    小动物的直觉让辛容知道这个男人情绪不对了,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要不要出卖战友时,就听见赢望阴沉沉的道。

    “不早了,去睡觉。”

    “哦。”她乖乖站起来,却见赢望伸出手。

    侧头想了一下,试探着把自己的爪子放进去,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男人抓住她手的那一瞬间,好像心情又变好了?看见赢望心情好自己也心情好的妹子心情愉快的去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看到赢成时她惊呆了。

    “成成成哥你被人打了吗?”

    赢成一脸憔悴,两只眼睛黑黑一圈,有气无力的趴在餐桌上:“荣荣,快点替我报警,就说有人要打死我。”

    “我马上去!”辛容来不及多想,傻乎乎的就去拨电话。

    路过楼梯时,看见赢望下来还不忘记告状:“望望哥!你快点去看看,成成哥被人打了,我现在就去报警把坏人抓起来!”

    “我打的。”赢望从她身边走过去。

    “哎呀!原来是你啊,那啊??”辛容几步追上他,“你你打的?”

    赢望端着咖啡坐下吃早餐:“不打他他就脑子不清楚,打打让他清醒一点。”

    辛容看了看赢成,眼睛乱飘不知道该怎么办。

    “喝牛奶。”赢望指了指椅子。

    “哦!”辛容乖乖坐下吃早餐。

    赢成见状捂着胸口嗷嗷喊:“荣荣!你怎么如此轻易的就倒戈了!”

    “闭嘴。”赢望看了他一眼,“不然就送你去万家基地。”

    “哼!”赢成马上复活了,坐好叼了根香肠说,“你等着,早晚我也揍你一顿。”

    再接下来的日子,赢成由于教育未成年人不当,导致经常被修理。后来辛容见他一瘸一拐的还跑的跟兔子一样快,也就习惯了。

    转眼,就到了开学那一天。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