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心态变化

    辛容听懂了她的意思,对于一个古代闺秀而言,这番话足可以逼死人。

    “张小姐,我劝你还是赶快离开。”化妆师是位年纪大的女性,她不想看见一个好模特因为妒忌毁了自己。所以马上厉声对张芯瑜喊道。

    张芯瑜却不理会人家的用心,还不屑的看着化妆师说:“你一个化妆的还敢叫唤,信不信我让广告公司把你开除了!”

    “我想你还没有这个资格。”阿莎站在门口冷眼看着里面,目光定到辛容身上时吓坏了。

    大家这才发现,辛容脸色苍白非常难看,眼睛红通通的咬着嘴唇。

    “荣荣快放开!”阿莎赶紧抱住她,“乖,姐姐在这,快点松开嘴。”

    辛容的嘴巴被阿莎强行掰开,血马上沿着嘴角流出来。

    “哇!”她这才意识到阿莎来了,扑进阿莎怀里哭得撕心裂肺的。

    而张芯瑜在听到阿莎那句姐姐时,脸色就变了。

    “出什么事了?”到附近买甜点的赢成冲进来,见到辛容的下巴全是血,一下子怒了,“谁干的?”

    他刚吼完,阿莎就觉得怀里一沉,辛容已经昏了过去。

    赢望从会议室出来,就见他的助理兼保镖阿德神情忐忑的走过来。

    “少爷,小小姐出事了。”

    跟在身后的那些主管明显感觉周围气压低了五度,赢望目光冰冷:“怎么回事。”

    辛容被送回了家,阿莎见他进来做了个嘘的手势。

    “好不容易睡着了,别吵醒她。”

    赢望靠近床边,看到缩在被子里那小小一团,心突然揪了一下。等他发现辛容脸色还挂着眼泪时,本来就不好看的脸色更黑了。

    “我们先下去。”阿莎拉他下楼。

    赢成沮丧的坐在沙发上,赢望坐到他旁边的时候踢了他一脚:“要你有什么用。”

    “不怪小成,是我疏忽了。”阿莎想起什么提醒他们,“别让妈知道,她会担心的。”

    “哥,那个女人你处理了吗?”赢成恨不得把张芯瑜剁吧了,辛容第一次接触这个世界就留下这么大的阴影,以后不敢出门了怎么办?

    赢望阴沉沉的扫了他一眼:“封杀。”回来之前,他就让阿德去办了。

    “你别闹太大,小心妈知道了。”阿莎见赢成眼珠子乱转就知道他想干什么。

    “放心!”赢成冷哼了一声,“要是让别人知道我这赏金猎人也白做了。”

    辛容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恍惚中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要不要喝水。”

    她揉了揉眼睛本能的说:“要。”

    接着,一双手伸向她的腰,辛容猛地睁开眼睛,这才看见赢望正弯着腰想抱她起来。

    “哥哥哥!”眼泪啪嗒啪嗒涌出来。

    赢望的姿势僵在半空,原本想要站起来,可看到那张泪眼婆娑的脸他舍不得了,顺势就坐到辛容身边眼神幽幽的看着她。

    “还记得

    我问过你想好了吗?”他慢慢开口,“不管在什么世界,人都不会变。你看到我们对你的好,却忘记了这个世界上不止是家人,还有不相干的陌生人。”

    “总会有人不喜欢你,甚至妒忌你,陷害你。”赢望忍不住伸手去接小丫头的眼泪,“娱乐圈是最脏的地方,不。应该说,我们这个圈子一样。”

    辛容抽了抽鼻子,像只小猫一样在男人宽大的手掌蹭了蹭:“我们是什么圈子?有钱人吗?”

    “豪门。”赢望想了下说,“如果非要给一个定义的话。娱乐圈,豪门,富二代,官场,红二代。这些词你都应该慢慢去接触,慢慢去了解。”

    “他们都像今天那个女人一样”辛容眼中带着委屈,湿漉漉的看着赢望。

    赢望还不知道自家的倒霉弟弟教了辛容什么,只是觉得这丫头越来越可爱了,让他忍不住老想动手。

    “那个女人还不配。”赢望见她一直吸鼻子,顺手扯了张纸巾想递给她。谁知道辛容看见了,把头往前一伸,然后乖乖等着。

    好可爱!赢望捏了捏拳头帮她擦干净鼻子:“那个女人是妒忌,因为你有的她都没有。当然也是因为她不知道你的身份,不然她绝对不敢。”

    “就像我大伯家里的那些姨娘一样,天天恨不得对方去死,却从来不敢去得罪夫人。”辛容低头想一会明白了,高门大户里的肮脏事情她虽然不了解,但是多少也听过的。

    就像赢望说的,这种事情不分时间和年代,只要有人,就会一直存在。

    “我明白了!”她仰着小脑袋咧嘴一笑,“广告我会拍完的,这是我的责任。就算再有人像今天这样说我,我也不会哭了。”

    其实,她今天是一时忘记了,忘记了这里已经不是古代。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地方,再有一次,哼,她说不定还会顶回去呢!

    “慢慢来。”赢望把平板放到她床头,“之前我过滤了很多词汇,现在解开了,抽空你可以看看,包括刚刚我说的那几个。”

    辛容瞪圆了眼睛:“啊!还可以这样啊。”怪不得她看到的都是正面消息。

    “回头再看。”见她迫不及待的拿起平板,赢望站起来,“你不饿吗?”

    辛容一脸茫然的问:“什么时辰了?”

    “晚上八点。”赢望扭过头,再看那张萌萌的脸,他就要忍不住上手去摸了。

    “这么晚了啊!”辛容赶紧从床上下来,“怪不得我觉得很饿,刚刚都没好意思说。”

    赢望皱了皱眉头:“自己家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想干什么要什么都要说出来。”

    “嗯!”辛容甜甜的冲他一笑,然后把手小心的放进赢望掌心,“哥,我们去吃饭吧!”

    任由小丫头拉着往下走,一向冷静的赢望目光有些呆滞。手掌传来的热度和软乎乎的触感是他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本能的用大拇指摩挲了两下。

    又软又滑,比辛晴的手还软!

    原谅他吧,这辈子唯一拉过的女人就是自家母亲大人。至于阿莎打小寻寻就跟狼狗似的看的那么紧,谁敢去摸啊。

    “哥哥晚安!”吃过饭,辛容站起来准备上楼。

    赢望马上放下报纸伸出手。

    什么意思?辛容又露出呆萌萌的表情看着他。

    “咳!”赢望不自然的拉住她的手,“一起上楼。”

    辛容马上回握住他:“今天哥哥也要早睡吗?”

    又来了!手心里酥酥麻麻的感觉让赢望简直欲摆不能,他紧紧握了握拉着辛容往楼上走:“嗯。”

    “那哥哥明天见!”到了房间门口,辛容松开手。

    赢望发现手里一凉,舒服的感觉没了。

    “晚安。”他转身就走,留下一脸茫然的辛容直到上了床还在纠结哥哥是不是又生气了

    她才不知道,赢望正呆呆的坐在那,盯着自己的爪子发呆呢!

    第二天,辛容又去了片场,她要把后面的广告拍完,基于赢成的不靠谱,赢望决定亲自去守着。

    “哥,你都没事做吗?公司要倒闭了?”对此,赢成非常不满,他觉得自己被小看了。

    赢望挂断电话,目光一直盯着不远处穿着一身绿色古装的辛容。

    “别看了,你没见从导演到场务都在打哆嗦吗?”赢成指了指,“我说哥啊,你不要像老爸一样,面部神经萎缩了吗?”说完他自顾自的叹口气。

    “唉,看看咱们家这些男人,除了我!你们哪一个正常?”

    赢擎苍就不用说了,那是除了辛晴对谁笑一下好像就会死一样。寻寻倒是会冲别人笑,可都是皮笑肉不笑的,看上去就恐怖的不得了。

    还有他爸万老板,那就是个万年僵尸脸。还有江瑞!别说笑了,连个表情都很少有

    “很正常。”赢望瞟了他一眼,“因为你是捡来的。”

    赢成一脸不屑:“你以为我还是十岁的我吗?”

    十岁那年,赢望觉得这个弟弟特别蠢,某天就告诉他是自己把他从垃圾堆里捡来的。结果赢成真信了,然后就离家出走了

    如果不是遇到认识阿莎的赏金猎人把他送回来,他就被人贩子卖到非洲去了。

    赢望被辛晴狠狠训了一顿,当然他自己也后怕,所以后来对赢成特别好。当然这种好嘴上是看不出来的,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舌赢成。

    “当然不,你长大了。”

    “那当然!”赢成正要得瑟,就听见他说,“不过都长了个子,脑子一点没长。”

    赢成盯着他看了一会道:“哥,你平时就是这么和荣荣说话的?”

    “”赢望不知道为什么话题会一下跳到辛容身上。而此时,辛容刚换了身白色的裙子出来。她的目光正好看过来,见赢望正看她,高兴得挥了挥手。

    赢望正专心的盯着小丫头看呢,就听见赢成说:“啧啧,看我们家小妹长的多漂亮,也不知道以后便宜哪个王八蛋。”

    刚说完就看见赢望一个眼刀丢过来。

    “你瞪我干嘛?”他也丢了个眼刀过去。

    赢望没理他,站起来转身就走。

    “哥,你去哪?”

    “我回公司,你在这盯着。”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