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哥哥姐姐回来了

    跟着他们走进办公室,辛容看了一眼发现这里非常有赢望特色,一色的黑

    “蓉蓉!”辛晴站在宽大的办公桌前叫她,“过来签字。”

    “好。”辛容连看都没看接过来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她这个行为看在其他人眼里反应不一。赢擎苍很满意,他们接受了辛容,不表示也接受一个白眼狼。如果辛容有颗不安分的心,那么赢擎苍自然会给她另一种安排。

    辛晴则乐呵呵的开玩笑:“丫头!你都不看一看啊,万一我们把你卖了呢?”

    “晴姨才不会呢!”辛容扬了扬脑袋,“我们是一家人!”

    “对对,我们是一家人。”辛晴很高兴她这么说,觉得她比刚来的时候活泼多了,这才像个十几岁的孩子。”

    一直皱着眉的赢望突然冒出句:“可以把你卖给研究所,还是很有价值的。”

    “你一边去!”辛晴瞪了他一眼,“胡说什么?”

    辛容也眼神幽幽的看着他,赢望在那双干净的眸色中能看到自己的影子,那么清晰。他不自然的低下头:“开玩笑。”

    “以后不许吓唬妹妹。”赢擎苍训他,然后耐人寻味的又说了句,“省得以后掉进自己挖的坑里。”

    三个人都看他,辛晴一脸疑惑:“老公?什么意思?”

    “没什么,你应该告诉她刚刚签的是什么!”

    辛晴啊了一声把文件放到桌上打开:“蓉蓉,这是赢氏财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股份?”辛容茫然的问道,“那是”

    “这个比较复杂,回头有机会让望望告诉你,简单来说就是钱。”辛晴摸了摸她的脑袋接着说,“咱们家里,姐姐阿莎占百分之二十,你另一个哥哥赢成占百分之十。”

    这句辛容听懂了,但是她有些吃惊,怎么女子的比男子还多?

    “这也是咱们家的规矩,女孩子比男孩贵重多了!”辛晴看了眼赢望,“望望本来也只有百分之十,但是因为他负责打理公司,所以又多分了百分之十当工资。”

    辛容瞬间觉得赢望好可怜,同时觉得这个时代的女人真幸福。当然她现在还不知道只有赢家是这个样子,也不知道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有疯狂和悲剧的女人。

    “分红,也就是钱会每年打进你的账户。”赢望递给她一个文件袋。

    辛容接过来发现里面有一张卡,上面是她的相片,辛容知道这个就是身份证了。但是另外几张红红绿绿的卡她不知道是什么。

    “把你钱包拿出来。”赢望伸出手,辛容赶紧从包包里拿出真丝的钱包。

    赢望把身份证装进有拉链的卡袋里:“这个你知道是什么,我就不说了,如果不小心丢了,要马上告诉我。”

    “这两张红色的卡是信用卡。”他把卡插好问,“就是你之前很好奇可以买东西的卡。”

    辛容眼睛亮了亮:“这个就是吗?”她觉得好神奇的说。

    “这一张黑色的,就是公司的卡,你的分红都在里面,没事不要拿出来。”赢望说完手顿了下,把卡抽出来,“算了,还是我替你保管。”

    <b

    r />

    “好!”辛容反而高兴的说,“这些卡你都拿着吧,我不花钱的。”

    赢望看了她一眼,把钱包还给她:“以后会用到。”

    “哦呦!”一直没吭声的辛晴突然夸张的挥了挥手,“阿苍!看你儿子多体贴,他都没这么关心过我呢!”

    辛容惶恐的看着辛晴,赢望皱着眉头:“妈,你吓到她了。”

    “阿苍!嘤嘤嘤”辛晴扑进赢擎苍怀里,“你儿子凶我。”

    赢望摇了摇头看向自家老子:“没事了吧?没事把你老婆带走。”

    “死小子,当心我让小瑞揍你!”辛晴挥了挥拳头。

    “他神出鬼没的你找见他再说吧!”

    辛容这才知道他们是在开玩笑,辛晴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误会了,赶忙说:“蓉蓉你看,这就是一家人,我们就是这样相亲相爱的!”

    “我我会习惯的。”辛容认真的说。

    赢望揉了揉眉心:“你不用习惯这个。”

    辛晴嘻嘻哈哈的笑起来,赢擎苍一脸温柔的看着她。辛容看着他们,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爹只有娘一个,连一个通房小妾都没有。

    这大概就是遗传吧,她们妫家的女人都会幸福的。

    “我们今晚在外面吃饭。”辛晴问她,“蓉蓉有想吃的吗?”

    辛容的眼睛一下子瞪的老大:“我我选吗?”

    “当然!因为你都没吃过啊!”辛晴鼓励她,“想想,要吃什么?”

    “有个老头。”辛容不好意思的说,“白色的。”

    那是什么东西?辛晴看了看赢擎苍,赢擎苍摇头:“不记得名字吗。”

    “忘记了”辛容不好意思的说,“不过我记得他还拄着拐棍。”

    赢望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在电脑上敲了几下,推到辛容跟前:“这个?”

    “啊!就是这个。”辛容高兴的喊起来,“肯德基!”

    于是,赢氏财团的前台第一次看到有人给他们总裁办公室送全家桶。而赢擎苍父子俩也第一次吃这种平时看都不看一眼的快餐。

    “好怀念!”辛晴啃着个鸡腿说,“以前我们上学的时候也经常吃。”

    辛容嘴里塞的满满的,如果这是在她家,早就被娘和姐姐教训了:“后来不吃了吗?”

    “没营养,不健康。”赢擎苍只吃了个汉堡就不动了,“今天尝尝就算了,以后你也少吃。”

    “嗯,我知道了!”辛容非常听话的点头,因为她知道,赢家人永远不会害她。

    至于赢望,他吃了根薯条后就再也不碰了。不知道谁加了个儿童套餐,送的玩具是会发光的钥匙扣,辛容非常喜欢,一直拿在手里玩。

    见她这样,辛晴偷偷跟赢望嘀嘀咕咕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

    回到家后,辛容破天荒的敢在泳池边坐一会,还把脚伸到水里扑腾。

    “你今天很高兴。”赢望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身边。

    &nbs

    p;   辛容吓了一跳,迅速把脚缩回来,埋进宽大的睡裙里。她还是不习惯被男人看到身体,哪怕只是脚。

    “你应该试着习惯,至少在我们面前习惯。“赢望坐到后面的椅子上说,“难道你打算永远穿那种衣服吗?”

    “我尽量吧!”辛容也明白,她挽起袖子,“你看,我都敢把手臂露出来了。”

    赢望看了一眼,见她只露出一截手腕,却白白嫩嫩的像他一时间想不出像什么,但是很想咬一口怎么办?

    “哥哥?”辛容本来就害羞,见他沉着脸便有点不知所措了。

    “嗯。”赢望的眼神瞟了瞟,“你最近表现很好,就这样继续保持。”

    这丫头至少不怕自己了,说话也不结巴了,偶尔还能说两句俏皮话。

    “下个月会有新老师来教你一些课程。”赢望看着她,“你这个年纪需要去上学,可你太特殊了,从头学的话不现实。”

    辛容一听有些失望,她知道这个时代的女孩子也可以上学堂的,今天辛晴还讲了不少她大学时代的事情,辛容觉得那完全是一种全新的生活,她很想去感受。

    “没关系的我不上也可以。”

    “你误会了。”赢望站起来,“跟我来书房。”

    八月份,辛容的课程变的更多,最难学的就是英文。但是她很用心,辛晴这天下午来看她的时候,就见小丫头坐在露台上捧着个点读机不停的念单词。

    “晴姨!”见到她,辛容高兴的把点读机放下,“我今天被了二十个单词哦!”

    辛晴笑眯眯的夸奖她:“真厉害!不过不用急,不会也没什么,反正学校是咱们家的。”

    “我想多学一点嘛!”辛容眨了眨眼睛,“不能给咱们家丢人不是。”

    下个月她就要去凯撒读书了。关于凯撒的情况,赢望已经和她普及过。在和辛晴他们商量后,决定选服装设计学院。这是她唯一不陌生的,而且跟布料打交道,也算是她的专业了。

    “对了,明天晚上到我那边吃饭。”

    辛容不意外的点点头,每个周末他们都会去,已经习惯了。

    “这次是家庭大聚会哦!”辛晴挤挤眼,“你姐姐和另一个哥哥都回来了。”

    “啊!”辛容惊到了,“他们回来了?”

    辛晴摸了摸她的脑袋,“如果不是走不开,他们早在你来的时候就都回来了。不过,还有一个哥哥回不来,以后有机会再见吧!”

    想必那个回不来的,就是晴姨收养的小孩。赢望跟她大概讲过,好像是非常厉害的军人。

    “我会好好表现,让他们喜欢我的!”辛容咬着牙,说不紧张是骗人的。

    辛晴笑了:“你这丫头胡说什么呢!他们是你的哥哥姐姐,怎么会不喜欢你呢?平时什么样,到时候什么样就好,我们是一家人。”

    “嗯!晴姨放心,我会的。”

    每次听到一家人这个词,辛容就觉得自己特别幸运。所以第二天过去的时候,她特意打扮了一番。

    “哥哥,这样好看吗?”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