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大腿都露出来了

    赢望的客厅有200多平那么大,他坐在中央的沙发上。而辛容站在最最最角落里,还是缩在一个大花瓶后面。

    “我说话你听得到?”赢望提高了声音,“我不想在自己家里还要用喊的。”

    辛容往前走了一步。

    见她浑身都发抖了,赢望抿了抿嘴站起来:“今晚你还是睡客房,明天我让他们把另一间主卧装修一下。现代的时间和古时候不一样,两个小时相当于一个时辰。”

    “那那现在是什么时辰什么小时?”辛容弱弱的问。

    赢望指着墙上的钟:“那个最细最长的是秒针,粗一点的是分针,最短的是时针。现在时针指向9点,那时间就是晚上9点。”见辛容还是一脸茫然,赢望指了指她一直拿在手里的平板道,“里面都有介绍,回头自己看看。”

    “是,蓉蓉知道了。”

    “你不用这样说话。”赢望站起来,“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妹妹,赢家的千金小姐。记住,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欺负你。”

    辛容怔怔的看着他:“我我”

    “怎么了?”赢望看着她。

    “我以为你讨厌我。”辛容小声说。

    赢望板着脸站起来:“你想多了,早点休息。”

    “哦。”辛容不敢再多问了,绝对不是她多想,这个男人一定不喜欢她。

    跟在赢望身后上楼,直接进了昨晚她住的房间。

    辛晴已经教过她怎么用淋浴设备,辛容放好水躺进浴缸里。一整天的高度紧张让她的太阳穴都有些痉挛,揉了几下闭上眼睛,想到再也见不到爹娘和姐姐,眼泪又流了出来。

    “娘,我该怎么办这个世界好奇怪,我要怎么样生活下去?”辛容喃喃的看着蒸腾的水雾,“虽然晴姨对我很好,可是蓉蓉好想你们,呜呜呜娘!我想回家。”

    不管再怎么哭都回不去的,发泄完了站起来。镜子中的小女孩还未发育完全,但是肌肤却比现代的女人光洁粉亮,细腻的连毛细孔都看不见。

    “明明我很美啊!跟姐姐长的好像。”辛容第一次在镜子里看到这么清楚的自己,她伸出手摸了摸,“高科技好厉害,比铜镜清楚多了。”

    想到娘总担心她性子活泼,一点大家闺秀的模样都没有,以后嫁不掉怎么办。辛容又想哭了,努力把眼泪憋回去,吸了吸鼻子:“妫容!从现在起你就是辛容,你是赢家的孩子,你有新的爹和娘,还有一个哥哥,你要勇敢坚强的活下去!”

    她穿好衣服,弯腰梳头发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肩膀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图腾?”辛容脸色突变,她身上怎么会有图腾??

    同一时间,辛晴正在跟赢擎苍邀功。

    “我没有告诉蓉蓉她背后有图腾,也没有跟她讲有图腾的两个人会互相吸引。”

    赢擎苍把她抱上床:“你在她身上放的注意力太多了。”

    “还不是为了你儿子!”辛晴揉了揉腰,“今天活动过度,帮我揉揉。”辛晴趴到床上,“你说我是不是老了?”

    男人的手在她腰间慢慢揉*搓,赢擎苍

    眼里的眷恋不减半分:“手感这么好,哪里老了。”

    “嘻嘻。”辛晴扭过头看了他一会,“你也还是那么帅!”

    赢擎苍躺下搂着她问:“你真觉得赢望跟妫容合适?他们差了十三岁,你儿子整整大人家一轮。”

    “那又怎么样?”辛晴指了指自己,“我当初认识你的时候才17岁,而且按照古代的算法,蓉蓉再过两年就要嫁人了,他们正好合适!”

    对于她这种乐观的想法,赢擎苍一点都不看好。赢家的人天生反骨。他当年那么反对祖训和辛晴在一起,现在的赢望一定比他的反应还大。

    但是,老婆最大,儿子和其他人的幸福什么的无所谓了!

    “我是想给他们个机会。”辛晴认真的说,“我们当初因为祖训在一起,但是我们不是也爱上了彼此吗?他们现在就和我们当初一样,如果也可以爱上对方,也一定会幸福!”

    “我知道的。”赢擎苍亲了亲她的额头,“睡吧。”

    赢望发现辛容更怕他了,早上吃饭的时候就差把脸埋到碗里,好像自己看见她的脸就会死一样。

    “我今天要去公司,等一会老师会过来教你学简体字。我们告诉她你因为意外失去了记忆,所以只要你注意不要说那些古人的话,她应该不会发现问题。”

    赢望放下报纸:“下午会有另一个老师来,下课时间由你自己决定,有什么不明白的就给我打电话。”

    “我知道了。”辛容低着头。

    “我说过不用怕我,把头抬起来。”赢望皱了皱眉,“这是电话号码,电话昨天已经教过你怎么用了。”

    辛容抬起头,对上赢望的视线后惊慌的转过身,赢望却发现她的脸红了。

    “你没事吧?又生病了?”

    “没没事。”辛容结结巴巴的说。

    这个男人身上有图腾啊!他可能会是自己的相公只要一想到这个,辛容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赢望以为她又在纠结男女授受不亲了,于是站起来往外走:“我去公司,你慢慢吃。”

    看着他离开,辛容的心才渐渐平静下来。心不在焉的把粥喝完,正准备开始学习怎么用洗碗机,就看见辛晴笑眯眯的从院子里进来了。

    “蓉蓉!”她热情的拉住辛容的手,指着跟她一起来的老人说,“这是李阿姨,她以后就在这边照顾你和望望。”

    因为赢望不喜欢家里有外人,所以他一直都是去辛晴那边吃饭的。现在辛晴决定让他多一点时间和辛容相处,那么一起吃饭什么的太有必要了。

    “小小姐!”李阿姨是田姨的亲戚,之前也在赢家帮过忙。

    辛容努力克制住想行礼的冲动,点了点头好奇的问:“小小姐?”

    “呵呵,你还有个姐姐啊,她是我们家老大。”辛晴解释给她听,“过几天你就能见到了。不止她,还有我的小儿子,你的另一个哥哥。”

    “我明白了。”辛容说完,表情羞涩的说,“晴姨,我有件事想和您说。”

    辛晴眨眨眼:“好啊!我们去那边。”

    &nbs

    p; “说吧!”拉着辛容坐到外面的泳池边上,辛晴抬了抬眼皮,“你是不是想问我祖训的事?”

    辛容羞愧万分,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怎么好意思开这个口。

    “好了,我明白的。”辛晴拍了拍她的手,“赢家祖训是有那么个意思,但是主要还看当事人,也就是你跟望望两个的态度。”

    见她低着头不吭声,使劲扯着自己的一缕头发卷,辛晴尽量将声音放轻:“总之你不要有压力,祖训那种东西我们没人在意的。而且你现在还小呢,想那些太早。”

    “对对不起。”辛容满脸通红的道歉,“是我不该问的,太失礼了。”

    她以为辛晴是在说她不守礼节,一个姑娘问这种问题。

    “你这孩子!”辛晴弹了她脑门一下,“不是和你说了这里对女性没那么多束缚吗?女人和男人是一样的,男女平等!”

    辛容楞了一下,慢慢反应过来:“嗯,我明白了。”

    “不急,我们也不指望你一下就适应,慢慢来嘛!”

    过了一会,赢望找的老师来了。辛容一开始还担心是个男人,结果见到以后发现是女老师,放下心的同时,开始理解辛晴他们说的所谓男女平等。

    辛晴陪她用了午饭才离开,下午又有一位女老师来,辛容学的很努力,要不是赢望回来,她都不知道已经晚上了。

    “跟我来。”吃过晚饭,赢望主动叫她上楼。

    “这是另一间主卧,已经收拾好了,以后这就是你的房间。”赢望推开门,辛容探了探脑袋,等她看到里面的样子时,惊讶的捂住了嘴。

    终于看到了熟悉的东西。雕花木床和散发着淡淡木香的红色家具,就连床上的寝具都是淡紫色绣着并蒂莲的丝绸。

    “这是专门给你定制的,想必能让你住的舒服点。”赢望指着其他现代的装饰,“你看,这就是古典与现代相结合,很多现代人也喜欢这么弄。”

    辛容鼻子红红的看着他:“谢谢你,我我很喜欢。”

    “叫哥哥。”赢望一脸严肃。

    辛容愣了愣,咬了下嘴唇叫了声。

    “哥哥。”

    软软糯糯的声音像是裹了糖的糯米园子,赢望觉得心里突然一痒,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如果赢成那小子在,就会告诉他,他是被萌到了!可惜这里只有他自己,所以赢望有些别扭的转过头去。

    “我叫错了吗?”辛容一脸委屈,明明是你让我叫的。

    赢望抿了抿嘴角:“没有,以后都那么叫,过来。”

    辛容觉得这个男人变化太快了,但还是听话的走过去。

    “这里是衣帽间,就是放衣服的地方。”赢望拉开衣柜,还没走进去就见辛容的脸变了。

    她突然伸手抓着赢望的袖子:“我可不可以不穿那些衣服!”

    “那些?”赢望没听懂。

    辛容脸又红了,结结巴巴的说:“就是就是下午来的那个老师,她她大腿都露露出来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