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第二章她是我的祖先

    只有一个可能,这个女孩是从古代来的!

    “太荒谬了!”赢望站起来,精致的五官皱着一团。

    辛晴马上一脸委屈的看向赢擎苍,赢擎苍冷冷的瞅了儿子一眼:“你妈说什么就是什么。”

    “好吧”赢望转了两圈又坐下,“你们的意思是,她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不但如此,她可能还是妈你的祖先。”

    辛晴摸了摸下巴道:“没准她就是当年赢家祖训的爱人。”

    “这个应该不会。”赢擎苍说,“她年纪太小了,就算古代女人结婚早,她也不到年龄。”

    “反正肯定跟你们祖先有关系,不然不会知道他的名字。”辛晴说完又看向赢望,“原来你长的像你们祖先啊!”

    赢望揉着眉头:“爸,赶快带妈回去休息吧!”

    “我不走。”辛晴不干了,“我要等那孩子醒来,问清楚她是不是我祖先!”

    “不行。”赢擎苍拉着她,“已经很晚了,跟我回去睡觉。”

    见辛晴还不情不愿的,赢望提醒她:“妈你忘了刚刚医生说她一时半会醒不来吗?赶快回去吧,明天再过来。”

    “好吧,田姨就留下来照顾那孩子,如果她醒了你千万不要吓到她。”

    “知道了。”

    送走了父母,赢望去了客房,推开门往里看了看。

    “少爷去睡吧,我在这看着呢!”田姨坐在沙发上摆摆手。

    赢望点点头:“那麻烦你了,如果她醒了就去房间叫我!”

    结果这姑娘一晚上都没醒,第二天早上本来要去公司的赢望只好留在家里。

    “爹爹!娘亲!”躺在床上的女孩突然浑身发抖,嘴里一直喊着什么,“姐姐,不要丢下蓉蓉,不要丢下我”

    田阿姨担心的说:“少爷,她好像做噩梦了,还有点发烧。”

    “把她叫醒。”赢望的方法简单粗暴。

    田阿姨无奈看了他一眼:“少爷,她还是个孩子”

    赢望抿了抿嘴角,除了辛晴和阿莎,他对所有人的态度都很冷淡,连赢擎苍和唯一的弟弟也不例外。

    “我去给医生打个电话,问问要不要给她吃点药!”田阿姨走出去,就在她刚刚把门关上的瞬间,床上的女孩张开了眼睛。

    妫容觉得浑身没有一点力气,脑袋疼的要命。

    “你醒了?”冷冰冰的声音响起,妫容这才发现旁边站了个人。当她看清那人的长相时,眼里迸发出强烈的恨意,拼命坐起来扑上去。

    赢望后退了两步,看着她摔到床下面:“我不是赢月白。”

    “你以为我瞎了吗?”女孩喘着气抬起头,在对上赢望的眼睛时楞住了。

    “你你不是”

    赢望皱了皱眉:“我说过我不是。”

    眼前的男人跟她记忆中的赢月白至少有八分像,可是那双泛着冷意的眼睛绝对不是赢月白。那个从小把她当妹妹疼爱,那个对姐姐一往情深的温柔男人。

    呵呵,可也正是那个男人,让妫家几十口人命丧黄泉!

    “现在我问

    ,你答。”男人的声音透着几分不耐烦。

    妫容知道自己认错了人,想支撑着站起来道歉,却发现自己身上的穿着奇怪的衣服,再看看周围,她惊恐的跌坐回床上:“这是何地?你是何人?”

    “醒了?”田阿姨走进来。

    妫容这才注意到不止是她自己,房间里的男子和这个刚进来的老人都穿的很奇怪。

    “别怕,衣服是我给你换的,你现在饿不饿?我煮了粥你喝点吧!”

    “别走!”她想去拉老人,可是身体太虚弱没办法站起来。

    田阿姨见赢望丝毫没有去扶人的念头,只好转过身:“你别怕,我们家少爷不会伤害你的。”

    “少爷?”妫容重新躺回床上,咬了咬牙冲赢望做了个揖,“这位公子,男女授受不亲,能不能请你暂时离开,待我有了力气会马上走,你们的大恩大德我日后再报!”

    不知道为什么,她说完这番话后男子好像更生气了。妫容有些害怕,看样子自己肯定是被人家救了,虽然这里的东西都很奇怪,但是既然救了她,应该不是朝廷的人。

    “我去楼下。”赢望沉着脸走出去,他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女孩的举动,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说话方式,她的来历已经显而易见。真让辛晴说对了,她可能就是从古代穿越来的,可这种只有里才发生的事情,为什么会出现在生活中

    “儿子!”辛晴站在门口冲他招手,“那孩子醒了吗?”

    赢望坐到沙发上看着一脸兴奋的母亲:“妈,你来的太早了。”

    “来早了?那就是还没醒!”辛晴把身边的男人抛下朝楼上跑,“我去看看。”

    被媳妇丢下的赢擎苍坐到儿子对面:“她是不是醒了?”

    赢望点点头:“等会你们把她带走。”

    “这我说了不算。”赢擎苍挑了挑嘴角,“她身上有图腾,你妈妈认准了她。”

    “她是个古代人!”赢望的声音明显带着怒气,即使对方是他父亲,“要不就送给万叔做研究去,反正不能留在我这。”

    赢擎苍不在意他的态度,只是淡淡的威胁道:“不要和你母亲这么说话,不然你一辈子都别想休假。”

    “呵呵,那是你的公司。”

    “现在是你的。”

    父子俩正皮笑肉不笑的互相补刀,就听到楼上传来一声尖叫。紧接着,那个女儿一脸惊恐的跑下来,在看到客厅的环境后,又叫了一声,直接就要冲出大门。

    “快拦住她!”辛晴紧跟在后面,赢擎苍快步堵在门口,“回去。”

    妫容满脸泪水的看着陌生男人,在赢擎苍伸手要抓她时,猛地后退两步:“不要,求求你不要碰我”

    “孩子,你别害怕,我没有骗你,这是几百年以后的世界。”辛晴赶紧拦住赢擎苍,“你和望望先离开,她好像很害怕男人。”

    妫容蹲在地上瑟瑟发抖,她无法相信那个女人的话。可眼前的一切都那么陌生,所有的东西她的没见过。

    “你说你生活的朝代是北宋是不是?”辛晴扶着她坐到沙发上,把一个平板放到她手里,“点这里是翻页,这是从北宋开始到现在的历史,你慢慢看。”

    妫容一脸无措的

    看了看辛晴:“这这是什么”

    “这个叫电脑,具体是什么等你看完我在跟你解释。”辛晴接过田阿姨送来的奶茶放到妫容手边,“这个很好喝!”说完站起来冲妫容笑了笑,“看到那个门没?我们就在里面,等你看完就来找我们!”

    见女孩一脸茫然的低下头,辛晴叹了口气去了旁边的小客厅。

    “真可怜,不管她和我有没有关系,我都要收留她。”辛晴坐下后看着赢望,“我昨天说让她给你当媳妇都是开玩笑的,但是你绝对不能把人赶出去。”

    赢望正在跟公司开视频会议,听到这话挑了挑眉,在赢擎苍的目光下抿嘴点了点头。

    “阿晴,你给她看的是简体?”赢擎苍突然问了句。

    辛晴得意的说:“我用软件给她翻译成繁体了!”

    关掉视频的赢望嗤了一声:“妈,你觉得她能适应这里吗?连文字都不通。”

    “闭嘴,怎么不能?”辛晴转了转眼珠,“台湾就是看繁体字的,大不了你带她到那边去。”

    对于自家母亲的想法赢望已经无力反驳了,他低下头继续看文件。

    两个小时候,妫容慢慢的走进来,辛晴赶紧拉着她坐下:“现在相信了吗?”

    “夫人。”妫容眼睛红肿的开口,“我我”

    辛晴还没说话,赢望丢过来一句:“现在该我们问你了,你叫什么名字,是谁,怎么来到这里的。”

    “望望!”辛晴瞪了他一眼,“你太凶了。”

    “夫人。”妫容站起来行了个古礼,“我名妫容,家父是扬州知府。”

    辛晴兴奋了拉她坐下:“你知不知道,我母亲姓妫,你是我的祖先!”

    “祖先?”妫容疑惑的看着她。

    赢擎苍拍了拍辛晴的脑袋:“先听她说完。”

    “对对对!”辛晴点点头:“你接着说。”

    妫容看了赢望一眼,神色复杂的道:“北宋元丰年妫家接到圣旨,说我母族在上贡的丝绸上动了手脚,用红花水浸泡过害了当朝贵妃流产。”

    于是妫家全族被下了大狱,原本指望着和姐姐青梅竹马的赢月白替妫家洗刷冤屈,结果父亲的好友来探监告诉他们,那中了状元赢月白已经成了驸马,因为妫家有婚书,才被皇家诬陷灭门。

    “那你是怎么来这里的?”

    妫容接过辛晴手里的纸巾,看了一眼才擦了擦眼泪:“去刑场的路上,突然刮起大风,接着天上电闪雷鸣下起大雨。囚车不知道怎么就翻了,我就掉到了”

    “掉到了我的泳池里。”赢望接过她的话,“你穿越了,从北宋穿到一千年后的现在。”

    辛晴看了赢擎苍一眼,男人把带来的木盒拿过来。

    “你误会赢月白了。”辛晴从里面拿出保存完好的祖训给妫容看,“当时他被公主软禁,在知道你们家出事后,假意和公主成亲,洞房之夜刺死了她,然后自己也自杀了。”

    见妫容泪眼婆娑的看着祖训,她指了指丈夫和儿子:“他们是赢月白的后代,我们不知道赢家的祖先用了什么方法,让赢妫两家的后代永远牵扯不清。”

    “原来,我姐姐说的是真的。”妫容怔怔的说了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