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第一章从天而降的少女

    夏夜,山顶高处靠海的一幢别墅里,泳池在夜灯下泛着粼粼的波光,一个模糊的背影靠在池边。如果单看那张妖孽般的脸,一定会以为是个女人。

    可惜,这么一张细致的五官,完美的轮廓的脸,竟然长在一个男人身上。

    不知道从哪里吹来一阵风,在人还没意识到时,天上突然出现一道闪电,紧接着,一声炸雷响彻耳边。

    赢望站起来准备进屋去,却注意到半空中有道闪电很不正常,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见有什么东西从里面掉了出来。换了正常人一定会伸手去接,可惜

    “什么鬼东西,弄脏了我的泳池。”赢望站在水里,盯着噗通一声掉在他身旁的生物。

    好像就是为了把这东西丢出来似的,所有的天象都消失了。水面上的生物动了动,大概意识到了什么,在水里扑腾了半天竟然站了起来。

    “人?”赢望后退了几步。

    那个人穿着件脏兮兮的白褂子,梳着繁琐的发型,上面还带着古装剧里才会出现的珠花。

    “咳咳咳!”估计是被呛到了

    女人站稳身子,视线自然落在了唯一的男人身上。

    “赢月白?”女人应该说是个女孩。

    赢望皱了皱眉,入耳的声音清脆,看身高分明就是个十来岁的孩子。

    “你这个负心汉,我们妫家就是到了地府也不会放过你的!”女孩嘶声喊叫着向他扑过来。

    可惜不知道是不会水,还是身体出了问题,指尖刚碰到赢望时,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喂!”这会赢望不扶都不行了。

    他看着怀里的女人正想问她死了没有,猛然肩膀处传来一阵灼热。赢望皱了皱眉,抱着女人大步走出泳池。

    “喂?望望吗?”辛晴在电话那边怀疑的问。

    赢望笑了笑:“妈,是我。”

    “出什么事了?”辛晴马上问他,这么晚还打电话过来的儿子太不正常了。“啊,是不是酒后乱性了?不怕不怕,咱们家没那么多要求,只要她是女的就能娶。”

    “妈”赢望无奈的叫了一声,“你能和我爸过来一趟吗?”

    赢擎苍的声音从那边传过来:“这么晚找我们干什么?明天再说。”

    “你走开!”辛晴推开男人对自己儿子道,“等着,我们马上就过去!”

    自从赢望接管公司后,他就被赢擎苍赶了出去。辛晴舍不得儿子住太远,就把沈公子他们的别墅买了下来。这样她想看儿子,就可以随时把人叫回来。

    十分钟后,辛晴就出现在赢望的别墅里。

    “来来来,女孩子呢?让我看看漂不漂亮!”一进来,她就开玩笑似的冲赢望喊。

    赢望非常淡定的指了指沙发:“晕过去了,在那。”

    “啥??”辛晴被他吓到了,“真有姑娘?”

    就连赢擎苍都非常意外的看着这个儿子。要知道,赢望是赢家最漂亮的孩子,随着他越长越大,这种漂亮越来越明显。已经26岁的赢望,是s市所有女星名媛们淫意的对象。

    &nbsp

    ;  赢氏财团新一代掌舵人,长的像漫画里走出来的王子。就连总是冷冰冰的姿态都无法阻挡那些女人们想抱上这条大腿。无奈,这个男人继承了赢家的传统,从来不乱碰女人,连爬床的机会都没有。

    “你你”辛晴以为她听错了,扭头问赢擎苍,“他刚刚的意思是说有个姑娘吗?”

    赢擎苍搂着她走进去:“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等到辛晴看到沙发上躺的人时,再一起语无伦次了。

    “这这这”

    赢望刚想解释,就听见他妈说。

    “你强奸她了?”

    “妈!”赢望脸黑了,想跟他上床的女人能排到太平洋去好吗。

    因为女孩的衣服都湿透了,里面的内衣看的清清楚楚,辛晴很稀奇的发现,内衣的款式竟然是肚兜。

    “去拿条毛毯给她盖上。”赢擎苍提醒两个人。

    赢望站着不动。

    “聋了?难道要你妈去?”赢擎苍瞪了儿子一眼。

    辛晴拍了拍赢望的肩膀:“我去,我去!”

    等女孩的身子被盖住,赢擎苍才仔细打量起来:“娱乐圈的?”

    “怎么看出来的?”辛晴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的男人。

    这么多年了,赢擎苍对她这种小女人的表现依旧没什么抵抗力,伸手摸了摸辛晴的脸道:“头发,你看看,是不是古代的发型!”

    辛晴盯着看了一会,啊了一声:“果然啊,还有个珠花呢!”

    “喜欢吗?”赢擎苍见她眼睛都亮了,柔声问。

    “喜欢!”辛晴伸手拿起来,“做工很精细,不像是一般剧组用的啊。”

    赢擎苍才不管是哪的,直接说:“等会她醒了,我买下来。”

    “不要了,也许人家也很喜欢呢!”辛晴摇了摇头。

    “我说”赢望打断两个人的含情脉脉,“你们搞错重点了吧?”

    秀恩爱的夫妇扭头看他。

    赢望指着外面的泳池:“她是从天上掉到那里的。”

    “跳楼自杀?”陈欢说完自己先否定了,“这周围哪有楼啊!”

    倒是赢擎苍皱了皱眉问:“就是说她从天而降掉在你的游泳池里,然后呢?掉下来的时候就是昏迷的吗?”

    “不是。”赢望用很奇怪的表情说,“她指着我,骂我是负心汉。”

    辛晴嘴一撇,果然是自己儿子干了坏事,谁知道又听见赢望意味深长的说道,“他叫我赢月白。”

    这句话说完,赢擎苍和辛晴都楞了。在赢家,谁都知道这个名字。赢月白,正是留下祖训的那位赢家祖先。

    “她说妫家的人死都不会放过我。”赢望转过身,脱掉上衣,“然后她碰了我之后”

    辛晴脸色骤变,声音都颤抖起来:“怎怎么会?为什么图腾又出现了?”

    赢望的肩膀上,多了一个古老的图案,和赢擎苍身上的一模一样!

    &

    nbsp;“祖训”赢擎苍的脸色也不好看。

    辛晴慌慌张张的跪倒沙发前,也不管小女孩什么情况,直接把人家的衣领拉开,搬起她的肩膀看了看。

    “怎么样?”背对着她的父子俩问。

    重重的叹息传来,答案不言而喻。

    “她身上的图腾,和我的一样。”辛晴扑进赢擎苍怀里,身体不停的颤抖。

    赢望以为她在担心自己,赶紧安慰道:“妈,这不代表什么。我们不早就知道祖训没有什么约束力的吗,我就当是多了个纹身呗,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女孩到底什么来历。”

    “哈哈哈哈哈!”谁知道抬起头的辛勤满脸笑容,手舞足蹈的看着他:“我一直担心你这辈子都结不了婚,现在好了,这孩子就是老天给你的媳妇啊!”

    赢望被自己母亲的话惊呆了:“妈你胡说什么?她还是个孩子。”

    “你养养嘛,养上几年就能吃了。我认识你爸爸的时候也就刚17岁!”辛勤说完,扭头看了眼女孩,既然是未来儿媳妇了,就不能放着不管。

    “阿苍,叫医生过来看看。顺便让田阿姨把阿莎小时候的衣服送过来几套。”辛晴开始安排,完全不管赢望一脸扭曲的看着她。

    赢擎苍更不会管儿子的感受,打了两个电话安排好,见赢望还杵在那,踢了他一脚:“把人送到房间去。”

    “爸,你不能由着妈胡来。”赢望黑着脸,“我不会让来历不明的人留在我这。”

    辛晴瞪了他一眼:“什么叫来历不明,这孩子肯定是我亲戚。”

    这一点,在场的三个人都没意见,只有妫氏一族,才会有那样的图腾。

    “你最好先听你妈|的话。”赢擎苍偷偷说,“等她醒来,问清楚再送走不就行了。”

    于是赢望只好把人抱进房间,很快医生也来了,检查完后说她是身体虚弱,给输上了葡萄糖。田阿姨和辛晴还给她擦了身子换上干净的睡衣。

    看着女孩睡的那么沉,三个人回到客厅。

    “怎么了?”赢擎苍看辛晴紧紧皱着眉,盯着手里的珠花。

    “刚刚没仔细看,这珠花不像是现代工艺。”辛晴举着粉色的珠花说,“这种拉丝工艺我在书上看过,古代的工匠才会,现在已经失传了。”

    赢望揉着额头:“妈,你别开玩笑了。照你的意思,这珠花是古代的东西,那它的主人岂不也是古代人?”

    “这我怎么知道?”辛晴白了他一眼,“可这的确是古代技术,别忘了你老妈是干什么的!”

    “赢望。”赢擎苍突然叫他,“再讲一遍,把那个女孩出现时的情况再讲一遍,一点细节都不要漏。”

    于是,赢望又把当时的情况回忆了一遍。这次,他连天上打过几道闪电都讲清楚了。

    “呼”辛晴捂着胸口,赢擎苍看着她,“你怎么想?”

    赢望的视线在他们俩身上转了一圈,眼神变得奇怪起来:“爸,妈,你们不会真那么想吧?”

    “不然呢?”辛晴反问他,“她从天而降,指着你叫祖先的名字。然后你们身上都出现了家族图腾,你告诉我,这代表了什么?”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