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第六十四章段玉的目的

    阿尔娃露出得意的笑容,万老板这样的人,怎么会允许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有牵扯,她倒要看看这次陈欢怎么解释。

    “欢欢欢欢你别怕!”段玉眼神一闪马上站到她前面,“我不会让人伤害你的。”

    万老板已经走到了两人跟前,阿尔娃正准备火上浇油,就见他抬脚把段玉踹了出去。

    “啊”一声惨叫,段玉摔到了门口的茶几上,上面的花瓶直接砸向他脑袋,哗啦一声满脸血。

    “没事吧?”万老板弯腰把陈欢抱进怀里,看了看她的脚,又在她身上捏了捏。

    陈欢笑的见牙不眼:“没事,他没碰到我。”

    “再让我看见你靠近他,就剁了你的手。”万老板阴森森的对段玉说。

    段玉这下真的哭了,眼泪和血混在一起哇哇叫唤:“我要去报警,你这是故意伤人!”他又冲阿尔娃喊,“快点帮我叫救护车,没看见我流血了吗?”

    “呵呵。”见阿尔娃一脸厌恶的看着段玉,陈欢提醒她,“你还是赶快带他走吧,万一真打傻了,下回你就没东西来刺激我了。

    阿尔娃表情不自然的笑了笑:“陈小姐真会开玩笑,我这不以为你们是旧识吗,可”

    “我们是旧识呀!”陈欢靠在万老板怀里指着段玉,“我非常感谢他,如果不是他约我在赌城见面,不是他当着我的面和别人劈腿,我也不会认识万老板!”

    段玉目光躲闪着不敢看阿尔娃,后者恶狠狠的瞪着他:“还不走?”

    “等一下。”万老板突然出声。

    阿尔娃迅速转头看着他,目光中带着期盼。

    “再有下一次,你们就永远留下来吧。”他看着畏畏缩缩的段玉,“当初在赌场你那个女朋友不是失踪了吗?我想,你不会愿意去和她团聚的。”

    阿尔娃脸色难看的哼了一声转身走了,段玉几乎是逃出去的,下台阶的时候还摔了个跟头。

    “她从哪把段玉找出来的啊!”陈欢摇了摇头,“真难为她了。

    万老板脸色难看的瞪了她一眼:“刚刚怎么不叫我?”

    “我也吓到了嘛!”陈欢亲了男人一下顺毛,“没想到会看见他。”

    “明天我们回去。”万老板小心的把她的脚放到腿上检查了一下,“住在这不安全。”

    陈欢点点头,这里要是有人包围过来,跑都不好跑,还是城里好些。

    第二天他们离开山庄的时候并没有见到马克他们,万二说昨晚那几个家伙就离开了。陈欢觉得阿尔娃肯定不会罢休,就是不知道她下一步会做什么。

    脚扭到的另一个好处就是暂时不用去研究所上班,陈欢在家里过了几天猪一样的生活,终于能出门的时候约了管颜吃饭。

    “你就应该给那个渣男一耳光。”听陈欢讲完管颜激动的说,“最看不上这种男人了。”

    陈欢:“我其实挺好奇他为什么这样做的。”

    “不是为了人就是为了钱。”管颜瞟了她一眼,“为了你这个应该是不可能了,所以肯定是为了钱。”

    “我也觉得。”陈欢点头,“啧啧,当初认识他的时候觉得挺好的,没想到这么渣。”

    管颜也一本正经的发表言论:“当着你面劈腿能好到哪去?你就是太傻了,幸好遇到的是万老板,不然说不定早被骗财骗色。”

    &nbs

    p;  陈欢张了张嘴,目光却突然怔住了。

    “看什么呢?”管颜顺扭头,就见阿尔娃跟一个男人走进来。她瞪着陈欢,“这么阴魂不散?还是跟踪你了?”

    “不知道。”陈欢将笑容收起来,淡淡的看着走过来的段玉。

    阿尔娃却是最先开口的那个:“真巧,你的脚好了?”

    “我们觉得一点都不巧,今天出门一定没看黄历。”管颜打量着段玉,“你就是那个不要脸的男人吧,怎么还好意思来找陈欢。”

    段玉的额头上有个挺明显的伤口,看样子是之前的花盆砸的,他一直盯着陈欢,见陈欢不理他,有些失望的低下头。

    “段玉,我们今天把话说开了。”陈欢看着他,“当初怎么回事你自己心里清楚,现在跑来不依不挠的想干什么?你要是个女的,我都怀疑你是想勒索分手费了。”

    见段玉摇头,陈欢没理他接着说:“就算是要分手费,也是我开口吧?毕竟劈腿的是你。”

    “欢欢,你误会了。我我就是想”

    “想什么?”陈欢打断他的话,“呵呵,别说什么你喜欢我,你后悔了之类的话,我一句都不信。”她指着阿尔娃,“这个女人窥视别人的老公,你跑来跟她一起唱双簧,我怎么觉得你这是为了她呢?”

    阿尔娃推开段玉,不满的看着陈欢:“你这是什么意思,自己和旧情人纠缠不清,倒想往我身上泼脏水!”

    “到底是谁和他纠缠不清?”陈欢冷笑,“人是你找来的,今天也是你们俩一起出现的,难道今天所有的巧合都在你身上出现了?先是遇到了他,然后又遇到了我?”

    管颜啧啧两声:“这运气可以去买彩票了。”

    “欢欢”

    “不要叫我欢欢,你如今就是个路人甲。”陈欢站起来,“你们喜欢这的饭?那你们慢慢吃。”

    段玉一把拉住她:“等一下!”

    “松手。”陈欢瞪了他一眼,“段玉,就算你当初劈腿,我也没觉得你恶心,可现在你真让我恶心!”

    “对不起,我”段玉没说完就放开了陈欢,看了阿尔娃一眼转身离开了。

    阿尔娃跺了跺脚追上去,管颜冲着她的背影竖了个中指。

    “你小心点!”陈欢把她的胳膊按下去,“让记者拍到怎么办。”

    管颜没所谓的笑道:“就说有流氓粉丝调戏我!”看了看表,“你吃饱没有?”

    “没。”陈欢嘴一撇,“都没胃口了。”

    “我带你去个地方,我们接着吃!”

    “等一下,万三还在外面呢”

    晚上回去,陈欢把今天的事讲了一遍,又把一张纸条递给万老板。

    “这是他今天偷偷塞我手里的。”

    万老板脸一黑:“你让他碰你了?”

    “别闹了,重点是上面的字好吗?”陈欢白了他一眼。

    纸条上有两个大字:救我,还有一个电话号码。

    “你说他是不是被阿尔娃威胁了?”

    万老板沉思片刻摇头:“他有家人吗?”

    “好像没有。”当初答应段玉的追求很大一部分因素就是段玉也是个孤儿,她觉得两个人的童年遭遇差不多,可能比较有共同语言。<b

    r />

    当然,这话她不会傻到和万老板说,省得男人又吃醋。

    “通常如果一个人被威胁,不外乎亲人和自己的性命。”万老板分析,“他既然没有亲人,那么就只剩他自己。”

    陈欢觉得奇怪:“可阿尔娃明知道我和段玉的关系早就结束了,前男友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威胁的?”

    万老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那要看是怎么样的前男友了。”

    “什么意思?”陈欢不懂。

    “去查查这个号码。”万老板把纸条丢给万二。

    很快万二就查到那是一家酒店的房间号码,不过打过去并没有人接。

    “先去洗澡。”万老板拉她上楼,陈欢没忘记扭头跟万二说,“等会再打打看。”

    等她洗澡出来,万老板把酒店名字和房间号码告诉她:“万二打过去,段玉接的。”

    “他想见我?”陈欢看了眼地址,“费这么大劲,就为了见我一面,呵呵”

    万老板把她把头发擦干:“不想去就不去。”

    “去!怎么能不去呢?”陈欢一口气把牛奶喝掉,“我也想听听他到底被阿尔娃抓住了什么命门。”

    第二天中午,陈欢按照地址去了酒店。

    “我就在隔壁房间,有什么你只要大叫一声,我就过去。”万老板提前订好了房,他不会让陈欢一个人去见别的男人。

    “我知道。”陈欢见他那么紧张,晃了晃手里的包包,“这里面有石化粉,放心!”

    万老板看了看表:“现在是一点十分,一点半你不出来我就进去。”

    段玉打开门看到陈欢时非常高兴:“欢欢,你终于肯见我了!”

    “叫我陈欢。”陈欢看看房间,只有段玉一个人。

    “说吧,你到底怎么回事?”

    段玉一脸戚戚的表情坐下:“我我也是被逼的,那个女人在赌场出老千,我欠了她好多钱,我没办法”段玉痛苦的抓着头发。

    “你的意思是,是她故意接近你的?”

    “一开始我不知道,后来她说如果我来找你,我就不用还钱了。”段玉脸胀的通红,“我知道是我不对,是我无耻。可是我没办法啊,我根本还不起那么多钱。”

    陈欢看着他微笑:“你到底欠了她多少钱。”

    “两千多万。”段玉捂着脸,“你说,我拿什么还!”

    “拿你的命呗!”陈欢凉凉的说道,“你都敢赌那么大了,命算什么。”

    段玉都要哭了,哀求她:“你能帮我吗?我不是故意要来找你的,只要帮我还了钱,我马上走,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陈欢没吭声,只是盯着他看。

    “欢陈欢,我知道是我不对,是我王八蛋,可我实在是没办法了啊!”见陈欢没反应,段玉只好继续哭诉。

    眼前的男人一把鼻涕一把泪,说的和真的一样。可惜,陈欢一句也不信。

    ps:今天有在掌阅看文的妹子说阿尔娃的名字写错了o()o,其实更新后很多字我发现错了就马上改了。可是掌阅那边是同步更新的,我改过那边也不显示。嘤嘤嘤对不起大家了。

    ╂上 小说巴士 .x s 8 4. 搜索书名看本书最新章节╂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