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第五十四章沈家龙王令

    莫天信心十足的等着万老板和陆行来和他签合同。在他看来,他们没有理由拒绝自己。有了他的保驾,在京城会方便很多。

    “天哥!”一个手下的跑进来,“李氏制药收货的时候说以后不合作了。”

    莫天皱了皱眉头,“不合作了?怎么说的?”

    “说是有了新渠道,比我们的便宜。”

    “去查,看看是谁敢和我们抢生意。”莫天眼里划过抹阴狠,“顺便找人去警告警告李氏。”

    你说不合作就不合作?哪那么容易。这几年要是没有我和泰国那边街头,你们怎么可能拿到那么低价格的草药。莫天不在乎这点买卖,但是不能丢了面子!

    可事情似乎并没有按照他的预想发展,先是陆行打电话说万老板拒绝他的提议,接下来好几家财团都提出不再跟他合作,莫天一时间被弄的晕头转向。

    “到底怎么回事??”他怒气冲冲的对着几个手下发脾气。

    叫阿斗的眼镜青年也一脸无奈:“他们好像有了更好的渠道,直接和外国的卖家联系上了。”

    “不可能!”莫天不相信,他们要的大多是违禁品,走私过来再加工成市场允许销售的产品。之前一直是他们做中间商,不然根本到不了国内。

    “他们谁有这个本事?难道一夜之间都认识黑手党了吗?”

    阿斗比他冷静:“我们查不到他们用了什么办法运进国内的,但是我怀疑,我们可能得罪了什么人。”

    “怎么说?”

    “之前派去警告李氏的人一个都没回来。”

    莫天楞了下:“能联系上吗?”

    阿斗摇了摇头:“就好像从地球上消失了一样。”

    “什么人能有这么大手笔,为什么要冲我们来?”莫天烦躁的走了几步,“难道是青帮?”

    “不会吧?”阿斗寻思了下,“他们一向都只负责京城地下势力的秩序,从来不主动招惹别人。”

    莫天突然抬起头:“万老板和陆行!”

    “可他们怎么有这么大本事?”阿斗脸也变了,“这不单只是国内的事,他们的手能伸那么长吗?”

    事情还没完,就在当天晚上,莫天下面的几个堂口,和十几家娱乐*城洗浴中心都被人砸了。

    “天哥”阿斗的脸色非常难看,“是青帮。”

    砰!莫天一脚把椅子踹飞,双眼泛红的吼道:“他们疯了吗?”

    这是要挑起地下势力的纷争?还是青帮想要吞并他们?

    “联系一下其他的老大,如果青帮真准备动手,谁也跑不掉。”

    阿斗匆匆离开,没多久又慌慌张张的跑过来:“天哥他们他们”

    “提条件了是吧?”莫天以为那些人要趁机和他分地盘。

    “没有。”阿斗的声音都泛着苦涩,“天哥,我们完了。”

    莫天一把抓住他的领子:“妈的,你小子清醒点,说什么呢?”

    阿斗颤巍巍的道:“龙王令他们接到了龙王令。”

    “什么?”莫天以为自己听错了。

    &nb

    sp; “是很久没出现过的龙王令,沈家沈家的龙王令!”阿斗跌坐在地上,“天哥,我们怎么会招惹上沈家啊”

    莫天白着脸:“怎么会?怎么会有龙王令。”

    旁边一直没敢吭声的小弟偷偷问阿斗:“斗哥,龙王令真的那么可怕吗?”

    “不是可怕,是恐怖”阿斗哆嗦了一下。

    他永远忘不了十年前的夜晚,当时青帮的上一代掌舵人清洗京城地下势力,想独立为王,结果龙王令出现在每个帮会里,通知他们第二天去青帮开会。

    他们到了青帮,看到地上密密麻麻的都是骨头架子,那是按照帮规,将人一片一片割肉剔骨,

    那是他们第一次见到传说中龙王令的可怕,接着没有参与叛变的青帮人从新推举了老大,并且成了京城地下势力的监管者。

    “这就是为什么,帮派之间从来不火拼,就算黑吃黑了,也都会私下解决掉,绝对不会惊动青帮。”阿斗深深呼了口气,“天哥,事到如今,只有去青帮了。”

    莫天早就陷入了一种恐慌状态,他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会出动龙王令

    “天哥!”

    “我知道了。”莫天清醒过来,“我现在就去。”

    他必须去,就算去了回不来,他也得去。

    莫诗情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哥哥已经陷入绝境,她此时在餐厅和陈欢来了场偶遇。

    “真巧!你们也来吃饭吗?”

    陈欢和管颜正在讨论新买的指甲油颜色,听见这话不约而同的翻了个白眼。

    “我想我们来餐馆是要吃饭的。”管颜耸了耸肩,“莫小姐今天不拍戏吗?”

    她记得今天莫诗情是有戏份的,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天气不好,导演提前收工了。”莫诗情自顾自的坐下,“不介意吧?”

    陈欢气笑了,你的坐下了还问什么。

    “别误会,我不是想和你们一起吃饭。”莫诗情从包里掏出块黑色的布,一股香气迎面而来,陈欢皱了皱鼻子,却觉得那玩意有些眼熟。

    莫诗情甩了甩:“陈小姐认识这块手绢吗?”

    听她这么一说,陈欢想起来,这是以前她送给万老板的手绢,还一时心血来潮把自己的名字秀在了上面。她以为万老板早不知道丢哪去了,不知道他竟然随身带着。

    “万老板的手绢。”她看了管颜一眼,后者幸灾乐祸的冲她挤眼!

    莫诗情把手绢摊开在桌子上,涂着蔻丹的手划过那狗*爬爬似得名字,“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牌子的标识,我想着万老板既然不小心丢在我那了,还是应该还回来才对!”

    妈的陈欢脸黑了,我秀的有那么糟糕?糟糕到连陈欢两个字都看不出?

    “你别急啊!”莫诗情以为她生气了,笑着说,“那晚他在我家喝醉了,我们”她突然捂着嘴,“哎呀,你可别误会,他只是把手绢落在我房间了。”

    管颜张了张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莫诗情,这个女人的脸是怎么长的?这么恬不知耻的话是怎么说出来的?

    “我不会误会的。”陈欢小心的捏起手绢,然后丢到烟灰缸里,“我们家很多手绢,这条已经脏了。

    轮

    到莫诗情惊讶了:“你你就没什么要问我的?”

    陈欢哦了一声:“还真有!”

    “呵呵,我和万老板”

    “你坐够了吗?”陈欢打断她,“我们要走了。”

    管颜笑嘻嘻对服务生招手:“帮我把剩下的菜打包!”

    莫诗情不敢相信陈欢会是这种反应,她站起来拉住她:“我告诉你,万老板那晚一直在我房里,我们”

    啪!陈欢打掉她的手,一脸不耐烦的说:“莫小姐,我和你并不认识,也对你和谁在一间房里,做了什么不感兴趣。”顿了下,陈欢露出个讥讽的笑容来。

    “好歹你也算个明星,不要让我觉得你恶心。自己脑袋不清楚就回家吃药,不要总跑来膈应我。”

    莫诗情嘴唇哆嗦着还想说什么,管颜一把她推开,拉着陈欢就走了。

    “莫小姐!”服务生见她没站稳摔在地上赶紧去扶她。

    好,好你个陈欢!莫诗情咬着嘴唇站起来,看了眼服务生突然问:“你看见她和我争吵了吧?”

    晚上,万老板坐在沙发上帮陈欢洗指甲。

    “不能涂以后就少折腾,对指甲不好。”

    陈欢伸着手叹气:“在研究室不让涂,我只好休息的时候过过瘾了!”

    “还有那个女人,下次直接叫万一动手,和她废什么话。”万老板听陈欢讲了白天的事,对自己丢掉手绢耿耿于怀,他还以为是陈欢洗了收走了。

    陈欢一眼就看出他那点闷骚的心理了,嘿嘿了两声逗他:“我秀的字好看吧?要不再给你西服上也秀一个?”

    “行,但是你自己的衣服上也要秀。”

    “呸!”陈欢锤了他一下,“你那边都解决了吗!”

    万老板捏了捏她的手:“沈家的龙王令一出,莫天只有等死。”

    陈欢还想说不用真的弄死人家,发现万老板的脸突然变了。陈欢扭头看见电视里正在报道娱乐新闻,上面的照片是莫诗情和万老板。

    “她又整什么幺蛾子了?”把声音放大,听到里面的内容后陈欢默默的为莫诗情点蜡。

    一家报社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搞到了几张莫诗情和男人拥抱的照片,甚至有一张还是在床上亲吻。接着还放了莫诗情的微博,上面写了段非常深情又楚楚可怜的独白。

    大概意思就是,那个叫陈欢的!我已经和万老板两情相悦了,求求你就不要在来破坏我们,当小三是不对的,是不道德的,对大家都不公平

    “找死”万老板的脸黑的都要滴出墨了。

    陈欢乐呵呵的打开电脑去看了莫诗情的微博,发现下面全是骂自己的。

    “别看了。”万老板把合上电脑。

    “别气了,你看我都不气!”陈欢嘟了嘟嘴,“你不是应该向我解释那些照片是怎么回事吗?”

    万老板弹了她脑门一下:“假的东西有什么好解释的。”然后眼神眯了眯问,“你不相信我?”

    陈欢举起双手:“我一百个相信!”

    “我猜,莫天恐怕还不知道他妹妹又帮他作死了一次吧!”陈欢眼睛亮亮的,等着看好戏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