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第三十三章将军的好事

    陈欢在医院呆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过万三,就知道他可能被罚了。.

    “都是我老连累他们。”陈欢靠在病床上,“你罚他什么了?”

    万老板小心的用勺子喂她喝粥:“回岛上去了。”

    “那还好。”陈欢忍着疼喝了一口,她嘴两边的肉都破了,一咽东西就疼。

    一旁的万一抽了抽嘴角,只有他们知道回岛训练那帮熊孩子有多痛苦,相当于把自己重新训练的一遍,要不然怎么万一拼命想出来。不过这会好了,万三*去换他了

    “速度是不是太快了?”万老板又开始不放心,把输液器调慢了点。

    陈欢的眼睛还是肿的,所以看不出来是不是翻了白眼:“再慢就不滴了。”

    人家输一瓶一个小时,她输一瓶要两个小时。

    “慢慢来,我们又没事。”万老板帮她盖好被子,又开始在平板上找节目,“还看昨天的综艺节目吗?”

    “不看了,换一个。”陈欢无奈,“看那个笑的脸疼。”

    万老板想了想:“那看恐怖片。”

    “行!”陈欢拍了拍床,“那你陪我一起。”

    看到万老板的眼神,万二知道今天还是得自己去处理问题。估计陈欢出院期间,万老板会一直陪着,一步都不离开。

    阴暗潮湿的石头房子里,一个人影在地下微微起伏。铁门慢慢推开,刺耳的声音刮着地,万三走进来看了眼地上的人:“把她带走。”

    张晶抬起头,带着污血的脸看上去非常狰狞,毫不挣扎的被两个人拖出去。

    “求求你放了我”她看着万三,眼里都是恐惧。

    万三动了动手,两个人把张晶绑到吊车上,不远的地方有个浅水塘。吊车正好垂直在水塘上方,张晶的嘴已经被堵上,她支支吾吾的摇着头,却没有一个人理她。

    突然,水塘里窜出一条鳄鱼,牙齿划过张晶的脸,就差那么一点点她的半个脑袋就会被啃下来。

    “三哥,今天吊多久啊!”

    万三看着扭动的张晶,掐灭烟头:“吊上一天,小心点别让死了。”

    “放心!这贱人害咱们大嫂,不会让她这么容易就死的。”小弟犹豫了一下,“不过,我估计她心理素质不行,没准回头就吓死了。”

    “那就等她自己吓死吧!”万三转身准备走,“过几天老一过来,有事就和他说。”

    “知道了三哥!”

    走之前,万三*去了趟医院,陈欢见到他一副可怜相很想笑,可是脸又疼,于是忍不住哼哼。结果害万三又被万老板骂了一顿,一脚提出病房,直接赶回岛了。

    “克丽丝和那个将军呢?”陈欢终于问出憋了几天的问题,“那个将军什么来头?”

    万老板在给她剪指甲:“我还以为你不准备问了。”

    “怎么可能不问!”陈欢没好气的说,“害我这么痛,还有我那个”她抿了抿嘴说不下去了。

    轻轻摸了摸她的脸,万老板柔声道:“还会有的,别想了,嗯!”

    他现在很庆幸这个孩子是在陈欢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流掉的,不然小丫头一定会很伤心。

    “我没事。”陈欢挤出个笑容,“你快告诉我呀!”

    万老板擦了

    擦手,拿起个苹果,“将军,是他的代号。这个人的本名大家都忘了,十年前带着一帮军队参加反政*府组织。后来他支持的党派胜出,成了新政府的领导人。”

    “呦,那他岂不是大功臣。”陈欢不屑的道,“有这样的军队,何愁不被推翻。”

    “这些年他仗着军权在马国政界非常嚣张,等他们发现时想收回他的兵权,已经不好动了。”万老板嗤了一声,“这个人太贪心,有了军队还不行,还想要黑道地下势力。”

    陈欢若有所思:“你是不是卖军火给他了?”

    “他还不够资格。”万老板把切好得苹果递给她一块,“不过,这回我倒是要见见他。”

    “这家伙肯定没干什么好事!”陈欢念叨,“好好收拾他。”

    第二天万二带了一沓资料过来,里面全是将军的情报。陈欢看到最后直接丢到了地上:“这还是人吗?简直是禽兽。”

    “别激动。”万老板顺顺她的背,“和人渣生什么气。”

    用非法手段敛钱,杀人报复什么的就不说了。将军那个人还非常好色,特别喜欢玩女人。并且专门找那种好人家的女孩子,甚至曾经在婚礼上当众强奸过新娘。

    不但如此,他还是个性变态。喜好一阵一阵的,有段时间还喜好幼女,好几个不满十岁的孩子都被他残忍的杀害了。

    “禽兽不如!”陈欢瞪着眼睛,“把他带回岛上当试验品,让他也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万老板毫不犹豫的点头:“好!”

    他们嘴里的将军这会也在生气,万老板当众伤了他,自己的命根*子毁了,连中医都说没把握治好。

    “将军,那个万老板的身份很深,我们挖不到。”

    “很深?”将军一拍桌子,“能有多深?马国还没有我不敢动的人。”

    手下倒是很谨慎,把得来的消息都告诉他:“政府那边有人出面了。”

    “怎么?他们要保人?”

    “不是,他们去了云顶,看样子是去慰问的”

    将军一听目露凶光:“妈的,一群软蛋!不就是有几个钱的商人吗?他们竟敢不给老子面子。”

    “要不我再去查查?”

    “不用。”将军冷笑道,“让兄弟们准备好,到时候直接上山!我要让他死赌场里,哈哈哈哈!或者,用云顶来换他一条命。”

    手下跟着他嚣张惯了,笑着问:“那明天就出发?”

    “出你妈个比啊!”将军给了他一巴掌,“等我能下地了再说!”

    将军计划着怎么弄死万老板,结果过了几天,突然一个消息让他欣喜若狂。

    “他答应见我了?”

    手下也一脸激动:“是的将军,之前咱们联系的那个人亲自打的电话说w先生同意了,愿意谈谈。”

    “太好了!太好了!”将军差点从床上蹦下来,“我们联系了两年他都不肯见,怎么突然就改变注意了!”

    “难道有问题?”

    将军想了想摇头:“应该不会,他和我们没什么交集,也没有利益冲突。”

    他一直想和那位控制亚洲军火市场的w先生见一面,买军火是次要的,他想要马国的军火交易权。

    这样他就可以高枕无忧的控制政府,成为

    名副其实的皇帝。

    “约在哪里见面?”

    手下脸色不太好看:“云顶赌*场。”

    陈欢在闹脾气。

    “我也要去!”

    万老板劝她:“一个禽兽有什么好看的,等回头到了岛上你在看。”

    “不要,我要亲手报仇。”陈欢举了举手里的瓶子,“把药粉撒到他身上。”

    “我替你撒。”

    陈欢急了:“我都躺半个月了,已经没事了!”说完她就要拍自己的脸,被万老板及时拉住手,“干什么?眼睛的伤口还没好。”

    “其他都好了啊!”陈欢见有戏,扑到男人怀里撒娇,“让我去嘛!我想去嘛!”

    万老板瞪了她一眼,转身对万二说:“时间改一下,推到周末。”

    “不是明天吗?”陈欢戳了戳男人的手。

    “让你再养几天。”

    周末前一天,万一来了,虽然他已经很努力的在装悲伤,但是陈欢还是看的出来他荡漾的心情。

    “嫂子啊!你没事了吧?”

    陈欢看了他一眼:“恭喜你啊,解放了!”

    “呵呵呵!”万一笑了两声,见万老板眼神瞟过来,赶紧又摆出一副严肃脸,“嫂子你放心,明天我帮你把那个人渣揍成猪头!”

    周末的赌场人非常多,将军准时出现在赌场门口,因为腿脚还不方便,他坐在轮椅上,手下推着他。

    “将军,带着这么多人,是来砸场子吗?”万二板着脸拦住他,“我们老大还没和你算账,你倒是送上门来了。”

    其实将军并不想来,要解决万老板也要他腿脚好得时候。可人家就约在这里见面,他也没办法。

    所以为了安全,他足足带了二十几号人,另外还有一卡车的人在山下待命。

    “我今天约了人,你们老板和我的事情回头再说。”怕万二影响他今晚的事情,将军特意抬了抬手,他身后的一群手下把腰间的枪亮了亮。

    万二皱了皱眉:“你知道赌场的规矩,不能带枪。”

    “少他妈的废话了。”将军一挥手,“老子说了今天不是来算账的,别耽误我时间。”说完一群人就往里走,万二看着他们进了酒店,这才拿出手机。

    “老鼠上去了!”

    万老板和陈欢呆在卧室里,陈欢把耳朵贴在门上:“能不能听见啊?”

    “你要听什么?”他把人拉进怀里,“等一会就出去了。”

    陈欢带着墨镜,她的眼睛周围还有些伤口没好彻底:“万一不是还要演戏嘛,我想听呢!”

    “坐这里。”万老板把沙发拖过来,按了下墙上的一幅壁画,那幅画就变成了透明的玻璃,客厅的情况看的清清楚楚。

    “那边看不见?”

    万老板摇摇头,抱着她坐下,用嘴堵住陈欢喋喋不休的嘴。半个月都没好好吻她,自己护着的女人遭了这么大的罪,万老板心疼,一点点亲吻柔软的唇瓣。

    陈欢挣扎了一下,就主动抱住男人的脖子。这一吻越吻越深,万老板的手正要往衣服里伸时,听到外面门铃响起来,然后是万一的声音。

    “请进吧,将军”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