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第十九章不能让我的女人求婚

    上床再说?

    陈欢挖了挖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冰火!中文 ..

    “你说什么?”

    万老板不知道从哪拿了个牌子举起来:“没什么。”

    陈欢从来不让自己纠结,所以这事就算翻篇了。接下来就是乱哄哄的比价,抢马,等到下午离开的时候她还云里雾里的。

    “黑葡萄真是我的了?”陈欢拿着张纸坐在车上,“我以为那个陆少要买。”

    万老板看不上她这没出息的样子:“钱都付了,名字你也起了,你说是不是你的。”

    下午买马的时候,管颜也看上了那匹小黑马,看来是陆行主动放弃了。

    “那岂不是欠了他个人情?”陈欢把证书往前一递,“拿去给他,我们不要了。”

    万老板理都没理她,敲了敲隔板:“开快点。”

    陈欢一直认为自己是非常识时务,而且不贪心的人。万老板送了匹小马给她,这份大礼她必须得还。于是第二天她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她还下来?”万老板看见万三端着空碗。

    “饭都吃了。”万三也好奇,“她不让我看,在衣帽间里忙活呢!”

    万二和万老板最像,面无表情的说:“一定是在做药,准备害我们。”

    “你道上混久了,脑子也被同化了吗?”万一没好气的说,“陈欢不是那种人。”

    “已经三天了。”万老板皱着眉头。

    万二马上说:“我把她抓出来。”

    “不用。”万老板黑着脸。

    “来,我们出去谈谈!”万一和万三一左一右把万二架了出去。

    直到第四天,陈欢才从房间里出来,惊讶的发现万老板坐在客厅里。

    “你没出去呀!”她冲向冰箱,“馋死我了,我要吃冰淇淋。”

    万老板仔细看了看她,发现除了脸色看上去有些累,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我以为你躲在房里成仙了。”他故意往旁边坐了坐,陈欢便无意识的做到他身边。吃了口冰淇淋又瞪着眼睛站起来,没等万老板开口,就蹭蹭蹭跑上楼去了。

    万老板看着沙发上的冰淇淋,勺子是刚刚陈欢用过的

    用过的他脑子里闪过一片粉色的小舌头。然后鬼使神差的把勺子放进自己嘴里,抿了抿。

    “好甜!”男人眯着眼睛,也不知道是说什么甜。

    陈欢下来的时候就看见他一副陶醉的模样,嘴里含了个勺子。

    “你吃吧!我重拿一盒。”

    万老板迅速把勺子吐出来递给她:“我不吃。”

    陈欢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顺手就把勺子放进嘴里。

    男人眼底墨色翻腾。

    吃了!她吃了我的口水

    “喂!”陈欢见他半天都没反应,推了推,“你是不是生病了?”

    万老板有些懊恼,多大点事啊,怎么就失神了:“我没事。”他咳嗽了一声靠向沙发,“你还没说为什么把自己关了这么久。”

    “做东西啊!”陈欢丢给他一个盒子。“试

    试。”

    紫色丝绒盒子的大小很让人怀疑,万老板打开后脸就僵了。

    “为了配你的身份,我特别买了这个牌子。”陈欢有些肉疼的说,“样式什么的不是重点,先看看大小合不合适。”

    谁知道脸前挂过一阵风,万老板站起来就出去了。陈欢楞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卧槽,什么意思?”她做的东西被嫌弃了?

    等她吃完三个冰淇淋,万老板都还没回来,陈欢决定回头就把东西收回来。正磨牙生气呢,手机响了。

    “喂!”

    对面好像沉默了一下,然后一个女人的声音传过来。

    “陈欢,我是管颜。”

    一个小时后,陈欢坐在一家咖啡馆里。

    “谢谢你能来。”管颜冲她笑笑。

    陈欢耸了耸肩膀:“有话直说吧!”

    管颜在电话里说要和她当面道歉,非要请她喝咖啡。陈欢一百个不信,但是她想来看看药的效果。

    “记者拍到了那天在马场的事情,现在都说我得罪了z市的新贵万老板。”管颜露出个讥讽的笑容,“说实话,我恨不得给你两巴掌,可是我不能。”

    陈欢却和没听见似的说了句:“你的脸怎么了?”

    “没怎么。”管颜动了动头发,不耐烦的说,“最近休息不好,所以我才找你出来。”

    “好吧!”陈欢笑了笑,“现在怎么样?让我去和记者说我们是朋友?”她撇撇嘴,“我也说实话,我干不出来这事,我没你那么好的演技。”

    管颜把咖啡往她跟前推了推:“不用,你只要和我喝完这杯咖啡,然后笑着走去,剩下的交给记者。”

    “真聪明。”陈欢端起咖啡,“这样的照片一出来,就什么都不用解释了。”

    没准还会说她们是姐妹淘,一起欢乐的共享下午茶时间

    陈欢走出咖啡馆的时候,管颜还笑眯眯的冲她招手,然后两个人分道扬镳。她看见马路对面有镜头闪过,感叹了一声演员的厉害,便拐到咖啡馆的后巷。

    这里可以直接到楼上商场,陈欢想吃上面一家餐厅的甜点。结果她刚拐上一层楼,就看见步行通道的门被推开,两个人推推搡搡的挤进来。

    “你放开我!”女人显然是被迫的。

    陈欢躲在楼梯下面,看着那张熟悉的脸,是刚刚和她分手的管颜。而另一个压着她的男人也不陌生,是杜雨生。

    “这里没人,你怕什么呢!”男人紧紧的吻住她,一时间安静的楼道里只剩下越来越急促的喘息声。

    管颜挣脱不开,只好任由杜雨生的在她口中放肆,直到她唔唔唔的喘不上气,才被放开。

    “你你要干什么?我已经不是你的女人了。”

    杜雨生的声音有些暗哑:“放心,没人知道你出道前就和我上过床,你的处女膜补的不是很成功嘛!”他的手从管颜裙子里伸进去,“陆行对你真不错,竟然从来没怀疑过。”

    陈欢听到管颜的呼吸变的不规律,杜雨生的手在她裙子下面来回抽动。

    “不行”无力的反抗让男人更兴奋。

    杜雨生把皮带解开,两个人靠在墙上起起伏伏。

    陈欢捂着脸,露出两个眼睛偷偷盯着看。

    内心起伏跌宕,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一幕。

    男人和女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管颜甚至闷声叫起来。

    “你的身体还是那么迷人,还是那么舒服!”杜雨生一边挑逗她,一边加快速度。

    一声低吼传来,两个人抱在一起不动了。

    同时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来

    “谁?”杜雨生马上提好裤子转身,管颜一脸惊慌的穿裙子。

    陈欢已经来不及离开了,她手机上显示着万老板的名字。

    “嗨!真巧。’冲楼上两人挥了挥手,她接通了电话。“对,有事出来了一下。嗯,可以回去了。好我在路口等你。”

    杜雨生已经变回斯文清贵的模样,慢慢走到陈欢跟前:“真巧啊陈小姐!”

    “我也不想这么巧。”陈欢皮笑肉不笑的说,“你们继续,我什么都没看见。”

    管颜跌跌撞撞的跑下来:“不能让她走!”

    “万老板在楼下等我。”陈欢看着她,“你打算杀人灭口?”

    杜雨生拦住要冲上去的管颜:“她开玩笑的,想必陈小姐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对吧?”

    “我没那个功夫。”陈欢挥挥手,“都说了我什么都没看见。”

    她转身离开,身后管颜被杜雨生捂住嘴。

    原本以为万老板一会才能到,结果陈欢一出去就看见万三已经在给她开车门了。

    “来逛街?”万老板的问她。

    陈欢觉得男人的表情很奇怪,但是又说不上哪里奇怪。点点头:“管颜约我来的。”

    她把刚刚的事情说了一遍,自然也没忘掉楼道里的那场激情。毕竟那两家伙都不是省油的灯,万一回头真杀她灭口呢?必须得找好保镖。

    “你看了?”万老板的脸沉了下来。

    陈欢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想看吗?那里是单向通道,我出不来。”

    万老板死死抿着嘴,心里想着杜雨生的一万种死法。

    “你想到哪去了?”陈欢瞪他,“我只能看到动作好吗?人家又没脱衣服。”

    空气又流动了起来,万老板咳嗽了两声:“晚餐想吃什么,我回去煮。”

    陈欢咦了一声,马上想到这应该是满意的意思,所以想表示感谢。她不在意的挥了下手:“你喜欢就好!”

    “很喜欢。”男人低下头,耳根微微泛红。

    万老板偷偷看了她一眼,见对面的丫头一脸戚戚的可怜相,马上认真的保证:“你放心,有我在他们不敢动你。”

    “我自己也会保护好自己的。”陈欢挥了挥拳头。

    原本以为是顿简单的饭,谁知道等万老板叫她的时候,陈欢发现餐厅里灯光昏暗,餐桌明显被装饰过了,上面还摆着烛台和鲜花。

    “这是?”就算是再迟钝,陈欢也觉得气氛不太对。

    万老板拉开椅子请她坐下:“虽然我没想过这么快,但是既然你要求了,我就必须表态。我是个男人,不会让我的女人先求婚。”

    求婚????

    仿佛惊天霹雳,陈欢站起来蹭蹭蹭后退几步:”你你说什么?”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