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第十八章自取其辱的一巴掌

    等那俩人走近了,陈欢冲着管颜挑了挑嘴角,后者的表情依旧很不自然。 加上化了很浓的妆,看上去就更奇怪了。

    “来来来!”乔纳森招呼道,“这是陆少。”他先指了指陆行,然后才说,“这位是万老板。”

    陆行眼神一闪,他没想到会先介绍自己。这表示在乔纳森心里,万老板的身份比较重要。

    “拿下新港口开发权的万老板?”陆行想到之前看过的资料,一个在马国开赌场的华侨。

    这种身份有什么特别的吗?难道比自己有背*景?

    “听说陆少之前也竞标了,不好意思。”万老板嘴上这么说,表情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陆少皱了皱眉头,觉得对方好像来者不善。

    “哎呀差点忘了!”乔纳森打圆场,“这位是万老板的未婚妻陈欢。”

    陈欢微微一笑:“你好。”

    陆少点了下头,并没有介绍管颜。

    看着陈欢又冲自己挑了挑嘴角,管颜的脸色更难看了。她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在这种场合,能被介绍的女伴都是有正儿八经身份的,像她这样的陆行根本不会介绍。

    自己再红,再出名,今天的身份也只是陆行拿来撑场面的女人。

    “陈小姐很面熟,我们在哪见过吗?”不愧是管颜,很快就调整好心情,一脸惊讶的打量着陈欢。

    蠢货,陈欢在心里翻白眼,她看见万老板眼中一闪而过的讽刺,默默为管颜点蜡。

    “你的记性真差!”陈欢没给她面子,“上周我们在乔纳森的俱乐部里见过,管小姐还给我上了一课。”

    “她就是那天欺负你的人?”万老板马上把话接过去。

    陈欢一副看吧,我就知道的表情笑了笑:“世界真小呢!”

    乔纳森更能装,马上说:“两位美丽的小姐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你们认识?”陆行也好奇的问。

    管颜叹了口气:“唉,看来真是误会。”她惋惜的看了万老板一眼,“那天有人要打陈小姐,说她说她是小三,勾引了有夫之妇。”

    说完她还歉意的补了句,“今天见了万老板,我想一定是误会!”

    哼!想嘲笑我,我就揭穿你的伪装,看看男人还要不要你!管颜嘴角噙着抹微笑,等着陈欢出丑。

    “你算什么东西!”万老板突然翻脸,“谁给你的胆子造谣我未婚妻?”

    管颜的笑容僵在嘴边,不可思议的看着万老板,却被男人眼里的阴冷吓的打了个哆嗦。

    “万老板。”陆行的脸色也不太好了,“既然是误会,说清楚就好,用不着这么对女人。”他搂了搂管颜,“你是听别人说的,还是亲眼见了。”

    如果管颜看看陆行,就会明白男人的意思。明显就是想让她道个歉把这事过去,可惜管颜这会已经气炸了。凭什么那个男人对自己这么凶?她冷笑了声。

    “当然是亲眼看见的。人家老婆找上门要打她,还连累了我朋友掉到水池里。”

    万老板眯了眯眼盯着她:“你的意思是,我的未婚妻背着我和有夫之妇勾搭?”

    “我想”管颜没发现

    陆行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她知道万老板恐怕也来头不小。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陈欢其实根本不是他未婚妻。

    “你想说他就是我那个有夫之妇是不是!”陈欢笑眯眯的替她说出来。

    管颜呀了一声,赶紧说:“其实也没什么,大家都理解!”

    “陆少,你带来的是什么东西!”万老板的声音突然提高。周围的人本来就注意他们,这一声更是把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万老板冲万三点了点头,万三一点都没犹豫的,上来就给了管颜一巴掌。

    “啊!”管颜捂着脸歪到陆行怀里。

    陆行满脸愤怒:“万老板,你过了。”

    “嗤!”万老板冷笑了一声,“她自己是个玩意,还想诽谤我的未婚妻。到底是我过了,还是陆少你?”

    男人的气势完全压制了他。陆行现在可以肯定,这个男人不简单。

    “道歉。”他压着声音。

    管颜咬着嘴唇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眼神却像刀子一样瞪着陈欢。

    陆行见她没反应,又说了一遍:“和陈小姐道歉。”

    “什么?”管颜脸都白了,顾上装可怜,不敢置信的看着男人,“我我道歉?”

    万老板冷笑:“难道还要我的未婚妻跟一个玩物道歉?”

    “陆陆少”管颜泪眼盈盈。

    “听不见我的话吗。”陆行又说了一遍。

    管颜楞了几秒钟,脸上的表情渐渐平静下来,然后诚恳的看着陈欢:“对不起,是我误会了陈小姐,请你原谅我。”

    不愧是演员!陈欢都想鼓掌了。

    “好说。”她摆摆手,“我们不是来看马的吗?马呢?”

    乔纳森见戏唱完了,就和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呵呵笑着请他们去马棚。半路管颜去了卫生间,而陆行渐渐放慢脚步,和万老板他们保持距离。

    “陆少!”乔纳森就是个泥鳅,两边都不想得罪。

    陆行冷笑着看了他一眼:“怎么?现在想到我了?”

    乔纳森笑了笑:“都不容易,你们这些人怎么闹我不管,别把我这小虾米搞死了就好。”

    “你很怕他。”陆行用的肯定句,“他到底什么来头。”

    “我不知道。”乔纳森耸了耸肩。

    陆行被他惹恼了:“乔纳森,你是在挑衅我吗?”

    “哪敢啊!我是真的不知道他的背*景,两年前我在澳洲第一次见他。当时我贪心一大笔钱,无意搅黄了黑手党的一场交易。”

    陆行有些吃惊:“那你竟然能活着回来”

    “因为我被人救了。”乔纳森看着前面的万老板。

    “你是说他救了你?”陆行怀疑的看着他,“出人还是出钱。”

    乔纳森摇摇头:“如果是这样我不会忌讳他。”

    陆行停下脚步,等着他说答案。

    “他只说了一句话。”乔纳森吸了口气。

    “他说这个人,我要带走。”

    &

    nbsp;   陆行表情骤变,眼底的情绪翻滚了半天才冷静下来,一字一句的问乔纳森:“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们打过几年交道了?你多少了解我吧。”乔纳森笑,“我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嘛!”

    这时候陈欢正站在一头小马前,万老板递给她一根胡萝卜:“喂喂看!”

    “我有这个!”她从包包里掏出几颗糖,小黑马凑上来嗅了嗅,然后舔的干干净净。

    陈欢呵呵笑着又喂了它几颗:“这是我自己做的,加了促进生长的药剂。”

    “哦?”万老板挑了挑眉,“我以为你只会做整人的药。”

    “切!太小看我了。”陈欢得瑟,“我的本事大着呢!”

    小黑马见他们要走,竟然咬住了陈欢的袖子,湿漉漉的眼睛看着她。

    “好可爱!”陈欢抱着马头。小马好像很喜欢她,在她怀里蹭了半天,撒着欢的蹦跶。

    万老板的目光停在她脸上,带着不易察觉的温柔:“你喜欢这匹?”

    “你没看到它也喜欢我嘛!”陈欢摸着马鬃,“它好像很有灵性呢!”

    这时候,广播里通知大家开始选马。陈欢见乔纳森冲他们招手,陆行已经不见了。

    “选马?”

    万老板拉着她的手慢慢往过走:“嗯,这才是今天的目的。这些马等一下都会被认*养,马场只负责出场地和人工,所有费用都由认*养人来负担。

    “那乔纳森赚什么钱?”陈欢以为这些马会卖掉,或者供游客骑乘。

    “抽取中间的佣金。”万老板给她解释,“分两种,最贵的就是直接买了,寄养在这里。第二种是认*养,但是马的使用权归马场。”

    他指了指远处的牌子:“那不是欢迎来骑马的广告吗!这些马会被马场租给来骑马的人,钱都算马场的。但是领*养人可以免费,还可以用自己领*养的马参加赌*马,赢了钱和马场对半分。”

    “明白了!”陈欢扭头看了看还冲她叫唤的小黑马,小声嘀咕,“也不知道它贵不贵”

    万老板眼里划过丝笑意:“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们快过去吧。”

    陈欢和万老板去了跑道,那边已经有很多马在跑了,来的嘉宾们正仔细研究哪匹值得投资。她看见管颜站在陆行身边,脸上的妆依旧很完美,看样子已经没事了。

    陆行也看见了万老板,点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就转身去看马。

    管颜见状,压下心里的委屈小声说:”对不起,今天我让你”

    “别提了。”陆行见她脸还有些肿,心里也不舒服。抬手摸了摸说,“不是你的错。不过,暂时不要招惹他们。”

    管颜心里一松,她刚刚一直在害怕,怕陆行不要她了。现在见男人对她依旧温柔,才松了口气,“嗯,我知道!”

    “看什么呢!”万老板把陈欢的脸扳过来。

    陈欢躲开她的手抱怨道:“你看看人家多温柔,你捏死我了。”

    万老板脸一沉,目光投向陆行,见他的手在管颜屁股上来回摸,心里更不平衡了,阴森森的对陈欢说:“你想要也可以,先上床再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