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番外团子的爱情二十二

    大年夜,温家在自己新开张的饭店宴请江瑞全家。.据说这里的的每一样东西都出自名家,连厕所里用的香皂都是爱马仕的。

    “小泽,还疼不疼?”陈晨不好意思的看着谢红,“哎,真是难为孩子了。”

    温泽宇的额头还有块淡淡的淤青,是那天江瑞揍的。

    “没事没事!”谢红乐呵呵的笑,“他经揍。”说完还对团子道,“以后他要是敢欺负你,别客气!妈替你揍。”

    陈晨直摇头:“你快别惯她了,天天欺负小泽。”

    “当人家老公就得受得了欺负。”温品堂挑着嘴角,挑衅似的看了江瑞一眼,“我这儿子以后就是你的了。”

    江瑞在旁边黑着个脸,眼刀一个劲的往温家父子身上戳。除了他,还有一个人的脸上也不好看,就是非要跟着来的艾丽莎。不过她眼神里时不时闪着光,一看就是在算计什么。

    “来,这是给团子的。”谢红递给陈晨一沓文件。

    温家将旗下百分之二十的产业送给了团子当聘金,市值大概是三个亿左右。此外还有房产和股票,以及一张温泽宇签字的保证书。

    “如果他做了对不起团子的事,他手上所有的产业就都是团子的了。”温品堂提醒团子,“丫头,等他继承了温家你设计他出轨,这样整个温家就都是你的了。”

    江瑞瞟了他一眼:“你终于说了句人话。”

    “别理他们。”陈晨没好气的说,“这不行,用不着这样。”

    温泽宇搂着团子:“妈,拿着吧,是我们家的心意。”

    陈晨一听他改口了,赶紧把团子小时候的胎毛给他:“这是我们家的规矩,从此我女儿就是你的人了!”

    “这么早给他干什么?”江瑞伸手想拿回来,温泽宇已经揣进自己怀里了,“爸,我会照顾好团子的。”

    江瑞狠狠瞪了他一眼:“敢欺负我女儿就打断你的腿。”

    团子一直在和汤圆打游戏,好像他们说的和自己无关似的。爱丽丝又气又妒的看着她,团子觉察到她的目光,扭头问:“你吃饱了?”

    “饱了。”艾丽莎没好气的说,“你不觉得激动吗?一下子有这么多钱。”

    “不觉得。”团子耸了耸肩膀,“我本来就挺有钱。”

    艾丽莎嗤之以鼻,她来到这以后知道了团子的身份,也明白了她爸说的团子不能得罪是什么意思。但是一个军人能有多少钱?她们家的财产也没有那么多,何况是华国的军人。

    再她看来,嫁给温家是团子占了大便宜了。更气愤的是,温泽宇还对她那么好。不过呵呵,我就不信破坏不了你们!艾丽莎突然捂着肚子喊。

    “啊!好痛”

    谢红赶紧问:“怎么了?吃的不合适了?”

    “不知道。”艾丽莎好像真的很疼,脸色都突然变的煞白。

    温品堂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送你去医院吧!”

    艾丽莎赶紧摇头:“大过年的不折腾大家了,我去上面客房休息一会。”她捂着肚子对团子说,“团子,你能送一下我吗?”

    “我把房卡给

    你。”谢红在楼上酒店早开好了房间,等会两个男人喝多了可以上去休息。

    团子接过来,扶起艾丽莎:“走吧!”

    等她们出了包间,陈晨见三个人表情隐晦,她就算在迟钝也觉得不对劲了:“有什么问题吗?”

    “妈,那女的一看就没安好心。”汤圆啃着个螃蟹腿说,“她打我姐夫的注意呢!”

    陈晨后知后觉的惊叹:“不是你们说什么外交原因才留下她的吗?”

    “那是威尔顿找的理由。”江瑞摸了摸她的脸,“怕是不希望看到我们两家联姻。”

    “放心,那个小丫头成不了事。”谢红的眼睛毒的很,早知道艾丽莎想干什么了。

    这时候团子已经扶着艾丽莎进了房间,艾丽莎坐到沙发上对她说:“麻烦你帮我倒杯热水吧。”

    “你有胃病?”团子转身去倒水。

    艾丽莎很兴奋,手指都在微微颤抖:“是啊,以前老去夜店玩,喝酒喝坏了。”

    “咦?”她接过杯子喝了一口,“好奇怪的味道。”

    团子坐在她对面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这是纯净水。”

    “不是啊,真的有奇怪的味道,你喝喝看。”艾丽莎把杯子递给她。

    看着她手划过杯子口,团子抿了抿嘴接过来喝了一口:“没什么味道。”

    “啊,估计是我刚刚吃了什么东西,看来不是水的问题。”艾丽莎突然笑了,“你不觉得头晕吗?”

    团子眨了眨眼睛:“什么”然后就一头栽到沙发上。

    包间里,陈晨正担心着,就听见温泽宇的电话响了一下。

    “是团子。”温泽宇看了一眼。

    “那怎么又挂了?”

    温泽宇站起来:“我上去看看,妈不用担心。”

    “就是!”汤圆兴冲冲地想跟着去,“我姐那么厉害,搞的定!”

    江瑞看了他一眼:“坐下吃饭。”

    “哦”

    温泽宇到房间的时候,发现门虚掩着。

    “团子?”他喊了声。

    里面传来一声若有似无的嘤咛,温泽宇挑了挑嘴角,推门进去。

    房间里有股奇怪的味道,温泽宇皱着眉头掏出一个小瓶子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体内的灼热感马上消失了。而大床上艾丽莎浑身着扭动着身体,脸色通红的看着他。

    “温温学长”床上的人搅动着两条腿,温泽宇看见床单已经的了。

    他走过去,艾丽莎满眼的情*欲中带着惊喜,正要说话,就看见他抬起手对着自己的后脑勺挥了一下。

    身后传来动静,团子从衣柜里钻出来,床上的艾丽莎已经翻着白眼晕过去了。

    “宝贝!”温泽宇转身抱住她,“怎么办,我看了恶心的东西,我要长针眼了。”

    团子翻了个白眼推开他:“她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送回米国去呗!”温泽宇冷笑道,“

    还以为她会用什么高招,结果还是下药。”

    “别小看这药。”团子啧啧嘴,“都是军方的好东西,一滴都要好几万呢!”

    当天艾丽莎就被送走了,至于威尔顿见到女儿时什么心情,就和他们无关了。过完年之后,两家就开始准备婚宴,温泽宇从法国请了设计师过来为团子量身定做婚纱。

    至于首饰,自然是辛晴亲自设计。一些同辈都非常期待,想看看这场盛世婚礼是什么样,但是老家伙们却不那么高兴。温江两家的联姻,无疑是狮子和老虎结亲,以后这两家人会更难啃。

    可谁会管他们的怎么想,温泽宇进入中央之后,以雷霆之势处理掉了之前张美亚兄妹的后*台,用他的话来说就是。

    “年纪一大把了,还出来蹦跶什么,赶紧着退休回家喝茶去吧!”

    当迎春花开满京城的时候,温泽宇和团子婚礼也到了。

    这天一大早,江家别墅就乱哄哄的,除了孩子们的叫喊声,还有大人们不停叮嘱的声音。

    “准备好了吗?新郎已经到门口了!”陈晨咚咚咚跑上来,看到穿着一身白纱的团子还在吃苹果,顿时瞪圆了眼睛,“不许吃了,快点下去。”

    辛晴和陈欢笑眯眯的站在团子身边,亲手为她带上头纱,汤圆一本正经的穿着礼服跟在她身后。

    “我来接你了!”温泽宇单跪在门口,对团子伸出手。

    团子把手放到他的掌心,温泽宇拦腰将人抱起来下了楼。长长的车队浩浩荡荡的前往教堂,这是温泽宇选的地方,他希望在最圣洁的地方见证他和团子的幸福。

    当牧师宣布你可以吻新娘时,观礼的亲朋好友们都沸腾了。除了江瑞依然板着脸,像看强盗似的看着亲吻他女儿的小子。

    “行了,你还有一个儿子作伴呢,我们家里以后可连个孩子都没了。”温品堂瞟了他一眼,团子结婚后会和温泽宇搬出去住。

    辛晴在旁边笑眯眯的说:“很快你就可以抱孙子了。”

    “嗯!”温品堂看着她,目光柔柔,亦如当年。

    赢擎苍冷哼了一声拉起辛晴就走:“不许理他。”

    两个人来到教堂后面的花园,不远处是一望无际的蓝色大海,赢擎苍虽然两鬓泛白,却依旧高大挺拔,英俊的脸上带着深情缱绻的笑容看着怀中的女人。

    辛晴梳着整齐的盘发,一声淡紫色的旗袍典雅大方,唯一的饰品是吊在耳垂的珍珠耳环。岁月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完全不影响美丽,一眼看去,这就是个被人宠爱呵护的女人。

    “你一点都没变,我却老了。”赢擎苍亲吻她的额头,“我的小丫头还是那么漂亮!”

    辛晴呵呵笑出声:“我的阿苍还是那么帅!”

    教堂门口,汤圆和几个孩子跑出来抢花束,笑声透过风传向远远的天际。

    “我们很幸运。”辛晴靠在赢擎苍怀里,“赢家祖训其实挺好的。”

    “嗯!”赢擎苍将她搂紧,“至少,它把你带到了我身边。”

    辛晴仰起头,甜甜一笑:“何其我命!”

    赢擎苍满眼深情凝视她:“何其我幸!”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