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番外团子的爱情二十

    团子在寨子里四处溜达,发现她所在的地方只是寨子前半部分。.大部分的村民都住在后面,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看来只有塔达住这里,相当于他的办公室。

    她就这么站着寨子口,一站就是两个小时。

    竹姆带着几个人一直站在她身后,要不是团子真的一动不动,他都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在用什么诡异的方法传递消息了。又一想也觉得自己神经过敏,再厉害,不也是人吗!

    “江小姐,要是看风景的话,我建议你换个地方,这里实在没什么好看的。”他打破沉默,不想让团子站在这里。

    团子转身看了看他,目光平静的让人害怕。

    “好啊!”就在竹姆想回避她的眼神时,团子突然笑了笑,慢慢往回走。

    那几个手下早就满意了,团子经过他们身边时,一个个都猥琐的看着她,其中一个正想开口调戏,眼睛却突然瞪的滚圆,竹姆脸一下变了。

    团子松开手,那个人的身体轰然倒地。

    “操!”剩下的三个人准备掏枪,可惜他们没有团子快,一转眼就被放到,地下却一滴血都不见。

    竹姆站在她背后:“别的,不然我就开枪了。”

    团子慢慢转身,竹姆后退几步:“他们死了?”

    “脊椎骨断了,当然会死。”团子捏了捏拳头,话音未落之前,她就一脚把地上的尸体踢过去。竹姆慌乱之下赶忙开枪,等他的视线恢复时,发现团子的脸正对着他。

    “你”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猩红的血慢慢浸透衣服。

    团子把他的抢拿过来转身离开,身后竹姆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直到倒在地下,还望着漆黑的夜空死不瞑目。

    塔达已经带着人往这边跑了,看到地下的尸体时吃了一惊。

    “怎么回事?那个女人呢?”

    “老大,在房顶上!”一个手下指着不远处。

    木屋顶着,团子正一边跑一边跳,往寨子深处那边去。

    “妈的,赶紧追,通知所有人!”

    一阵慌乱后,警报声穿透黑夜。而寨子另一边的田埂上,三个人影也正在飞速前进。

    “他们拉了警报,一定是出事了。”野狼看向远远的寨子口,“去那边!”

    温泽宇跟着他:“团子动手了。”

    宋大宝头疼的说:“她就不能等我们来救她吗?”

    万一被伤到他怎么跟参谋长交代啊

    正说着,又传来几声枪响,温泽宇快速判断了下方向:“这边!”

    “团子!”夜幕下,一个轻巧的身影从屋顶上冲下来,温泽宇忍不住叫了一声。

    宋大宝放下枪,看着把人抱进怀里的温泽宇说:“幸亏你喊了声,我差点开枪!”

    “回去再跟你算账。”温泽宇仔细看打量了番怀里的人,发现她好好的,一点伤都没有,这才恶狠狠又把人搂住。

    野狼不适时宜的声音响起:“喂,等会再抱,他们追过来了。”

    “我发信号让他们进来。”宋大宝说完,就听到团子闷声道:“不行。”

    推开温泽宇,她喘了口气:“不能让他们过来,寨子口埋了炸*药。”

    >

    “我靠,那怎么办?”宋大宝看着快过来的人群,“我们只有四个人。”

    团子看了眼最近的房子:“进屋!”

    四个人从窗户跳进去,野狼一脚把床踢翻:“躲这里。”

    “你们能坚持吗?”团子打量着三个人。

    温泽宇把防水包里的子弹都拿出来:“你需要多久。”

    “遥控器肯定在塔达身上,只要抓住他就行。”团子拿了盒子弹装进口袋里。

    “那应该没问题。”

    宋大宝打断两人的对话:“你不会让她去吧?”

    野狼也不满意的瞪了温泽宇一眼:“我去。”

    “不用,我去最快。”团子刚说完,门外就传来枪响,屋子了乒乒乓乓的家具都倒在了地上。

    温泽宇摸摸她的头:“小心!”

    “嗯。”团子从窗户上窜了出去,顺便接解决掉两个人。

    宋大宝赶紧掩护她离开,一边吼道:“你俩看住门口!”

    屋外,塔达一脸凶狠的指挥手下:“冲进去,我进不信他们有三头六臂。”

    双方一时间陷入胶着状态,可很快这种局面就要打破了。塔达的手下扛这火箭炮跑过来,屋子里的野狼看到了急忙喊:“走!”

    三个人从窗户里迅速逃离,巨响伴随着火光,木屋被炸成了碎片。

    “哈哈哈哈”塔达的笑声卡然而止。

    手下们都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一个女人从塔达身上摸出一个小黑盒子,几下就给捣鼓烂了。

    “叫人!”团子冲着宋大宝喊。

    宋大宝这会刚从一堆木头残渣里爬出来,听见这话赶紧把信号弹打出去。

    “你没事吧?”团子问跑过来的温泽宇。

    温泽宇摇摇头,踹了脚地下的塔达,宋大宝又急吼吼道:“你怎么把他杀了?”

    “没有,昏过去了。”团子又不傻,塔达嘴里可是能交代出不少事呢,她怎么会不留活口。

    那些手下看到野狼一时间都不敢动弹,等反应过来时,军队已经到了。

    接下来的事团子就不知道了,她被温泽宇压回k市,直接抱到床上镇压。

    “你差点把我吓死。”男人紧紧抱着她。

    团子光溜溜的手臂环着他的脖子,像只乖巧的猫咪难得撒一回娇:“你要相信我,当年我爸单枪匹马能挑一个基地,我也可以!”

    “我知道你厉害,可我控制不住。”温泽宇低头咬了她一口,在雪白的肌肤上种下几个草莓,“看来我得担心受怕的过一辈子了。”

    “慢慢就习惯了。”团子没心没肺的说,然后就被男人堵住了嘴。

    等团子睡够了睁开眼,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她看了眼手机,发现有一条宋大宝的短信。

    “喂。”

    “小江啊!”宋大宝的声音显得很高兴,“你不用着急归队,给你几天假,好好休息,这次你可是立了大功了,回头会表彰的!”

    团子哦了一声:“塔达都交代了?”

    “交代了,那就是个怂货。”宋大宝哈哈笑了几声

    ,“等会你回来再说!”

    挂了电话,她看到温泽宇站在门口。

    “赶快洗脸出来吃饭!”

    早餐是温泽宇特地跑了几条街买的过桥米线,还搭配了几样小咸菜。

    “我已经给江叔打过电话,这次你立功是个机会,正好调回去。”温泽宇给她剥了个鸡蛋,“等过了年我们就结婚。”

    团子瞟了他一眼:“这么早?”

    “你不想嫁?”温泽宇板着脸,他以为这丫头听了会说不想回去,没想到是嫌弃结婚早。

    “倒也不是。”团子撇撇嘴,低头吃鸡蛋。

    温泽宇碎碎念:“你看,早点结了婚,你妈我妈都放心。”见团子没反应,他就继续说,“而且,你不是经常说和陈姨出去别人都以为你们是姐妹吗?要是结婚晚,等你生出孩子别人会以为你是她奶奶的。”

    “你是在说我显老吗?”团子觉得可笑,“别胡说了,等回去再说。”

    温泽宇不满道:“你怎么没反对说不回去。”

    “我爸都发话了,恐怕我阻止也来不及了。”团子没说的是,她觉得自己在这边实在干不了什么了,温泽宇死死盯着她。那还不如回京城去,至少她还可以自由出入部队。

    休息了几天后,团子去和宋大宝报道。

    “哎呀,正好!”宋大宝看见她很高兴,“野狼今天要过来,他问了你好几次了。”

    团子从办公室出来果然看见野狼和他妹妹正往这边走,看见她高兴的挥了挥手:“我还以为再也没机会见你了呢!”

    “你们寨子怎么样了?”团子对旁边的阿香点了点头,阿香冲她笑了笑,“哥,我先进去了。”

    野狼点点头:“寨子一切正常,那些村民不知道塔达干了什么。”

    团子笑了笑:“那就好,以后他们也可以平静的生活。”

    “嗯,我们决定和政府一起开采玉石矿,这样寨子的收入会更好!”野狼见她笑了,也高兴的说,“什么时候有空记得来玩。”

    “会的。”团子和他再见。

    阿香等人走远了,才慢慢走到野狼身后:“哥,你喜欢她吧!”

    “胡说什么!”野狼揉了揉她的脑袋。

    “别骗我了。”阿香撇撇嘴,“我看的出来,你为什么不告诉她?”

    野狼叹了口气:“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告诉她又怎么样。”

    “也是,那个温先生也很喜欢她呢!他们俩很般配。”阿香说完被野狼捏了一下脸,“不安慰我就算了,还说别的男人!”兄妹俩打打闹闹的离开了。

    团子拉开车门看到温泽宇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参谋长怎么说?”

    团子嘿嘿了两声:“他想让我过年再回去。”

    温泽宇差点把油门踩成刹车:“为什么?”

    “他想让我帮忙训练一下兵。”

    “不行。”温泽宇不同意,“我下周就得回去,你要和我一起走。”

    团子有些吃惊:“你要回京城?”

    “怎么?你好像很高兴?”男人表情狰狞的看着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