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番外团子的爱情十七

    塔达带着玩味的笑容看着团子:“江小姐,听说你见过我兄弟?”

    团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从哪里听说的。 ..”

    “你”

    “江小姐,我们走吧!”张美亚突然走过来。

    温泽宇看了她一眼:“张小姐,这位是你朋友吗?”

    “哦?美亚姐认识啊!”塔达扔掉手里的烟,“既然是美亚姐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有没有兴趣到我们寨子玩玩?”

    张美亚赶紧说:“塔达,别开玩笑了,我们还有事呢!”说完就拉着团子,“江小姐我们走。”

    回到酒店,团子躺在床上做仰卧起坐:“张美亚和那个塔达的关系绝对不简单。”

    刚刚在路上,张美亚无意的说道她和塔达是生意上来往的伙伴,但是

    “那天他们一定在追野狼,之后张美亚又在酒店里碰到了我们,如果我是她,也会怀疑。”团子想到塔达看自己的眼神,分明就是认为她把野狼藏起来了。

    温泽宇帮她倒了杯水:“张美亚那天去参加拍卖估计也是帮塔达打掩护,却没想到你会救人。”

    “他们还不知道野狼在军方那里。”团子的表情突然兴奋起来。

    “你啊!”温泽宇戳了戳她的脑门,“巴不得呢吧?”

    可不是,她太闲了,希望那些人赶快动手!

    回到k市后,团子就和京城联系,让小四帮忙搜集塔达的资料。这天无意中看到网上的新闻吓了一跳,上面竟然说y省在中央纪检委严打中发现严重问题,一些市领导已经被分别谈话了。

    晚上温泽宇一进家几看见团子盯着自己。

    “怎么了?”他脱掉外套搂着小丫头亲了下,“想我了?”

    团子指着电视,温泽宇才注意到是新闻频道,上面正在播下午他被带走的画面。

    “他们胆子不小,敢冲着你来。”团子脸色不太好,“这对你的仕途有影响。”

    温泽宇发现她真的在生气,也不开玩笑了,抱着她坐下说:“他们是想让我离开y省,之前我查到张美亚的公司和金三角有联系,张羽凡现在对我出手,看来是已经觉察到了。”

    “所以就算你什么都没做,他们也会想办法往你头上按一个。”团子冷笑,“我倒是要看看他们会给你扣个什么罪名。”

    和她料想的一样,没过两天,警察就上门了。

    “江小姐,有人举报你未婚夫受贿,请你和我们回去调查。”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不客气的对她说,还冲身后的警察点点头,几个警察冲进家里到处翻找着什么。

    团子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小心点,别碰坏东西。”

    穿西装的男人还以为她会吵闹,结果团子这么冷静反而让他有些不好意思了:“江小姐,很抱歉,我们也是列行公事。”

    “找到了!”一个警察说。

    团子看了眼他手里的东西,心中就明白了几分。等进了所谓的调查室,团子被带进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张桌子,带她进来的人搬进来两张椅子。

    “坐下。”

    团子老

    实坐好,对面的人把桌子上的灯打开,刺眼的白光让团子眯了眯眼睛。她知道,这是审讯时惯用的招数。

    结果那人什么都没问,留下她就出去了。又过了一会,几个人走进来,最中间的那个团子一眼就认出来了。

    “江小姐。”男人在对面坐下,“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负责这次严打行动的张羽凡。”

    团子看着他:“你们根本无权抓我,我是军人,只有军事法庭可以审判我。”

    “江小姐误会了。”张辉笑了笑,“我们只是想请你过来聊聊。”

    这个男人和张美亚长的挺像,比那个张辉多了几分成熟。不得不说他们家的基因挺好,张羽凡看上去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不过那一身贪婪和渴望权力的,让团子恶心的皱了皱眉头。

    “这个镯子是你未婚夫温泽宇送的吧?”张羽凡看着桌上的东西,“只花了三十万就买到一百多万的东西,我们现在怀疑他受贿。”见团子没什么反应,他又接着说。

    “美亚集团之前投资房地产,他们拿到一块政府开发的土地。但是这块地根本还没有拍卖,我希望江小姐能配合我们,毕竟你是个军人,应该考虑国家利益。”

    团子那起手镯带到自己手腕上:“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要我怎么配合。”

    “江小姐”张羽凡笑了笑,“温泽宇是什么身份想必你也了解,就算他做了什么京城也会保住他,无非就是换个地方而已。”

    “可他走了,我怎么办呢?”团子皱了皱眉头,一副无奈的表情。

    张羽凡看着她:“你放心,我自然会帮你,你是想留在部队,还是退伍到地方都没问题。”他顿了下,好像嗤笑了一声,“恕我直言,以温泽宇的身份,是不可能娶你的。”

    “我不相信你。”团子摇摇头,“万一我说了什么,你不遵守承诺我怎么办?”

    “说说你的要求。”张羽凡像是知道团子一定会答应他,语气轻松起来。

    团子想了下:“安排我回部队。”

    “你确定?”张羽凡有些意外,他以为团子会选一个油水大的部门退伍。

    “当然,我喜欢部队。”

    张羽凡露出笑容,把一张纸递给他:“只要在上面签字,你马上可以回部队。”

    此时,温泽宇正沉着脸从车上下来。

    “少爷,老爷刚刚打电话说都解决了。”手下见他目光突然一变,看见里面出来的人,马上又退了下去。

    温泽宇快走几步,将团子抱进怀里自己看了看:“没事?”

    “嘿嘿!”团子却冲他咧嘴,摇摇头。

    “你是不是背着我干什么了”温泽宇有种不好的预感。

    京城,江家。

    江瑞放下电话,陈晨正瞪着眼睛等他交代。

    “没事,温家那小子不知道折腾谁了,团子趁机借人家的光回了部队。”

    陈晨愤愤道:“臭丫头,小泽都是为了她好,非要去部队干什么?回头小泽被欺负狠了不要她,我看她怎么办唔唔”

    剩下的话被男人堵在嘴里,直到她喘不过气才被放开。

    &n

    bsp;“讨厌!”陈晨锤了江瑞几下,“老用这一招。”

    怕她拳头疼,江瑞还放松了肌肉:“这招管用啊!”说完又俯身上去。

    陈晨不知道的是,此时她们母女俩的处境差不多。

    “不不要了”团子推开温泽宇翻身下床,又被男人抓回来。一直到天快亮,她才迷迷糊糊的被抱去洗澡。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一睡,就到了傍晚,还是被饿醒的。

    “醒啦?”

    一睁眼就看到男人坐在床边冲她笑。

    团子一个枕头丢过去,她训练的时候都没觉得这么累,现在浑身上下都酸疼。

    “分床睡!”她恶狠狠的瞪了温泽宇一眼。

    “明明是你不对,还和我生气?”男人也瞪她,“你马上就要回部队去了,你要我怎么办!”

    听他这么说,团子结巴了两下:“那那你那你不是也要回京城去了。”

    “谁说的?”温泽宇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举报自己的老公,你可真是大义灭亲,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多不愿意嫁我呢!”

    团子这下真心虚了:“哎呀,反正你不可能有事的。”

    以温家的本事,就是举报温泽宇一百回,他也能平安无事,该咋就咋。

    “你是不是不想和我在一起?”温泽宇一脸伤心的问。

    “当然不是了。”团子主动抱住他,“我们不是都已经那个了吗!”

    温泽宇咬了咬她的耳垂:“那你还非要回部队,回去了就见不着我了。”

    团子嫌痒痒,推开他说:“你回京城等我。”

    “谁说我要回去?”温泽宇笑了,“就那点本事他们就想调走我?”

    “太笨了”团子叹气,“费那么大劲,结果连动都没动了你。”

    与此同时,张羽凡正拿着电话在挨骂。

    “是,我知道了,这次是我考虑不周,我明白是”

    张美亚见他挂了电话,赶紧问:“怎么样了哥?”

    “失败了。”张羽凡松了松领带,满脸阴霾,“明明已经退出政界好久了,温家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没有调走?那那他现在的职位?”张美亚不敢相信,“也没事?”

    张羽凡叹了口气:“我们白折腾了。”

    “那个姓江的女人想必要倒霉了。”张美亚笑道,“背叛了自己的未婚夫,这下看她怎么办!”

    “她不重要。”张羽凡目光闪烁,“我查过她的身份,京城普通人家。”

    张美亚媚眼一挑:“哥,你这就不懂了吧!之前温泽宇身边有个未婚妻,很多事情都不方便,现在嘛”

    “你什么意思?”张羽凡看了她一眼,“你不会以为他会看上你吧?”

    “切!”张美亚呸了一口,“我有自知之明,自然不会是我。”

    男人嘛都喜欢年轻漂亮的女人,这和家世地位无关。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只要胃口对,就没有不偷腥的猫!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