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番外团子的爱情十六

    一周后,张美亚果然给她打电话了。冰火!中文 ..

    “我和你一起去。”温泽宇想了想,还是不放心。

    团子倒是无所谓:“你工作走的开吗?”

    “可以,最近没什么会。”

    “那我们一起去。”团子想了下又问他,“威尔顿要来了。”

    温泽宇正在换灯泡,瞅了她一眼:“你不是从来不看新闻吗?”团子总对新闻里那些虚假的东西嗤之以鼻。

    “换台的时候看到的。”团子笑的有些幸灾乐祸。

    “你笑什么,我现在离着京城八丈远呢!”温泽宇捏了她鼻子一下。

    以艾丽莎的个性,应该会跟着来。但是她不可能跑到y省来,就算她来了也没什么。团子的战斗力他是了解的,一般女人只有被秒杀的份。

    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在高速公路口集合。温泽宇拒绝了张美亚的提议,自己和团子单独开一辆车。

    “跟她一起的男人时谁?”团子板着脸,“满脑子龌龊下流。”

    除了司机,张美亚还带了三个人。一个是带着眼睛,看上去挺有学问的老头。另外两个像是情侣,不过那个男的看她的眼神很恶心,明显带着轻蔑。

    “那家伙是张美亚的弟弟张辉。”温泽宇冷哼了一声,“k市谁都知道他是个游手好闲的二世祖,而且非常好色,换女人比衣服还快。要是他敢打你注意,不用客气,废了他。”

    团子的好心情瞬间没了:“他已经再打我注意了。”

    “那就找机会弄死他。”温泽宇一脸的凶残相取悦了团子,她笑道,“我们走他前面,看不到就好啦!”

    开了三个小时的车,中午时分,他们到了边境。

    “顺着这条街一直走下去,就出国了。”温泽宇见团子一脸好奇,告诉她,“想过去看看吗?”

    团子摇头:“对面也不是什么好地方,不去了。”

    m国很穷,虽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翡翠产地,但是因为整体经济不行,又挨着臭名昭著的金三角,导致国民水平都不高。

    “我们先吃饭,然后可以四处逛逛,赌石会要到四点了。”张美亚走过来笑道,“等会江小姐可以先随便玩玩。”

    张美亚是这里的常客,她带走大家走进一间装修不错的饭店,放眼看去,这附近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像样的地方。

    “这里条件最好,我们晚上就住着。”张美亚边走边介绍,“当然不能和k市比,另一条街倒是有些当地特色的民宅,但是这几天有赌石大会,也不安全。”

    “张老板安排就好。”温泽宇一直保持着客气的微笑,“我家丫头也不怎么挑,干净就行。”他看了眼怀里的团子,压了压她头上的鸭舌帽,“累了吧?”

    团子扯了笑容,正要开口,跟着他们后面的张辉凑上来说:“江小姐要是累了,可以去泡泡温泉。就在酒店后面,嘿嘿不过这里民风开放,可是男女共浴的哦!”

    “我不累。”团子看都没看他。

    张美亚见温泽宇的脸色明显沉了下来,瞪了张辉一眼:“别乱开

    玩笑,你以为都是你吗?”然后又不好意思的和温泽宇说,“唉,我这个弟弟被惯坏了,你们别理他。”

    团子点点头:“我不会理他的。”

    张辉没想到团子这么不客气,心里也膈应了一下,暗骂道:“臭丫头得意什么,要是没有温泽宇,老子早上你了,走着瞧哼,晚上的节目可多着呢!

    午饭很有当地特色,团子吃饱了就拉着温泽宇出去逛,整个一条街大大小小都是买原石的店。团子一路上没少摸石头,温泽宇见她眉头越皱越深,笑道:“别纠结了,反正是玩,随便买一块。”

    “你说我怎么就感觉不到这里面有没有翡翠呢?”团子捧着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抱怨,“这怎么看的出来。”

    温泽宇瞪她:“那成什么了?特异功能?”

    团子看了他一眼,眼神隐晦。

    “哦,你本身也是很奇怪的了。”温泽宇摸了摸鼻子,“但是你那个还在科学范畴。”

    “就要这块吧!”团子随手拿起眼前的。

    店家一看她就是来玩的,收了一百块都没问她要不要解石。倒是团子自己认真的问:“不管解吗?”

    “你要解?”老板是个中年人,“我以为你要拿回去当纪念呢!”

    我拿块石头当什么纪念,团子撇撇嘴:“解。”

    结果俩个人空着手回去了,那块割成两半的石头,团子直接丢到了路边。

    “等会跟着张美亚,她每年都能拿到不少好货。”温泽宇安慰她,“你要是喜欢,可以让胡一鸣帮忙看看。”

    “就是她身边的那个老头?”团子想到张美亚带来的人,吃饭时也不怎么说话,看上去一副深奥莫测的模样。

    温泽宇给她解释胡一鸣的来历,回到酒店的时候看到张辉搂着她女朋友正要出去。

    “附近有酒吧,有没有兴趣喝一杯?”不知道是不是被张美亚教育了,此时他看团子的眼神正常了不少。

    “不去了,回去休息会等下去看赌石。”温泽宇淡淡的道。

    张辉也不介意挥挥手搂着女人走了。

    快四点的时候,张亚美来敲他们房门,看到团子穿了身当地的五彩长裙夸奖道:“江小姐这样穿真好看,我等会也去买一条!”

    “我都说好看吧,我的眼光怎么会错。”温泽宇替她拿好包包。

    张美亚走在前面想:看来着温家少爷真喜欢这小丫头,也不知道我哥那边调查的怎么样了,这个姓江的到底什么身份

    团子还以为赌石大会就在那条街上,谁知道要坐车。一直开到边境线上,进了一个破破烂烂的房子。

    “怪不得小四叔叔和我说是个我绝对不喜欢的地方。”团子不喜欢脏乱的环境,腐朽的气味会让她非常不舒服。

    温泽宇拿出准备好的口罩给她戴上:“这样会好一点。”

    他们来的不算早,里面已经站了很多人,中间很大的空地上全是形状各异的石头,一个黑黑的小老头站在台子上,看样子是准备要讲话。

    “时间到了,我们就开始吧!

    ”他指着那些石头,“还是老规矩。”

    张美亚见团子一脸好奇,便给她解释:“和拍卖一样,价高者得。之前你那个镯子,就是去年从这拍的原石,当时谁都不看好,没人和我抢。”

    “那希望张老板今年也有好运气!”温泽宇笑道,“我们先去外面,等一会解石再进来。”

    “江小姐不看吗?”张美亚有些吃惊,她以为这两个人会有兴趣也拍一块,自己都准备好到时候让他们一块了。”

    团子摇摇头:“我不懂这些,等会看看热闹就好了。”

    温泽宇和团子沿着边境线散步,温泽宇指着对面黑漆漆的山:“那里就是毒贩经常藏匿的地方。”

    “不知道牺牲了多少军人。”团子低下头,那些士兵也有家,有爱人和孩子。可是为了保护国家和人民却把自己鲜血都撒在了这里。

    “不说这个了!”温泽宇摸了摸她的头,“那边有个庙,我们去看看。”

    他们刚要转身,就看到前面走过来几个人,路过两人身边时,有两个还吹了声口哨。

    “不是说开始就不能进去了吗?”团子看到那几个人大摇大摆的走进去会场。

    温泽宇给她把外套穿好:“那就是野狼的兄弟。”

    “凭的什么?”团子倒是没惊讶,“难道他们不止贩毒?”

    “他们寨子是附近最有钱的。”温泽宇说,“因为有个玉石矿。”

    团子这下吃惊了:“玉石矿?不是说现在很少了吗?”

    因为这十年人们乱开采,成型的玉石矿几乎已经没了。如今开采的那些山,根本不能称为矿。

    “对,所以他们现在不但有钱,还很嚣张。”温泽宇笑了笑,“不过听说也没这么容易。”

    “因为野狼?”团子想了想,“恐怕玉石矿的产权在他手上吧。”

    所以他们才要除掉野狼,只要他死了,矿产劝自然落在他唯一的妹妹手上,而野狼的妹妹

    “塔达,也就是野狼的兄弟。除此之外,他还是野狼的妹夫。”温泽宇在野狼出现的时候,就让温家去调查了,这也是为什么军方要把野狼的妹妹抓回来的原因。

    温泽宇见她又开始皱眉了,便拉着回去:”走,我们去看看,应该快完了。”

    回到会场,张美亚的脸上不太好,见到他们就点了个头。

    “肯定是没拍到好东西。”温泽宇小声说。

    果然,张亚美跑到不远处和人谈价格,看样子是想把人家拍卖来的原石再买回来。

    团子见到中间有几个人正围着一块切成两半的石头,里面露出翠绿翠绿的颜色。

    “这是今天最好的原石。”温泽宇问她,“回头看看谁拍下了,咱们去买一块。”

    团子的奶奶可是很喜欢翡翠的,到时候送给她。只要辛晴开口,江瑞就没法折腾自己娶团子。

    “我们回车上吧!”团子见没什么可看的了,就想走。

    谁知道刚出门口,就被人拦住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