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番外团子的爱情十五

    回去的路上,温泽宇一直板着脸。

    团子和他说话,他就嗯,要不就是摇头,等到了家就自己钻进浴室。

    温泽宇洗完澡冷静了不少,想到自己刚刚的态度好像过了,团子生气了怎么办?他赶紧开门出去,结果眼里一暗。

    昏黄的床头灯光里,少女雪白的肩膀泛着莹润的光彩。团子把衣服扒到胸口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小泽”

    “你在干什么?”温泽宇吸了口气,压下小腹内的热流。

    “我在讨好你。”团子说,“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对,你别生气了。”她动了动,从被子下面伸出条腿。

    看着那光溜溜雪白大腿,温泽宇觉得脑袋更热了,偏偏团子还不知死活的说:“唔,你现在很不冷静,看来色诱成功了。”

    色字头上一把刀,此时温泽宇宁愿被千刀万剐,也不想在忍了,低吼了一声就扑上去。

    窗外的月光隐匿在如水烟般的云层里,屋内传来的低吟诉语像一首动人的情歌。

    “小泽”团子微微皱眉。

    “乖,马上就好了不疼,不疼!”男人密密麻麻的吻落下,带领她一步步走向从未体验过的美丽世界。

    团子的生物钟一向很会准时,可是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却浑身无力,尤其是腿和腰。

    “怪不得我爸总让我妈锻炼身体。”她打了个哈欠,“不舒服,要洗澡。”

    温泽宇早在她睁眼时就醒了,摩挲着她的腰按摩:“我倒是希望你体弱一些,这样就能帮你洗澡了。”

    昨天晚上,两个人正式脱处后。温泽宇看着怀里的人儿想抱她去洗澡,谁知道团子狐疑的看着他说:“你就一次?”

    “呵呵”这句话的下场就是又来了一次,然后又一次。直到团子说她困了,还死活抱着温泽宇也不让他动。

    温泽宇放好水过来抱她:“多泡一会,我另一个房间洗。”

    “嗯!”团子亲了他一口,“小泽,很美好!”

    “谢谢夸奖!”温泽宇回吻她,“我的女王陛下。”

    等团子洗完澡出来,温泽宇已经叫了外卖。

    “过来喝粥。”

    团子吸溜吸溜的喝了两口问他:“我们要不要避孕?”

    温泽宇的包子掉到桌上,他装成一副没拿稳的模样点头:“嗯,我知道了。”

    “你知道了是什么意思?”团子说,“我不想吃药。”

    “不用,我去买套套。”温泽宇突然想到什么,笑的一脸邪魅,“团子你买吧,从网上买。”

    团子点点头:“好!”

    下午温泽宇要开会,团子就在家上网。才发现原来避孕套有那么多说法,按照她的喜好和温泽宇的喜好各买了几盒,然后就拿起电话办正事。

    “小江啊!”宋大宝有点发憷,这丫头找自己干嘛?

    “连长,我有事情要汇报。”团子把野狼的事讲了一遍,宋大宝气笑了。“你怎么知道他说的是真的?我们查了

    两年多,他的寨子绝对参与了贩毒。”

    团子想了想说:“我明天回部队,见面再说吧。”说完,也不等宋大宝什么反应,就把电话挂了。

    “这丫头”宋大宝愤愤道,“小青瓜蛋*子一个知道什么,知情不报我还没跟她算账。”

    豆子在旁边听了个大概,提醒他:“要不要和参谋长汇报一下?”

    “不用。”宋大宝毫不犹豫的说,“明天让她自己去。”

    鬼才知道,他只要提到这丫头准保挨顿骂,等明天她回来了,我就不信参谋长还惯着她!

    结果,第二天团子和参谋长汇报完后,参谋长慎重的问了她一句:“你肯定?”

    “嗯。”团子也一脸严肃的保证,“我可以用自己担保,他不是毒贩。”

    宋大宝正想说你凭什么担保,就听到参谋长说:“好,我们马上重新部署。至于野狼你带过来,我们保护他,但是他必须配合我们。”

    “参谋长!你疯啦?”宋大宝吼道,“我们查了那么久,说没事就没事了?”

    要知道,他手下有几个兵还在寨子里当卧底呢。

    “吵吵什么?”参谋长瞪了他一眼,“听你的听我的?”

    宋大宝咬着呀吐出句:“当然听你的。”

    “那不就结了。”说完一脸嫌弃的戳了他两下,“你说你的脑子怎么长的?”

    最后,团子被指派去和野狼接头,为了保险,由宋大宝去接人。宋大宝憋屈的敬了个礼走了,团子跟在他后面安慰:“连长,野狼真的没贩毒。”

    “我知道了。”宋大宝不想看她,“你找到人通知我。”

    团子走时又说:“等以后你就相信了。”

    宋大宝看着她离开,心里默默流泪:我只是不明白你这丫头是什么身份啊能让参谋长连会都不开,直接就拍板了。

    回去的路上,团子找到之前和野狼约定的公用电话亭,用口红偷偷把*号键涂成红色,然后和没事似的买了只烤鸭回家准备晚饭。

    “解决了?”温泽宇回来的时候,看到团子心情不错的在玩射击游戏。

    “嗯,等他联系我。”

    晚上洗完澡,温泽宇正纠结没有套套要不要做,就看见团子从卫生间里出来,手里拿着个小翅膀:“大姨妈来了。”

    “得,那你快躺下吧!”他赶紧把窗户关好,团子从小被江瑞养的很好,没有什么痛经之说。但温泽宇觉得,女人这种时候是最脆弱的,一定要照顾好。

    团子钻进被子里玩平板,温泽宇跑到厨房给她热了杯牛奶,喝完以后两个人抱在一起睡觉。

    “你还记得小时候吗?”团子睡不着,就没事找话说,“你们家有个什么表妹,见我坐在你的床上,就跟着我一起坐,还动手揪我头发。”

    温泽宇慢慢在她后背抚摸,笑着点头:“记得!然后我把她丢出去了,再也没让她进我们家。”

    “那会你还有洁癖,除了我谁也不能动你的东西。”团子想到小时候谁要是敢动温泽宇的东西,他的脸就黑的和锅底似的,眼神都能把人

    杀死。

    “现在也是啊!”温泽宇把她搂的更紧些,“一直都是只有你。”

    野狼的动作很快,第二天中午就给团子来了电话。

    “让他去隔壁街的地铁站等,下午三点去接他。”温泽宇抢在团子前开口。

    团子对着电话说了一遍,挂断后问:“你觉得我们也被监视了?”

    “我不确定,但是那个张美亚”温泽宇皱了皱眉,“这么长时间都没动静,一定也在观望。”

    “我估计她应该在盯着你。”团子笑了笑,“很快就会有动静了。”

    野狼被宋大宝接走了,团子去部队和他汇合,等一切都安排好后才离开。

    “我不相信他们,但是我相信你。”走之前,野狼和她说,“希望我没有看错人。”

    团子点点头,看了眼面无表情的宋大宝:“连长,你听见了吗?”

    “我又没聋!”宋大宝没好气的说,旁边的参谋长瞪他,“什么态度?你就是这么对待战友的吗?”然后扭头马上笑眯眯的对团子说,“小江啊,你放心,交给我们就好了!”

    宋大宝都快哭了,连野狼都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他。

    团子回到家时正好碰到快递,她把一大箱避孕套倒到桌子上,发现果然很多。怪不得那个店家问她是不是要开店,可以给她批发价。

    温泽宇一进家,就被那一盒盒五颜六色的避孕套吸引了。

    “买了这么多?”他看着团子,眼波荡漾的说,“丫头放心,我会努力的,争取一晚上就用一盒!”

    团子是没有害羞这种属性的,听完后还煞有其事的点头:“嗯,加油!”

    第二天是周六,因为k市的天气很奇怪,进入十一月份后温差变的极大,中午还可以穿单衣,晚上就要披上棉袄了。团子来的时候以为会在部队,根本没带保暖的衣服。

    所以,今天温泽宇就陪她上街,一边帮她选贵的要死的衣服,一边抱怨:“这里就是不如京城方便,回头还是让他们把订做好的送来,先将就将就穿吧!”

    买完衣服,两个人在商场楼下的餐厅吃饭,团子突然盯着外面笑:“你说,有这么巧吗?”

    温泽宇扭头一看,也笑了:“也好,省的你老抱怨没事干。”

    “我就说像你们,还真是!”张美亚踩着高跟鞋走进来,气场十足。

    团子一脸淡然的看着她:“张总也来吃饭?”

    “我哪有你们这命啊,我都要忙死了。”张美亚叹了口气,“楼上有我的分店,我是来视察的。”

    温泽宇笑了笑:“这话得让多少人妒忌,别人可是想忙都没得忙呢!”

    “哎呀,我不打搅你们了!”张美亚捂着嘴笑,“对了江小姐!每年这时候我都要去边境,过几天有场赌石,你要不要去玩玩?”

    团子看了温泽宇一眼:“好啊!我还没赌过石呢,去看看。”

    张美亚比划了一下:“回头电话联系!”

    “拜拜。”团子点点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