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番外团子的爱情十四

    团子竟然从网上买了个情趣吊椅。

    “你知道这是干什么的吗?”男人眼中闪烁着危险的目光。

    此时两个人姿势很暧昧,团子被压在身下,温泽宇的跪在她两腿间。

    “你力气不小啊!”团子动了两下竟然没挣开。

    温泽宇真想揍她一顿,这是重点吗?他俯下身上,两个人鼻尖微微轻碰,呼吸交织在一起。

    “丫头”气氛突然变了粘稠起来,仿佛空气发了酵,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

    团子眨了眨眼睛,嘴唇被热气弄的痒痒的,于是她伸出舌头舔了舔。

    温泽宇的眸色猛然一黑,吻了上去!

    如同咬住猎物的猛兽,像狂野粗暴的骤雨般含住了那条柔软的舌头。团子的脑袋空白了几秒,正要抬腿踢开温泽宇时,身上的男人突然温柔起来。

    一点一点的亲吻着已经红肿的嘴唇,然后慢慢的舔舐,像是品尝珍贵饕餮。

    “团子,是你诱惑我的。”温泽宇将头埋进她脖颈,像啃骨头一样,一下下啃噬。

    腹部被顶着,团子自然知道那是什么。她一动不动,嘴上却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指着吊椅:“那要试试这个吗?”

    “闭嘴!”温泽宇看着她,恶狠狠的说,“你想我被你爸杀了吗?”

    团子撇撇嘴:“他又不知道。”

    “你你愿意?”温泽宇突然意识到,今天团子做的这些明显是在告诉他,她愿意。

    “你是我老公啊,为什么不愿意!”团子的脸红扑扑的,因为刚刚的亲吻眼里好像含住汪水,看上去非常可口。

    温泽宇在她脸上狠狠亲了一下:“团子,你爱我吗?”

    “爱。”团子连思考都没有,就直接回答。

    “真的爱?”温泽宇可记得以前问她,她都是一副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的表情。

    团子一副你好奇怪的眼神看他:“不是你小时候说喜欢我,以后要娶我吗?后来我觉得你挺好的,就决定喜欢你了!”

    “我出国的时候问你,你为什么不说?”

    “你那会没问我啊!”团子觉得莫名其妙,“你说是不是因为我们从小再一起,两家人都认可了,所以我才不反对。”

    温泽宇紧张的问:“不是吗?”

    “是啊,这当然也是原因,但那也要我喜欢你啊!”团子突然委屈的说,“可是第二天你就走了”

    “对不起!”温泽宇觉得自己愚蠢透顶,“我一直以为你只是习惯了我的存在,我怕有一天你认识了别的男人,才发现原来你爱的不是我。”

    团子挠了挠头发:“我是不是没表达清楚。”她有些着急的解释,“大概大概是因为我能感受到别人的情绪,所以日子久了日子久了,我就”

    “不说了!”温泽宇心疼的把她搂进怀里,“我明白,我都明白!是我不好,是我不够坚定,以后不会了!”

    因为可以感受到别人的情绪,所以渐渐的,就忘记了说出自己的想法,还以为别人也会知道。

    &nbs

    p; 他的小丫头活的太辛苦了,温泽宇觉得自己眼眶一热,他赶紧吸了口气:“好了,饿不饿?我们出去吃夜宵!”

    “街口的夜市有火锅。”

    “好,我们去吃火锅!”

    等他们要出门时,团子问他:“你确定不想试试那个吊椅吗?”

    “不想”

    到了晚上洗完澡,团子又问:“真的不想吗?”

    温泽宇咬牙切齿的把她抗起来丢到床上,然后自己也躺进去。

    “你要睡我这里?”团子体贴的往里面移了移,却被男人一把捞进怀里,“因为你在我房间按了个那玩意,所以以后我都要和你一起睡。”

    温泽宇理直气壮的说,然后把灯一拉:“睡觉!”

    不得不说,情趣吊椅之后,温泽宇就迈进了崭新时代。不但可以每天抱着团子睡觉,还因为知道了团子喜欢自己,而每天都可以亲亲小嘴什么的。

    更让他惊喜的是,团子不知道是突然开窍了还是怎么着,渐渐的有了些女孩子家的小表情。比如偶尔冲他撒娇,时不时的嘟嘴之类的,温泽宇的日子简直不能更幸福。

    “快一个月了,他们还没找到那个人。”这天吃饭的时候,团子突然又想起来她救的那个男人。

    温泽宇警惕的看着她:“你不会又想回部队吧?”

    “我觉得应该亲自去边境一趟。”团子摇头,“我不用回部队,又不指望他们。”

    她不知道的是,宋大宝这会也在挨骂,就因为他随口说了句:“那个小江也不知道是来干嘛的,到现在连部队都没进过。”

    “那是你操心的事吗?”参谋长指着他骂,“我告诉你,小江同志永远不回来才好,你有这个功夫抱怨,不如想想怎么能抓到那个毒贩。”

    团子的这个提议必然是会被否决的,正好赶上国庆放大假,温泽宇和连体婴似的盯着她。

    “我不会偷偷去的。”团子保证,可是男人不信,等要上班了提出让团子去他办公室。结果把小丫头给惹怒了,一个过肩摔把他丢出家门,温泽宇拍拍屁股爬起来,走的时候还不忘记喊让团子不要乱跑。

    原本她真没想着要出去,可是发现冰箱里没有冰淇淋了,于是团子就去附近的超市买。等到中午温泽宇打电话给她,发现电话关机,赶回家后发现家里也没人。

    他的第一个反应是这丫头真自己去边境了,可等他看了保安室的监控录像,发现团子是穿着日常服还推着个去超市购物的小车,就知道出事了。

    这个时候,团子正在一家咖啡馆里。

    “你找我干什么?不怕我抓你?”

    对面的男人皮肤黝黑,五官比一般亚洲人立体,怎么看都是个帅哥。听她这么说,笑了笑:“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野狼,是瓦格寨的把子。”

    见团子没反应,他又解释了一句:“用你们的话说,就是老大意思。”

    “然后呢?”团子看着他。

    野狼没想到她这么淡定,不过一个能把子弹从自己身体里取出来的女人,肯定也不是普通人。

    “看来,你果然已经知

    道我的身份了。”野狼也很淡定,“他们说我抢了金三角的一批货,然后和自己的兄弟翻脸想要独吞是吧!”

    团子点点头:“我建议你自首。”

    “自首?”野狼嗤笑了一声,“没做过的事,为什么要自首。”

    “就算这次你是被冤枉的,但你还是毒贩。你的寨子每年往国内运多少毒品你应该知道。所以死不足惜。”团子目光凌厉,一点都不像个20出头的少女。

    野狼皱着眉头:“你到底是谁?”

    “军人。”团子摸了下肚子,“我饿了。”

    “呵呵!”野狼忍不住笑出声,“真是个特别的军人。”

    等野狼帮她叫了份炒饭,团子一边吃,才又一边说道:“如果你自首,我们可以帮你报仇,把你老大的位置拿回来。”

    “然后呢?把我整个寨子都毁了?”野狼露出讥讽的笑容,“你们这些人一向惯用这些手段,和那些毒贩没什么区别。”

    团子纠正他:“你也是毒贩。”

    “我不是。”野狼烦躁的说,“我没碰过毒品,而且我的寨子从来没给那些家伙开过路,我不知道你们所谓的贩毒证据是从哪里来的,反正我们寨子没有人贩毒。”

    听他这么说,团子思考了片刻:“是谁打伤你的?”

    野狼不吭声,目光又恨又难过。

    “真是兄弟?”

    “是”对面的男人有些狼狈,但还是说了出来,“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不但如此,还是我妹夫。”

    团子啊了一声:“那你妹妹呢?”

    “这就是我找你的原因。”野狼说,“你们的人抓了我妹妹,可她什么都不知道,她也不知道虎牙已经背叛了我。”犹豫了一下,他还是说出口,“你能不能帮我去看看她?”

    “我以为你会说让我带你去看看她。”团子吃饱了,喝了一口橙汁靠在座位上。

    野狼苦笑道:“你算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想你为难。而且,我见她也没什么意义。”

    “那你呢?打算怎么办?”

    “我的伤已经好了,我会回寨子去和虎牙做个了断。”

    团子正想说他傻,就看到落地窗外温泽宇的车。

    她敲了敲玻璃,男人显然也看见了她,黑着脸走进来。

    “他带你来的?”温泽宇瞪了野狼一眼。

    团子点点头:“他说有事告诉我。”

    温泽宇气的弹了她脑门一下:“你想急死我吗?电话为什么关机?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

    “啊!我忘了手机没电。”团子一脸无辜,“我想着就在附近啊,等会去回去了。”

    要不是就在家附近,我现在也找不到你。温泽宇没好气的想,坐到她旁边冷眼看着野狼:“你还真敢出来,我现在报警你就完了。”

    “你不会的!”野狼笑了笑,“因为她已经答应我了。”

    团子躲开温泽宇的视线,似笑非笑的说:“我什么时候答应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