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番外团子的爱情十三

    张美亚真叫人拿了个盒子过来。.

    “这个吊坠水头不错,你看看!”她把盒子里的一个观音吊坠递过来,“应该可以拍个几万块。”

    团子看了一眼,水头是够了,但是并没有多少翠。

    见她没吭声,以为是嫌不好,张美亚解释道:“咱们今天来的都是家里当官的太太,还有一些名媛。不会拍特别贵重的东西,不然影响不好,几万块已经是顶了头的。”

    “我有。”团子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拍了拍。

    张美亚看了看好奇的问:“是什么啊?”

    “保密,一会你就知道了。”团子把东西交给工作人员。

    “呵呵!”张美亚也不介意,笑眯眯的请她吃东西。

    说是拍卖会,其实更像女性沙龙,大家吃吃喝喝聊聊流行,八卦一下谁又换了男朋友。等工作人员准备好了,就在中间的小台子上拍卖,大家都围着一圈,舒服的靠在沙发上。

    这中间很多人都知道团子的身份,但是谁也没有贸然上来。团子自然也不会主动和别人说话,边吃东西,边看着那些被拍卖的小玩意。

    “接下来是江小姐提供的卖品。”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大家都觉得那个工作人员的表情很奇怪。

    工作人员是吓得!他打开盒子,就听到众人吸了口冷气。

    “呵呵!大家别害怕,这不是真的子弹,是麻醉弹。”

    张美亚第一个反应过来,哈哈笑了几声道:“我出一万!”

    其他的太太小姐还没回过神来,那台子上放的竟然是把枪,而且听着意思还是把真*枪

    “这是把非常小巧的女式改良手枪,配的六发子弹都是麻醉弹,足可以麻醉一头牛。”工作人员按照团子纸片上写的念完,按照惯例开始问“真是自卫的好东西,张小姐刚刚出价一万,有高过她的吗?”

    这把枪最后还是让张美亚拍走了,团子见她摆弄手枪的姿势挺老练:“你会打枪?”

    “嗯,以前和我朋友常去打靶场,现在不玩了。”张美亚看上去挺高兴,“你这个好,可以装到包里,万一碰上抢*劫绑架的,给他一枪就行了。”

    团子点点头:“我去洗手间。”

    “我陪你啊!”

    “不用了,我进来的时候看见在哪了。”

    不知道是谁说的,去洗手间就会有事情发生,或者遇到什么人。而大多时候,事没好事,人嘛

    团子现在正被一个陌生男人掐着脖子。

    “别出声,我不会伤你。”身后的男人呼吸有些不稳。

    她刚推开洗手间的门,就被这个人抓住了,正想挣脱却闻到空气中有血的味道。

    “你受伤了。”团子从镜子里看到男人的肩膀在流血。

    男人发现她没害怕,还挺镇定。皱了皱眉头道:“送我出去,就说我是你朋友。”

    “以你现在流血的速度,没到门口就会晕过去。到时候我是报警呢?还是给你叫救护车?”

    “你是医生?”男人晃了晃。

    团子摇摇头:“你最好听我的,还能活着出去。”

    “呵呵,你不怕我是坏人。”男人咬着牙,看样子快坚

    持不下去了。

    “最多三分钟”团子给他报时。

    男人知道她什么意思,把重量压在她身上说:“坐电梯上十二楼。”

    这里一楼是会馆,上面还有好几家酒店和饭店,团子到了十二楼发现是个装修很奇怪的小酒店。前台的小姑娘见他们抱在一起进来一点反应都没有。

    男人装成喝多的样子把头埋在团子肩膀上,顺手把钱包丢出去。

    小姑娘大概见怪不怪了,从里面拿出身份*证登记好,又压了500块的押金,然后把房卡递给团子。

    “我帮你选的,希望你喜欢!”

    团子莫名其妙的接过来,发现房卡上面画着女人的乳*房,她觉得哪里不太对。放在腰间的刀子动了动,团子抿了抿嘴找到房间,打开后看见里面全是镜子,大床上面还吊着个造型奇怪的玩意。

    砰!身后的男人栽倒在地。同时,团子的手机响起来。

    “小泽。”

    “你去哪了?”温泽宇着急的问。

    团子啊了一声:“结束了?”

    “还没有,是张美亚跑出来找你,让我看见了。”温泽宇听她的声音好像没什么事,心放了下来,“你在哪?”

    “我在十二层的酒店。”团子说完就发现那边不对劲。

    顿了几秒钟就听见温泽宇阴沉的声音:“你去哪里干什么”

    “一个男人带我来的。”团子淡定的说。

    温泽宇咬牙切齿:“我马上到!”

    等他找到团子时,团子已经把男人肩膀上的子弹取出来了。

    “看!我就说随身带急救装备有用吧。”她挥了挥手里的纱布。这是小四专门为她准备的,特殊定制的盒子里,放着纱布交代以及一些急救用品。

    温泽宇眼中只有她满手的血:“弄完了吗?”

    “完了。”团子给纱布打了个结,“我去洗手,你看看他的身份。”

    团子收拾干净出来时,看到温泽宇正盯着床上那个奇怪的东西看。

    “这是什么?”她晃了晃,“秋千?”

    温泽宇眼神瞟了瞟:“哎呀,你别管那个了,这个人的身份*证是假的,身上的枪是边境那边常用的。”

    “你的意思是,他可能”

    “是的。”温泽宇看了昏迷的男人一眼,“可能是毒贩。”

    团子坐到那男人跟前戳了戳他的脸:“长的这么帅,当毒贩太浪费了。”

    “你干什么?”温泽宇生气的把她拉起来,“不要随便碰别的男人!”

    白了他一眼:“怎么处理。”

    “还没想好。”温泽宇刚说完,就听到外面有人喊:“江小姐!温先生,你们在哪?”

    团子皱了皱眉头:“是张美亚。”

    “先出去,他一时半会醒不了。”

    温泽宇搂着团子走出去时,张美亚已经要走到房间门口了,看见他们眼神闪了闪:“呀!你们怎么跑这来了?”

    “哦,我家丫头好奇这地方,背着我偷偷跑上来看!”他不动声色的把门关好,拉着团子往外走,“什么地方都来,回家再教育你!”

    &nbsp

    ;  团子一听这话,根本就不用配合,好奇的开口问:“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呵呵呵!”张美亚在旁边笑,“真是个小妹妹呢!”说完又看了温泽宇一眼,“想不到温特助是个君子啊!”

    温泽宇一脸的不好意思,进了电梯就低着头。偏偏团子还特认真,不停的问他们俩这是什么地方。

    “张小姐,我们先走了。”出了电梯温泽宇拖着团子就上车。

    团子见张美亚冲她招手,也挥了两下,等车子开出去才问:“那个男人怎么办?”

    “没事,张美亚不会怀疑我们,等晚上我在来看看。”

    过了一会,他见团子一直在手机上戳来戳去,就侧头看了一眼,然后脸就黑了。

    “你看这些做什么?”

    团子撇了他一眼:“你又不告诉我,我只有自己查了。”她指着手机上的图,“原来是情侣酒店啊,床上那个玩意原来是把女人挂上去的。”

    温泽宇实在不知道怎么接话,干脆不理她。回家后就看见团子趴在电脑跟前不知道干什么,还不让他看。到了晚上温泽宇自己去了躺酒店,结果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

    “问过前台了吗?”

    “前台说没见人出来。”温泽宇敲了敲桌子,“看来是偷偷从楼梯下去的。”

    团子嗯了一声:“不管他了,反正和我们没关系。”

    温泽宇看了她一眼:“如果他是毒贩,你还觉得他是好人吗?”

    能让团子救的人,一定不是坏人,不然她直接就把人干掉了。

    “不知道。”团子耸了耸肩膀,“他身上的气息和乱,但大多数是好的。”

    结果没几天,y省上头就传出条消息,说边境那边最大的一个贩毒基地内讧,以前的老大下落不明。军方派了一队人在边境线拉起警戒,担心他们影响到村民。

    温泽宇下班后把文件袋丢到桌上:“看看,你救的那个人。”

    “呀,来头不小。”团子正在啃鸭脖,一只手指着照片,“多可怜,兄弟背叛了他,现在生死未卜。”

    “那天要是抓住他就好了。”温泽宇摘掉领带,“他的地盘是毒品的必经之地,如果可控制住,军方能省不少力气。”

    团子把鸭脖塞到他嘴里:“我明天要回部队。”

    “怎么?想去抓她?”温泽宇阴阳怪气的说,“他有我好看吗?”

    “没有,你最漂亮了。”团子认真的说。

    温泽宇笑了笑,抓着她的手亲了口:“真乖!”

    “那我能回部队吗?”团子趁机说。

    “傻瓜!”温泽宇弹了弹她脑门,“他现在肯定在k市,你参与部队任务没用。如果我是他,一定不会回去。”

    团子想了想:“那他会去哪呢?”

    “你那么关心他干什么?”温泽宇又不满意了,“没准已经被杀了。”

    “我也关心你啊!”团子突然神叨叨看着他,“去你卧室看看。”

    温泽宇好奇的问:“你买什么了?”

    “去看看就知道了,你肯定喜欢。”

    当温泽宇看到他房里的东西时,直接就把团子压到了床上。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