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番外团子的爱情十

    “这是我的名片,谢谢你刚刚帮我!”女人递给团子一张黑色名片。

    团子看了一眼就收起来。

    那女人见状眼底划过抹诧异:“看来小妹妹不是y省人了!”

    “怎么,你很有名吗?不认识你就不是本地人了。”柯怡心这样的女人,最见不得有人抢她风头,“我叫柯怡心,你知道我吗?”

    团子已经开始吃自己盘中的蜗牛了,她把名片偷偷塞到温泽宇手里。

    “柯怡心?”那女人笑道,“原来是柯省长的千金啊!”

    “你知道我?”柯怡心的虚荣心被满足了。就听到温泽宇的说,“张小姐的大名在y省无人不知,今天真是有缘能遇见。”

    张美亚看着眼前的漂亮男人,别有风情的眨了眨眼睛:“看过我的名片就知道我是谁,这位先生想必也是那个圈子的。”

    “温泽宇,张市长的助理。”温泽宇淡淡的说,“这是我未婚妻。”

    没等张美亚惊讶,柯怡心先叫起来:“温特助,你在说什么?她她不是我舅舅的保镖吗?”

    “是保镖,也是我未婚妻。”温泽宇看了她一眼,“这两个身份有冲突吗?”

    柯怡心忍不住站起来,却被张美亚按住肩膀:“小姑娘别这么冲动,人家两情相愿我们应该祝福才对!”说完她看了眼饭店门口,“司机来接我了,有空来我店里玩!”

    说完冲团子笑了笑转身离开,柯怡心咬着牙愤愤道:“什么玩意,以为自己是谁啊!”

    晚上,温泽宇送团子去了柯怡心家,临走时非常客气的说:“柯小姐,我们家团子不爱说话,也请你不要打搅她。你也知道我是不愿意的,如果她在你这受了什么委屈,就算张市长出面,我也要给你换一个保镖。”

    柯怡心满脸铁青的看着温泽宇离开,团子就跟没看见她在生气似的:“我的房间在哪?”

    “楼上最后一间!”柯怡心恶狠狠的吼,然后丢下团子回自己房里了。

    团子洗完澡躺到床上,不意外的接到了温泽宇的电话。

    “将就两天,我估计她很快就会让你回来。”温泽宇笑了笑,“能和我家丫头相处好的人可不多!”

    没理会男人的调侃,团子有其他问题要问他:“你故意告诉张美亚我们的关系。”

    “呵呵,怎么了?不喜欢吗””

    团子听他还嬉皮笑脸的,语气又低了低:“你想让她查我,好顾忌我的身份,不敢动手?”

    张美亚肯定会去查温泽宇,自然她这个未婚妻也跑不了,能嫁给京城温家的女孩怎么可能身份普通。

    “两个原因。”温泽宇的声音在黑夜里像海边的波浪,轻轻柔柔的打在人心上,“第一,我当然希望他们能忌讳咱俩的身份,至少动手时,也不敢伤你。”

    “第二,最好直接是放弃报复,然后销声匿迹。”

    温泽宇并不希望介入y省的事情,他并不需要什么政绩。时候到了,温家自然会制造机会让他上位。边境的水太浑,他不想让团子参与进来。

    “睡觉吧!”团子在那边说。温泽宇心里笑了笑,小丫头生气了。

    “明天见,我的团子!”温泽宇对着话筒轻轻吻了下,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今天早上大楼里的人都知道那个漂亮的温特助心情不好,已经给好几个人脸色看了。可小姑娘们不但没生气,私下里都在猜测他怎么了。

    对这个看脸的世界来说,颜值高的人犯错也容易被原谅。

    温泽宇的沉着脸坐在办公桌后面,那个柯怡心竟然说要逛街,连中午的饭局都拒绝了。这就意味他今天一天都见不到团子,看来她也不笨,知道自己没戏就开始折腾他们了。

    过了一会他突然轻松下来,呵呵!有本事她就一直让团子跟着,看看痛苦的到底是谁。

    “你在这等我。”柯怡心不耐烦的对团子说,“我要做头发。”

    团子看了她一眼:“这里全是落地窗,轻而易举的瞄准你,然后砰!”她做了个射击的手势。

    柯怡心恶狠狠的坐下:“你是故意的吧?从早上开始无论我干什么你都说这种话,你吓唬谁呢?”

    “我只是说事实。”团子扫了她一眼,“已经有两拨人跟踪过你,话句话说,你的死亡几率是百分之五十,如果”

    “你够了!”柯怡心打断她的话,“我要给舅舅打电话说你恐吓我。”

    张鹏听她抱怨了一通,却没有答应什么要处置团子的话,借口开会把电话挂了,只是告诉她一定要听保镖的话,不然会有危险。柯怡心气呼呼的把手机扔到包里,然后叫发型师给她弄头发,还不忘记讽刺团子。

    “我就在这做头发,有本事你就叫人来杀我啊!”

    团子默不作声的走到一旁坐下,拿出手机回复之前温泽宇的短信。柯怡心见她不吭声,心里又不舒服起来。

    “喂,你知道温特助家是干什么的吗?”她一脸嫌弃的瞟了团子一眼,“你一个当兵的,不可能嫁给他的。”

    “你觉得什么人能嫁给他?”团子抬起头。

    柯怡心得意的笑了笑:“当然是我这种身份的人!”

    “嗯,可是他不喜欢你。”

    一句话让柯怡心的脸变了,然后她的目光扫到团子的手机,看到上面的信息正是温泽宇发过来的,心里妒忌的要死,忍不住说:“你不过是妄想嫁入豪门吗?也不知道你父母是怎么教育你的,真应该让他们看看自己养的好女儿!”

    “他们比你父母好,至少我不会像个疯子。”团子随手拿起桌上的镜子,正好映出柯怡心狰狞的面容。

    她也被自己吓了一跳,一把推开镜子:“拿走!”

    “被自己恶心了?”团子继续说,“人的心理会直接反应在脸上,你的心有多脏,你的脸就有多丑,时间久了,就再也变不会本来的模样,永远披着张恶心的脸,你愿意这样吗?”

    柯怡心不吭声了,狠狠瞪了团子一眼把头扭过去。

    团子低下头继续和温泽宇发信息。如果她现在不是军人,柯怡心已经被打趴下了。正如她一直的信仰,枪口永远是对准敌人的,可团子低估了女人的妒忌心。

    &nbsp

    ;   过了两天,下午她陪着柯怡心从超市出来,在地下停车场里被几个人拦住了。

    “哎呦!两位小姐去哪啊?要不要我们陪陪!”明显是小混混的五个男人将她们围住。

    柯怡心尖叫道:“你们是谁?你们想干什么?”

    团子真想翻白眼,你以为是拍电视吗?还有你叫的时候,眼里能不那么开心吗?

    “快点把他们赶走啊!”柯怡心躲到团子身后,在一个男人上前抓她时,把团子推了出去。

    几个男人就和没看见柯怡心一样,只对团子一个人出手。

    柯怡心得意的在旁边看着,还敢教训我,你个贱女人。她对其中一个男人使了使眼色,男人点点头。

    “把她抓起来,楼上就是酒店,我们哥几个好好爽”第二个爽子还没说完,他就开始结巴了,“对对不起我我们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除了他,其他四个人都躺在地上。

    “啊,我的腿断了。”

    “我的胳膊断了!”

    连柯怡心都没看见团子是怎么出手的,仿佛就一瞬间的事情,他们就躺下了。

    “你不走?”团子看了她一眼。

    柯怡心啊了一声,赶紧跟上去,不忘记瞪那个发呆的男人一眼。

    晚上温泽宇来接团子去吃饭,柯怡心并没有出现,他帮小丫头系好安全带问:“出什么事了?”

    “在房间里心疼钱吧!”团子把白天的事讲了一遍。

    温泽宇目露凶光:“看来有必要让柯省长好好管管女儿了。”

    没等温泽宇做什么,柯怡心就自己倒霉了。

    她失踪了,确切的说是被绑架了。

    “你不是跟着她吗?怎么人不见了?”张鹏着急的问团子,“什么人干的?你有线索吗?”

    团子一脸淡然的回答:“她去试衣服,不让我跟着。”

    张鹏顾不上责备她,果然小丫头靠不住,现在只能报警了。

    团子跟着温泽宇出来:“我去找她。”

    “知道人在哪?”温泽宇笑了,普通人怎么可能从她手里绑走人。

    “知道,你觉得几天合适?”团子难得开玩笑,“她折腾了七天,要不也让她被关七天?”

    温泽宇摸摸她的头:“随你高兴!”

    柯怡心不知道自己被关在哪里,屋子里连个窗外都没有,几个男人轮流进来给她送饭。

    “你们为什么抓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爸爸是省长,你们点放了我!”只要有人进来她就喊,一开始还趾高气扬,后来有个男人当着她的面脱掉裤子。

    看着男人一边打*飞机一边对着自己淫笑,柯怡心吓坏了,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之后她就不敢在哭闹,只是老老实实呆着。就再她快要崩溃时,突然看见团子走进来。

    “是是你吗?”柯怡心以为自己眼花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