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番外团子的爱情九

    柯怡心在商场里东转西转的买了一堆东西,团子跟在她后面一声不吭。.

    “你帮我拿一点呀!”柯怡心不满意了,“没见我拿不了了吗?”

    团子没动:“那你还买这么多。”

    柯怡心早就对团子的态度不满意了,无论自己说什么问什么,她都是一副懒得回答的模样。刺她两句吧,也没反应,就想一拳打在棉花上,自己反而生一肚子气。

    “反正我走不动了,你要是不帮我拿就谁也别走!”柯怡心把购物袋往地下一扔,坐到旁边的休息区哼了一声。

    团子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地上的购物袋,挑了几个拎起来:“走吧。”

    柯怡心忍着吐血的冲动站起来:“你怎么光拿轻的?”

    “又不是我的东西。”团子走了几步,“快点,要下班了。”

    看了看表,柯怡心把东西拎起来,她得赶温泽宇下班前回去。可是看着走在前面的团子,她皱了皱眉头,不能让这个贱丫头破坏自己的好事,得想办法把她支走。

    两个人很快走上电梯,柯怡心眨了眨眼睛,判断了下高度,咬咬牙用力往前一靠。

    “别怪我,这种距离也摔不死你”心里的话还没说完,她惊恐的发现自己前面有空,一头栽了下去。

    眼前是团子面无表情的脸,接着她的脚腕传来钻心的疼。

    “啊!!!”一声惨叫传来,柯怡心哭喊道,”我的脚,我的脚啊”

    温泽宇赶到医院的时候,柯怡心正在骂团子。

    “你为什么要推我下来,我要报警,你这是谋杀!”

    “怎么回事?”他推门进去。

    医生一见总算来个男人,赶紧问:“你是家属吗?”

    “不是。”温泽宇毫不犹豫的说。

    医生:“”

    “温特助!”柯怡心哭喊道,“你总算来了,你快点把她送到警察局,是她把我害成这样的。”

    “其实不至于,就是错位了,在家养几天就好。”医生忍不住开口,这个病人从进来就大喊大叫的,“这位先生,如果你是她朋友,能不能办一下手续,然后你们就就可以走了。”

    田丽匆匆走进来:“温特助,付过医药费了。”

    医生一听马上就跑了,温泽宇这才说:“柯小姐,张市长在开会,田秘书会送你回去。”

    “她呢?”柯怡心指着团子,“我要她负责。”

    团子看了温泽宇一眼,淡淡的开口:“她想推我,结果自己摔下去了。”

    温泽宇一听,眼里划过道冷厉,语气也沉下来:“柯小姐还是先回去吧,商场有监控录像,回头我会交给警察的。”

    “啊!”柯怡心一听心虚了,还想说什么,就见温泽宇已经拉着团子离开了。

    田秘书对她露出个客气的笑容:“我扶你!”

    温泽宇一边开车一边说:“下次直接让她腿摔断,住到医院里还省事。”

    “她没那个胆子。”团子笑,“不然不会快到的时候才动手。”

    柯怡心如果知道一定很庆幸自己的的决定,如果她狠一点,一上电梯就出手,恐怕现在已经不能动了。

    “她爸是y省省长,家里还有个哥哥。”温泽宇说,“她哥哥到是个人才,也走了仕途,在隔壁市财政局。”

    团子没吭声,一直到他们吃完饭回到家,才慢吞吞的说:“今天,有人跟踪她。”

    “跟踪她?”温泽宇皱眉,“动手了?”

    团子摇摇头:“应该只是跟踪,没有动手的意思。也可能是我在的过。”

    “难道他们转移目标了?”温泽宇思考了片刻,“这事谁也别说。”顿了下,他有些犹豫的摸了摸团子都脑袋,“团子”

    哼哼,团子没好气的瞪他:“后悔了吧?”

    温泽宇叹口气,他原本想把团子弄到地方上来会安全很多,现在看来反而更不安全了。在部队好歹是集体出动,现在可就她一个人。

    “张鹏一直认为那些人不过就是吓唬吓唬,我也这么认为。”温泽宇眼走墨色翻滚,“看来,我们一定漏了什么没查。”

    团子伸了个懒腰:“查查最后判刑的那个毒贩。”

    “去睡吧!”温泽宇伸手拉起他。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温泽宇还是把事情告诉给张鹏。自己没有那个义务帮他去查这些,张鹏听了后很吃惊。

    “糟了,柯省长还在国外考察,如果怡心出什么事我们没法交代。”

    温泽宇看了眼团子说:“我建议让柯小姐也暂时出国。”

    “对对,反正她一直住在国外的,让她赶紧回去。”张鹏下午去看柯怡心的时候提出来让她离开,谁知道柯怡心死活都不走。又不能告诉她真正的原因,劝了半天都没用。

    “舅舅,你要是觉得不安全就把那个女保镖借给我啊!”柯怡心趁机提出来,她根本不相信张鹏的话,什么最近治安不好,当她是小孩子啊!

    张鹏没办法,也只能答应了,回到办公室就把温泽宇和团子叫进来。

    “小江啊,我知道这样不太合适,能不能麻烦你去保护怡心!”张鹏说的很客气,毕竟团子是部队的人。

    温泽宇不满的说:“从安排个保镖给她。”

    “那样别人不都知道了吗?”张鹏说,“温特助你看,小江本来就是小姑娘,和怡心在一块还方便。”

    团子点点头:“可以。”

    温泽宇瞪了她一眼,张鹏见他不太高兴,一时也不知道原因,只当他是怕小江走了回头不好和部队交代。

    “你放心,这事是我提出来的,自然有我负责!”他笑眯眯的看着团子,“那就麻烦小江了!”

    回了温泽宇的办公室,男人凶巴巴的说:“你是故意的?”

    “不是。”团子认真脸,“我看了你桌子上的文件了。”

    温泽宇狠狠的揉了把她的头发:“还说不是!”

    虽然不想管张鹏,但为了自己和团子的安全,他去调查了那个毒贩。发现他有个在市里的女朋友,而这个女朋友的身份还挺耐人寻味。

    “美亚翡翠珠宝店的老板。”团

    子打开文件,“这个叫张美亚的女人,是省委书记的妹妹。”

    温泽宇有些头疼的把文件丢进碎纸机:“还不是你选这么个地方。”

    毒品利润巨大,y市这里多少看不见的地下交易谁不知道?只不过没闹太大,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今扯上了商人不说,还牵出来一个书记。

    “你接着查,我跟着柯怡心看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团子的声音带着冷眼,“国家不养白眼狼,任何违背国家利益的人都该枪毙。”

    温泽宇没吭声,温家以自己家族利益为先。而江家,三代人为国利民,团子从小耳读目染,不然不会励志当将军。

    “答应我,如果有危险,先保护自己。”温泽宇就是怕她会为了柯怡心让自己受伤,看来自己得逼那女人做点什么。

    几天后柯怡心的脚就没事了,她又跑来要请温泽宇吃饭,并且要求团子从明天开始要住到她家去,24小时贴上保护她。

    “好。”温泽宇答应了。

    倒是让柯怡心有些受宠若惊。

    来的时候,她都想好了。就算用张鹏的身份也要逼着温泽宇答应。只要那个什么团子的跟自己在一起,她自然就能见到温泽宇了。她不信温泽宇会喜欢个保镖,自己还是有优势的。

    “那我们去吃饭吧!”她笑眯眯的对温泽宇说,又板着脸看向团子,“你回去收拾下行李,下午跟我回家。”

    温泽宇不同意:“用不着,晚上我会送她过去。”说完拿起车钥匙,“一起去吃饭。”

    柯怡心去的饭店,是五星级酒店的西餐厅。团子去洗手间的时候,一个女人正在里面补妆。她看了一眼,脚步顿了一下,那女人却突然捂着胸口喘气。

    “你没事吧?”团子靠近她。

    大概三十多岁的模样,但是保养的很好,如果不是精致的五官带着些沧桑感,看上去像二十多岁一样。

    听到团子问她,女人指了指皮包,团子从里面翻出一个哮喘喷雾递给她。

    “啊啊”女人对着嘴喷了几下,使劲喘了几口气才慢慢平静下来。

    团子见她没事了就准备离开,女人叫住她。

    了,

    “这位小姐,谢谢你啊!”

    “不客气。”团子摆摆手拉开门。

    走向餐厅的时候,正好看到温泽宇往这边走来。

    “怎么这么慢?”他打量了团子几眼,确定她没发生什么意外。

    团子拉着她回座位,温泽宇看她的表情就知道有事发生,可现在也不方便问。

    “上洗手间都这么久,我以为你迷路的呢!”柯怡心阴阳怪气的说。

    温泽宇的目光冷冷从她脸上划过,看向团子时,却瞬间变的温柔:“你刚刚不是想吃蜗牛吗,快点吃,一会该凉了。”

    哼!柯怡心心里愤愤道:这个贱丫头哪来的?还知道西餐的礼仪,本来让她出丑呢,结果比自己的姿势还标准。

    “是你呀!”一个声音打断他们。

    团子扭头一看,是刚刚在洗手间里的女人。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