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番外团子的爱情五

    艾丽莎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团子手上多了把枪。

    “你疯了?怎么敢把武器带进来?””吃惊之余到也没怎么害怕,她不信团子会真开枪,于是还挑衅她“你以为我没见过枪?呵呵,该不会是玩具吧!”

    团子二话不说,对着她就扣下扳机。砰一声枪响,吓坏了所有人,艾丽莎直接摊到地上,刚刚那颗子弹是擦着她的耳朵过去的。

    “啊啊啊啊!”几个女人叫起来,茜拉看了眼团子,努力压下心中的恐惧说道,“没事,闹着玩的,大家不用怕。”

    你把我们都当瞎子吗?在场的人心想,后面柱子上的抢眼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敢开枪!”手下才反应过来,急忙去扶艾丽莎,可是艾丽莎大概吓坏了,扶了好几次才站起来。

    团子收起枪:“我是自卫。”

    在旁边房间的大人们也匆匆赶过来,温品堂先看团子,发现她没事,就一副看热闹的表情站在儿子身后。威尔顿见自己的女儿妆也花了,小脸惨白带着泪,还浑身发抖。

    “艾丽莎你怎么了?”威尔顿一开口,艾丽莎才发现他,当下就泣不成声,“爸,爸她要杀我!她要杀我!”

    威尔顿皱着眉头看向他手下,后者赶紧把刚刚的事讲了一遍,最后还给了自己上司一个台阶下:“其实是误会,小姑娘们闹着玩呢!”

    这种场合,威尔顿是不可能把人怎么样的,况且是自己女儿挑衅在先。可显然愚蠢的艾丽莎不这么想,她尖叫道:“闭嘴,明明就是她要杀我!”

    连茜拉都想给她一巴掌了,不断的给艾丽莎使眼色,无奈对方根本不看她。

    “爸,快把抓起来!”艾丽莎还在不停的叫唤,威尔顿眼里的不耐烦越来越多,还有对女儿深深的失望,“够了!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跟我回家。”

    艾丽莎不敢相信的瞪着威尔顿:“爸,你在说什么?快点让人抓她啊!”

    “带她上车。”威尔顿一把推开艾丽莎,手下趁机抓住她的胳膊,连拖带拉的强行把人带走了。

    威尔顿看着团子,冷哼了一声:“不愧是江家的孩子,替我向江瑞问好。”

    “我会的。”团子点点头,一脸认真的提醒他,“管好你女儿啊,不要让她再来找我了,故意瞄不准很难的!”

    噗温泽宇忍不住笑了,看到威尔顿要发怒的表情赶紧说,“威尔顿将军,我家丫头性格就是这样,她只是以事论事。”

    言下之意是,团子真的不是在讽刺你,而是真的那么想。大概是陈晨的基因缘故,团子有时候在为人处世上很像妈妈。但是威尔顿不相信,他就是觉得团子在羞辱他,可偏偏还不能发火。

    “今天的事情都是误会,希望不要影响大家的关系,有机会请两位吃饭。”他这话是对温家父子说的,完全没看团子。

    温品堂笑了笑:“一定,听说将军不久要访华,到时候见!”

    第二天,报纸上大肆报道了这次成人礼,其中有几张团子的照片,占了很大的版面,媒体评论她是来自东方的精灵,同时也把她的身份扒了干干净净。

    但是关于她朝艾丽莎开枪的事情,却一个字都没提。这些团子都不关注,她已经在飞机上准备回国了。

    &nb

    sp;   “你还要待多久?”温泽宇正在往准备的礼物里塞纸条,不然团子回去会搞不清楚是送给谁的。

    听到丫头问他,温泽宇一副漫不经心的口气说:“你想我回去吗?”

    一旁的温品堂扭过头,他不想看儿子等会的表情。

    “不是,我爸说下个月过完生日就送我去部队,我想以后我肯定很忙。”团子看了他一眼,“不过,你本来也不给我打电话的,应该没什么关系。”

    温泽宇嘴角抽了抽:“去你爸的部队?”

    “不。”团子摇头,“还没定,但肯定不是我爸那里。”

    揉了揉眉心,温泽宇抱歉道:“我还不知道,到时候再说吧!”

    “哦。”团子撇撇嘴,也不知道心里怎么想的,然后就催温泽宇下去。

    看着飞机起飞,温泽宇的目光暗了暗,看来他的计划要提前了。

    团子到家的时候,汤圆正在偷吃巧克力。

    “姐!怎么回来了?”

    团子丢给他张面巾纸:“回来抓你个现行啊!爸妈去哪了?”

    “你别告诉爸啊,我就吃了一块。”汤圆坐到她跟前,“爸去部队了,妈在店里。”

    把温泽宇给他买的机器人拿出来:“你怎么不上学?”

    “姐,放假啊!”汤圆高兴的拆开包装,“下个月就过年了。”

    团子皱着眉头:“这么早就放假”

    “姐,不是有光碟吗?让我看看呗!”汤圆很好奇成人礼什么样。

    “没意思。”团子在行李箱里翻了半天,把主办方送的盒子找出来,汤圆接过来跑回房间看去了。

    晚上江瑞和陈晨回来的时候,全家又看了一遍,等陈晨和汤圆去花园散步的时候,江瑞才开始父女间的每人一谈。

    “进了部队,就不可以随便把枪了。”

    团子点点头:“我知道啊,所以趁着还能的时候吓唬她!”

    江瑞笑了笑,他知道团子有分寸。他的女儿,在哪都不能被人欺负。

    “过完年去部队,想好去哪了吗?”

    “我想去y省。”团子说出早就想好的地方。

    江瑞皱了皱眉头:“太危险,你妈妈不会同意。”

    y省连着边境,另一面就是最大的毒品基地金三角。国内百分之八十的毒品都从y省进入,是扫毒严打的重要地方。

    “立功快。”团子说,“以我年纪和资历想尽快进入京城国防,立功是最好的途径,就像当年的爸爸一样。”

    江瑞揉了揉眉头,别说陈晨不同意,就是他也不放心。

    “爸,我会立功,然后很快回来的!”团子保证道,“平安回来。”

    “如果你受伤,我会马上把你调回来。”江瑞看着她,“放我手底下也没人敢说什么。”

    团子敬了个礼:“是,首长!”

    江瑞摸了摸女儿的头,他知道丫头心里怎么想的。

    &nbsp

    ;  十年后,我希望人们称呼我江首长,而不是战神的女儿!我会谱写我自己的神话,成为新的战神

    作为父亲,唯一能做的,就是一路保驾护航,然后看着女儿完成理想。但是再这之前,还得先搞定当妈的。

    “爸,先别和我妈说,等我拿到通知在告诉她。”

    江瑞瞪了她一眼:“你这是先斩后奏,但时候你妈会生气。”

    “现在告诉她也会生气啊!”团子拉着他的胳膊撒娇,“你又那么听妈的话,到时候我就去不了了。”

    “你啊!”江瑞戳了戳她的脑袋,“回头你自己跟你妈说吧,我不管了。”

    于是,父女俩就瞒着这件事。私下里,已经把团子的档案资料全都调去了y省,而且隐瞒了她江家女儿的身份。倒不是想体验什么从头开始,而是为了团子的安全考虑。

    如果让不法分子知道她是江瑞的女儿,对她以后的工作和任务太不利了,也太危险。

    转眼到了春节,团子的生日是正月初五,原本万家的人和辛晴他们都要过来。结果赢成的妻子突然早产了,辛晴要留下照顾。而万家那边是陈欢病了,虽然只是感冒,但万老板不让她出来活动。

    “人少也好,就我们两家吃顿饭吧!”温品堂给江瑞打电话说,“就在我家的饭店。”

    江瑞不忘记嘲笑他:“你其实心里特难过吧,又少了次见我妈的机会。”

    “我过了年会去s市,到时候见也一样的。”温品堂淡淡的说,“初五见。”

    团子过生日那天,陈晨一直不太高兴,到了饭店就开始跟谢红抱怨:“小泽没回来?”

    “我给那臭小子打了三天电话了,他都不接!”谢红愤愤道,要不是温家的保镖说没事,她都以为自己儿子是不是被绑架了。

    陈晨看着她:“你和我说实话,小泽是不是喜欢别人了?四年前非要出国我可以理解,男人嘛总要以事业为重,可如今也该回来了。”

    “不可能!”谢红斩钉截铁的说,“陪团子参加成人礼的时候,两个人可亲密呢!”

    “那就是劈腿了。”陈晨一口咬定,“反正肯定有问题。”

    谢红不敢说什么,她也想知道温泽宇死哪去了。偏偏温品堂一只说让她放心,其他的什么都问不出来。

    “姐,我姐夫没回来呀!”八卦的不止是女人,还有二货。

    团子正啃着个苹果等上菜,把汤圆的脑袋推开:“别挡我看手机。”

    汤圆撇撇嘴:“姐,你这样是留不住男人的。”

    “你说什么?”团子看着他,汤圆缩了缩脖子,“男人都喜欢温柔可爱的女人”

    “我哪里不温柔可爱了?”

    你哪里都不温柔可爱。这话汤圆绝对不敢说出来,他姐的战斗值是500,他是50。然后他爸的战斗值是1000,至于陈晨估计已经爆表了。

    “上菜了!”一个经理模样的人领着一排服务员进来,把一个最大的盘子放到桌上。

    团子看着他:“什么菜?”

    经理笑眯眯的道:“请江小姐亲自掀开盖子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