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番外团子的爱情四

    温泽宇正从他爸手上接过团子,负责成人礼的工作人员在两个人的胳膊上绑了同样颜色的丝带,证明今天晚上他们就是彼此的王子和公主。.

    “饿不饿?”

    团子摇摇头:“我听他们说一会典礼结束有自助餐。”

    身为一个吃货,团子对食物的要求很高。美食与枪,是她人生唯二的追求。想到这里,温泽宇的眼神暗了暗,什么时候,他能干掉这两项呢?

    “过来了。”团子看向他身后,温泽宇带着她转了一圈对上了艾丽莎和正呲牙的手下。

    他靠近团子耳边小声说:“你看的见吧,她的身上的颜色。”

    “妒忌,疯狂”团子眼珠转了转,“你怎么招惹上的?”

    温泽宇笑了笑没回答,艾丽莎已经到了他们跟前。

    “温学长,她是谁?”

    看着气势汹汹的艾丽莎,手下忍不住敲了敲脑袋,如果不是将军,这么没脑子又霸道的女孩谁能看得上

    “她是我的未婚妻。”温泽宇柔声道。

    手下见鬼似的瞪着眼珠子,不是说这位少爷从来不搭理女人吗?艾丽莎的眼睛也亮了亮,温泽宇还是第一次回答她的问题,而且还这么温柔。

    这下,她心里更确定了所谓的未婚妻一定是家里安排的,艾丽莎心里一阵得意,我的家世这么好,一定能把这个女人比下去。

    “这位小姐,我们交换舞伴吧!”艾丽莎仰着脖子,把手下推出去。

    团子看了看温泽宇,又看了看一脸歉意的手下,摇了摇头:“不换。”

    “为什么不换?”

    “为什么要换?”团子瞟了她一眼,“他又没有小泽好看。”说完还冲温泽宇咧嘴笑,“对吧?”

    温泽宇点点头:“嗯!”

    “温学长!”艾丽莎脸变了,“你真要当她的舞伴?”

    “当然。”温泽宇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她,“她是我的未婚妻,我父亲今晚会亲自送她参加仪式。”

    团子看了温泽宇一眼,眉头皱了皱,而艾丽莎心里却马上补脑:原来如此,这么说是碍于家里的面子了,那等会我去见见温学长的爸爸不就行了!

    在艾丽莎看来,温家一定会选自己。她又打量了几眼团子,很快把她归到无害的类别里,不足为惧。

    “那好吧,等会吃饭的时候再聊!”艾丽莎冲温泽宇抛了个媚眼,又得意的看了团子一眼离开了。

    温泽宇见人走了,马上搂着团子说:“我们接着跳!”

    “你故意的。”团子看着他。

    “什么?”温泽宇装傻。

    团子抿了抿嘴,不说话了。

    自己的确是故意的,温泽宇心想。他要多弄出来些女人,让团子看清楚她对自己的感情。他对团子,从小时候的亲近喜欢,到如今的欲罢不能。

    温家的男人都是这样的,一眼一生。只要认定了,这辈子都不会变。他人生的每一步规划都有团子,他希望团子也一样。不是因为习惯,不是因为一起长大

    ,而是因为爱他。

    因为爱他,而心甘情愿的嫁给自己。他忍着四年的煎熬相思,也正是为了给团子空间,让她有时间想想自己和她的关系。

    “那个女人你小心点,她会很疯狂,到时候你吃不消的。”团子突然冒出来一句。温泽宇一脸见鬼的表情,怎么和他预想的不一样?

    他以为团子至少会在意问他和艾丽莎什么关系,虽然他说过自己是被骚扰的一方,但今天晚上他对艾丽莎的态度连艾丽莎本人都看出来不一样,团子为什么没反应?

    “团子”他盯着小丫头的眼睛,不想错过她的表情,“你有没有觉得不舒服或是胸口闷?”

    眨了眨眼睛,团子摇摇头:“没有,你觉得热?”

    温泽宇觉得自己错了,他高估了团子的情商

    “再叫我们了!”团子停下来,“开始典礼了吗?”

    灯光渐渐暗了下来,台上有人宣布仪式开始,每一个叫到名字的女孩都由长辈护送上去,接受祝福和洗礼,最后获得主办方赠送的证书和皇冠。

    这个证书在名媛圈子里可是含金量很高的,代表着身份的象征。温品堂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伸出手臂让团子挽着他。

    介绍艾丽莎的身份时,她挑衅的看了团子一眼。温泽宇低头看看团子的反应,听到她说。

    “完全不在一个等级,怎么喜欢你的女人都这么弱?”

    “团子”温泽宇揉了揉眉心,“你这样的世上估计找不出第二个。”

    他话音刚落,就听到小丫头清脆的笑声:“所以你只会娶我啊!”

    温泽宇楞了下,下意识的看向温品堂。

    “没用的,那些女孩入不了团子的眼,想让她吃醋,至少得是阿莎那个级别。”无视自己父亲一副看好戏的脸,温泽宇在脑子里盘算阿莎舅妈的段位。

    突然他想起来,去年赏金猎人里出了个美女猎人,号称和当年的毒女不相上下

    “小泽,该我了。”团子看了他一眼,和温品堂走上台。

    当主办方说出团子的身份时,威尔顿将军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爸,你怎么了?”艾丽莎只听到团子是什么战神的女孩,“她到底是谁?”

    威尔顿摇摇头:“回去再说。”又看了她一眼,“别去找那个中国娃娃的麻烦。”

    “爸”艾丽莎本来就打着等会要去羞辱团子的注意,威尔顿打断她的话,“不听话我就把你关起来。”见她还不服气,便声音严厉的警告她,“我没有开玩笑,那个中国娃娃的身份很特殊,再说一遍,不要去招惹她。”

    艾丽莎很少见父亲这么严肃,也不敢再说什么了,撇撇嘴:“我知道了。”

    另一个角落里,茜拉也在震惊团子的身份。她可不是艾丽莎那种无脑千金,她熟悉各国势力,自然知道战神江瑞是谁。

    “爸,看来温家我们搭不上了。”

    布莱尔很满意的看了女儿一眼:“你说的不错,联姻是没可能了。但是这也是个好机会。”他的目光放在台上的团子身上,“威尔顿家的姑娘肯定不会甘心,正好是你表现的时候。”

    &nbsp

    ;   “你放心,我会去接近那个中国娃娃的!”

    看了看不远处正发脾气艾丽莎,又看了看自家懂事的女儿,布莱尔非常得意。养出那种没用的女儿,威尔顿已经输给自己了。

    团子从台上下来,随手把头上的皇冠丢给温泽宇:“不配我的旗袍。”

    她刚刚已经换了辛晴设计的裙子,改良式的淡黄色旗袍,配上浅绿色的祖母绿项链,可不就是一个精致的东方娃娃!

    “走吧,吃的已经准备好了!”温泽宇拉着她,团子回头问,“叔叔去吗?”

    温品堂笑了笑:“你们去吧,叔叔有生意要谈!”

    隔壁就是冷餐会场,已经有不少人在里面了,大多是端着酒杯坐在沙发上聊天。几个男人围着一个女人,或者几个女人围着一个男人。

    “哪里的上流社会都一样。”团子扫了一眼,“所以爸爸从来不让我参加。”

    江瑞的原话是:“我的女儿不需要去展览,他们会送上门让你挑。”

    如果不是温家早就给团子打上了标签,上门想做江家女婿的,一定能排到太平洋去。

    “这里龙虾不错!”温泽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拿了盘子过来,“走,我们去吃。”

    很快,他们俩就成了焦点。因为只有他们绕着桌子不停的往盘子里捡东西,最后拿不下了,还让服务生送到桌上。

    艾丽莎从进来眼神就盯在温泽宇身上,看见平时那么高冷的学长,竟然亲手给那女孩扒虾,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光看有什么用!”茜拉突然冒出来,“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你怎么不过去?”有父亲的警告在先,艾丽莎再没脑子也不敢冲动。

    茜拉耸了耸肩:“那你随便吧!”说完就踩着高跟鞋走到温泽宇他们桌旁,也不知道说了什么,艾丽莎就见她坐了下来。

    “死女人!”她愤愤道,“我也要去。”

    手下赶紧拉住她:“将军说了不能找他们麻烦。”

    艾丽莎甩开他的手:“放心,我就去打个招呼。”说完就蹬蹬蹬走过去了。

    “这么热闹,不建议我坐下吧!”

    团子看了眼已经坐下艾丽莎开口道:“介意。”

    “你说什么?”艾丽莎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

    “你的味道影响我胃口。”团子严肃的说,她的意思是,艾丽莎身上那些负面情绪让她不舒服。但是艾丽莎不知道啊,她以为团子是在找她麻烦,于是一拍桌子站起来,“你敢羞辱我?”

    团子看了温泽宇一眼:“我有吗?”

    看到她那么认真的眼神,温泽宇忍不住笑了:“你没有!”

    “啊啊啊!”艾丽莎被团子的态度气疯了,拿起桌上的酒杯就朝她泼过去。

    温泽宇脸一变,抱着团子后退两步躲开,还没等他发话,团子一个转身就回到桌前。

    “按照米国的规矩,对于袭击自己的人可以正当防卫。”她盯着艾丽莎,“你刚刚攻击我了,现在我要防卫!”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