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番外团子的爱情三

    温泽宇内心一直阴谋论着来点什么波折,结果第二天去试礼服时还真就有人送上门了。 ..

    “温学长?”茜拉惊讶的看着走进来的人,尤其是看到他手里牵着个女孩时,简直震惊了。

    团子只看了一眼,就认出是昨天资料上的女孩。

    温泽宇冲茜拉笑了笑,茜拉看见他温柔的低头跟那女孩介绍自己:“这是我们学校的学妹。”

    “你好!”茜拉掩住眼里的再一次的吃惊,因为这是温泽宇第一次承认她是学妹,以前从来都爱答不理的。然而接下来温泽宇的行为让她觉得自己是不是今天睁开眼的方式不对了。

    “你和茜拉聊聊,我先去拿我的,然后陪你上楼试衣服。”温泽宇在茜拉不知所措的目光下,把团子拉到她身边,“学妹,帮我照顾一下啊!”

    茜拉本能的点头,实际上完全没反应过来。

    “怎么了?”团子问她,茜拉的情绪很不稳定,团子发现她好像很震惊又激动。

    “啊!没什么,没什么。”茜拉这才仔细看了看身边女孩的脸。

    长的很精致,五官也漂亮,年龄好像也不大,不过东方娃娃一向显小,茜拉判断应该跟自己差不多年纪。她想了想决定还是问问。

    “你和温学长是朋友?”

    团子摇摇头,茜拉以为她不想说,就听见句。

    “童养媳。”

    啥?茜拉以为自己听错了,“童童养媳?”

    团子眨了下眼睛,想着老外可能不懂什么是娃娃亲,但她也不想解释,因为跟茜拉不熟。而且这个词,她还是从汤圆那边听来的。

    那会温泽宇还每天在她身边,她住在温家的时间比自己家还多。汤圆有次不知道看了什么电视,就指着她喊。

    “姐姐是童养媳!是姐夫家的童养媳!”

    至于姐夫这个称呼,则是温泽宇用一个机器人模型换来的。

    团子一想,自己好像的确挺像温家的童养媳。温品堂有段时间还哄她叫爸爸,后来让江瑞知道了,两个男人进行了一场友好的谈话。

    然后大熊他们说不把温家一把财产拿到手,绝对不能改口!

    “啧啧,我们团子这声爸可真值钱!”陈晨没事就爱这么说,然后一脸羡慕嫉妒恨的表情。

    所以,后来她就以温家童养媳来自居了。

    “你的意思是,你是温学长的未婚妻?”茜拉终于反应过来了,连声音都忍不住提高,“怎么可能!”

    团子发现她的情绪有了变化,里面夹杂了些妒忌和不确定。

    “为什么不可能?”团子看着她,茜拉还想说什么,看到温泽宇已经回来了,赶紧闭上嘴笑了笑,“快和学长去选礼服吧,成人礼舞会我们再好好聊!”

    温泽宇带着种隐晦莫测的眼神看了茜拉一眼,拉着团子上楼去了。他故意走的很慢,嘴巴几乎贴到了团子的耳朵上。

    两分钟后,艾丽莎就看到了茜拉发在校园论坛里的照

    片,上面是温泽宇搂着个女孩,他正低着头,好像要亲吻她。她当时脸就青了。短短时间帖子下面就数千回复,都是惊讶和不可置信。

    “茜拉,你从哪弄来的?”艾丽莎板着脸拨通电话。

    电话那边的茜拉带着毫不掩饰的嘲笑:“拍的啊!”

    “我不相信,你在哪?”

    茜拉冷笑了一声:“等你过来人也走了,不过不用急,成人礼上你会见到她的温学长的未婚妻。”

    后来她听说艾丽莎连电话都摔了,然后到处找温泽宇。可惜她连人家号码都没有,温泽宇又请了假一直没回学校。为此一直到成人礼当天,艾丽莎才终于见到了照片上的团子。

    “真美!”眼前的少女穿着白色的短礼服,小小的礼服上缀满了银色的花朵,让平时总没什么表情的团子看上去像从夜幕下走出来的精灵。

    团子难得笑了笑:“等会典礼的时候要穿奶奶设计的旗袍。”

    温泽宇点点头:“走吧我的公主!”

    男人的刚刚的气息明显很不稳定,团子知道那叫,是男人对女人的。上车后她侧头看了看,被温泽宇的目光扫到。

    “怎么了?”

    团子非常严肃的说:“可以的,不让我爸知道就好。”

    啥?温泽宇没明白,却见团子把一条细白的大腿伸过来:“上床。”

    嘎吱!刺耳的刹车声传来,温泽宇一脸惊吓的看着身旁的女孩。

    “你不想?”团子看着他,明明身上的颜色那么红

    温泽宇咬着牙重新发动车子:“一会不许当着我爸的面说这个。”

    “哦。”团子耸了耸肩膀,“我又不是傻子,这是恋人之间的事!”仿佛为了安慰温泽宇似的,还拍了拍他的肩膀。

    温泽宇叹了口气,抓着她的手捏了捏。这么多年,他连个脸都没亲过,生怕吓着这丫头,谁知道人家根本就不害怕,而且比自己强悍多了。

    偷偷瞄了瞄团子若隐若现的乳沟,温泽宇想今晚是不是可以干点什么。可又一想,团子真正的十八岁生日还有两个月呢,现在就吃掉太丧心病狂了。

    重点是他怕江瑞杀了他。

    “等会典礼的时候我不能过去,爸会陪着你,不用怕。”温泽宇随便找了个话题,谁知道团子看了他一眼,“有什么可怕的?”

    “我这是例行关心。”温泽宇觉得很心塞,别人家的男朋友不都是这么说吗?

    团子哦了一声,沉思了一会又抬起头:“嗯,你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为了让温泽宇觉得她很有诚意,还把手放在胸口做西子捧心状。

    “团子”温泽宇扶额,“你不用这么演,我了解你的。”

    “这就是青梅竹马不好的地方。”团子总结,“过于了解对方,没什么惊喜了。”

    温泽宇不敢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心里却想:你刚刚用那么严肃的表情做娇羞状,正常人都会觉得奇怪吧

    成人礼的现场是一家高级酒店,据

    说国宴都是在这里举办的。温品堂已经在门口等他们了,接上团子就去了女生休息的地方。温泽宇目送他们离开,正想转身进男宾休息区,就被人拦住了。

    “威尔顿将军!”温泽宇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目光淡淡的划过父女俩。艾丽莎挺着胸,含情脉脉的看在他。

    为了今天的成人礼,她花大价钱订购了礼服。红色的鱼尾裙紧紧的包裹着身体,本来就凹凸有致的身材更加火爆,丰满的上围像是随时要掉出来一样,很多男人都火热的盯着她。

    “温少爷,我以为今晚你会做艾丽莎的舞伴呢!”威尔顿将军说这句话的时候依旧笑眯眯的,当谁都听得出来他话里的不满。

    温泽宇挑了挑嘴角:“我跟艾丽莎学妹并不熟,将军怎么会这么认为?”

    “温学长!你”艾丽莎没想到他这么不给自己面子。要知道在学校里,她一向都以温泽宇的女朋友自居,现在他这么说,明天就会传遍社交圈了。

    威尔顿用眼神制止了女儿后面的话,目的盯着温泽宇:“那不知道温少爷的舞伴是哪家千金?”

    “呵呵!是我的未婚妻。”温泽宇淡淡的笑道,“前几天刚刚从国内飞过来。”

    “那一会我要见识见识了。”威尔顿拍了拍女儿的手,拉着她转身离开。

    等走到没人的地方,艾丽莎跺着脚问:“爸,你干嘛拦着我,我才不信他有什么未婚妻呢!”

    “蠢货,不管是不是未婚妻,能来参加成人礼的就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威尔顿提醒女儿,“之前我问他们要过名单,却被拒绝了。连我的面子都不给

    他低头想了想:“等会见了再说,今天的场合,你不要任性。”

    “我不管,反正我一定要嫁给温泽宇!”艾丽莎握着拳头,心里暗暗道,等会要看看到底是谁,能让温学长当她的舞伴。

    威尔顿皱了皱眉头,他对女儿喜欢谁无所谓,但是要嫁的人却一定得自己挑。温家的确合适,如果能联姻最好。但如果不能,他也不想得罪。

    看到艾丽莎那个样子,他决定今天要好好盯着她,省的女儿坏事。

    典礼开始前,会先举行一场舞会,让女孩子们集体亮个相。因为很多女孩可能会没有舞伴,那么她们就要在舞会上挑选主办方为他们准备好的男伴。

    当然,这些男伴每个都是有身份背*景的,他们来参加,不外乎为了多认识美女,或者寻找对自己有利的联姻对象。

    艾丽莎的男伴是自己父亲的手下,但是那个手下却一点都不开心,他觉得自己到了八辈子霉才被派来陪任性的千金小姐。他觉得今天晚上一定会过的很悲惨。

    果然,音乐一响,艾丽莎就拽着他冲进舞池,还悄悄在他耳边说:“你看到温泽宇了吗?看到他就把我带过去。”

    “他不在。”手下看了眼周围,并没有温泽宇的影子。

    艾丽莎不死心的到处看,时不时就要踩舞伴一下。八寸的高跟鞋绝对是凶器,手下忍着眼泪在舞池里转圈,心里比艾丽莎还盼着温泽宇出现。

    “我看见他了!快过去。”艾丽莎突然叫起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