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番外团子爱情的一

    军用的打靶场里,新兵们正围成一堆,一个个满眼激动的盯着前方打靶的女孩。冰火!中文 ..

    “你们猜今天几个弹孔?”

    “五个!”

    “我猜四个!”

    身材魁梧的汉子大步走过来:“你们这帮兔崽子不好好练枪在这吵吵什么?今天不打光一盒子弹不许吃饭!”

    嗷呜一声,大家鸟兽般散开。赶走了其他人的汉子嘿嘿两声眼睛落在走过来的少女身上。远远地那群新兵蛋*子已经扑到靶子上数弹孔去了。

    “熊叔!”少女摘掉头上的防护帽,露出一张精致美丽的面无表情的脸。

    大熊抽了抽嘴角:“今天怎么样?”

    “四个。”团子伸出手指,“好久没进步了。”

    “呵呵,我送你出去。”

    十发子弹打进四个弹孔,全世界也没几个人能做到了。而江大小姐的目标,是一个!

    “汪汪!”趴在车旁边的大黑狗看到主人,站起来摇尾巴。

    团子摸了摸它的脑袋,拉开车门。大熊一脸可惜的看着半人多高的黑子,这就是人和狗的区别。黑子已经10岁了,两年前开始团子就不再让它参加任务。

    大家都知道黑子最多再活五年,可团子从来没提过,他们也就当不知道。但实际上,刀疤已经开始挑选黑子的后代训练,准备到时候当黑子的替补。

    车子缓缓开出部队,司机是个眉清目秀的年轻士兵。

    “首长刚刚来电话让你赶快回家。”

    团子点点头:“嗯,回吧。”

    小伙子咽了口吐沫,目不斜视的盯着方向盘,心里一个劲的鼓励自己:没事,只是脸长的和首长一样,不是首长,不用紧张,不要紧张

    可是,连表情都和首长一样的脸,怎么看怎么有负担啊!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一个十八岁不到的女孩子会这么面瘫?!

    “回来了吗?”陈晨从厨房走出来,又问了一遍。

    江瑞接过他手里盘子:“已经在路上了。”

    这是城东的山顶别墅区,江家老二三岁的时候全家就搬过来了。这里的保安是全京城最好的,当然,比不得军区大院。可江瑞不想住在那里。

    他不愿意儿子从小再接触部队,江家三代从军,自己的女儿已经注定跟他走一样的路,剩下一个儿子,他希望可以有不同的人生。而江民五年前已经去世,走的很安详。

    至于宋春丽,早在当初那群恐怖分子覆灭的时候,就突然疯了。陈晨说催眠她的人死了,所以她的脑子也受了影响。不知道是不是碰巧,江民离开的第二月,宋春丽也走了。

    团子进家的时候,就看到陈晨正羞答答的坐在江瑞怀里,嘴巴又红又肿,一看就知道刚刚干了什么。

    “再生个妹妹也不错。”她板着脸开玩笑。

    陈晨脸红红的从江瑞身上下来,三十多岁了还和个小姑娘似的,那张脸也跟年纪不符。她被江瑞保护的很好,两个人出门别人总以为她们是姐妹。

    “过来吃水果。”江瑞转移话题,顺便扔出个信封到桌子上。

    团子坐到沙发上,黑子自然的卧在她脚边:“什么东西?”

    陈晨一脸兴奋的说:“好东西呀,快看看!”

    这是一封邀请函。

    米国最高级的成人礼仪式,能参加这个成人礼的女孩都是挑选出来的。有钱有权,都不一定能来。他们通过综合素质来挑选女孩,团子是国内唯一一个收到过邀请函的。

    “我都没有去过”陈晨撇嘴。

    江瑞捏了捏她的小脸:“你18岁的时候不是正在躲我吗?”

    “所以!我的女儿必须去!”陈晨拉着团子的手,“据说去年几个国家总统的女孩也参加过,你会去吧?”

    她生怕团子拒绝。

    说多了都说眼泪,明明小时候那么可爱的,可不知道为什么越长就越像江瑞。本来只有脸像,现在连表情,脾气都一样。用大熊他们的话说,团子就是个女版江瑞!

    陈晨不止一次的抱怨过,想让自己可爱的女儿回来,可江瑞怎么说。

    “儿子不是像你吗?家里有两个笨蛋就够了。”

    正中靶心!江家老二小名叫汤圆,大名江明朗。这个名字是江瑞起的,他希望汤圆可以自由的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不被任何事情拘束。所以这孩子小时候也是放养状态。

    让江瑞和万家庆幸的是,这孩子没有团子一样的能力,智商虽然比普通孩子高,但是大概遗传了陈晨的基因多一点,经常会做一些二了吧唧的事。

    “妈想让我去?”团子依旧没什么表情,顺手拿起块西瓜。

    陈晨猛点头,反正她在女儿跟前一向没形象的,一副可怜兮兮的道:“去吧,去吧!这是多好的人生经历啊,有钱也买不来的!”

    “去。”江瑞是个标准的妻奴,替女儿做决定。

    团子耸了耸肩:“那就去呗!”

    陈晨欢欢喜喜的去给她收拾行李了,留下父女俩在客厅谈心。

    “出去玩玩也好,不要每天泡在部队里。”江瑞有些头疼自家女儿,怎么就长成这个样子了。

    团子点点头:“谁陪我去?”

    江瑞的身份是不可能出国的,他更不放心陈晨一个人出去。

    “温品堂。”江瑞看了她一眼,“你的舞伴是温泽宇。”

    团子没什么反应,除了温泽宇她也不认识别的男人。

    “你还是不知道那小子为什么离开?”四年前,温泽宇突然提出要去米国留学,谁也不知道两个小家伙之间发生什么。

    “不知道。”团子是真不知道,当初温泽宇突然问如果他走了,自己会不会难过,团子当时摇摇头,谁知道第二天人家就走了。她打电话过去找人,温泽宇的态度倒是没变。

    “我也要努力呀,做一个配得上你的男人,我不在你身边你要乖乖听话哦!”

    团子见他没什么事,自然也就不会再多问。之后她和温泽宇就没再联系过,一次电话都没打。但是每年生日,还有特殊的节日,她都会收到温泽宇的礼物。

    邀请函上注明成人礼的时间是下个月底,但是要求提前一

    周过去进行人员确认。团子被陈晨拉着回了趟s市,请辛晴为团子设计了身中式礼服还有首饰。这是江瑞要求的,走出国门,代表的就是国家,自然要穿传统的民族服饰。

    等到十岁的汤圆知道自己姐姐要出国时,已经是出发前一天了。

    “我也要去!”他缩在行李箱里不出来。

    团子淡定的说:“爸不会让你去的。”

    “你把我装进行李箱啊姐!”汤圆眼巴巴瞅着她,“反正是坐温家的飞机不会过安检的。”

    “不行。”团子拒绝他。

    汤圆悲愤道:“为什么?”

    “因为你太重了。”

    “”

    江瑞刚把老婆的睡衣脱掉,房间门就被撞开了。

    “妈妈!我要和姐一起去!一起去!”汤圆抹着鼻涕冲进来。正要往床上爬,就看见他妈钻在被子里露个脑袋一脸同情的看着他。江瑞则黑着脸从床上下来。

    汤圆结结巴巴的说:“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不敲门的,啊啊啊!妈救我。爸爸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不敲门了!”

    小朋友一边凄惨的悲鸣,一边被自家老爸提溜出去。

    团子听到没动静才出来,不意外的在楼下的储藏间里找到了被罚站一小时的弟弟。

    “这块地方也算是你的私人领地了。”团子拍了拍汤圆的肩膀。

    这里是江瑞用来惩罚他们的地方,谁犯了错误就会关到这里罚站。但是只有汤圆一个人有这种待遇,因为团子从来没犯过错误。

    “姐,你肯定是妈捡来的,我不是你亲弟弟嘛?你就带我一起去吧!”汤圆仍不死心。

    团子看了他一眼:“如果我们俩有一个不是亲生的,那一定是你,我和爸长的一样。你呢?”

    “我”汤圆泪流满面。

    是的,他长的不像江瑞和不像陈晨,应该说他完全继承了父母的优点,眼睛像陈晨,嘴巴像江瑞,比父母长的都漂亮。可就因为这样,他懂事以后见到跟江瑞长的一模一样的团子时哭了好久。

    幼小的汤圆认为,既然姐姐长的像爸爸,那他就应该长的像妈妈才对,可为什么他谁都不像。当时温泽宇安慰他,告诉他长大了就像了。可惜美滋滋等着长大的汤圆发现,他越长越不像

    “不过,你肯定是我亲弟弟。”团子又说,“因为你的脑子跟妈很像。”

    汤圆哭了,怪不得她姐没有朋友。这么毒舌,谁愿意跟她做朋友啊!

    不管汤圆再怎么哭泣耍赖,最终他还是被无情的拒绝了。倒是陈晨心软想让他去来着,结果被江瑞的眼神和团子的话制止了。

    “你要他把人丢到国外去吗?让所有人都知道江家少爷是个逗逼?”

    等团子上飞机走了,陈晨才反应过来,抱着江瑞嘤嘤。

    “你女儿说我是豆逼”

    “乖,她说的是汤圆。”

    汤圆:“可爸爸你常说我跟妈妈一样啊!”

    于是,汤圆又站到了储藏间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