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番外沈公子和张宓五

    第五章交个朋友吧!

    沈霸天要认干女儿的事传的很快,上流社会的女人整日无所事事,除了逛街打扮就只剩下八卦了。

    周末,沈家发了请柬,邀请各路名人去参加这场认亲仪式。大家早就知道了白小雅的身份,这无疑是一出麻雀变凤凰的好戏。

    “小雅,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沈霸天送了两个成分十足的金镯子。

    白小雅接过来叫了声爸!

    “这是我跟你嫂子送你的。”沈公子递给白小雅一个文件袋。

    她想也不想就打开了,今天这种场合,沈公子送的东西一定是为她撑场面的,所以要让所有人都看见。

    “一家珠宝店!”白小雅吃了一惊,“沈大哥这这太贵重了。”

    “既然是一家人,就别那么客气了。”张宓笑了笑,“这家珠宝店以后就当是你的私房钱吧!”

    白小雅呜咽的点了点头,抬手擦了擦眼睛。

    周围的人赶紧上前祝贺,沈霸天让沈公子带着白小雅去认认人。至于张宓,则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

    “沈太太!”

    张宓抬起头,看见一个穿着性感裹胸礼服的美女冲她笑。

    “我是mak,你可以叫我玉玲。”

    “你好”张宓反应了一下,对方已经坐到她旁边。指着不远处跟着白小雅说,“请神容易送神难,沈太太还是小心点好。”

    张宓笑了笑:“你是来提醒我的?可我们好像不认识吧。”

    “现在认识了。”对方伸出手,“你经常去的美容会所,是我开的。”

    “白玉兰的老板?”张宓有些惊讶。

    那是一家非常具有东方色彩的美容院,据说全国有很多分店。因为用了天然的植物配方,和古老东方的技术,非常受名人的追捧。

    张宓还没傻,对自动上门的友情并不觉得有什么高兴的。她笑了笑:“怎么?难道我是你们大客户,让玉玲老板刮目相看?”

    “呵呵呵!”玉玲晃了晃酒杯,“我就喜欢你这么直接的人。”

    她侧了侧头,张宓才发现她的眼睛是棕色的,原来是个混血儿。

    “沈太太的身份足以成为我的上宾!”玉玲笑了笑,“不瞒你说,一直以来我都是交保护费的,这个国家有多乱我们谁都知道。”

    自从张宓成了会员后,沈公子就对她的会所格外留意,专门派了几个人盯着。现在她不用交保护费也没人来捣乱。华人在这里的势力很大,没有必要,谁也不会得罪沈家。

    “呵呵。”张宓听完她的话也笑了,“那我是不是应该跟你要个折扣?”

    玉玲很认真的想了想摇头:“恐怕不行,沈太太现在已经享受最低价了。不过嘛,有些私人的东西我可以跟你分享一下,等你生完孩子再说!”

    跟性子直的人聊天是很愉快的,沈公子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两个女人笑眯眯的凑在一块。

    “哟,沈公子过来了,我就不当电灯泡先走了!”玉玲站起来,比划了一下,“闲得慌就给我打电话。”

    张宓冲她摆摆手:“知道了,再见!”

    沈公子扶她上楼,路过大厅时,看见白小雅已经跟几个名媛谈笑风生了。

    &nb

    sp;“用不了几天,你这个妹妹就是名人了。”张宓摇了摇头,“争那么多有用吗?”

    “我曾经处置过一个叛徒,他临死前说你们什么都有,每天睁开眼就享受我们这辈子都奋斗不来的东西。凭什么你们那么好命,我付出那么多却还是要看你的脸色。”

    张宓眨了眨眼睛,又开始发呆了。

    沈公子刮了下她的鼻子:“知道我怎么回答的吗?”

    “如果是我,我会说在我为了保住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奋斗时,你在哪里,你没有见过,不表示不存在。”

    张宓大咧咧的往床上一趟:“我觉得你肯定没说什么好话。”

    “呵呵!”沈公子帮她把裙子脱下来,“嗯,我说命好也是种运气。你没有这种运气,就注定只能看我的脸色。”

    “我就知道。”张宓撇撇嘴,“我下午洗过澡了,不想动。”

    沈公子在她身上占了半天便宜,才把人塞进被子里:“那你先睡,我去洗澡!”

    “怎么还没睡?”沈公子出来的时候见她还瞪着眼睛发呆,端了杯牛奶过来。

    张宓喝完钻进他怀里:“那个玉玲”

    “嘿嘿!”沈公子抬起她的下巴,“吃醋了?”

    “呸。”张宓咬了他一口,“你以为我瞎的啊,人家对你没兴趣!”

    沈公子点点头:“这倒是。”

    玉玲没有姓,白玉兰出名的时候大家就都知道有这么个漂亮的老板娘。据说她父亲是美国人,母亲是越南人,所以她喜欢别人叫她玉玲。

    难得的是,这个女人从来没有依附过任何男人。她旗下的美容院不少有钱男人光顾,多得是人追她。可从来没听过她跟谁有关系。

    “她很厉害啊!”张宓真心的说。

    沈公子点点头:“老爷子也经常夸她聪明。”

    一个女人,可以游走于各种男人中间还不被占便宜,这不只是气节问题,还需要脑子。

    “如果是她,你还是可以打打交道。”沈公子关了灯,搂着张宓躺下。

    张宓没吭声,抱着他闭上眼睛。

    沈公子觉得张宓在这边没什么朋友,有个能谈得来的女性至少不那么无聊。张宓倒是没什么反应,她现在发呆都不够时间,往往坐在那就是一下午。

    这天要去白玉兰做美容时想起来玉玲这个人来,就打了个电话过去。

    “你今天来啊?”玉玲在电话那边笑道,“你是去第七大街那边的店吧,那我下午过去等你!”

    于是张宓下午就在美容院见识了很多玉玲所谓的古老秘方,其中一个可以把身体弄的香喷喷的,可惜她现在不适用。

    “我没骗你吧?”玉玲扶着她走到休息区,“等以后你身子方便了,我给你一个个体验!”

    张宓则翻了个白眼问她:“你私藏这么多好东西,你的顾客知道吗?

    “哈哈!”玉玲帮她要了杯果汁,“我可指着那些养老呢!”说完她好像看见了什么,笑容收了起来,“看看,这人身份不一样了,气色都看起来不同。”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张宓眼睛暗了暗。

    白小雅正跟一个打扮时髦的女人往这边走。

    “她之前可不是我这的会员。”玉玲坐下来,“不愧是

    你们沈家的小姐。”

    张宓好笑的看了她一眼,这么阴阳怪气的干嘛,就听到白小雅叫她。

    “嫂子!”

    “真巧啊。”张宓打招呼。

    白小雅笑嘻嘻的看着她:“我还说叫你一起来呢,就是怕你不方便!”

    “呵呵,我现在也是偶尔来一下。”张宓指着椅子,“坐啊。”

    跟白小雅一起的那个女人却看都没看张宓,而是坐到玉玲旁边:“没想到mak也在,来视察的吗?”

    “没有,陪朋友。”玉玲看了张宓一眼。“倒是黛儿小姐,这个时候你在国内可是很罕见啊。”

    叫黛儿的女人一脸高贵骄傲的表情,眼神更是不屑的扫过张宓,“这几天不舒服,就没去巴黎看秀。”

    “黛儿!”白小雅笑了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嫂子。”

    玉玲也接了句:“嗯,也是我朋友!”

    张宓见黛儿还是一副死人脸看自己,心里翻了个白眼站起来:“时间差不多了,改天我过来再你打电话。”她只看着玉玲,然后又对白小雅点了点头。

    “嫂子,我送你吧!”白小雅见黛儿没说话的意思,赶紧打圆场。

    张宓摇摇头:“宋公子会过来接我,你陪朋友吧。”

    谁知黛儿突然来了句:“沈公子来了?我要见他。”

    “嗤!”张宓忍不住笑出声。

    “你笑什么?”黛儿瞪着她,“不要以为你是沈太太就得意。”

    张宓懒得理她,拿起包包就走。

    “你别走。”黛儿拉住她,“没听到我的话吗?我要见沈公子。”

    玉玲皱着眉头扶住张宓:“黛儿小姐,你还是放手的好,沈太太身子不方便。”

    “不就是怀个孕吗?有什么了不起。”

    “她们家和黑手党关系密切,道上的人一般不轻易得罪。”玉玲在张宓耳边悄悄说。

    张宓微微点头,转身看着黛儿:“你要见我老公?”

    “是啊,你”突然黛儿的眼神变了,目光盯着电梯口。

    沈公子正大步走过来。

    “怎么不接电话?”他第一时间搂住张宓,仔细看了看她的脸。

    张宓啊了一声:“电话是震动,还没调过来呢!”

    “哥!”白小雅叫了一声,眼里带着惊喜。

    沈公子冲她点点头,然后问张宓:“碰上的?”

    “嗯。”张宓看到黛儿一脸害羞带臊的盯着沈公子,暗中掐了他一下。

    “嘶”沈公司吸了口气,这才发现黛儿。

    黛儿见他终于看自己了,赶紧摆出个性感的姿势:“沈公子,好久不见!”

    “你是哪位?”沈公子装傻。

    玉玲在旁边抿了抿嘴,推了把表情难堪的黛儿说:“我这新回来批精油很不错,黛儿小姐去试试?”

    “好。”黛儿还想说什么,就见沈公子已经搂着张宓离开了。

    她跺了跺脚,跟着玉玲去做精油。白小雅站在原地思考了半天,才转身去找黛儿。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