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第一百二十五章婚礼正文结局

    “陈晨!”阿紫从门口冲进来。 ..

    大熊手里抱着个白团子跟在后面:“哎呀,慢点慢点,你刚出了月子。”

    “不是说过几天才来吗?”陈晨惊喜的拉着她。

    阿紫摸了摸她的肚子:“啧啧,看上去不错,就是脸色不太好。”

    “快让我看看!”陈晨对着大熊伸手。

    大熊把他儿子递过去:“漂亮吧!”一脸的显摆像。

    阿紫白了他一眼:“那还不是因为像我,要是像了你就得叫小熊了。”

    “我觉得现在的名字还不如小熊呢!”陈晨抽了抽嘴角。

    当初阿紫生下儿子时打电话告诉她,孩子的小名叫年糕。陈晨不可思议的问她为什么时,阿紫是这样解释的。

    “因为团子呀!所以我儿子就叫年糕,这样比较像姐弟。”

    别说陈晨真被她影响了,后来不止一次的想过,自家儿子以后是叫汤圆还是包子

    “最近京城有什么热闹吗?”陈晨跟阿紫抱着年糕坐在沙滩上吹海风。

    阿紫吃了块菠萝说:“有啊!白薇蓉终于把陆家的财产拿到了,她现在是陆氏的董事长。”

    早在三个月前,白薇蓉就对外发表声明,她跟陆涛的儿子是陆家唯一的继承人。万倾思说白薇蓉没那个脑子,都是白家老头在背后策划的。

    “对了,你上次说韩雪莹被白薇蓉逼疯了?”陈晨的口气很复杂,那个女人其实挺可怜的。

    她生完孩子醒来,就看到白薇蓉抱着孩子站在她床前,一脸得意的谢谢她给自己和陆涛生了儿子,白薇蓉再不明白就是傻子了。

    可惜,她再怎么哭闹,都没人管,结果因为过于激动,差点产后大出血死在病床上,后来不知道被白薇蓉弄到哪去了。

    “她被龙朕傲带走了。”阿紫啧啧两声,“大熊跟白家打了个招呼,白薇蓉还不愿意,一直想把人给折磨死。”

    要不是白子期一直拦着,她早就把人送到红灯区去了。

    “龙朕傲跟白家保证,绝对不会让韩雪莹在回京城。”

    陈晨点点头:“那他带着韩雪莹去哪了?”

    “听说去了欧洲一个小镇。”阿紫摆摆手,“也算不错了,你操心那些做什么?”她犹豫了一下问,“战神还是没反应?”

    见陈晨脸上的笑容马上收了起来,阿紫赶紧说:“哎呀,当我没问,我没问!”

    “没事。”陈晨叹了口气,“反正我是相信他一定能醒来的,团子也说小瑞哥身上并没有死气。”

    这半年来,团子发现江瑞身上的颜色一直在变,一开始是淡淡的灰色,后来变成白的,再后来是淡淡的黄色。而且,每一次只要陈晨说话,黄色就会变得特别明亮。

    所以陈晨坚信,江瑞就要醒了。

    京城风云变化,陆氏被白家吞并,江家却危机旦旦。对外他们宣布江瑞在一次行动中失踪了,现在人们都盯着江家,等着它被白家踩在脚下。

    又是一年开春,一大早万家的气氛就非常紧张。

    “六六,你放松,如果特别疼,我们就剖腹产。”陈欢跟辛晴一左一右陪在产床边。陈晨昨天凌晨开始阵痛,按照日子正是该生产的时候。

    医生跟助产士一大早就被接到岛上,原本大人的意思是想让她剖腹。可是在阿莎的影响下,陈晨决定自己把孩子

    生出来。

    “产道还没开,看样子要到下午了。”医生再一次做了检查,“一切都正常,等会多吃点热量高的食物,保证体力。”

    团子跑进来:“妈妈,我已经告诉爸爸弟弟要出来了。”她目光闪烁,不敢看陈晨。

    “如果我生完宝宝他还不醒,我就带着宝宝藏起来!”陈晨鼓着嘴,语气虽然气呼呼的,可是眼圈已经开始泛红了。

    像医生说的,陈晨一直到下午才有生产的迹象。中间辛晴给她炖了碗鸡汤,虽然疼的不想吃,但为了一会有力气,陈晨还是都喝完了。

    五点的时候,医生说产道开到了八指,可以准备了。

    这一天陈晨都很疼,那种疼跟任何痛感都一样,根本没有办法发泄,只能忍着。

    她以为就是这样了,谁知道开始生产时才发现之前的疼简直太小儿科了。

    “呜呜呜妈,好疼!”陈晨满头是汗,脸上苍白的哭喊道,“我不生了,不生了”

    阿莎在门口喊:“六六,忍一忍,每一个母亲都是那么过来的!”

    “骗人啊”陈晨在里面叫,“阿莎姐姐你明明说不疼的。”

    陈欢帮她擦汗,一边问医生:“要不剖吧?”

    “那今天你就白疼了!”阿紫也在外面喊,“我都能生,你也能,加油!”

    大熊瞪着眼睛:“姑奶奶,你是剖的”

    “闭嘴,她现在哪顾得上想我怎么生的。”说完,阿紫继续对着里面喊加油。

    团子听见陈晨一直哭,然后开始叫江瑞的名字,一跺脚跑到旁边江瑞的房间。

    “爸爸,你听见了吗?”团子拉着江瑞的手,“妈妈在生弟弟,她在叫你呢!”

    躺在床上的江瑞就像睡着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团子也哭了,一遍一遍的叫着爸爸。

    产房里,陈晨哭的没力气了:“我不生了,不生了!”

    “算了,准备手术吧。”陈欢对医生说。

    突然,门外传来一声尖叫,陈欢看到推门进来的人,喜极而泣。

    “六六!你看谁来了,你看看!”

    陈晨动了动脑袋,一双大手伸过来:“六六,我来了!”

    “小瑞哥小瑞哥”陈晨努力睁大眼睛,“你醒了?真的是你?”

    江瑞亲吻她的嘴唇,喃喃道:“是我,我醒了,我来陪你!”

    “哇”陈晨想抱他,可是姿势不允许。江瑞赶紧换到另一边,抓着她的手,拖着她的脖子在她耳边说,“来,六六加油!”

    门外,团子得意的笑道:“看吧,还是我厉害,爸爸是我叫醒的!”

    半个小时后,陈晨顺利生下一个八斤重的大胖小子。

    大家激动的轮流抢着看,陈晨则被江瑞抱回卧室。

    “六六”江瑞小心的躺到她身边,“我好想你。”

    陈晨刚要哭,想到辛晴之前交代坐月子不能哭,又把眼泪憋了回去。

    “我每天跟你说话你听的到吗?”

    “听的到。”竟然吻了吻她的手指,“每次听到时我都跟自己说赶快醒,不能让你这么伤心难过了。”江瑞叹了口气,“可还是让你等了这么久。”

    陈晨吸了吸鼻子:“还好,要是等儿子生了你还

    不醒,我们就不要你了。”

    “呵呵!”江瑞抱着她,“乖,睡吧。”

    闭上眼睛,陈晨问了句:“你会一直在吗?”

    “会,永不分开”

    国庆节是京城入冬前最热闹的节日,也是结婚的最后一波浪潮。

    最贵的酒店今年早早被预定了出去,婚礼当天多了很多穿着军装的人出出进进,每个出入的宾客都像过x扫描机一样,被检查一遍。

    三步一岗,连只蚂蚁都别想偷溜进去。

    万家的人难得同时出现,一些高层正陪着说话。江民跟江谦人站在新郎旁边,新郎搂着新娘站在最中间。他们不需要去迎接客人,也没有什么人需要他们给面子去迎接。

    “哎,比我们当初的婚礼场面大多了。”阿紫戳了戳大熊。

    大熊赶紧说:“姑奶奶,不满意我们可以重结一次!”

    嗤!阿紫白了他一眼,拉倒吧!她才不要,结婚是个体力活,累死了。

    “所以还是我们好啊,在国外旅行就把婚也结了。”旁边的周依云说,“刀疤还不乐意,一直叫唤像陈晨一样补办一场。”

    刀疤拉着她的手:“我是怕你委屈。”

    “明知道我不会!”周依云戳了他一下,一脸甜蜜的靠近刀疤怀里。

    人情冷暖,幸福自知。

    没有什么老套的典礼,等宾客到齐后就宣布开席。

    “累不累?”江瑞扶着陈晨坐下,“那么早起来化妆,等会早点回去睡觉。”

    陈晨回他一个甜甜的笑脸,让江瑞看着心里就软到不行。

    “不累,妈她们一直抱着包子还那么大精神呢!”陈晨看了眼不远处万家那一桌,陈欢把怀里的胖小子给这个看看,给那个看看。

    团子跟黑子跑过来,后面还跟着温泽宇。

    “妈妈,你们还要去渡蜜月吗?”

    温泽宇一脸忐忑的看着陈晨和江瑞。

    江瑞瞟了他一眼问团子:“你想去可以一起。”

    “团子,渡蜜月是要夫妻才能去的,你要等我们长大了,我们自己去!”温泽宇紧张的拉着她,“让叔叔阿姨去,你住到我家呀!”

    陈晨笑眯眯的看着两个小家伙:“嗯,可以!”

    团子撇了撇嘴被温泽宇拉走了,黑子还在后面不停的踩温泽宇的后脚跟。

    “呵呵呵呵!”陈晨笑倒在江瑞身上,江瑞怕她摔倒,将她搂进怀里。

    陈晨警惕的盯着他:“你又想干什么?”

    “没有。”江瑞咬了咬她的耳朵,“原来六六很希望跟我单独在一起,你放心,我晚上一定会喂饱你的!”

    陈晨脸一红,用头上的婚纱打了他一下:“不许胡说,我我不去渡蜜月了。”

    “为了我们的幸福生活,我都做了结扎,你还忍心不然我吃饱吗?”

    江瑞不想让陈晨再经历分娩的痛苦,又怕她避孕对身体不好,所以自己做了结扎。

    陈晨感激男人为她做的一切,抱着他仰起头。

    “吻我!”

    “好!”

    以吻封缄,锁上一辈子的幸福时光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