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第一百二十四章永远醒不来

    陈晨跳到石像背后,发现脑袋是空的,里面有一个凸起的圆疙瘩。<冰火#中文 ..

    她伸出手按了按,没反应。又顺时针扭了两下,突然听到咔嚓咔嚓的声音,正对着石像前方出现一条通道。

    “果然”陈晨跳下去,从包里拿出一包白色的粉末撒到自己身上。又拿出不知道从哪偷来的枪,准备好后她贴着墙慢慢往下走。

    石壁顶上吊着个脏兮兮的灯泡,通道并不长,能看的到尽头处有扇木头门。

    陈晨小心的推开条缝,发现里面的石壁被打磨的很光滑,还贴了白色的壁纸。为了保险起见,她丢了一个块石头进去。轱辘轱辘滚过之后,一点动静都没有。

    “陈晨,加油!你可以的。”她吸了口去,快步走进去。

    走了十几米都没看到一个人,陈晨开始怀疑是不是找错地方了。前面又是个金属门,原以为打不开,谁知轻轻一碰就推开了。

    接着,传来男人的笑声,跟女人支支吾吾的声音。

    她蹲下来,往房间里看。两个外国男人正压着一个女人。那女人被捂着嘴,身上都是伤痕,已经哭的没力气了。

    “快点,要是让库奇老爹知道我们把女人带进来,会不高兴的。”一个男人穿好裤子催促同伴,那个女人突然眼睛一瞪,冲着陈晨的方向伸手。

    站起来的男人猛地一回头:“什么人?”

    陈晨拔腿就跑,另一个男人也匆匆穿好裤子跟同伴追出来。陈晨一看他们掏出了抢,于是又转身就往回跑。两个男人一见她迎面跑过来楞了下,连枪的忘记开了。

    陈晨却从腰里掏出枪对着两人扣动扳机。

    “啊!”射出来的不是子弹,是一片粉末。

    两个男人捂着脸发出悲鸣,他们脸上的皮像墙皮一样一块块掉下来,血肉模糊一片,很快就倒在地上不动了。陈晨看都没看早就转身离开。

    屋子里的那个女人踉跄跑出来,看到地上的一堆腐肉,尖叫了一声晕过去了。

    穿过长长的走廊,陈晨来到最后的一扇门前。

    同样,还是没有锁,轻轻推开走进去,瞬间她的眼睛就瞪圆了。

    玻璃房子里,江瑞被拷在床上,头上插满了管子。他的五官都扭曲了,身子也一抽一抽的。

    “小瑞哥”陈晨忍着眼泪绕到房间另一边,几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正在一排仪器跟前忙碌。

    一个老头指着江瑞问:“还是不行吗?他都已经失去意识了,你们还是抓不到他的脑波?”

    “他的意志太强了,一直在抗拒。”一个戴眼镜的男人说,“我看,只有解刨,把他的脑子拿出来研究。”

    老头有些惋惜的说:“真遗憾,我还想催眠他呢!”

    “不是说他女儿更厉害吗?”眼睛男提议,“等过段时间风头过了,再把他女儿抓来研究,小孩子应该比较好控制。”

    “只能这样了,你们准备一下,解刨吧。”老头正准备离开,仰面看见一片白色粉末。

    陈晨恶狠狠的说:“去死吧,王八蛋!”

    带眼睛的男人惊慌的想把老头拉走,结果还没动就感觉手上像火烧一样,同时旁边的老头惨叫一声。

    “你你是万家那个女

    孩?”库奇忍着疼,他刚刚用袖子挡住了脸,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药,额头沾上粉末的地方钻心的疼。

    “该死,腐蚀剂。”戴眼镜的男人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背掉下几快血肉,“妈的这个女人真狠!”

    陈晨举着枪:“哪有你们狠,放人。”

    库奇对眼睛男使了个眼色,眼镜男不动声色的往陈晨那边靠了靠:“你别轻举妄动,他现在的情况随便一碰就会变成白痴。”

    “我再说一遍,放人!”陈晨又打了一枪,眼镜男大叫一声迅速后退。

    库奇趁机按下了墙上的警报器,很快陈晨就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十几个外国人冲了进来,拿抢指着她。

    “抓活的!”库奇喊,只要抓了陈晨,就可以要挟万家,还可以抓到江瑞的女儿

    陈晨一咬牙:“你们害了小瑞哥,还想抓团子,都是死有余辜!”

    说完她从包里掏出一袋红色的药粉,直接撕烂了往空中一扬。

    顿时整个房间都被红色铺满,每个人身上都沾上一层。除了陈晨,所有人都惨叫起来,他们看着自己的皮肤鼓起一个个水泡,像是被沸水煮开了一样,然后在一个个炸开。

    碎肉到处飞,血溅到墙上和玻璃上。库奇的一只眼珠已经掉了出来,他伸出腐烂的手想抓陈晨,谁知道一碰到她身上的红色粉末又惨叫一声。

    不到十分钟,整个房间就像是被机器碾过一样,一层层的碎肉泡在血里,陈晨浑身颤抖的踢开脚背上的眼珠,一步步往玻璃房子里移动。

    等进去后,她哆哆嗦嗦的把外面的衣服扒掉,又拿出一瓶药水把手冲干净。然后才扑倒江瑞身上,可是却不知道该先拔哪一根管子。

    正急的要哭的后时候,突然又闯进来几个人。

    “嫂子!”大熊喊道。

    陈晨的眼泪哗一下流出来:“快点,快救他。”

    小四冲过来操作仪器,大熊走过来扶住她,所有人的表情的很骇然。

    房间里的场景超出了他们的预料,没想到陈晨竟然做出这么毒的药。

    “嫂子,你没事吧?”大熊发现陈晨一直在发抖。

    陈晨胡乱摇了摇头,眼睛一直盯着江瑞。看到小四把所以的管子都拔掉后,才松了口气,然后整个人一下子虚脱了晕过去。

    “六六!六六!”

    “妈妈,你快醒来呀!”

    “小陈子,你竟然敢一个人跑去救人。”

    陈晨耳朵里有很多声音,认识的,不认识的,她想回答他们,可是嘴巴怎么也张不开。后来周围又突然安静了,于是她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等她终于能睁开眼时,就看到陈欢正盯着她。

    “六六?”陈欢不确定她是不是真的醒了,试探的叫了一声。

    陈晨张了张嘴,发出微弱的声音:“妈”

    “醒了!醒了!”陈欢激动的喊道,门外冲进来一伙人。

    万老板父子在最前面,见女儿已经睁开眼了,万老板的表情终于松懈下来:“胡闹!”

    “女儿刚醒你吼什么吼?”陈欢瞪了丈夫一眼,“有什么话等她吃完东西再说。

    &n

    bsp; 辛晴跟赢擎苍匆匆走进来,手里还抱着个保温桶:“真是的,终于醒了!”

    等陈晨喝了碗鸡汤,又吃了辛晴亲手包的馄饨,才有了些力气。

    “我睡了三天?”她不敢相信的看着万倾思,“怪不得我那么饿。”

    陈欢见她没事了,这才戳着她脑门教训:“你是不是傻了?谁让你一个人去的?那么多人轮的到你吗?”

    “妈”陈晨捂着脑袋,“我这不是没事嘛!”

    “你差点就把我孙子饿死了。”辛晴红着眼圈拉住她的手,“你这丫头,你说你怎么就那么胆大呢?”

    万老板在旁边冷哼了一声,万倾思见妹妹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没好气的说:“想问什么就问。”

    “小小瑞哥呢?”陈晨小声问,其实她有点不敢开口。

    如果江瑞没事,一定会守着自己的,现在他既然没出现,那表示

    “他还没醒。”万倾思说,“他的脑子受了过度的刺激,什么时候醒来,只有靠他自己。”

    陈晨呆呆的问:“什么意思?”

    “六六啊!”辛晴抹了抹眼泪,“小瑞他”

    赢擎苍皱着眉头楼住她:“好好的哭什么,那小子又没事。”

    “他到底怎么了?”陈晨急了,“他在哪,我要去看他。”说完就要下地。

    陈欢拦住她:“慢点,把鞋穿上。”

    原来江瑞就在隔壁病房,陈晨进去的时候,华佗正在给江瑞把脉。阿紫跟大熊,连刀疤和周依云都在。

    “嫂子”刀疤内疚的看着她,“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老大也不会”

    陈晨打断他的话:“行了,这话之前依云就说过一遍。我就问你一句,如果被抓的是我跟小瑞哥,你会去救我们吗?”

    “我明白了。”刀疤点点头,什么也不说了。

    华佗给江瑞盖好被子,摇了摇头:“没什么变化。”

    陈晨坐到床边,拉住江瑞的手叫他:“小瑞哥,我都醒了,你怎么还不醒?你说三天就回来的。这次你不能说我笨了,是我把你救回来的!”

    从医学的角度来说,江瑞现在已经进入了假死状态,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植物人。

    但是陈欢认为,因为他的脑子给普通人不太一样,所以这种状态应该是他的一种自我保护模式。但是同时他所有的意识的确都沉睡了。

    “跟他说说话,看看能不能叫醒他。”

    这是目前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因为在医院没什么用,陈晨决定带着江瑞回万家小岛。团子认为她也可以叫醒爸爸,于是拒绝了一个人留在温家上学的提议,跟着一起回来了。

    转眼,就过了大半年,除了陈晨的肚子越来越大,江瑞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

    “妈妈!”一大早团子跑进来,“姥姥叫你吃饭呢!”

    陈晨正在给江瑞擦脸,一边嘴里念叨:“你要是再不醒,回头让儿子不认你!”

    床上的男人安安静静的躺着,没有任何反应。

    “走吧!去吃饭。”陈晨掩住眼底的失望,拉着团子慢慢离开。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