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第一百一十九章法庭上的形势逆转

    江瑞把事情给陈晨大概讲了一遍。 有些复杂的地方陈晨没听太懂,但是她知道江瑞肯定会没事,这就行了。

    “乖,这几天我不在委屈你了,要是害怕就把周依云接到家里。”

    本来他想让团子陪着陈晨,可是如果那样陈晨会觉得一定有事,为了让她安心。江瑞只好不另作安排,可还是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

    “不用啦,我又不是小孩子。”陈晨这会放心了,说话也甜甜的,听的江瑞心里痒痒。

    后来他就哄陈晨睡觉,一直到对面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才挂了电话。

    江瑞揉了揉有些麻痹的手臂站起来。

    “进来吧。”

    白子期推门进来,这是间独立的卧室,没有人知道特别行动队除了牢房,还有这种跟宾馆似的房间。

    “你到底有什么计划?”白子期顾不上称谓,开口就问,“你要对付陆家?”

    江瑞看了他一眼:“你妹妹”

    “我妹妹这段时间精神很不好,她不能再受刺激了。”

    “哦?”江瑞坐下来,“所以你们就瞒着她韩雪莹已经怀孕的消息?还是你相信陆涛的话,那孩子生下来会抱给你妹妹养。”

    见白子期变了脸,江瑞接着说:“白老爷子不在乎白薇蓉的死活,他只在乎你跟白家。可你做不到,你私下去查了陆涛。”

    “你你都知道。”白子期尴尬的坐到江瑞对面,“江江大哥。”他目光带着祈求,“我不想薇蓉最后的希望都被打碎。只要我在军界一天,只要白家一天不倒,他就必须供着我妹妹。”

    白子期知道陆涛干的那些事后也吓了一跳,他没想到爷爷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你以为他会容忍这种事情?”江瑞讥讽道,“一旦除掉我,下一步他就会对付白家。”

    白子期急忙说:“我知道他根本不是你的对手,你”

    “不说我,就说白家。”江瑞看着他,“你知不知道上一批军车陆涛做了手脚,而且所有的证据都指明是白老爷子让他干的,到时候白家就完了。”

    “怎么可能”白子期腾一下站起来,“他怎么敢?”

    江瑞瞟了他一眼:“他怎么就不敢?”

    “你查到的那些只是一角,去好好查查,往东欧那边查。”

    白子期目露惊恐:“你你的意思是”

    江瑞摆摆手:“自己查去。”

    白子期跌跌撞撞的走了,他知道东欧代表了什么,如果陆涛真跟恐怖分子有联系,老爷子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他。

    陈晨是被门铃吵醒的,揉着眼睛去开门,看到周依云站在门口。

    “就知道你没起!”周依云走进来,晃了晃手里的蛋糕盒子。

    她把帽子跟墨镜摘下来:“刀疤说你最喜欢这家的甜点,快洗了脸过来吃。”

    陈晨跑去洗手间,收拾清醒了拍着手过来:“你怎么来了?可以出院吗?”

    “脚又没断,刀疤今天回部队了,他说你也是一个人,就让我过来陪你!”周依云拿着盘子,“用这个装行吗?”

    她拿着两个卡通的盘子:“一想到江首长也是用这盘子吃东西,就觉得好可笑啊!”

    &nbs

    p; “呵呵。”陈晨跟她一起乐,“小瑞哥没说过耶,这盘子还是他买的呢!”

    周依云切了快蛋糕递给陈晨:“唉,恐怕没有人相信江首长在家是这个样子的!”

    不止是这样,江瑞能对一个女人这么好,恐怕也没人相信。

    “你也可以呀!”陈晨看了她一眼,“刀疤也会疼媳妇的,你看大熊就知道了,他对阿紫多好!”

    周依云当没听见:“我还买了菜,中午我做饭吧!”

    “你的胳膊能行吗?”

    “你切菜,我炒就行了。”

    外面的留言已经传遍了,江瑞被关了整整三天。江谦人天天去上面谈,连江老爷子都去了一趟。可是江瑞一点要放出来的动静都没有。

    不但如此,第四天他还要被压上军事法庭,当众审理。

    大熊特意晚上过来告诉她明天开庭:“老大说了,你要是想去明天我过来接你。”

    “当然要去了!”陈晨马上说,“没关系吧?”

    “那倒没有,但是肯定有很多记者,到时候你别搭理他们就行了。”

    陈晨点头记下:“嗯,我知道了。”

    第二天大熊开车载着她跟阿紫去了法庭,门口果然全是记者,他们被围着一步都动不了。

    “江太太,你知道江首长杀人的事吗?”

    “如果江首长被判刑,万家会有动作吗?”

    “江太太,你说两句话吧!”

    刀疤跟小四带着几个人从里面跑出来,将陈晨护在中间进了法庭。

    “妈呀,好可怕!”阿紫拍着胸脯,“我觉得要被那些记者踩死了。

    大熊领着他们在第一排坐下:“他们也就那点能耐了。”

    刀疤见陈晨一脸严肃,拍了拍她说:“大嫂,你不用这么紧张,老大早就安排好了!”

    “嗯嗯,我没紧张。”

    “那你抖什么?”阿紫鄙视她,“好歹也是首长夫人,这点场面都能吓住。”

    陈晨顾不上理她,拉着刀疤问:“小瑞哥呢?”

    “等会从那个门里出来。”刀疤指了指左边的门,“放心,你见到老大就知道他一点事都没有。”

    几分钟后,法院宣布开庭,江瑞走了进来,还是穿着军装,看上去就跟平时没什么两样。白子期在他旁边站着,还冲陈晨笑了笑。

    法官先宣布了江瑞的罪状,说他私下杀害了陆家兄弟俩。然后传了受害人也就是陆涛入席。

    “我两个叔叔以为江瑞杀了表弟,于是私下里想报复他,却没想到还没行动就被江瑞的人抓起来了。”陆涛控诉道,“那天晚上他们给我打了电话,说江瑞一定不会放过他们,要我替他们报警。”

    “结果我还没来得及,就收到了他们被抓走的消息,后来我想办法打听,才知道我叔叔他们并没有被抓进警局,而是被江瑞私下带走了。”

    陆涛说完后,还一脸悲愤的看着江瑞:“江首长,你把我叔叔的尸首藏在哪了?人都死了就让他们入土为安吧!”

    “你不是知道了吗?”江瑞淡淡的开口,“你不是已经让人去找了吗。”

    陆涛看向法官:“是的,我因为

    着急,所以已经让人去了,他们马上就会带消息回来。”

    说完后,他低下头一副伤心的模样,脸上就控制不住的想要笑。

    江瑞啊江瑞,这次我看你怎么狡辩。他花了半个月时间才找到两个叔叔的下落,知道他们被江瑞暗中杀了,连尸体都被处理了。

    他的人废了好大的劲才找到了一些血衣和遗物。

    门口进来两个人,其中一个提了个大箱子。

    “法官,这里面的东西我们已经做个检验,的确是陆家兄弟俩的血迹。”

    工作人员把里面的东西都摆了出来,除了染着血的衣服,还有打火机跟手表。

    “江瑞,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说的?”陆涛悲愤的喊,“法官,请你给我们陆家一个公道。”

    法官看向江瑞:“这些报告里有你的指纹,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江瑞还是一副淡淡的模样:“我没什么好解释的。”

    “你认罪了?”陆涛一楞,他还准备了好多话要说,江瑞怎么能这么快就认罪呢

    “谁说我认罪了。”江瑞扭头看了大熊一眼,“你说完,轮到我说了。”

    大熊站起来把一份文件递给传件员,法官接过来翻开,眉头皱的越来越厉害。

    “我想,这些应该交给普通法院审理。”法国看了江瑞一眼。

    江瑞点点头:“我没意见。”

    “你们要干什么?”陆涛急了,“不是应该先审判他吗?”

    刀疤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他打断陆涛的叫喊:“我们老大不需要审问,因为你两个叔叔根本没死。”

    “你胡说!”陆涛吼道,“法官,法官你不管吗?那么多记者都在外面等着呢,你们要徇私放过他?”

    “陆涛,你个畜生!”一声大吼传来,陆涛身子一颤,慢慢的转过身,呲目欲裂的指着进来的俩个人,“叔二叔?”

    陆家兄弟冲过来抓住他就打。

    “打死你个畜生,还我儿子的命来!”

    法警赶紧上前拉架,法官斥责他们不许在法庭胡闹。

    “既然陆家兄弟没死,江瑞当庭释放。”

    陆涛被法警按在地下,浑浑噩噩的看着江瑞。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你你是故意的,你设计我?”

    江瑞走到他跟前:“你还没资格成为我的对手,这是你自己咎由自取。”

    “不!”陆涛挣扎着站起来,“我不信,我没输我没输”

    陆老二狠狠给了他一拳,“从今天起,你跟陆家一分钱关系都没有,我要让你在牢里呆一辈子!”

    法警把陆涛带下去了,陆家兄弟俩也跑不了。他们伤害了陈晨,江瑞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们。

    “陆家完了。”白子期叹了口气,“对了,韩雪莹跑了。”

    江瑞转身笑了笑:“她跑不了。”

    “你什么都算到了”白子期苦笑,“我以为我只是输给了年纪跟阅历,现在我才知道,我跟你差的太远。”

    “知道就好。”江瑞从他身边走过去,又丢过来一句,“已经不错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