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第一百一十七章我喜欢你

    回到病房时,医生正在处理周依云的伤口。<冰火#中文 ..

    “周小姐,这个以后肯定会留下疤,要不要我帮你联系整形师。”

    刀疤在旁边粗声说:“不用,我会安排。”

    医生早就被他一直释放的冷气吓死了,听他这么说马上点头:“那没什么了,接下来记得每天换药,脸上不比胳膊,还是注意点好。”

    “依云。”陈晨红着眼睛拉住她,“你放心,我会给你做药,不会让你留下疤的!”

    经历了那么凶险的情况,周依云现在非常虚弱,她扯了个笑容给陈晨:“没事,现在整容这么发达,可以磨平的。”

    “你你”陈晨抽泣着说不出话来。

    江瑞把她搂进怀里:“好了,让她休息,我们先回去,明天再来!”

    说完他抬头看着周依云:“谢谢,我欠你一条命。”

    “陈晨是我朋友。”周依云淡淡的说了句。

    走的时候,江瑞把刀疤叫到门口说了半天话。路上陈晨缠着他问是不是要让刀疤跟周依云在一起,被她问的没办法了,江瑞瞟了她一眼。

    “你的头不疼吗?”

    陈晨莫名其妙的摸了摸头:“不疼啊!怎么了?”

    “不是说被打了两下吗?”江瑞摸摸她的头,“刚刚应该叫医生看看的,别有什么后遗症。”

    听江瑞这么说,陈晨才想起来唐悦打过自己的头,这么一想,马上就觉得脑袋嗡嗡作响。

    “疼!”她捂着脑袋。

    江瑞好笑的看着她:“行了,睡一会!”

    陈晨嗯了一声,把座椅放倒,原本想着睡不着,可随着车子晃晃悠悠,没一会就迷糊了。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团子正趴在枕头上盯着她看。

    “妈妈疼吗?”小手摸了摸陈晨的脸。

    江瑞怕她乱蹭,让医生给贴了块纱布。

    “不疼了”陈晨捏了捏女儿的脸,发现她好像又长高了。怪不得之前谢红打电话说温泽宇天天打篮球,每天都量身高,生怕自己比团子低了。

    “汪汪汪!”黑子搭着两只爪子站起来。

    团子点点头:“是的,我们可不能像妈妈这样丢三落四的。”

    黑子:“汪汪汪汪!”

    团子:“当然,我这么聪明!”

    “不许当着我的面说悄悄话。”陈晨抓狂的指着狗头,“它是不是又鄙视我了?”

    团子目不斜视的撒谎:“没有,黑子说就算妈妈脸上贴了胶布也一样漂亮!”

    “真的?”陈晨不相信。

    黑子:“汪汪汪!”

    陈晨抽回手:“少来,舔*我也没用。”

    反正她是不会相信一人一狗的话的,这两个家伙最毒舌了,真是什么人养什么狗!

    “爸爸做了午饭才走的,你再不快起来要凉了。”团子把睡衣递给她,“等下温泽宇来接我,我们要去少年宫学游泳。”

    陈晨穿好衣服,

    跑进洗手间刷牙:“我等会去医院看依云阿姨!”

    “别忘了把姥姥做的发卡带上。”团子提醒她。

    陈晨摆摆手,含糊不清的点头:“知道啦!”

    医院里。

    周依云听完刀疤的话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愿意吗?”刀疤又问了一遍,“做我女朋友吧!”

    “呵呵,刀疤你不用这样”周依云苦笑道,“你看,我是为了陈晨受伤的,她是我朋友,你不需要自责。再说我的脸回头做了整形一定没事的。”

    见刀疤还固执的看着自己,周依云叹了口气:“我是个靠脸吃饭的明星,这张脸对我来说就是命。我划的时候有轻重的,我又不是傻子,还非要给自己留下疤啊!”

    “和你的脸没关系。”刀疤眼神瞟了瞟,“你不是说,来世再说喜欢吗,现在不用了。”

    周依云脸红了红,硬着头皮开口:“那那个时候我以为我会死。你知道人死的时候说出的话不能算数的,我那会脑子都不清楚了。”

    “人之间将死,其言也善。”刀疤看着她,“人死的时候说的话,才是真心话。”

    见他这么执着,周依云也不耐烦了:“刀疤,我说了跟你没有关系,我也不需要你负责。”不等刀疤开口,她接着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嫁不出去没人要?”

    “还是你觉得你这么同情我,我应该感恩戴德?”

    刀疤一拳锤在床边吓了周依云一跳。

    “不是同情。”男人低着头,“我我喜欢你。”

    周依云脱口而出:“骗人,你喜欢武力值高的女人!”

    “你怎么知道?”刀疤瞪着她。

    “陈陈晨说的。”周依云抓了抓被子角,“我连鸡都不敢杀。”

    刀疤一把抓住她的手:“不,你的内心很勇敢。”

    他的眼神霍霍生辉,周依云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倒影。

    “你为了救我嫂子用刀划自己的脸时,你爬上石台要跳下去的时候。”刀疤的语气有些激动,“你不知道当时的你有多勇敢,我从来没见过你那么美!”

    周依云这辈子听过很多甜言蜜语,富二代追她时恨不得说她是仙女下凡。刚出道的时候她也陪过一两个男人,他们在床上喊她宝贝。

    可周依云从来没有感动过,因为她知道。那些男人看上的不过是她这张脸,这身肉。

    明明那个时候自己狼狈不堪,满脸血污,怎么会跟美扯上关系。

    可刀疤的赞美让她眼圈一红,眼泪不自觉的就滴了下来。

    “你别哭啊!”刀疤急了,“我说都是真的。”

    周依云哭的更凶了,刀疤用手盖住她脸上的纱布:“你不能哭,会刺激伤口的。”

    “你不跟我说这些乱七八糟我怎么会哭?”周依云自己都没发现,她现在的语气更像是情人间的撒娇。

    “好好好。”刀疤赶紧说,“我不说了,不说了。”

    周依云刚想松口气,又听到他说了句:“等你好了再说!”

    “你”

    刀疤做了个

    投降的姿势:“依云,我问你愿不愿意做我女朋友,就是告诉你我要追你!你不用现在给我答复,军人说到做到,你等着看以后吧!”

    周依云还想说什么,突然眼睛瞪的滚圆。刀疤见了赶紧回头一看,陈晨正探着个脑袋冲他咧嘴乐呢!

    “你想说什么就说,别笑了。”周依云递了杯水给陈晨,“一会该岔气了。”

    陈晨接过来喝了一口:“嘿嘿嘿嘿!我可都听见了哦!”

    “听见什么了?”周依云把杯子拿过来,放到嘴边。

    “行了!”陈晨看了眼门口,她赌一个星期不吃肉,刀疤一定在偷听。

    周依云盯着她,半天不吭声。

    陈晨讪讪道:“好嘛,好嘛!我不瞎说了,那你到底怎么想的?”

    “以前是不知道刀疤喜不喜欢你,现在他都表白了,你怎么个意思?”

    “我还是那句话。”周依云淡淡的说,“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不合适。”

    陈晨愤愤的问:“怎么不合适了?怎么就两个世界了?一人一鬼吗?”

    “噗!”周依云被她逗笑了,差点扯到脸上的伤口,她赶紧抿着嘴说,“你知道我的意思。”

    “我不知道。”陈晨没好气的说,“你就把他当成个兵哥哥就好了嘛!现在当兵的找女朋友老难了,都是姑娘挑他们,哪轮得到他们挑啊!”

    这话周依云听了都想翻白眼,刀疤是普通的兵吗?

    可陈晨就像赖上她似的,一个劲缠着她答应。后来周依云实在没办法了,鼓起勇气跟她说。

    “陈晨,你知道我的过去吗?”

    她的表情很严肃,陈晨也不敢开玩笑了,认真的摇头。

    “我17岁从乡下来到京城,在一家餐馆打工。”周依云的目光投向空气中,仿佛看到曾经那个稚嫩却纯真的少女。

    她被星探发现,进了娱乐公司。当时的她天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当明星了,苦苦训练的半年,第一件工作就是去参加一个慈善舞会。

    舞会上她那个所谓的经纪人不停的劝酒,并且把她送上了一个导演的床。

    十八岁的少女在那一晚认清了人性和这个现实残酷的世界。她成功的拿到一个配角的角色,并且靠着自己的努力一鸣惊人。

    之后,她开始被那些所为的名人富商盯上。周依云知道,她根本没有能力保护自己。所以她选了一个最合适的,一位回国投资,有身份背*景的华侨。

    跟了这个华侨两年,两年后的她已经成为影后,站在娱乐圈的最高处。华侨却因为身体原因离开国内,走时问她要不要一起走。周依云拒绝了,她好不容易站在云端,她还没有好好享受这个耀眼的圈子。

    再之后,周依云没有跟过任何男人。她已经可以游刃有余的应酬那些想要跟她上床的男人,并且保护自己不受伤害。

    “后来,就遇到了江首长。”周依云长长的松了口气,回忆里有她不堪的过去,不是万不得已,连自己都不想触碰。

    陈晨一副泣然的表情:“在山顶餐厅那次,不是你第一次见他吧。”

    “嗯。”周依云知道她说的是江瑞,点点头道,“我第一次见江首长,是在酒店的床上”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