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第一百一十五章我配不上他

    江瑞晚上回去的时候,就看到陈晨坐在沙发上,脑袋一点一点快睡着了。冰火!中文 ..

    他无论多晚都会回来,往常小女人早就在床上睡着了,今天

    “呵呵!”江瑞将她抱到自己腿上,“人家俩不愿意?”

    陈晨迷迷糊糊的听到熟悉的声音,立马睁开眼睛瞪着他:“你怎么知道?”

    见她一副睡眼迷蒙的模样,还不忘记使劲睁眼睛,江瑞心里软成一片。想到白得到的消息,眼里划过道阴冷。

    “怎么了?”尽管江瑞掩饰的很好,陈晨还是发现了。

    “没事!”江瑞亲了亲她,“说说吧,怎么回事。”

    陈晨把周依云的话说了一边,然后问:“我是不是应该先问问刀疤?”

    “那他肯定说不是他喜欢的类型。”江瑞抱她起来,“这种事要看缘分,你一个人使劲有什么用。乖,我们睡觉了!”

    还想让男人给出注意的陈晨很快被镇伐,迷迷糊糊的还听见江瑞说了句。

    “我都这么努力了,怎么肚子还没动静”

    中午醒来江瑞早就走了,家里就剩下陈晨一个人,因为演习,连黑子都被征用了。团子周末的时候还跑去参观,结果害的本来能赢的一队输给了大熊他们。

    自此以后,团子只要一去部队,待遇都快赶上江瑞了。

    吃了江瑞给她留的午饭,陈晨又跑去医院,今天她决定从刀疤下手。可是刚一进去,就听见周依云的声音。

    “跑了?天啊!”

    “什么跑了?”陈晨马上问。

    刀疤扭头一看是她,眼角抽了抽。看这情况就知道老大没说,自己要是说了不是找死吗。

    见他一副为难的样子,周依云也不敢说了。陈晨撇撇嘴:“你们有什么事瞒着我?我打电话问小瑞哥去。”

    “别别别嫂子,我告诉你,你别打电话了。”刀疤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唐悦跑了。”

    陈晨吃了一惊:“怎么就跑了?”

    唐悦那天也伤的不轻,一直被关押在监狱的医院里。江瑞亲自去审问过,结果她不是哭就是说不要杀她。后来医生确定她的精神有问题,于是决定暂时转移的精神病院去。

    “路上跑的,押送她的警察不被迷药迷晕了,什么都不知道。”刀疤说完又补了句,“老大没告诉你,也是怕你着急。”

    陈晨却煞有其事的说:“她肯定是被人救走了啊!”

    “是的。”刀疤点点头,“大熊已经在查了。”

    周依云突然一把拉住陈晨:“你明天不能再来了。”

    “为什么?”陈晨古怪的看着她。

    刀疤也附和着说:“周小姐说的对,唐悦上次就恨不得和你同归于尽,现在她神志不清,要是让她找到你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小瑞哥没说不让我出来啊。”陈晨觉得要是有危险,江瑞才不会让她出门。

    “咳咳”刀疤犹豫了一下,“因为有人跟着保护你呢!”

    陈晨瞪着眼睛:“我怎么没发现?”

    “让你发现他们就白活这么多年了。”开玩笑,那都是挑出来的精英。

    &n

    bsp;  以前是用来保护宋春丽的,后来江瑞跟她闹的难看了,才把人收了回来。江瑞是恐怖分子的眼中钉,动用部队的力量保护他的家人是国家同意的。

    “你要是因为来看我出了事,让我怎么办啊!”周依云害怕了,“这几天还是别来了。”

    陈晨被刀疤亲自送回家,路上她还是不死心的问。

    “刀疤啊,你觉得周依云怎么样啊?”

    “挺漂亮的。”刀疤目不斜视的开车。

    陈晨翻了个白眼:“是很漂亮好吗。”

    “嫂子”刀疤忐忑的开口,“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陈晨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段时间你好好照顾她呀!没准就发现人家的好了。”

    刀疤点头答应,省得陈晨不停的唠叨。

    晚上江瑞回来的早,还把黑子带了回来。

    “汪汪汪汪!”黑子扑倒团子身上使劲舔,尾巴都快摇掉了。

    团子摸摸狗头:“知道啦,知道啦!我去给你拿牛肉罐头。”

    “它说什么了?”陈晨凑过来。

    团子哒哒哒跑到厨房拿了罐狗罐头过来:“黑子说部队的伙食一点都不好。”

    “是嘛!”陈晨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跑进厨房。

    等江瑞洗完澡出来,就看见小女人笑嘻嘻的趴在餐桌上,眼前放在一大碗面,上面还放着个鸡腿。

    “我煮的哦!”陈晨把筷子递给他,“快吃,快吃!”

    江瑞摸了摸她的脸:“你们晚上吃什么了?”

    这几天他都叫厨师回来给母女两做饭,厨师是个五十多岁的胖子,一向二了吧唧的,却能跟陈晨打成一片。小四听说后,叹气说是物以类聚。

    “我们吃的水煮鱼。”陈晨把碗往他跟前推了推。

    江瑞很快把面吃完,连鸡腿吃了。陈晨笑眯眯的问他:“好吃吧?”

    “真香,六六做饭的水平越来越好了。”江瑞亲了她一口,表示奖励。

    团子过来补刀:“炸酱是厨师伯伯做好的,鸡腿是饭店买的,妈妈就是等水开了把面条丢进锅里。”

    陈晨扑过去把团子按到沙发上:“你这个不孝女!”

    “爸爸,你看妈妈恼羞成怒了吧!”团子才不怕她,乐呵呵的笑。

    江瑞把团子从陈晨身下抽出来,弹了弹她的脑门:“不是说了不许欺负妈妈吗!”

    “呜呜呜”陈晨扑进江瑞怀里,“我们生个听话的孩子吧。”

    团子冲江瑞挤挤眼,一脸看吧,我这是在帮你的眼神。

    江瑞笑了笑摸摸她的脑袋,抱和陈晨回房间了。

    至于之后陈晨腰快断了想推开男人时,江瑞一把将人抱住。

    “宝贝,是你说想要生个听话的孩子的!我们继续”

    早上陈晨醒来发现自己还在男人怀里,先是咬了她一口,然后气呼呼的去洗澡。洗到一半时,江瑞也跑进来,帮她按摩了半天这才把人哄好了。

    “你今天怎么不去部队了?”陈晨接过他递给自己的衣服,又问,“我们要出去吗?”

    江瑞一边刮胡子一边说:“今天周末,我们出去吃饭。”

    “嘿嘿嘿!”陈晨不要脸的从背后抱住他,“小瑞哥,你刮胡子的样子好*性感哦!”

    “那你想不想一口吃掉””江瑞把脸洗干净,转身抱起她。

    陈晨马上从他身上跳下去:“饿死了,饿死了!”

    看着小女人跑的比兔子还快,江瑞眼底露出温柔的笑意。哎!怎么就这么可爱呢想到女儿的毒舌,他心里有些不满。因为团子虽然长的像他,但是从性格到说话都像大舅子。

    “小瑞哥!小瑞个!”陈晨慌张的跑进来。

    江瑞抱住她:“怎么跑这么快?摔着怎么办?”

    “团子团子不见了。”陈晨跑去叫团子出门,却发现女儿房间一个人都没有,连黑子也不在了。

    江瑞拉着她:“一大早温泽宇那小子就把人接走了。”

    “去哪里了?”

    “少年宫游泳。”

    陈晨突然抓住他:“昨天没来得及问你,我知道唐悦跑了,她会不会伤害团子?”

    如果要报复万倾思,团子跟她都是万家的软肋。

    “她没那个的机会。”刀疤已经打电话告诉过他,他还以为睡了一晚上小女人把这事给忘了。

    见陈晨还是一脸担心,江瑞帮她穿好鞋:“温家的保镖不是吃素的,他们会寸步不离的保护温泽宇,放心。”

    其实江瑞对温家的保镖挺不屑一顾的,他是相信团子。以团子的本事,在危险来临前就会做出判断。这么想来又开始对温家不满,以后温泽宇安小子老跟团子在一起,分明是占了光。

    过完周末江瑞又开始忙,演习已经进入最后阶段。转眼到了六月,之前留下的后遗症也都好了,陈晨活蹦乱跳的又跑到医院去。

    “恭喜你出院!”她把花递给周依云。

    周依云笑着接过来:“谢谢!”

    她的右胳膊还带着蹦跶,骨头已经长好,可是能动至少还得三个来月。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她也不急,全当休假了。

    “收拾好了吗?”刀疤走进来,“手续办完了,收拾好了我们就走。”

    陈晨见刀疤习惯的去扶周依云,眼睛眨了眨,一脸暧昧的冲着周依云抛了个媚眼。

    周依云笑了笑低下头。

    这一个月来,刀疤对她简直是无微不至的照顾。两个人每天在病房里无聊,聊天的内容也渐渐由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变成了各自的人生经历。

    有一天晚上她无意中说起妈妈没死前给她做的黑芝麻糊,她说那是她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东西。没想到第二天早上起来,桌上就摆了十几完芝麻糊。

    “你尝尝,看看哪个跟你妈妈做的味道像。”

    这些芝麻糊都出自不同的饭店或者甜品馆,有些碗上的标签她是认识的。一个南城,一个北城,光是路上就要跑两个小时。

    “这这是人家送来的吗?”

    刀疤把勺子递给她:“我去买的,你快吃吧。”、

    那一天芝麻糊的味道比母亲做的好吃

    可是周依云知道,她配不上刀疤。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