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第一百一十一章求婚

    谁在叫我?陈晨听到好多声音,有哭声,有喊声,还有什么东西掉到地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她想睁开眼睛看看,可是却怎么都睁不开,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陈晨很害怕,她担心自己的手和脚是不是都没了,为什么她感觉不到。

    这种想法只有一瞬间。很快,她就又陷入了黑暗。

    “江首长,您冷静点。江太太因为服用了过量的摇头丸现在这种反应是正常的,至少几天后才会醒来。”

    病房里一片狼藉,两个小护士在旁边瑟瑟发抖。这就是传说中的战神吗?好可怕,他刚刚把所有东西都砸了,如果不是那几个人拦着,恐怕她们都会被打死。

    赶来的华佗给陈晨把完脉:“老大,嫂子现在情况还好,只能等她自己醒来。”

    “你确定身体没事?”江瑞沉着脸,整个人跟从地狱里爬出来了凶兽一般,好像随时都能扑上去咬死人。

    阿紫在旁边冷嘲热讽的叫唤:“你现在着急有他妈毛用,早干什么去了?”

    “姑奶奶,不是都跟你解释过了吗?”大熊急的拉住她,“老大是想跟嫂子求婚,才去找周依云支招的。”

    呵呵,阿紫皮笑肉不笑的说:“支招?非要找她吗?你们跟她很熟吗?怎么不来问我?我才是陈晨的好友,她喜欢什么我不清楚?非要去问一个陌生女人?”

    大熊想解释,阿紫瞪了他一眼:“就算你们老大看不上我,总可以去网上查吧?网上什么没有?非要约了人去咖啡馆里谈?”

    “呵呵!”阿紫红着眼睛,“我告诉你江瑞,你他妈真是个人渣,就因为你陈晨才糟这么大罪,上次是中枪,这次差点被”

    阿紫捂着脸开始哭,大熊抱着她安慰:“阿紫,老大不想的,他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就可以原谅吗?”阿紫锤了他两圈,转身趴到病床上,“可怜的小陈子,呜呜呜”

    病房内突然安静下来,医生跟护士趁机偷偷溜出去了,这简直是大八卦有没有,可惜借他们个胆子也不敢出去胡说。

    “对不起。”过来好久,江瑞才开口。他是看着团子说的。

    团子看了他一眼,没吭声。

    江瑞知道,这个女儿平时虽然总欺负陈晨,可是在她心里,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就是妈妈,他这个父亲都取代不了。如今却因为他的不小心,让陈晨受到这么大的伤害。

    只要一想到当时的情景,江瑞就恨不得杀人。

    他们赶到酒吧时,陈晨正被三个男人压在沙发上,上衣已经被脱掉了,一个男人正在脱她的裤子。

    江瑞上去就把人踹到一边,抱起陈晨就走。

    “把他们带回去,好好的照顾。”咬着牙说完这句话,刀疤自然知道要怎么招待这几个人渣。

    医生说陈晨服用了过量的摇头丸,再晚一点就算救醒了,脑子也会出问题。江瑞不敢想象如果他没赶去会发生什么,这种假设让他心如刀割。

    “你

    们都回去吧,我留下。”江瑞不想这么多人呆在这,他想跟陈晨说说话。

    阿紫抓着床:“我不走。”

    “姑奶奶,走吧!”大熊拉着她小声说,“你知道老大恨不得杀了自己,你就别跟他置气了。”

    阿紫还想说什么,就见团子已经走到门口:“走吧,麻烦大熊叔叔送我去温家。”

    “团子”江瑞出声。

    小丫头扭头瞪了他一眼:“他们家阿姨会做汤,我一会跟谢红阿姨送过来。”

    江瑞点点头,心里好受了一点,他真怕连女儿也不理他了。

    一转眼人就走了干净,江瑞这才拿了把椅子坐到床边。

    “六六!你听到我说话吗?”他把陈晨的手攥在自己手里,“对不起,是我没考虑周到,不管什么原因都不应该跟别人去咖啡馆,让你误会了。”

    “六六!你不要睡了,赶快醒来好不好?醒来打我骂我都行。”看着安安静静躺在床上的小女人,巴掌大的小脸,因为毒品的关系泛着青。连呼吸都不像往常一样有力,慢慢的浅浅的。

    如果不是华佗保证了没事,江瑞都以为她要离开自己了。

    “六六”一滴滚烫的泪滴在陈晨手上,化成说不尽的眷恋和悔恨。

    陈晨一睡,就睡了三天。这期间谢红每天都过来给江瑞送饭,团子会跟着一起来转一圈。温品堂也来了一次,告诉他万家那边已经知道了,是辛晴拦着万倾思,不然早就杀过来了。

    “等六六醒了,记得赶快打个电话回去。”温品堂走的时候交代他,“不然你就等着被扒皮抽筋吧!”

    江瑞无所谓的想,要是扒皮抽筋能让六六醒过来,那就扒吧

    第三天的傍晚,江瑞刚把谢红跟团子送走,正拉着陈晨的手重复每天的那些话,就看见她眼睫毛动了动。

    “六六?”江瑞急忙站起来,心悬在嗓子眼上。

    掌心里的手动了一下,他激动的大喊:“医生,医生!”

    在对面随时待命的医生马上冲进来,后面跟着哭丧着脸的护士们。这几天江首长几乎天天都要喊一次,非说他看见陈晨动了,她们都快被折腾死了。

    “咦?”同样以为是江瑞又眼花了的医生,检查了一下惊喜的道,“江太太醒了!真的醒了!”

    陈晨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到一群白大褂惊喜的看着自己,下一秒他们就被一张脸挤开。

    “六六?”满脸胡渣的男人,一脸忐忑的看着她。

    陈晨眨了眨眼睛:“好丑”

    江瑞死死抱着她:“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医生给陈晨做了个检查,宣布她已经没事了,就是身体虚弱,要养一段时间。可能还有一些后遗症,比如手脚不太灵活,几个月后就会正常了。

    “不知道你什么时候醒,谢红每天都送汤过来,今天终于喝上了!”江瑞小心的喂她喝鸡汤,“喝完汤想吃什么告诉我,出了特

    别油腻的,都可以吃。”

    陈晨肚子很饿,没什么力气说话,等喝完一碗鸡汤才推开江瑞:“我已经没事了,你走吧。”

    “六六”江瑞拉住她的手,“给我个机会解释好不好?”

    陈晨没出息的开始哭:“不好,我不想见你,你害我被人抓住,他们喂我吃了很多难吃的药丸,还”她突然惊恐的扯自己的衣服。

    “没有!没有!”江瑞心疼的抱住她,“我赶到了,我把你救下来了,他们没碰你,一点都没有!”

    陈晨哇一声哭起来:“我好害怕,我叫你名字了,可是你有别的女人了,你不要我了”

    “六六,六六!”江瑞抓住她的手,怕她伤到自己,“没有别的女人,你误会了,都误会了。”

    “我都看见了,你跟那个周”

    陈晨突然捂住嘴巴,看着江瑞手里的戒指。

    “我想跟你求婚,特地让妈帮我设计的,喜不喜欢?”江瑞拉着她的手,“那天遇到周依云,她正在拍一场结婚的戏。我就随口问了句要怎么求婚才能算是惊喜。”

    江瑞细细摸着她的手:“旁边正好是家咖啡馆,她就请我进去慢慢聊。给我出了很多点子,让我看看哪一个你会喜欢。”

    “我想了好几天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向你求婚,就约了她去咖啡馆想再听听她的意见。”江瑞抬起头,“可没想到你会被人叫去。”

    陈晨哭着说:“骗人,你还送她花了。”

    “傻瓜!那不是我送的,是她的影迷。”江瑞抬起她的脸,“六六,阿紫说的对,我不该去问别的女人,给人钻了空子,让你误会。”

    “你你你还喜欢我?没有不要我?”陈晨眼巴巴瞅着他,“都是误会?”

    江瑞把她抱起来放到自己身上:“我怎么可能不要你!没有你我的人生都是黑色的,所以以后不要担心,也不要相信别人的话。六六,我爱你永远比你爱我多。”

    “不要担心失去我,因为我永远更担心会失去你!”江瑞把戒指套在她手上,“没想到折腾了一大圈,却在病床上跟你求婚。”

    陈晨看着手上的戒指,一颗硕大的粉钻被爱心托着,旁边还有一圈白色的小碎钻,看上去昂贵又不失活泼。

    “里面刻了我们名字的缩写。”江瑞伸出手,他手上带了枚同款的,不过少了大钻石而已。

    陈晨瘪瘪嘴:“人家又没说要嫁给你!”

    “六六!”江瑞亲了亲她的脸,“对不起,我让你陷入那么危险的境地,是我没保护好你。”

    “是谁绑架了我?”陈晨想到那地方就浑身打哆嗦,江瑞搂紧她,“交给我,你现在只要说愿意就好了!”

    陈晨傻乎乎的抬起头:“我太笨了,以后再也不冲动了,一定要亲口听你说才相信。”

    “对,我们以后有什么都要说出来,我也一样!”江瑞笑着看她,“那我就当你答应了,现在赶快给妈打个电话,他们都等着呢!”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