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第一百一十章陈晨失踪了

    陈晨捂着耳朵跑出家门。.

    她明明不想去的,明明很害怕的,可是却控制不住自己打车到了那家咖啡馆门口。

    春天的阳光洒在玻璃橱窗上,陈晨隔着马路看见周依云笑颜如花的抱着束花。她对面坐着江瑞,正仔细的看着她。周依云好像在说话,而江瑞正目不转睛的听着。

    一瞬间心房就被痛苦填满,仿佛有人拿着刀子在一寸一寸的割肉放血。比这痛苦更深的,是来自灵魂深处无声的呐喊。

    “都说了他不是个好人,上次就差点打死我,你偏偏不长记性”

    “啊!!!“陈晨挥舞着手臂,眼前还是车水马龙,对面的橱窗里一男一女还坐在那低语。

    好像发觉到不对劲,江瑞扭头往外看了一眼,瞬间脸色一变。

    周依云也看见了陈晨,啊的叫了一声,就看见江瑞已经跑了出去。

    陈晨看到江瑞从咖啡馆里出来,脸色很不好的看着她。一时间只想逃开这里,于是她转身跌跌撞撞的就跑。

    “六六!”江瑞的喊声带着急切跟恐惧,却淹没在往来的车辆中。他眼睁睁的看着六六穿过人群,转眼就淹没在人海里。

    江瑞呲目欲裂,边追边给陈晨打电话,却没有人接,他又打给小四。

    “用卫星追踪六六。”

    小四一听江瑞的声音都在发抖,吓了一跳,脱口就问:“老大,嫂子怎么了?”

    “赶快追踪,废什么话!”

    “我已经打开了,打开了。”小四打了个哆嗦,能想象到电话那边的江瑞表情一定很恐怖。

    江瑞站在一条十字路口:“快点,她在哪?”

    “在淮海路西段,还在慢慢移动。”小四报上坐标。

    江瑞马上往右面的马路跑:“附近有我们的人吗?”

    “有,有两个兄弟家就住在那。”

    “让他们去拦住六六,注意不要吓到她,原地等我到。”

    小四马上点头:“已经通知了。”

    陈晨满脸惊慌,只知道朝前跑,突然有两个穿着军装的男人从巷子里窜出来。

    “嫂子。”其中一个头发还湿着,“老大在找你,你等等他啊!”

    另一个拿出通讯器报告:“我们拦住嫂子了,好的,知道!”

    陈晨眼睛瞟了瞟,伸手把贴在耳朵里的定位器拿下来摔到地上:“走看,我不要见他。”

    “嗨,小姐!需要帮忙吗?”一辆出租车停到路边,“这年头当兵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大白天的就敢调戏小姑娘。”

    陈晨脑子里除了跑,没有其他念头。只要能离开这里,离开江瑞,她什么都不想拉开车门就坐上去。

    那两个拦住她的军人没想到她直接就上去了,再想去拦时,车子已经发动,他们一个马上去开车,另一个赶紧汇报。

    “走开。”阴冷的声音突然传来,江瑞做到驾驶座上发动汽车。

    头发湿的那个大气都不敢出,等到江瑞追到路口不知道该往哪走时,

    他才弱弱的说:“老老大嫂子把定位器给扔了。”

    嘶啦刺耳的刹车响起,江瑞扭头看着他:“你——说——什——么?”

    看着老大一字一句的问话,还有要吃人的表情,两个家伙吓的大气都不敢出。

    “老大,定位器跟你的手机在一起了,是不是找到了?”小四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出来。江瑞闭了闭眼睛,下一秒油门就踩到底。

    “通知警察,全市戒严,找一个牌号801216的出租车。”

    江瑞走进部队的监控室时,小四已经把任务分配下去了。

    “老大,你说的那辆车已经找到了,被扔在一个商场门口,他们已经把监控录像传了回来。”

    商场门口的摄像头清楚的拍下来陈晨被两个男人拽下车,让后被塞进另一辆车里。小四咽了咽口水不敢吭声,因为在这个过程中,陈晨可能想跑,一个男人动手打了她一巴掌。

    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小四偷偷看了眼江瑞,发现他眼里一片漆黑,整个人崩的死死的,浑身都散发着浓浓的杀气,表情像个死人一样。

    “老老大”

    江瑞深深吸了口气坐下来:“把视频发给警察和交通部,找这辆车,我们的人”

    “刀疤跟大熊已经带人去了!”小四赶紧说。

    一阵死般的寂静。

    小四实在受不了这个气氛,鼓起勇气开口:“老大啊你是不是惹嫂子生气了?”

    他根本就不问是不是吵架了这种话,因为江瑞是不可能跟陈晨吵架的,他舍不得。所以肯定是他干了什么事,让陈晨误会了。

    “你很闲?”江瑞幽幽的看了他一眼,“看你的监视器去。”

    小四缩着身子趴在电脑上,恨不得连脑袋都钻进去。

    一直到傍晚,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这中间江瑞给温品堂打了个电话,让他把团子接去他家。

    “是不是六六出事了?”温品堂问他,“下午那么路口都戒严,我的人说是军部那边的命令。”

    这个京城,唯一可以下这种命令的只有江瑞。

    江瑞不吭声,温品堂没好气的说,“你瞒不了多久,万家盯着京城呢!”

    “我知道。”

    “需要帮忙就直说。”

    挂了电话,他脑子乱糟糟的。一会是陈晨在马路对面那张哀伤失望的脸,一会是臆想这会她是不是受到了伤害。江瑞恨不得拿枪毙了自己。

    早知道就不搞那么多事了,现在可好。让六六误会就算了,还被人绑架。

    “老大!”大熊闯进来,“陆家干的!”

    江瑞眼底划过一抹杀戮:“陆涛人呢?”

    “不是陆涛。”大熊喝了口水,“我们排查的时候,发现陆家老二跟老三这几天从道上找过人。那个冒充出租车司机的已经让我们控制了,他说是有人给了他笔钱,让他把嫂子送到地方。”

    “但是他不知道是什么人,也不知道后来他们把嫂子带去哪了。我们给他认过画像,就是陆家兄弟两。”

    &nbsp

    ; 小四又把录像打开:“应该是,虽然他们蒙着头,但身高差不多。”

    话音刚落,电话响起来。

    “江首长!有一笔交易,我想你一定感兴趣”

    夜色渐黑,城市开始上演灯火酒绿的霏糜,南城的一条街道人声鼎沸,到处是五光十色的彩灯招牌。这里是出了名的酒吧一条街,每天晚上都有无数男人或女人来找乐子。

    陈晨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趴在马桶上。她猛的站起来,结果因为头晕又跌倒了。

    “头好晕”她晃了晃脑袋,想起自己被两个陌生男人抓上车,然后他们用毛巾往自己嘴上一捂,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调整了一下,确定自己没缺胳膊少腿,陈晨扶着墙站起来。小心的推开门打量了下四周,发现这里真的是厕所。

    只是装修的很大胆

    她看了眼男性生殖器造型的水龙头,吸了口冷气。又慢慢的拉开洗手间的门,结果吓了一跳。

    正对着的墙壁上全是女人的墙纸,陈晨呲了呲牙低着头往前走。时不时的能看到浓妆艳抹,恨不得什么都不穿的女人走过来。

    穿过走廊,推开一道门,里面是昏暗的灯光跟重金属的音乐。

    “这是酒吧啊!”陈晨松了口气,不是什么奇怪的地方就好。

    正想着,她就看到一个女人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从三个人起伏的姿势不难看出正在干什么。

    陈晨赶紧低下头,这地方好恐怖,她开始害怕了。

    “哟,这有个小妞!”一个穿着紧身衣的男人靠过来,“来,跟哥哥喝一杯。”他把手里的酒杯塞进陈晨手里,然后往里面丢了颗粉色的药丸。

    陈晨看到那酒冒出一串串气泡,赶紧还给男人:“我不喝。”

    “出来玩就要放的开!”男人搂住她,“来,喝了哥哥带你快活去!”

    陈晨挣扎着推开他:“走开,我不喝!”

    酒洒了男人一身,他把酒杯一摔:“妈的,臭婊子装什么装!”说完他一挥手,旁边有三个男人走过来。

    “按住她。”男人淫笑着走过来,捏住陈晨的下巴。

    陈晨被两个男人抓着胳膊,头发也被人揪着,她一动都不能动,只能哭着摇头。

    “小瑞哥小瑞哥”

    猛然记起江瑞已经有了别的女人,心里一痛,眼泪流的更凶了。

    “爸哥”她嘴里念叨着,让后看着那男人捏住她的嘴巴,拿出一包白色的药往里倒。

    陈晨的嗓子眼被堵得难受,本能的想要吐出来。男人狠狠捂着她的嘴,旁边出现一瓶酒,对着她就灌下去。

    嗓子疼的像火烧,胃里也开始翻腾。她想吐,可是什么都吐不出来。

    身子越来越软,眼睛渐渐的失去焦距,最后的印象是她倒在一个男人怀里,那个男人一脸淫笑的看着她。

    所有的痛苦都消失了,陈晨觉得自己轻飘飘的,好像在飞,又好像在水里游。她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舒服的感觉,让她越陷越深,慢慢沉沦下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