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第一百零九章江瑞跟别的女人

    陆家老爷子死了。

    说是不小心从楼上摔下来,摔断了脖子。

    江瑞带着大熊去参加葬礼,灵堂上陆涛跪在那,他二伯和三伯正指着他骂。

    “要不是你惹爸生气,他怎么会从楼梯上摔下来?你把你爷爷气死了,陆家没有这种不孝子。”

    陆涛正想解释,却突然看到江瑞,于是赶紧站起:“江首长,你来了。”

    陆家老二跟老三马上*将矛头对准了江瑞:“谁让你来的,我爸可受不起你那根香。”

    他们两个儿子的死都跟江瑞有关,虽然没有证据,可他们已经把这笔账算在江瑞头上。

    “我们代表的不是自己。”大熊看了两人一眼,把香递给江瑞。

    陆家兄弟不吭声了,不代表自己就代表军方,这是给陆家的殊荣,他们心里就是恨死了,也得客气接受。

    “节哀顺变。”江瑞说了句,然后转身就走。

    陆家兄弟还想说什么,陆涛小声道:“二伯三伯,想要报仇,就听我的。”

    大熊开车载着江瑞离开。

    “老大,你怎么看”

    江瑞的目光正看向路边的广告牌,上面是一款钻石戒指的广告。他突然想起,自己从来没有给陈晨带过戒指,就连求婚都没有。

    大熊不知道他已经走神了,还在唠叨:“照我说,不管陆老头的死跟陆涛有没有关系,这回受益最大的就是他。陆家第三代就他一个了,陆老二他们就是想夺家产,股东们恐怕也都站在陆涛那边。”

    他说完半天了,见江瑞还在看窗外:“老大?”

    “我听见了。”江瑞收回目光,“陆涛那么贪心的人,是不会留他两个伯父在公司的。接下来他会想办法把人赶走,或者直接杀人。”

    大熊气愤道:“那家伙手里已经好几条人命了。”

    “对啊!”江瑞笑了笑,“所以,不能让他再杀人了。”

    陈晨知道这事时,就啊了一声。然后继续低头思考,一脸的纠结状。

    阿紫瞟了她一眼:“怎么了?你家江战神最近没喂饱你?”

    “你不知道!”陈晨一脸神秘的说,“这几天小瑞哥好奇怪,总是莫名其妙的盯着我看,等我看他的时候,他就转移视线。”

    “你是不是大姨妈来了,过于敏感?”

    陈晨严肃的说:“不是我敏感,真是这样。”

    阿紫盯着她:“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男人有这种表现往往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女人的事情。”

    “什么事情”陈晨傻乎乎的问。

    “出轨喽!”阿紫白了她一眼,“因为他跟别的女人有了什么不可告诉的关系,觉得对不起女朋友。又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三角关系,所以才经常有那种举动。”

    陈晨眨了眨眼睛:“你的意思是,小瑞哥有别的女人了?”

    “傻啊你,不然我这半天说什么呢!”阿紫戳了她脑门一下。

    “不可能!”陈晨推开她的手,“小瑞哥说他爱我呢!”脸红了红,陈晨傻笑了两声,“他是不会说谎的。”

    阿紫点点头:“也是啊,江战神不是那种人。那你就别多想了,可能最近部队工作遇到些问题,你也帮不上什么忙,好好活着

    就行啦!”

    “讨厌。”陈晨怒视,“我回去了。”

    阿紫拉住她:“不等你家战神来接你啦?”

    “不了,不了!”陈晨摆摆手从店里跑出去。

    她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打车去了一家超市。

    “既然小瑞哥心情不好,那我给他做顿饭吧!”陈晨嘴上念叨,“一直都是他给我做饭吃,上次特意跟妈学了两道菜,这次给他个惊喜。”

    这么想着,她就忍不住偷笑。然后无意中看了眼马路对面,整个人都呆住了。

    江瑞去店里接人,阿紫告诉他陈晨自己先走了,他赶紧开车回家,路上还买了小女人喜欢吃的冰淇淋蛋糕。一进家,他就看见团子正趴在餐桌上。

    “爸爸!”扭头看见江瑞,团子跑过来,“妈妈今天做了饭哦!”

    江瑞惊讶的往厨房看了看,陈晨正端着碗汤走出来。他赶紧迎上去接过来,“谁让你做饭的?烫到怎么办?”

    “我又不是小孩子,哪那么容易烫到。”陈晨笑了笑,“这是过年的时候回家和妈学的,你快去洗手换衣服,然后尝尝我的手艺!”

    江瑞温柔的看着她,摸了摸陈晨的脸:“好,我家六六做的饭一定很好吃!”

    团子见他爸急匆匆的进了房间,小声说:“妈,你把卖盐的打死了吗?”

    “啊?什么?”陈晨坐到饭桌上。

    “这个咸死了。”团子指着一盘排骨。

    陈晨拿起筷子:“不可能吧,我做的是糖醋排骨啊!”

    “呸!”她把嘴里的排骨吐出来,“啊啊,好咸。”

    团子递给她一杯水:“妈妈,你一定是把盐当成糖了。”

    “赶快倒掉去!”她顾不上喝水端起那盘排骨就往厨房跑。

    “六六?”可惜江瑞已经走过来了,“你端着菜去哪?”

    团子正想说话,陈晨瞪了她一眼:“我觉得我觉得大晚上吃肉不太好。”

    呵呵,自己的小女人长大了,已经会为了他说假话了。江瑞特别欣慰的把那盘排骨接过来:“不怕,我们少吃几块,来吧!”

    陈晨只好硬着头皮坐下,看着江瑞把排骨放进嘴里,心里紧张的不得了。却听到男人说:“真好吃,我们六六很有做饭的天赋哦!”

    “好好吃吗?”陈晨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小瑞哥,你你不觉得咸吗?”

    江瑞摇摇头,又吃了一块:“我口重,不咸!”

    陈晨看了半天,江瑞好像真没什么事,于是放心了。她并没有看见团子一直在翻白眼。

    妈妈最好骗了,爸爸分明就是在哄你

    “那个小瑞哥”陈晨见江瑞很快把两碗饭都吃光了,想到今天下午的事情,开口叫他。

    江瑞正偷偷把汤里的石头吐出来:“嗯?怎么了?”

    “你今天下午工作忙吗?”她盯着江瑞。

    江瑞的不动声色的放下碗:“一直在开会,这几天是比较忙。”

    哗啦!陈晨手里的汤洒到了桌子上。

    “烫到没?”江瑞迅速把她拉进怀里,“团子,去拿药膏。”

    “没,没烫到。”陈晨

    小声说。

    江瑞一看慌了:“是不是很疼?团子,快点!”

    陈晨的手背上有一片红,团子看江瑞给她抹药:“妈妈,我给你呼呼啊,呼呼就不疼了。”

    “我不疼。”陈晨摇头。

    “你都哭了,肯定很疼。”团子递了张餐巾纸给她。

    陈晨抹了抹自己的脸,她不知道自己哭了,只是心里疼的直抽抽。

    下午,她看到江瑞跟周依云坐在咖啡店里。尽管周依云带了墨镜,但是陈晨一眼就认出来是她。

    你明明跟她去约会了,却说你在开会

    “我没事。”陈晨站起来,“做饭好累,我想去睡觉。”

    江瑞见她脸色不太好,以为真是累着了,心疼的不行,亲自送她进房间,又帮她洗了脸盖好被子。

    “我去收拾,等会进来陪你!”江瑞亲了亲她,关上灯出去了。

    团子还坐在客厅里,见他出来赶紧说:“爸爸,妈妈好像很伤心,她的情绪都是灰色的。”

    “伤心?”江瑞一惊,怎么会呢?他已经把菜都吃了啊

    看了正吃蛋糕的女儿一眼:“团子,是不是你说妈妈做的饭不好吃了。”

    “唔”团子心虚的缩了缩脖子,“我以为妈妈不在意,明天我会跟她道歉的!”

    江瑞拍了拍她的脑袋:“乖,这才对。你妈妈第一次做饭,我们要鼓励她。”

    见江瑞端起杯子大口喝水,团子嘿嘿道:“爸爸,你是不是快咸死了!”

    “不许说!”江瑞弹了她脑门一下,“去洗澡。”

    等他收拾好回到房间,发现陈晨已经睡着了,眼睛还红红的好想哭过。

    江瑞皱了皱眉头,钻进被子将人抱进怀里,搂着她一起睡觉了。

    陈晨一晚上都在做梦,一开始是不认识的人,有很多红色的液体到处流,还有小孩子的哭喊声。然后就是江瑞带着她在一条很黑的路上走,走着走着就突然不见了,只剩下她自己。

    她跑啊,喊啊,哭着叫江瑞的名字,可是没有人回答她。远远的有一道光,她拼命朝着光跑去,结果看到江瑞搂着一个女人冲她笑。

    “不要!”陈晨猛的坐起来。

    床上只有她自己,跌跌撞撞的洗了把脸,来到客厅家里已经没人了,餐桌上放着江瑞留的纸条。

    “六六,早饭在厨房保温桶里,醒了给我打电话。”

    陈晨把纸条狠狠的丢在地上,噘着嘴看了眼手机。

    过了一会,她叹了口气正想给江瑞打电话,手机就响起来。看了一眼,发现是个陌生的号码。

    “喂。”

    对方的声音也很陌生,是个沙哑的男声。

    “江太太吗?”

    “请问你是哪位。”陈晨觉得这个声音听上去好奇怪。

    男人笑了两声:“我是谁不重要,你现在马上去滨海路的风花咖啡馆,会看到你感兴趣的事情哦!”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陈晨心里突然出现一股恐慌,她本能的想把手机扔掉。

    电话那边的男人喊了句:“不去你会后悔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