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第一百零五章韩雪莹和陆涛

    徐立,或者说龙朕傲。

    他从阴影里走出来,看着跟陆涛进了会馆的韩雪莹,自言自语的道。

    “路是你自己选的,我给过你机会。以后你无论死活,于我两不相干。”

    韩雪莹进了会馆就跟陆涛分开了,陆涛自然也不会去管她,不然让白子期看见说不清。

    都是一些政治家的聚会,连个女人都没有,吃完后就各种散了回家。白子期在包间门口被一个服务生撞上,撒了一身菜汤。经理吓坏了,赶紧请他去楼上房间洗澡换衣服。

    谁知道白子期一出电梯就看见刀疤。

    “你”他还没问出来,刀疤就进来把电梯门关上了。

    经理一见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正想问问,刀疤看了他一眼:“我有急事找他,你不用多嘴。”

    白子期一听,马上会意:“没事,我回家再换。”

    两个人出了会馆,刀疤坐上他的车:“不知道我说了之后,你是会觉得遗憾呢,还是庆幸呢?”

    “那你倒是说啊!”白子期哭笑不得,“我身上黏糊糊的难受死了。”

    “韩雪莹就等在房间里,只要你一进去今晚就出不来了。”刀疤嘿嘿一乐,“是不是觉得挺遗憾?”

    白子期先是惊讶,然后目光渐渐犀利起来:“她算计我?”

    “房间里点了烈性春药,能撂倒三个你。”刀疤比划了一下,“你要是愿意,现在可以回去。”

    “我没那个兴趣。”白子期冷着脸,以前玩的时候,都是他给女人下药,如今还有女人敢对他动手脚。

    刀疤见他沉着脸,又打趣道:“是不是觉得自己以前特禽兽,多少好姑娘都让你糟蹋了。”

    “我没有!”白子期急忙解释,“我们以前用药是为了尽兴,都是你情我愿的,我从来不强迫女人。”说完,他还补了句,“你以为我是温伟那个人渣吗?”

    “对了,那两个家伙怎么死的?”

    刀疤瞟了他一眼:“别从我这套话,没用。”

    “唉,你们到底要干什么,我家老爷子又不让我搀和。”白子期抓耳挠腮,“要是有行动,带上我啊!”

    “做梦!”

    韩雪莹没想到进来的人会是陆涛。

    “陆先生!你你怎么进来了?”她急忙往外推。

    陆涛看见是她时,先是一愣,接着就明白了。

    他无意中听到有个服务生说收了客人钱,把菜洒到白子期身上,就偷偷坐另一个电梯上来看看。原本想着能撞见什么好事,没想到白子期不在这里。

    “韩小姐好手段啊!”陆涛已经闻到房间里奇怪的香吻,一股热气从小腹窜出来。面前的女人比他闻的时间还久,双颊泛红,一双眼睛惊慌的看着他,却更像是在勾引。

    韩雪莹见他把门关上,心里一惊就想去冲凉水,却被陆涛一把拉住,直接把她身上的睡衣撕烂了。

    “不要,你放开我!”韩雪莹嘴里这么叫,手却不由自主的缠上陆涛的腰。陆涛将她抱起来丢到床上,两个人滚到一起,房间里很

    快响起男女交错的喘息。

    在药物的作用下,陆涛觉得他从未这么爽过。早上醒来看着韩雪莹一身又红又紫的吻痕,又上阵了一回。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脸蛋漂亮,身材好,在床上可以让男人欲仙欲死。

    “你”做最后一次的时候,韩雪莹也清醒了,却没拒绝。等陆涛从她身上下来后,才开始小声抽泣。

    陆涛搂着她亲了一口:“行了,这也不能怪我。不过现在你是我的女人了,不要再想着去勾搭白子期,不然我宁可毁了你,也不会让你去找别的男人。”

    “什么意思?”韩雪莹不明白。

    “你床上这副骚样只能我看见,明白吗?”陆涛摸着她的胸,“只要你听话,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韩雪莹看着他:“你胡说,你已经娶了白薇蓉了。”

    “如果她不姓白,我看一眼都觉得恶心。”陆涛抽出支烟,陆雪莹非常有眼色的给他点上。换来男人又一阵亲吻,然后拍了拍她的脸蛋。

    “宝贝,我出了暂时不能给你名分,什么都能给。”陆涛想了想,“名分嘛,没准过几年也给的起。”

    见韩雪莹还有些犹豫,他冷笑了声:“你以为昨晚白子期跟你上了床,你就能嫁进白家?我告诉你,白老爷子会让你马上消失在这世界上。”

    “我我不是非要他。”韩雪莹噘着小嘴,眼角一瞟,“人家人家就是想找个人依靠嘛。”

    陆涛被她的媚眼瞪的心一热,掐掉烟头就又压上来:“放心,以后我保护你!”

    “真的?”韩雪莹缠上他的腰。

    陆涛身子一沉:“,叫我老公!”

    一大早刀疤就乐呵呵的一直笑。

    “什么情况?”大熊问,“昨天不是说韩雪莹带着春药出去了,你非要亲自跟着去,结果呢?”

    江瑞也抬起头看着他。

    刀疤嘿嘿两声,把昨晚的事讲了一遍,最后问他们:“你们知道最后进去的男人是谁吗?”

    “谁?”大熊呸了一口,“便宜哪个家伙了?”

    小四纠正他:“那是便宜吗?你愿意你去呗!”

    “你胡说什么。”大熊捂着他的嘴,“叫阿紫听见我又得睡沙发了。”

    “傻了吧,阿紫又不在这!”小四甩开他的手问刀疤,“说啊,到底是谁。”

    刀疤转了转眼珠子:“陆涛。”

    “哈哈!”大熊笑道,“这下可热闹了。”

    小四赶紧说:“老大,我们要不要把这消息放出去?”

    “现在让白家知道了没用。”江瑞敲了敲桌子,“白子期知道韩雪莹是想下药给他的,到时候陆涛只要说自己误闯进去,根本不知道什么情况。

    “陆涛是在药物的控制下跟韩雪莹发生了关系,白子期只会内疚,就算白薇蓉到时候闹也没用。”江瑞冷哼了一声,“等吧,陆涛一定舍不得韩雪莹,肯定会金屋藏娇。”

    大熊三人组点点头:“到时候我们在背后捅他一刀,让白家抓奸在屋!”

    “这刀不用我们

    捅。”江瑞目光一闪,“到时候有人会比我们更急。”

    韩雪莹又惊又喜的回了家。

    喜的是陆涛真的对她很好,给了她一张无上限的卡,还说让她搬到南城的别墅去。韩雪莹拒绝了搬家的提议,说住在那边太招摇了,万一被人发现会给陆涛带来麻烦。

    让男人对她的体贴喜欢的不得了,当下就说晚上到家里陪她。

    韩雪莹自己心里却清楚,她不敢搬家是害怕宋春丽知道。

    洗完澡拿着手机发呆,一直在想要怎么跟宋春丽说。从平时的交谈里,她听得出来宋春丽很讨厌江瑞,她让自己勾引白子期也是想让白家对付江瑞。

    可现在自己却跟白薇蓉抢男人,相当于得罪的白家,要是让宋春丽知道了

    手机突然响起来,韩雪莹看了眼号码脸就白了。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才接通:“喂,奶奶!”

    “怎么样?事成了吗?”宋春丽的声音带着急迫。

    “没有。”韩雪莹决定先瞒着。

    宋春丽一听马上喊起来:“没有?你没跟他上床?”

    “奶奶,你先别急,听我说”韩雪莹组织了下语言,“昨天晚上陆涛一直跟白子期再一起,根本就没上来,我看到他们坐一辆车走的。”

    宋春丽稳定了下情绪,烦躁的说:“算了,算了,下次再找机会吧!”

    “嗯,我都听奶奶的。”韩雪莹乖巧的答应。

    挂了电话,她才放松下来。反正已经这样了,陆涛也好,白子期也好,只要有一个迷恋自己就行了。不过如果白薇蓉的孩子生不下来,是不是对自己更有力呢!

    门外传来关门的声音,韩雪莹趴在猫眼上看到那个叫徐立的邻居正托着行李在等电梯。

    不知道是不是凑巧。徐立也扭头往她这边看,韩雪莹吓了一跳,赶紧离开猫眼坐回沙发上。

    她怎么觉得刚刚徐立好像看的见她

    这个邻居前几天突然跑来问自己。

    “如果让你衣食无忧,你愿不愿意到一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重新开始,好好的过完一生?”徐立说这话时眼睛很认真的看着她。

    韩雪莹也就很认真回答他:“不。我不要那么平凡的过日子,衣食无忧我现在就可以。可是我不甘心,除了钱跟珠宝首饰,我还要人们的尊敬,我要所有女人都妒忌我,要过的比她们都闪耀!”

    “你确定吗?”徐立问。

    在她回答了确定之后,徐立就走了。韩雪莹觉得挺莫名其妙的,还想找个机会问问他什么意思。可刚刚见他那样子,好像是要搬走了吧!

    韩雪莹很快就把徐立抛到脑后,这种跟她人生企划没关系的男人她不会过多在意。

    她还有更重要的事做,就是让陆涛离不开她,然后再想办法把白薇蓉的孩子弄掉。

    江瑞那边原本平静看戏的日子突然被打破了。

    这天中午,他正在厨房做饭,就接到了陈欢的电话。

    “小瑞团子不见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