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第一百零三章带她们去房间

    一家三口包括一只狗都盯着华佗。<冰火#中文 ..

    “嫂子”华佗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江瑞:“几个月了?”

    陈晨:“男孩女孩?”

    团子:“我想要弟弟!”

    黑子:“汪汪汪汪!”

    “没有怀孕”华佗终于说出来了,“是春乏。”

    陈晨啊了一声,小脸垮了下来。

    华佗感觉到江瑞正在瞪他,赶紧说:“嫂子的身体很正常,就是最近缺乏运动,咳咳再加上吃的有点多,所以总是想睡。”

    “行了,你赶紧走吧。”江瑞现在看他特别不顺眼。

    华佗觉得自己很冤枉,你们没怀孕又不是我的错,但他不敢说,站起来走了。

    “团子,去洗澡睡觉。”江瑞拉着陈晨回房间。

    陈晨一脸病扭扭的,冲了澡就钻进被子里。等江瑞洗完出来时,看到她正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盯着自己。

    “小瑞哥,你摸摸我的腰是不是胖了?”陈晨觉得特别丢人,没怀孕就算了,还被人家说吃的太多,她委屈的想,没觉得自己很能吃啊。

    江瑞太了解她了,笑着把人搂过来,顺着她的腰摸到胸口:“一点都没胖,我还嫌瘦呢!”

    “都吃的春乏了!”陈晨撇撇嘴决定了,“我明天要去锻炼。”

    江瑞想了想:“那去打网球吧!”

    “运动量大吗?”

    “很大。”

    重要的是,那里不像一些会馆,全都是些所谓的名媛淑女,江瑞不想让陈晨跟那些女人多接触。

    可是他忘了那种地方女人是少,可男人多啊!

    陈晨跟阿紫就被两个男人拦住了。

    “两位小姐,我们一起打啊!”其中一个带着大金链子的男人嬉皮笑脸的说。

    阿紫没好气的拒绝:“不好意思,我们已经打完了。”

    “哎,打完了可以再打两把嘛!”另一个男人伸手就想拉陈晨。陈晨甩开他的手,“让开,不然我们叫保安了。”

    带金项链的男人得意的看着她:“叫啊,到时候就说你们收了我们钱,却不想做了。”

    “放你个屁!”阿紫怒骂,这两个死流氓竟然把她们当小姐了。

    她的声音很大,那边几个服务员跑过来:“小姐您怎么了?”

    “我们不认识这两个人,请你让他们离开。”陈晨拉住要冲上去揍人的阿紫。

    服务员看了看,也明白了什么情况。这里的会员非富则贵,他们谁都不想得罪。

    “这两个女人收了老子的钱现在想走,你们要是帮他们,老子的钱你们赔?。”带金项链的男人嚣张的说,“知道我是谁吗?”

    一个经理模样的人赶来对着男人鞠了个躬:“温二少,您这又怎么了?”

    “温?”阿紫呵呵了一声,“就你也配叫温二少?也不嫌丢温家的人。”

    另一个男人立马骂道

    :“你个臭婊子你说什么?敢这么跟二少说话?”他推开经理,“二少,一人一个,带到房间爽一爽!”

    经理急坏了,他不知道陈晨跟阿紫的身份,但是陈晨来的时候出示的是黑色金卡,那是当初老板特别做了几张送人的。能拿着这种卡的怎么可能是普通人。

    他硬着头皮开口:“温二少,这两位小姐真不是出来玩的人,您”

    “老子管她是谁,你什么意思?要管?”温伟推了经理一把,“老子在你们在花了那么多钱,两个女人都带不走?”

    他的同伴也跟着起哄,阿紫已经气的满脸通红,陈晨死命拉着她,已经偷偷给江瑞拨了电话。

    经理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突然眼睛一亮:“老板!”

    李凯是个华侨,回国后开了几家休闲会馆,因为父辈跟军中有点关系,所以一只没什么人来为难他。五分钟前他正从情妇那出来,就接到个电话,然后闯了红灯赶过来的。

    “你怎么不接电话?”他开口就骂那个经理。

    经理一愣,哭丧着脸说:“忘在办公室了。”

    “李总,你不会也是来拦我的吧?”温伟对他还算客气,家里人说过,这个人有点背*景。

    看了看生气的两个女人,李凯顾不上理温伟,客气的问:“哪位是首长夫人?”

    “她是。”阿紫推了陈晨一把,“江瑞给你打电话了?”

    李凯点点头:“是的,不好意思我来迟了,让两位受惊。”

    陈晨指着温伟:“这两个人你怎么处理?”

    “这”李凯真没想过,正犹豫呢,就看见陈晨脸上突然露出笑容,飞快的冲出去了。

    江瑞沉着脸接住扑过来的小女人,原本冰冷的眼神变的温柔起来:“不错,知道偷偷把电话打开。”他正开会呢,就接到陈晨的电话,接通后就传来一个男人辱骂她的声音。

    当时他脸就冷了,什么都没说开上车就赶了过来。

    “老大!”大熊跟刀疤也到了,他们没赶上江瑞的车,自己开车跟过来的。

    阿紫一见自家男人马上开始撒泼:“大熊,这个家伙说要带我去房间爽一爽。”

    “妈的!”大熊几步走过来,浑身都往外冒戾气,“温伟,你他妈的不想活了吧?老子今天就替温家毙了你,省得你祸害社会。”

    温伟这会乖的跟孙子似的,浑身哆嗦的道歉:“对对不起,我不知道她们是”

    “闭嘴,人渣。”阿紫狠狠踢了他一脚,“大熊,把他们关起来!阉了再说。”

    就连一向好脾气的陈晨都赞同:“小瑞哥,行吗?他们一定没少欺负女人。”

    “行。”江瑞楼着她,冰冷的目光投向浑身发抖的两个人,“温伟,陆铭。”

    叫陆铭的那个男人还敢反抗:“江首长,你不能抓我,我们跟白家是亲戚。”

    “嗤!”刀疤抬手就给了他一拳,“白子期我都敢抓,何况是你这个杂碎。”

    大熊不知道从那抽出条绳子,直接就把两人绑到一起。温伟跟陆铭一开始还挣扎,后来刀疤拿出刀在他们裤裆上比划了下,才老实下来。

    回去的路上,阿紫的嘴就没停,大熊

    又惯着她,任由阿紫把温陆两家的祖宗八代都骂了一遍。

    倒是陈晨一直没吭声,江瑞见她那样,摸了摸她的头。

    “温伟是温品堂二伯家的儿子,他二伯老年得子,所以把温伟养成这样子。一年前他强奸了一个大学生,没想到人家当天就从温氏大楼上跳了下来。”

    “温家出了一笔钱私聊,把他送出国,上个月刚回来。”江瑞笑了笑,“温品堂不会管这事,上一次他就说过,以后温伟死在街上都跟温家没关系。”

    阿紫听完又骂了几句:“那个陆铭呢?是陆家的人吗?”

    “是陆涛的表弟,他三伯父家的儿子。”大熊面目狰狞的说,“一直跟着温伟,两个人在圈子出了名的渣。”

    江瑞把车停到一家饭店门口:“行了,进去吃东西,这事有我们处理。”

    晚上,温品堂刚到家,他二伯就来了。

    “品堂,品堂你救救小伟啊!”温二伯已经六十多了,这会急的小跑进来,“他被江瑞抓起来了。”

    温品堂正想让他坐下,听到这话直接问:“他干什么了?”

    “他他”温二伯不知道怎么说,是李凯通知他的,说你儿子调戏了江瑞的老婆,已经被江瑞抓走了。

    “你不说我怎么帮你?”温品堂自己坐下,“但是,说了我也不一定能帮。”

    温二伯急了:“品堂,不管他干了什么,也不能不管啊!江瑞的手段你是知道的,小伟要是被关进去,肯定要掉层皮。”

    “既然知道他的手段厉害,为什么要去招惹,他到底干什么了?”

    “他他调戏了江瑞的老婆。”

    温品堂啪一下把手里的紫砂壶扔了,一向温婉的脸上表情冷漠:“我不管。”

    “品堂,你怎么能不管呢?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啊!你不能不管啊!”温二伯哀求他,“当年我一直站在你这边支持你,现在这么点事,你都不帮忙吗?”

    温品堂恨不得把他丢出去,说是调戏,肯定动手动脚了。江瑞宝贝六六跟什么似得,能罢休才怪。

    “二伯,你老糊涂了吗?”

    温二伯一愣:“怎怎么了?”

    “你忘了江瑞娶了谁的女儿?”

    “难难道是万家的那个”温二伯脸色一下变的惨白。

    温品堂露出讥讽的笑容:“不然呢?难道他有两个老婆?”

    温二伯跌坐在沙发上,嘴里念叨不休,然后突然给温品堂跪下。

    “品堂,二伯求你,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啊!”老人泣不成声,“都是我把他惯坏了,你放心,这次我一定把人送的远远的,再也不让他回国,你就当可怜可怜我,你忍心看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温品堂叹了口气,扶他起来:“你回去吧,我想想办法。”

    老人还想说什么,最终忍住没说。他知道,温品堂说想办法,就是答应了,他一定会把温伟救出来的。

    同一时间,陆涛也收到了消息。但是跟温家不同,他巴不得陆家其他孩子都死光了,这样以后就没人跟他分家产了。所以他满口答应陆老头会去找白子期,但实际上他根本没提这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