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第一百零二章怀孕了?

    江瑞知道药做出来后,第二天就约了江谦人来家里。.

    “就是这样,如果不是被催眠,可能会造成头疼的毛病。”江瑞把厉害关系讲了一遍,“你决定吧!”

    江谦人想了想问陈晨:“头疼的后遗症会一直有吗?”

    “那不会,过一阵子会好。”陈晨保证,“最多一年。”

    最后他们还是决定给宋春丽吃药,至少这样大家都能放心。现在身边不安全的因素太多了,他们承受不起。

    “只要放进水里就会溶解,完全没有味道。”陈晨告诉他,“直接给她喝就行。”

    江谦人带着药走了,陈晨伸了个懒腰:“好困,想睡觉。”

    江瑞抱起她:“我陪你!”

    “不要!”陈晨用手推他胸口,“那样又不能睡了。”

    “乖,你听话,马上就能睡。”江瑞咬住她的嘴唇,伸手解开衣服扣子。

    韩雪莹这个时候刚刚搬进新家,房子是她自己租的。安东尼给她的那笔钱足够她老老实实的过完下半辈子,可惜她自己不知足,不想这么平凡的活。

    如今眼看就要成功了,她不能在跟刀疤有任何联系。如同江瑞他们猜测的一样,宋春丽的确在打白家的注意。她希望韩雪莹能嫁给白子期,并且让她离陆涛跟白薇蓉远一点。

    刚把面膜摘掉,门外就传来很大一声动静,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韩雪莹隔着防盗门往外看,见一个年轻男人正蹲在地上捡东西。

    “啊,不好意思,吵到你了吧?”发现有人在看他,徐立马上抱歉。

    韩雪莹把门打开:“没事,我帮你吧!”

    徐立这才看清楚对方这么漂亮,一时间呆在那没反应。

    男人的表现取悦了韩雪莹,让她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于是越发笑的妩媚:“快捡啊!”

    “啊,捡,捡。”徐立赶紧把地上的书往箱子里捡,然后抱起来道谢,“你是新搬来的吗?”

    韩雪莹点点头:“你是我邻居?”

    这个年轻男人长的挺帅,带着眼睛斯斯文文的。当初她选这里的房子可是仔细打探过的,这边的房价很高,住的都是高级白领,或者情妇。

    “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别客气!”徐立伸出手,“我叫徐立。”

    韩雪莹跟他握了握手:“韩雪莹!”

    之后两个人又客气了几句便各自回了家,韩雪莹对这种白领没什么兴趣,她相信自己在这里也住不了多久,自己最终是属于那个纸醉金迷的世界的。

    第二天江瑞就知道了这个消息,如果之前只是怀疑,那么现在他肯定团子的话没错,徐立就是龙朕傲。

    “那货的脑子是计算机吗?”小四不可思议的说,“我们调查回来的消息说他以前一直跟父母住,半个月前朋友出国让他帮忙看房子,他才搬过去的。”

    刀疤也一脸不可置信:“他怎么知道韩雪莹会住那边?”

    “老大,会不会都是巧合啊?”小四觉得这种巧合的几率太少了。

    江瑞没吭声,他一直在怀疑,龙朕傲的基因肯定也被改良了。

    “老大?”刀疤看着他,“现在怎么个意思?”

    >

    “继续监视韩雪莹。”江瑞目光一闪,“龙朕傲一定知道我们在监视那女人,我相信他也开始怀疑韩雪莹的身份。现在就是不知道韩雪莹跟他到底是不是兄妹。”

    现在的情况对他们有利,龙朕傲那么自负,一定不知道团子能看透他的易容,真正的徐立估计已经死了。

    小四笑:“这好办啊,我们这有韩雪莹的头发,只要能拿到龙朕傲的,做个基因检测就知道了。”

    还没等他们想怎么接近龙朕傲,团子就把他的头发拿回来了。

    “爸爸,你快拿着,我去洗手了,好恶心!”团子用一张纸夹住跟头发给江瑞。

    江瑞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夸她:“你又接近他了?”

    “没有特意接近,上课的时候他给我讲题,我从他衣服上顺手拿下来的。”团子洗干净手跑过来,“如果他们真是亲兄妹,龙朕傲会认她吗?”

    “不会。”江瑞说,“至少如果是我,我就不会。”

    龙朕傲,现在应该叫他徐立。

    他正把一个信封丢进邮筒,然后随意的走进一家网吧,给基因检测机构发了封邮件。

    刚到京城时,他就发现江瑞他们带了个女人回来。一开始他以为是刀疤看上韩雪莹,后来看了那女人的照片,心里就有种奇怪的念头。

    的确是跟自己有几分相像,那么韩雪莹的存在就值得注意了。于是他改变了最初的计划,查到了徐立这个人身上,借用了他的身份和脸,成功进入了学校,还跟韩雪莹成了邻居。

    所有的事情都在按照人们的预想发展。只不过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猎人,信心满满等着狐狸上钩。

    江家。

    宋春丽捂着头从楼上下来。

    “妈,你怎么了?”江谦赶紧迎上去。

    “你怎么没去部队?”宋春丽看上去脸色很不好。

    江谦人仔细看了看她:“我今天没什么事,妈你哪不舒服?”

    宋春丽坐下来:“头疼,已经吃了止疼药了。”

    “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现在好多了。”宋春丽摆摆手,“之前医生让我锻炼,看来的确得动动了。”

    江谦人帮她泡了杯茶:“是啊,早上去院里溜达溜达对身体好。”

    从家里出来,江谦人就去了江瑞家。

    “我说,你每天不去部队天天在家里玩,当心回头那些老家伙找你谈话。”

    江瑞正挽着袖子跟陈晨对着电视机打网球游戏,听到江谦人这么说撇了他一眼:“后悔没结婚了吧!”

    “一边去。”江谦人冲陈晨笑,“六六呀,你确定那个后遗症会好吧?”

    陈晨气喘吁吁的坐到沙发上:“结果出来了?”

    “我妈今天早上说她头疼,这已经是这周第二次了。”江谦人叹了口气,“至少现在能放心了她没被人控制。”

    江瑞给陈晨倒了杯水,一边帮她顺气:“六六,你能保证药百分之百能解开催眠术吗?”

    “唔”陈晨喝了两口水说,“除非对方的催眠术已经很厉害,或者用了什么其他我不知道的方法,否则都应该解的

    开。”

    “小瑞你放心,妈那边我会派人盯着。”江谦人从桌子上拿起个苹果,“那个韩雪莹你打算怎么办?”

    一开始江谦人还以为她妈要把韩雪莹介绍给自己,还担惊受怕了几天。

    “放心。”江瑞不想在陈晨跟前谈论这个,转开话题,“六六这有止疼药,比外面买的管用,走的时候带回去给她。”

    陈晨嗯嗯点头跑去拿了瓶药出来,江谦人离开时心里不是滋味。如果宋春丽能好好待这两个孩子,家里现在也不会冷冰冰的。

    送走了江谦人,江瑞看到陈晨又开始打哈欠,皱了皱眉头拿起车钥匙:“我去接团子,你睡一会。”

    等陈晨醒来的时候,发现华佗在客厅坐着。

    “你俩谁生病了?”她紧张的问。

    团子指着黑子:“黑子这两天胃口不好。”

    “汪汪汪!”黑子嘴里叼着根牛肉干。

    陈晨拍了它一下:“嘴就没停过,还要怎么好?”

    “呵呵呵!”团子咧着嘴笑。

    江瑞端着盘子从厨房出来:“团子,你又欺负妈妈。”

    “哼哼”陈晨扑进他怀里,“我要再生一个正常的孩子。”

    团子瞪着眼睛喊:“我哪里不正常了?聪明也是缺点吗?”

    “去去去!”陈晨不理她,拖着江瑞不撒手。

    江瑞把菜放下,抱着陈晨坐在自己腿上:“那让华佗看看,没准已经有了。”

    “啥?”陈晨没反应过来,一脸呆滞的看着他,“有什么了?”

    华佗叹口气,他觉得自家老大养了两个孩子

    江瑞捏了捏她的脸:“你最近总爱睡觉,我叫华佗过来给你把个脉。”

    “你的意思是说,我可能怀孕了?”陈晨眼睛瞪的滚圆,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好像里面已经有孩子了似的。

    “嫂子,把过脉才知道。”华佗伸出手。

    陈晨把胳膊递过去,紧张的连呼吸都忍着,生怕自己打搅他。

    “六六,你放松,不用这么紧张。”江瑞将她抱的更紧。

    团子在旁边插嘴:“妈妈早就想要个弟弟了!”

    陈晨自打知道自己和江瑞已经领了结婚证后,的确有这个念头。

    当年团子是在试管内培养成胚胎,才放进她子宫里的。之后因为一些身体原因,不到八个月就剖腹取出来了。陈晨一直想自己生一次孩子,体验一下那种感觉。

    她这种想法很奇怪,阿紫就曾经说她脑子不正常。生孩子多疼啊,还是剖腹好啊,一麻醉,睡一觉起来孩子就生出来了,干嘛要让自己疼的死去活来。

    “换另一只手。”华佗示意她。

    陈晨紧张的看着江瑞:“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只要是我们的孩子都喜欢。”

    “那还是男孩吧!可以保护姐姐。”

    “好,那就男孩。”

    华佗:“咳咳你们不觉现在讨论这个太早了吗?”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