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第一百零一章学校里出现的老师

    白薇蓉这些事自然都传进白家人耳朵里。 ..

    “你妹妹那边不用管了,让陆涛烦去吧。”白老爷子这几天精神不错,对与孙女他已经仁至义尽了。

    “爷爷,陆涛真的没问题吗?”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忍受白薇蓉那种行为,偏偏陆涛忍了,不但忍了还从来不说。

    白老爷子淡淡的开口:“有问题也没关系,只要白家不倒,他就永远要忍受你妹妹。”

    这也是当初他执意要把白薇蓉嫁给陆涛的原因。陆涛的心太大,又能隐忍,不管他做过什么,只要白薇蓉以为他是被丈夫宠爱的女人就行了。

    其他的只要不触碰白家的底线,老爷子自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他去了。

    “那个宋春丽认的孙女叫什么来着?”白老爷子突然问道。

    “叫韩雪莹。”白子期笑了下,“很漂亮。”

    白老爷子看了他一眼:“喜欢?”

    “不干净。”白子期将那天英雄救美的事讲了一遍,“她自导自演了一出戏,还有之前在宴席上的欲迎还拒,这个女人的目的太明显了。”

    韩雪莹太小看白子期了,那天他回头就查了几个混混的底,自然全都交代了出来。

    “算计你是为了接近你,这个本身没错。”白老爷子摸了摸胡子,“关键是江瑞在中间扮演什么角色,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白子期想了想:“要不我去问问?”

    “不要。”白老爷子摇头,“这事你先别参与,我觉得他是在等。”

    韩雪莹应该是个饵,但是钓的是谁,是什么人,白老头猜不到。

    “爷爷,江家那个老太太,怕是想用韩雪莹来拉拢我们家。”陆涛都能想到的事情,没有理由白子期想不到。宋春丽想给韩雪莹一个身份,好让她光明正大的进入着圈子。

    白老爷子挥挥手:“不用管她,那女人现在脑子已经不清楚了。反正你听我的,不要去跟江瑞打探韩雪莹的身份,他既然再等,那我们就跟他一起等,鱼儿上钩那天,自然就会知道。”

    江瑞的办公室里,刀疤正奇怪的跟他汇报:“白子期撤回了跟踪韩雪莹的人,也不在调查她的来历了。”

    “难不成被拿下了?”小四拍了拍刀疤的肩膀,“恭喜你解脱,没准人家一会就会打电话来说要跟你分手!”

    刀疤锤了他一拳:“滚你丫的,老子没跟她在一起过。”

    两个人闹完了,齐齐看向江瑞。

    “白家那个老头子。”江瑞丢过来一句。

    刀疤靠了一声:“那老头插上尾巴就是个猴,怎么什么都能猜到呢?”

    江瑞低着头,他最清楚白家老头的本事。当年父母参与那项实验时白家也是可以进人的,可是白老头却拒绝了这个机会,宁可他孙子当一个普通人。

    他早就把一切都看透了,所以从来不要求白子期跟江瑞比,因为他知道江瑞的今天是用他父母的命换来的。

    “不用管白家。”江瑞站起来,“到点了。”

    刀疤知道他要接陈晨回家,也站起来

    :“我去趟韩雪莹那,她今天要搬走了。”

    “唉,人家还是看不上你啊!”小四贱不兮兮的说,刀疤踢了他一脚就跑。

    陈晨在实验室里已经呆了一周。她也不急,反正宋春丽也跑不了,她就慢慢做。每天下午江瑞三点钟就过来接她,然后一起去接团子。

    今天黑子也跟来了,坐在后座上看着男主人时不时的亲一下女主人,心里非常哀怨。还是小主人好,小主人从来都跟我坐一起的。

    离团子学校还有两条街的时候,大熊突然打来电话。

    “老大,出事了。”

    今天团子她们学校正好在给电视台做节目,团子作为学生代表,领着一帮小朋友正接受采访,就见人群中冲出来个男人,从衣服里抽出刀往人身上砍。

    第一个遭殃的就是摄像师,然后那个男人就往孩子们这边冲,现场的老师们反应过来后马上去抓他,团子一个人在最前面,那人举起刀就砍。

    团子正在算用什么姿势可以将伤害降到最低,一个黑影快速抱起她在地上滚了两圈,躲开了那一刀。

    大家很快制服了那个疯子,保安也赶到将他押走。

    “我知道了。”江瑞挂断电话。

    陈晨担心的看着他:“我听到大熊说学校,是不是团子出事了?”

    “没事,一点意外,我们马上过去。”江瑞怕她听了着急,没敢告诉她情况。

    到了学校,团子正在医务室里处理伤口,她的手背擦伤了点,倒是救她的那个老师,整个胳膊都摔伤了。

    “团子不疼啊,快把棒棒糖吃了。”温泽宇红着眼圈蹲在团子身边,那样子好像受伤的人是他似的。

    团子看见江瑞跟陈晨,叫了一声:“爸爸,妈妈!”

    “汪汪汪!”黑子冲进来,用大屁股挤开温泽宇。

    团子摸摸它的狗头:“没事,就这么一小块,贴个创可贴就行了。”

    “汪汪汪!”黑子对着门口狂叫了几声。

    团子戳了它鼻子一下:“你来不及咬死他了,他都被警察叔叔带走了。”

    温泽宇暗中狠狠瞪了黑子两眼,每次都跟他抢团子,早晚把这家伙炖成狗肉。

    “爸爸,是老师救了我。”团子指了指坐在一边的年轻男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进来的校长一把拉起年轻人:“江首长,真抱歉这是我们学校新分来的大学生,教美术的。”

    校长一直在冒汗,幸好没出什么事,不然他怎么跟首长交代?这个叫徐立的年轻人原本是不打算正式签合同的,现在必须签!

    “不知道怎么称呼。”江瑞客气的伸出手。

    “您客气了,我叫徐立。”年轻人也有些紧张。

    江瑞跟他握了握手:“谢谢你救了我女儿!”

    “这是我应该做的”徐立笑了笑,“我离的最近,换成别的老师也一样会扑过去。”

    “不管怎么说,我欠你个人情。”江瑞说完又看了看校长,“回头我回送面锦旗过来,学校也应该给予嘉奖。”

    校长高兴的都找不着北了:“应该的!我们回头就嘉奖!”

    回去的路上,陈晨见团子一直不说话,以为她被吓到了,就转移话题问江瑞:“那个疯子都交代了吗?”

    “一个赌徒。”江瑞上车前跟警察通了电话。“那家伙烂赌,老婆带着孩子跑了,家里的东西都被他拿去还赌债。前几天把房子都输了,无家可归走投无路就觉得不平衡了。”

    陈晨愤然道:“不平衡干嘛找孩子?有本事去砍几个坏人啊?再不然,随便大街上拦辆跑车,砍有钱人也行啊?专挑小孩子下手,根本就是懦夫!”

    “这种人要是有勇气也到不了今天这个地步了。”江瑞看了眼后面的团子,见小丫头还是绷着脸,“团子?”

    团子抬起头:“啊?”

    “是哪里难受吗?”陈晨把手伸过来摸了摸她的头。

    团子摇头:“不难受。”她看了江瑞一眼:“就是饿了。”

    父女俩暗中交换了个眼色,陈晨完全不知道,等吃过晚饭趁她洗澡的时候,江瑞跟团子坐在沙发上交谈。

    “爸爸,你觉得那个徐老师怎么样?”

    江瑞没想到她会问这个:“他有问题?”

    团子看着他,江瑞摇摇头:“我的感觉就是个普通人。”

    “可是我觉得他很像龙朕傲。”团子皱着小脸,“但是又有哪里不一样,我也说不上来。”

    江瑞严肃的看着她:“你觉得是同一个人吗?”

    “不知道。”团子有些烦躁,“因为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但我就是觉得他很像。”

    如果真是龙朕傲,那么他去学校当老师的目的不言而喻。

    “我帮你请假,你不能去上学了。”

    团子拉住他:“爸爸,我如果不去上学,就不会知道他到底是不是龙朕傲。”

    “不管是不是,我都不能拿你冒险。”

    团子扑进他怀里撒娇:“我身上有奶奶做的好东西,不怕的!”见江瑞还要拒绝,她嘟起嘴,“当年阿莎姨姨才三岁就把绑匪制服了,我都快七岁了!”

    “能这么比吗?”江瑞弹了她脑门一下。

    最后他拗不过女儿,团子继续上学,当什么都不知道。但江瑞还是给她身上装了个卫星定位,这样无论团子在哪,他都能找的到。

    当然,父女俩很默契的把这件事瞒了下来,没有告诉陈晨。

    江瑞让小四去调查徐立的资料,发现他就是本地人,在本地上的大学,连父母都是普通职工,就住在单位小区里。

    “老大,会不会是团子看错了。”小四折腾了半天,也没发现问题。

    把徐立的资料看完,江瑞沉思了一会:“再查,只要一个人有问题,就肯定有破绽。把他从小学开始所有的人际关系都调出来,然后一个个排查。”

    这些陈晨都不知道,她正把白色的粉末装进胶囊里。

    “大功告成!”站起来拍拍手,“现在就看小瑞哥准备什么时候给宋春丽吃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