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第九十七章六六,说你爱我

    陈晨红着眼睛坐在马桶上,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可是想到江瑞竟然已经跟别人结婚了

    这让她心里好难过,好难过。冰火!中文 ..

    “你别管我,我没事。”她用力擦了把脸,想把眼泪擦干净,可是马上就又流下来了,根本控制不住。

    江瑞的耐心用光了,一脚把门踹开,就对上一张满是泪水的小脸。

    “六六?”男人不敢动了。

    陈晨被踢门的声音吓了一跳,又见他进来只是站在那,顿时觉得委屈极了,一把推开他冲去:“我现在就走,不会留下碍你事的。”

    江瑞见她反应这么大,心里更不好受了,追出去拉住她:“你就这么排斥吗?我说的那些话你都忘了吗?”

    正拖行李箱的陈晨手一顿,把箱子踹开跳到床上:“你的意思是我不应该排斥?我应该祝福吗?”

    “你别急,我们慢慢说好不好?”江瑞见她还在哭,心疼了。

    陈晨甩开他的手:“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我现在就回家告诉我爸跟我哥,让他们派飞机过来炸死你。”

    这话听着怎么像赌气呢!江瑞心里转了转,干脆将小女人压在床上:“六六,告诉我你为什么生气,就因为看到了我们俩的结婚证吗?”

    “废话,你都跟”陈晨突然不吭声了,瞪着眼睛结结巴巴的说,“你刚刚说什么?我们俩的结婚证?”

    江瑞皱着眉头:“不然呢?你到底看了没有?”

    陈晨可怜兮兮的撇嘴:“我以为你跟别的女人结婚了,哇”

    江瑞气的哭笑不得,抱起她来在屁股上拍了两下:“胡说什么,我怎么会跟别人结婚?”

    “可可是我根本就没有跟你去领过结婚证呀!”陈晨这会开始傲娇了,心里美滋滋的。

    盯着她看了半天,江瑞突然问了句:“六六,你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没有啊!”陈晨见他问的那么认真,还摸了摸自己的头,“头不疼。”

    “胸口呢?”江瑞揉了揉,“也不疼?”

    陈晨推开他:“讨厌,流氓!”

    男人眼底迸发出巨大的惊喜,连陈晨都感觉的到他很高兴。

    “怎么了?你别跑题,先说说那结婚证是怎么回事!”

    江瑞将她压回床上:“乖,让我检查一下,把衣服脱掉。”

    “不要!”陈晨大叫,“啊!你的手。”

    她被江瑞堵住了嘴,最后只好抱着男人感受一的热浪。

    一个小时后,陈晨趴在江瑞胸口,男人死死按住她的腰,不让她动。

    “我要起来。”陈晨扭了两下

    “不要动了,你感受不到它的变化吗?”江瑞挺了挺腰,陈晨马上乖乖爬好。

    江瑞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她的背,心里高兴的和什么似得。六六想到他时并没有难受,是不是代表药物的后遗症已经没了。他觉得这可能跟两个人的结合有关,早知道这样有用,就该早点把人吃掉。

    不管怎么说,六六可以爱他了!

    “傻瓜!”他亲了亲小女人的头发,“那是我们刚在一起时我就

    偷偷办的,你不知道而已。”

    陈晨呆呆的支着下巴看他:“为什么要偷偷领结婚证啊?”

    “因为怕你跑了啊!”江瑞在她嘴角啄了几下,“我们家六六这么可爱,万一以后喜欢上别人怎么办?所以我就先把你定下,万一日后你想跟别人跑,也跑不了!”

    “我才不会跟别人跑呢!”陈晨说完,觉得不太对,又补了句,“你要是欺负我我才跑。”

    江瑞搂紧她:“六六,这个世界上谁都不能欺负你,包括我。”他指着自己胸口,“这里满满的都是你,所以答应我,不要离开我。”

    “哎呀,你别这样嘛!”陈晨害羞的往他怀里钻,“我能去哪里啊!”

    江瑞笑了笑:“我这么爱六六,六六爱不爱我?”

    “嘿嘿嘿嘿”陈晨傻笑。

    “说,六六!说你爱我。”江瑞坐起来,将人抱在怀里。

    陈晨手忙脚乱的去抓被子:“快躺下,躺下啊!都露出来了。”

    “露出来很好看。”江瑞把她的手固定在自己脖子上,低头轻轻咬了一口,“快说,不然我不松口。”

    “嘤”陈晨忍不住,眼角像是要滴出水。江瑞看的血脉膨胀,很快又开始征战,还逼她说,“快说,说爱我,不然我就不让你下床。”

    陈晨气喘吁吁的求饶:“我爱,我爱小瑞哥!”

    “我也爱你!我的宝贝六六。”男人以吻封缄。

    洗完澡,陈晨拿着结婚证坐在客厅里

    “团子你看,原来我已经是已婚妇女了呢!”

    “妈妈,如果你抱怨的时候,不要笑的那么开心的话会更好。”团子戳破她,“其实你很高兴吧!”

    陈晨打开结婚证给黑子看。

    “汪汪汪!”

    团子:“黑子说照片上的爸爸英俊威武。”

    “那我呢?”陈晨指着自己,“它没说我吗?”

    黑子:“汪汪汪!”

    团子:“黑子说妈妈你看起来和现在一样傻乎乎的。”

    “我不信!”陈晨怒了,“是不是你自己说的?你以前就经常说我傻。”

    江瑞摘掉围裙从厨房走出来:“团子,不许欺负妈妈。”

    团子笑:“好,欺负弱者也没意思!”

    黑子:“汪汪汪”

    “它又说什么了?”陈晨是个挨打不记的主,还敢问。

    团子叹了口气站起来:“妈妈,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黑子,走我们去吃饭了。”

    “呜呜呜”陈晨锤沙发。江瑞把她抱进怀里安慰,“好了,去吃饭,然后我带你去看电影好不好?”

    陈晨眼泪汪汪的抬起头:“就我们俩,不带她们。”

    “嗯,就我们俩!”

    可到了要出门的时候,陈晨又舍不得了:“团子你真不跟我们去吗?”

    “不去,我要做手工,明天要交。”团子早就接到了江瑞的指示。江瑞觉得自己没有带陈晨去看过电影,少了恋爱的必要步骤。不止如此,情侣间做的事,他都要

    带陈晨做一遍。

    陈晨好奇的问:“这种事情温泽宇不是每次都帮你做好吗?”

    “他爷爷病了,最近没时间。”团子催她,“妈妈你快跟爸爸走吧,一会迟到了。”

    路上,陈晨问江瑞:“温家的老爷子也是从军的吗?”

    “跟爷爷是战友。”江瑞给她解释,“不过早年受了伤,所以退下来的早。本来是想让温品堂接班的,可他只对商业感兴趣。”

    陈晨突然想到:“他不是还有个弟弟吗?我哥说当年跟他弟弟还有过交集。”

    “温品玉,现在在国外分公司学习。”江瑞想了想,“他们那个时候在凯撒读书,那个叫唐悦的女人害过阿莎,后来长大了当了明星,跟温品玉再一起,怀孕以后温品玉不顾温家的反对一定要娶她。”

    这事当年在京城也算是轰动一时。温家要母去子留,可是温品玉不愿意,非要娶唐悦。后来温品堂给了他几间公司,让他出去自立门户,从此与温家无关。

    谁知道唐悦的孩子出了意外,生下来就死了。两个人靠着公司挥霍了两年,赔的一干二净。所谓贫贱夫妻百事哀,那些缠绵悱恻的爱情很快被生活消磨殆尽。

    最后两人分道扬镳,温品玉跟他哥认错回了温家。而唐悦则离开京城,下落不明。

    “可她怎么会跑到边境去贩毒呢!”陈晨想起那个漂亮的老板娘。

    江瑞拉着她的手亲了一下:“好了,我去停车,你去选片子。”

    唐悦的事情江瑞调查过,当年她离开京城后回到s市,走投无路之际去找过万倾思,并且还在阿莎跟前制造误会。万倾思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阿莎,于是找人给唐s注射了毒品。

    为了有钱吸毒,她做过情妇,当过妓女。后来被一个毒贩看上,带到了边境。原本他们是不注意这个女人的,但是她不该对陈晨出手,现在已经上了通缉榜,缉毒科那边正在追捕她。

    “小瑞哥,我们看喜剧吧!”陈晨见他过来,主动挽着他的手问,“枪战跟恐怖片我都不喜欢。”

    江瑞搂着她亲了一口,柔声道:“六六喜欢看什么就看什么,我们去买票。”

    捧着一大桶棒米花和大杯可乐,两个人进了电影院。陈晨有些兴奋:“小瑞哥,我好久都没来电影院看过电影了!你呢?”

    “第二次。”江瑞说。

    陈晨惊讶的瞪了他一眼,嘴一撇:“你跟别的女人来看过电影?”

    “不算。”江瑞揉了揉她的脸,在她唇瓣上啃了两口,“有次因为任务在国外参加过一次首映,好多人一起看的。”

    “首映?”陈晨的目标马上转移了,“好玩吗?”

    江瑞喂她吃了颗棒米花:“想看?”

    “嗯!”小女人猛点头。

    江瑞想了想:“回头带你看。”

    “那个”陈晨扯了扯他的袖子,“小瑞哥,还有一个我想看的。”

    “哦,什么?”江瑞见她一脸狗腿的表情,好笑的凑到她耳边,“想看什么都行,不过要答应我一件事。”

    陈晨眼睛亮亮的:“我想去现场看春晚!”

    “可以。”江瑞的手伸进她的衣服,“那晚上回去我要在浴室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