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第九十五章我们都是内伤

    之后的几天,江瑞就不让那几个家伙来了。 正好大熊跟阿紫去过两人世界,而小四则被刀疤扣在别墅里,美其名曰保护自己的贞操。

    韩雪莹暗示过几次让小四搬出去,他的死皮赖脸的不走。刀疤还一副拿他没办法的模样,看的韩雪莹差点以为他们有什么不正常的关系。

    正月十三,大家结束度假,江瑞要带着陈晨坐船去万家小岛,其他人乘飞机回京城。

    韩雪莹拉着行李箱一脸不舍的跟刀疤道别。

    “你去哪?”刀疤笑笑,“不是说没亲人了吗?那跟我们一起好了。”

    “可以吗?”韩雪莹的笑容掩都掩不住,往江瑞那边看了看。

    刀疤也看了一眼:“老大不会管我们的私事。”

    这话就耐人寻味了,韩雪莹心想。这段日子小四每天插在两人中间,她对刀疤都快没把握了,现在看来他应该是喜欢自己的。

    “那以后就麻烦你了。”她给了刀疤一个楚楚动人的微笑。

    江瑞见陈晨跟阿紫说个没完,瞪了大熊一眼。

    大熊识相的把阿紫拖走了,陈晨跟着江瑞上船,傍晚的时候万家小岛出现在视线中。

    “今年有了团子,难为万一他们把岛装饰成这个样子。

    整个小岛一片璀璨,到处都是五颜六色的花灯。他们站在船上看,就跟到了童话世界一样。

    靠了岸,老远就听到团子的声音。

    “爸爸!妈妈!”小小的身影跑向码头,后面还跟着个小尾巴。“姐姐等等君君!等等君君!”

    陈晨快速跑下去,抱起团子:“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妈妈,我的礼物呢?”团子笑嘻嘻的看着她。陈晨撇撇嘴,“你肯定已经从爷爷奶奶那骗了很多红包了,还惦记着礼物。”

    江瑞伸出手:“过来。”

    “爸爸!”团子扑过去,“我想你了!”

    “嗯,我也想团子了。”江瑞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拉着陈晨。小女人还在吃醉,因为女儿明显对爸爸更热情。

    万君旻眼巴巴瞅着陈晨,陈晨正想将他抱起来,江瑞就丢过来句:“太重了,不许抱。”

    “那拉手吧!”陈晨赶紧把手伸给万君旻。

    拐上小路,陈欢跟辛晴站在那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妈!”陈晨走快几步,“晴姨。”

    “叫我什么?”辛晴瞪眼。

    陈晨傻笑了两声:“妈!”

    江瑞也走过来:“妈。”

    陈欢不知道为什么笑的见牙不见眼,一个劲冲陈晨笑。

    “先回去!先回去!”辛晴拉着陈晨:“六六,等会吃完饭到我房间来,我有东西要给你。”

    万倾思正陪阿莎在客厅里溜达小宝宝,见他们进来打了招呼。尤其是阿莎,一脸玩味的冲陈晨喊:“加油哦!”

    “你跟我来。”万倾思则沉着脸对江瑞说。

    陈晨觉得气氛怪怪的,吃晚饭的时候万老板跟万倾思架着江瑞回来了。

    “你的脸!”陈晨惊讶道,“他他们打你了?”

    &

    nbsp;   万倾思的脸跟锅底似的:“什么叫他们,我是你哥。”

    “哥!”陈晨讨好的笑了笑,然后拉着万老板坐下,“爸,你们为什么打小瑞哥啊?”

    万老板黑铁不成钢的看了自家女儿一眼:“以后他要是敢欺负你,我就揍死他。”

    “不会的!”陈晨替江瑞说话,“小瑞哥对我很好,不会欺负我的。”

    万倾思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胳膊肘往外拐。”

    吐了吐舌头,看到江瑞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陈晨提议:“小瑞哥,我们去擦药油吧。”

    “去吧,去吧!”辛晴赶他们,陈晨这才发现赢擎苍不在。

    还没来得及问,就被江瑞拉走了。

    “小瑞哥,你知道赢叔去哪了吗?”一边打开医药箱,她随口问。

    江瑞摸着自己脸上的黑青,不在意的说:“他父亲去世了。”

    对于赢皓,恐怕除了赢擎苍,其他人都没什么感情。辛晴当年所受的苦,大部分都是他间接造成的。虽然后来也没什么好下场,脑子一直不清醒的跟老村长住在秘密基地里,如今不在了对他来说也是种解脱。

    “啊,那也好,不用再受罪了。”陈晨心里有些难过,她小时候去过那个基地一次,是为了让老村长给她检查身体。无意中看到了呆坐着的赢皓。

    他们所有人都不知道,那位老人的潜意识里一直是清醒的,可惜他没有办法表达出来。

    江瑞见她突然不吭声了,指着脸上的黑青:“我可是为你挨揍的。”

    “为什么?”陈晨茫然。

    “因为你爸知道我们那个过了,逼问是不是我勾引你的,我承认了。”江瑞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

    陈晨傻乎乎的着急:“可可明明是我”

    “是啊,但是我不能跟你爸你哥说是你强了我吧!”江瑞叹了口气,“那样你多没面子。”

    “小瑞哥。”陈晨眼泪涌了出来,“对不起”

    江瑞心疼了,赶紧把人楼到怀里:“乖!不哭。我被打几下没事的,又不疼。”

    “都肿成这样了,怎么会不疼!”陈晨小心的给他擦药膏。

    “你要是亲亲我,马上就好了。”男人不要脸的说。

    陈晨红着脸瞪他。

    餐厅里。

    “你们俩也是的,干嘛下那么重的手?”陈欢捶万老板一拳,早知道男人这么小气,她就不该告诉两个家伙女儿已经被人吃掉了。

    这还是那天辛晴打电话过去,江瑞主动说的。要是不说,父子俩也就被瞒着了。

    “你们以为那小子老实?他是故意的。”万老板阴着脸,“故意让我们揍他。”

    万倾思掀开衣服:“我跟爸都是内伤。”

    他胸口大块大块的淤青,看着都疼。

    “怪不得那小子不躲专门让我们打脸,这会一定又去骗那傻丫头去了。”万老板握了握拳头,“早晚狠狠揍他一顿。”

    过了一会江瑞跟陈晨出来了,陈晨嘴巴又红又肿,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吃饭,吃饭!”辛晴笑呵呵的说,儿子终于如愿以偿,说不定过

    段时间就有小孙子抱了。

    这边合家欢乐,遥远的大西洋彼岸却气氛沉重。

    龙朕傲吃着元宵,心不在焉的听对面老头说话。

    “你上次擅自跑回来破坏了我的计划,如今你又不想参与这次试验,你到底想干什么?”老头是个外国人,比之前去京城的那个家伙看上去还老。

    见龙朕傲光顾吃,也不理他,老头更生气了,一把推开桌子:“我把你养这么大,不是让你来任性的,三天后你就给我回京城去。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都要把江瑞的女儿带回来。”

    “你们不是说他不一定是那个婴儿吗。”龙朕傲擦了擦身上溅的烫水,“江瑞是什么人你很清楚,绑架他的女儿,你的基地不想要了?”

    “所以我才让你去。”老头笑了笑,“如果不带回来也行,你想办法搞清楚那对父女的基因。”

    龙朕傲站起来:“当初说好的,不逼迫我做任何事。”

    老大目光一冷:“别忘了你爸是怎么死的!当年如果不是万家插手,你爸根本不会死。就算江瑞不是我的目标,他那个女人陈晨可是万老板的女儿,你难道不想报仇了?”

    “我知道了。”过了好一会,龙朕傲才点头,“我会准时出发。”

    京城,大街上挂满了灯笼,一片节日气象。

    一家三口回了家,这一次却跟以往不同。

    陈晨越来越依赖江瑞,尽管心中偶尔会冒出奇怪的担心和惧怕。在万家住的时候,两个人有一晚在海边恩爱,那也是陈晨在清醒的状态下接受一个男人。

    对于江瑞来说,自从那晚之后。陈晨对他的态度就变了,动不动就撒娇瞪眼。也不再怕他,偶尔还捶打他两下。

    团子则跟辛晴一样,盼着有个弟弟快点出来。

    啊,漏了一个。

    黑子:“汪汪汪!”

    听不懂,无视吧。

    过了周末,江瑞去部队报道,顺路送团子去上学,然后又把陈晨送到店里。

    “你们好慢!”阿紫站在店门口,大熊手里端着热乎乎的豆浆喂她。

    陈晨一直觉得大熊就像养女儿似的在养阿紫。却不知道在别人看来,江瑞也是这么照顾她的。

    “今天没什么事,中午等我来接你吃饭。”江瑞摸了摸陈晨头,看着她跟阿紫进去才离开。大熊跳上他的车,“老大,我把车留下,万一她们有什么事也有个代步的。”

    江瑞发动车子,皱着眉头问了句:“六六没有驾照。”

    “我家阿紫有啊!”

    江瑞听了更不放心了,阿紫疯疯癫癫的,也不知道靠不靠谱。

    陈晨跟阿紫把店里打扫干净,在大堡礁买的幸运图腾也摆出来。

    “大熊说刀疤让韩雪莹住进我之前住的房子去了。”阿紫一脸膈应,“早知道这样,搬走的时候就该把墙纸地毯什么的都弄脏。”

    “那房子不是温家的吗?”陈晨好奇的问。

    阿紫白了她一眼:“你家战神不喜欢欠人情,我住的时候他就叫大熊买下来了。”

    “你别那么生气了,她住哪都跟我们没关系,又见不着。”陈晨话音刚落,就听店门口的迎客铃叮铃作响。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