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第九十章男人的诡计

    安东尼被韩雪莹劝走了。<冰火#中文 ..

    “她是故意的?”陈晨终于反应过来,“她故意针对我,所以才说我推的她?”

    江瑞看了她一眼:“我以为你要吃完饭才能发现呢!”

    “太过分了!”陈晨把一个海胆丢到江瑞盘子里,“活该!长的好看了不起啊?就可以诬陷别人嘛?”

    “她没你漂亮。”江瑞说。

    陈晨怒视他:“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的人品也不好。”

    “好了,好了!”江瑞拍拍她的背顺毛,“别想那些无关紧要的人,我们是来度假的,你的口号是什么?”

    “努力吃,拼命玩!”陈晨握拳,这就是度假!

    江瑞把一个大龙虾推到她跟前:“所以,吃吧!”

    下午,赶上当地的土著人结婚,陈晨闹着要去参加,江瑞自然要陪着去。趁着她在广场上跟人家围圈跳舞的时候,江瑞给万老板打了个电话。

    “你说安东尼拉丁在岛上?”电话那边万老板惊讶的问。

    江瑞一听:“有问题?”

    “昨天安东尼家主被人暗杀,现在是他的长子当家。而这个拉丁在一周前杀了对头老大的情妇,道上正在通缉他。老安东尼安排跑路,没想到竟然去了岛上。”

    “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老安东尼倒是聪明,可惜他儿子不争气。”江瑞笑了笑,“恐怕现在的安东尼家主不会让他活着回去。”

    万老板哼了一声:“据说拉丁是老安东尼和最喜欢的女人生的孩子,他一直想把安东尼家族传给拉丁。”

    “对了,他身边还有个女人。”江瑞想到在前台看到的名字,“叫韩雪莹是个东方人。”

    “是他大哥的人。”万老板说,“安东尼的长子是中英混血,看来他早就把一切都算计好了。”

    江瑞嗤笑:“可惜他不该惹我。”

    “你不要动手。”万老板道,“他大哥的人想必已经到了。”

    “最好别影响到六六,小丫头难得这么高兴。”江瑞顿了下,又问,“温品堂是不是去了?”

    万老板没好气的说:“人还没来,但是送了很多东西过来,还让人带话说过了初五来。”

    “呵呵,我爸什么反应?”

    “他现在就像个怨妇,整天缠着你妈要带她走。”

    江瑞还想说什么,万老板打断他:“放心,按照传统,这种事情寻寻一定会拍下来,等你回来我传你一份。”

    “爸,我会照顾好六六的,你放心!”江瑞认真的说。

    过来好一会,万老板才咳嗽了一声:“我知道,安东尼的事情我会打招呼,你专心陪六六吧!”说完就挂了电话。

    江瑞就站在那看着陈晨玩,等她玩累了就跑回来喝一口冰镇的椰子汁,然后再跑过去。那种满足的心理又渐渐填满了江瑞的心房,他仿佛又看见了繁花

    “小瑞哥你看!”陈晨捧着个木雕跑过来显摆,“这是新娘子送给我的!”

    江瑞看了一眼问她:“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b

    r />

    “木雕啊!”小女人一副你看不出来吗的眼神。

    “我的意思是雕的是什么。”江瑞拉着她,“晚上我叫了烧烤,我们在露台上吃。”

    陈晨的注意力这会都在木雕上:“这是什么啊?看着像个图腾怪兽。”

    “你去网上查一查。”

    回到别墅,江瑞去准备晚餐的东西,陈晨打开电脑查资料,原来真是一个图腾。传说是这座岛的守护神,带回家去可以给家人带来好运。

    “走的时候多买几个!”陈晨在心里盘算要送给谁,就看到江瑞拿着条裙子走进来,“换上吧。”

    “晚礼服?”陈晨接过裙子,“我们不是就自己吃饭吗?”

    江瑞的眼底光华流转,挑了挑嘴角道:“换上,一会你就知道了。”

    这是一条紫色的纱裙,一层一层的像海浪。后背还开了很大的领子,一直到腰际。陈晨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也觉得很漂亮,可是有些不敢穿出去。

    “好了吗?”江瑞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她转身,人就呆住了。

    门口的男人穿着黑色的西装,领带跟衬衣像是为了配她,都是深紫色,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江瑞穿这么正式。男人像个王者,站在那里就如同君临天下。

    “很漂亮!”江瑞温柔的冲她笑了笑。

    陈晨觉得自己鼻子下面一热,就见男人皱着眉头快步走过来。

    “六六你流鼻血了。”

    因为对方太帅,所以她竟然流鼻血了!?陈晨觉得好丢人,头恨不得埋到地下去,任由江瑞拉着她走。

    “坐吧!”江瑞帮她拉开椅子。

    陈晨这才抬起头,然后她捂着胸口忍不住惊呼:“好美!”

    眼前是一片深蓝的海面,银盘似的月亮就在她眼前,将周围都笼罩了一层迷离的颜色。露台就搭建在海面上,她的脚边就是大海。

    花丛中还有莹蓝色的光点在飞舞,更神奇的是,那些小光点仿佛听谁指挥似的,不停的变化队形。

    “那是萤火虫吗?”陈晨小声问,她怕声音大了,这美丽的景色就碎了。

    江瑞把桌布给她铺好:“是啊,我想你会喜欢。”

    “我喜欢!”陈晨认真的说,“可他们怎么那么听话?”

    “你看不到,那下面有一层网,上面散了一种诱莹粉。”江瑞打开香槟给她倒满。

    陈晨点点头:“所以萤火虫就会按照诱莹粉的图案飞了!”

    两个服务生从另一边走过来,将刚刚烤好的海鲜摆上。江瑞见陈晨坐的很端正,没有马上动叉子。

    “不喜欢?”

    “啊?”陈晨呆呆的看着他,“喜欢啊!”

    “那怎么不吃?”

    “嘿嘿”小女人看了看周围,挤挤眼,“这么漂亮的环境,我又穿的这么美,大块朵硕的不太好吧?”

    江瑞黝黑的眸子盯着她,陈晨又觉得心开始乱跳,慌乱中拿起叉子随便叉了个东西就往嘴里送。

    “别吃!

    ”江瑞的话还是晚了。

    陈晨已经呸呸的捂着嘴:“辣死了!辣死了!”

    “快喝口水。”江瑞递了杯白水给她,“怎么也不看呢?那是块辣椒。”

    咕嘟咕嘟喝了半杯,陈晨才缓过来,江瑞忍着笑:“快吃吧,一会凉了。”

    浪漫的晚餐愉快的进行中,陈晨甚至有种天荒地老的幻觉,然后又在心里骂自己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就喝了很多香槟。江瑞也不拦着她,就看着对面的小女人脸越来越红,像个熟透的蜜桃。

    “你不要动!”喝醉的陈晨站起来,江瑞赶紧扶住他。“好了,我们回房间了。”

    陈晨捏住他的脸:“小瑞哥你不要动,我都看不清楚你了。”

    江瑞一把将她抱起来,用一种带着蛊惑的声音说:“为什么要看清楚我。”

    “呜呜呜”陈晨死死扒着他,“万一以后你娶了别的女人,我就不能这么看你了。”

    走进房间,江瑞将她放倒床上:“那我娶六六好不好?”

    “不行!”陈晨突然捂着胸口,“疼”

    江瑞皱了皱眉头:“躺好,我不说了。”

    “那你帮我揉。”小女人眯着眼睛看着他,“这个不要带,不舒服。”她在裙子里掏了半天,把乳贴扔出来。

    “裙子太碍事了,也脱掉好不好?”江瑞像个色狼一样哄骗道。“脱了我给六六好好揉!”

    陈晨噘着嘴:“那小瑞哥也脱衣服,我们比谁脱的快!”说完她就挣扎着爬起来,两下把自己脱了个精光。

    灯光下少女雪白的肌肤像上好的白玉,尤其是她还满脸潮红的看着男人。

    “乖,盖好被子。”江瑞是想骗她脱光,可是现在看来是自己找罪受。

    陈晨在被子里滚来滚去的不老实,扯着江瑞的衣服让他也脱掉。江瑞只好苦笑的脱光自己,然后钻进去。软绵的身体马上贴过来,带着特有的体香。

    “小瑞哥你不会娶别人吧?”陈晨在他胸口喷洒着热气,“我不想你娶别人,可是我好像又不能嫁给你,怎么办呢”

    江瑞被她撩拨的浑身像点了把火,他抓着陈晨的手:“好,那你让我舒服了,我就不娶别人!”

    无耻的骗女人用手帮他解决之后,江瑞抱着已经快要睡着的陈晨,一下一下的亲吻她,将她全身都吻了一遍。睡梦中的陈晨觉得这一觉特别香。

    她好像一直在大海上飘啊飘啊!有时候沉到海底,然后又突然被拉倒海面上。还有很多水草,一直缠着她,在她身上温柔的抚摸,带着她越飞越高

    “唔”早上醒来第一个反应就是头疼。陈晨揉了揉脑袋,一扭脸眼睛瞪的老大,“啊啊啊啊!!”

    江瑞睁开眼:“醒了。”

    “小小瑞哥?”陈晨发现自己光着,江瑞也光着。然而她的第一个反应不是被占了便宜。而是,天啊!我把小瑞哥给睡吗?”

    陈晨咽了口吐沫,结结巴巴的问:“昨昨晚我我”

    “昨天晚上你非要拉着我一起睡,还不让穿衣服。我又不能对你动粗,只好脱光自己抱着你睡。”江瑞一句话宣判了她死刑。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