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第八十七章白老爷子的教诲

    人们都没想到眼看就要过年了,却不停的出事。 先是江战神被停职,接着他的属下又涉嫌杀人被关了起来。现在竟然还爆出贪污的丑闻。

    整个圈子传的沸沸扬扬,都说江家恐怕要倒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白老爷子站在院子里,做了个了八卦双鱼的姿势,“这事不管是不是真的,都跟白家没关系。”

    “那陆家呢?”白子期的脸上带着些不满意,真不知道爷爷跟爸看上了陆涛什么,那家伙就是个伪君子。

    白老爷子继续锻炼,口气淡淡的道:“陆家是陆家,陆涛做了什么都是他自己的事情,不能代表白家。”见白子期还在纠结,老人慢慢收功拍了拍他的肩膀。

    “子期啊,爷爷很高兴你今天来问我这些。以前我总以为教不好你了,可没想到你能浪子回头。”老爷子端起他的紫砂壶喝了一口,“我戎马半生,如今老了,唯一放不下的就是白家。”

    白子期笑了笑:“爷爷,我不会让你失望的,白家有我。”

    “是啊!”白老爷子看了他一眼,“有你。”

    老人的面色突然一变,浑身透着股杀伐决意:“子期,跟江家斗,一是因为我跟江民斗了一辈子,他们家却出了个江瑞。我不甘心,可现在白家有了你。”

    “二是因为,如果白家一直处在下风,到你儿子的时候,就会被挤出这个圈子。这两点我现在都不用担心,还是因为你。”白老爷子顿了下,接着道。”

    “但是这两件事都有个前提,就是不能涉及国家,影响安定。让老百姓因为我们一己之私而受到牵连。”老爷子目光犀利,“子期,我们是军人,保家卫国是我们的使命,我们的刀,永远只能对着敌人!”

    白子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爷爷,一时间有些错然,喃喃道:“爷爷爷”

    “现在,你还有疑问吗?”白老爷子笑了笑,“没有的话,尽管放手去做,白家只会成为你的后盾,永远不会给你拖后腿。”

    这些日子以来,看着江瑞那边一直出事,白子期知道跟陆家拖不了关系。可他不知道白家是不是也参与其中,他怕查下去会查到自己的父亲跟爷爷身上。

    现在听了白老爷子的话,他心里除了激荡还有羞愧。自己竟然误会了爷爷,这个老人远远不是他所了解的那样。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老将军。铁马兵戈,铮铮铁骨,他们永远是值得仰望的存在。

    白子期在这一刻,终于有了白家人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他握了握拳:“爷爷,我明白了!”

    “明白了就好。”白老爷点点头,“不过这次的事,你不用插手。”

    “爷爷?”白子期不明白。

    白老爷子叹了口气:“傻小子,你看江家动了吗?”

    白子期楞了一下。

    “江瑞如果这么容易就被人算计,他就不是战神了。”白老爷子说这话时,口气明显带着妒忌,白子期苦笑,“爷爷”

    “反正你别管就对了。”白老爷子挥挥手,“至于陆家,让他们知道知道厉害也好

    ,省得心太大了,到时候满盘皆输。”

    小四被关了三天后,情况突然发生了逆转。在仓库发现的军资次品,只有几箱而已。刀疤专门打了个报告说那是之前剩下的,准备要销毁,谁知道就被人误会了。

    这种说法谁也不信,可是白子期带人把所有的物资都清点了一遍,发现的确只有一开始他们来查封时找到的那几件,其他的都是符合标准的,并没有像举报信里说的有一半军资都是次品。

    “你那是什么眼神?”刀疤靠在仓库门口,“封条是你们贴的,门口站岗的人是你们派的,你不会以为是我们换了军资吧?那除非我们有偷天换日的本事。”

    白子期笑了笑:“我没那个意思,既然如此,我就回去报告了,这是一场误会。”

    “不送!”刀疤冲他挥手。

    走过他身边时,白子期小声说:“小四银行里突然多出来的五十万,你们想好对策了吗?”见刀疤一脸诡异的表情瞪着自己,白子期脸上的笑容更大了,“我就是提醒一下!”

    刀疤看着他离开,打了个哆嗦,怎么觉得这家伙如今变的这么友好呢

    陆涛知道小四被放出来的时候,正在开车。差一点撞到路边的电线杆上。

    “妈的!怎么回事?”他狠狠锤了把方向盘,“难道是江瑞出手了?”想了半天,他还是决定给白子期打个电话。

    白子期接到他电话时一点都不奇怪,这件事陆家肯定跑不了。

    “因为没有物证。”他告诉陆涛仓库里都是符合要求的军资。

    陆涛听了本能的喊道:“不可能!我明明”

    “明明怎么了?”白子期语带笑意问,“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啊,没有。”陆涛镇定下来,“我是觉得可惜。”他叹了口气,“要是江瑞的势力都没了,对你的仕途也有好处。对了,那个大熊的案子能定了吧?”

    白子期也不怕告诉他:“还没有,不知道上面要怎么判。”

    “他杀了人啊!这还有什么犹豫的。”陆涛觉得部队上还没有地方利索,要是普通人早就判个终身监禁关一辈子了。

    “这些我管不了,你更管不了。”白子期顿了下,“有这个时间瞎操心,不如多去医院陪我妹妹。”

    陆涛眼里闪过不耐烦,嘴上却仍热情的说:“我正要过去呢,那先挂了!”

    挂了电话,他心想,不管怎么说大熊一定不能出来。设计了这么多,总要拉下一个人,不然白干了。正要发动车子,手机滴滴了两下,是邮件。

    一边开车,一边随手打开,然后陆涛第二次撞到了路边上。他抹了抹额头的冷汗,手机上是张高清照片,两个光溜溜的男女抱在一起,正是他跟卢紫馨。

    这个女人已经死了。

    在他接管公司后,他就杀了着个女人,连带她的女儿也被送到泰国红灯区去了。

    这会猛地看到,吓了他一跳,打了个哆嗦看了看周围。赶紧查看邮件地址,却又收到一条短信。

    />

    “陆先生,如果关押的人三天之内出不来,这张相片就会发给记者。顺便提醒你一下,我们不止有相片哦!视频什么的也有很多,亲要看吗?

    陆涛慌张的丢掉手机,发动车子连医院也不去了,直接回家。

    小四冲着电脑幸灾乐祸:“这个人渣,要是知道他那个弟弟还活着会不会崩溃。”

    “要一件一件的来。”刀疤打了个哈欠,“时不时的吓吓他,早晚得神经病,就不用我们出手了。”

    阿紫这几天无聊,都跟着他们一起工作:“江老大为什么不一次解决了他?”

    “那不行,现在出手只能弄死他一个人,老大要的是整个陆家。”小四突然笑了笑,“你家那头熊马上就出来了,你再也不用独守空房了。!”

    “滚!”阿紫踹了他一脚,“你这是妒忌。”

    刀疤也凑过来:“上次你去看他,不是都答应他的求婚了吗?”

    “那时候老娘以为他要被判刑了,现在既然没事,之前的不算数!”阿紫想到那个不要脸的,竟然趁着自己答应他的求婚,抱着她的胸啃了足足半个小时,害的自己难受的不行,又不好意思把他扒光了生米煮熟。

    “总算是都解决了。”小四马上露出哀怨的表情,“老大跟嫂子要去度假,谁也不带。”

    阿紫也愤愤不平:“就是,大堡礁啊,我还没去过呢!”

    “我说”刀疤眨眨眼,“我们可以自己去啊!”

    他们不知道陈晨这会也再纠结。

    还有一周就过年了,早上她跟江瑞送团子去参加最后一天的寒假布置会,回来的时候看到门口站着两个人。

    “妈?”江瑞吃惊的道,“怎么过来也不说一声?”

    辛晴笑眯眯的拉住陈晨的手:“我们是来接团子的!”

    江瑞眯了眯眼:“进来再说!”

    “妈妈。”陈晨叫的结结巴巴,自从上次回去,辛晴就让她改口叫自己妈。理由是小时候说好的叫干妈,后来她离家出走了一直没叫过,现在应该补回来。

    “乖!小瑞有没有欺负你啊?”辛晴瞟了江瑞一眼:怎么样,我表现不错吧?

    江瑞默默的竖了大拇指。

    前两天他偶尔在电话里说,要带陈晨跟团子去度假。辛晴就急着跑来要把团子接走,明显是要给自己创造二人世界。江瑞心里挺满意,原本他也这么想过,可是觉得自己提出来团子可能会伤心。

    现在呵呵,都解决了!

    “妈,小瑞哥要带我们去你的岛上玩呢,你们也去吗?”陈晨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算计了。一直没说话的赢擎苍在心里叹气,这丫头被江瑞那小子卖了,还得帮他数钱。

    辛晴摇头:“阿莎的宝宝太小了,我们今年都在万家过年,想把团子也带过去,君君可想她呢!”

    “可是”陈晨有些犹豫,要是团子不愿意怎么办?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