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第八十六章断了左右手的江瑞

    回去的路上,江瑞见陈晨一直不吭声,揉了揉她的脑袋:“怎么了?”

    “你说绑架你奶奶的人,会不会是龙朕傲。<冰火#中文 ..”

    “可以啊!”江瑞没接她的话,却抿了抿嘴角,“现在都知道分析问题了。”

    陈晨噘嘴:“不跟你说了!”

    “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你说吧!”

    “那个龙朕傲知道我会做药,那么你奶奶身上有过服药的痕迹我肯定会看得出来。他是故意留下这个破绽在提醒我们,他的挑战还没结束。就像之前他在邮件里说的,我们还会再见的。”

    江瑞目露惊讶:“分析的不错,继续!”

    “没了。”陈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就是随口说的,你别被我影响了。”

    “不,你说的很对。”江瑞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陈晨高兴的看着他:“那现在我们怎么做?”

    “这就要看你爸的了!”江瑞高深莫测的道。

    一个月后,中国的正月刚刚结束,就传来军火商人频频失踪消息,各种军火一时间极度短缺。欧洲跟东非的地下军火市场几乎瘫痪。当然这是后话,现在我们还有很多别的事情要解决。

    又过了两天,小四接到了通知,陆涛会亲自带人来跟他签合同。

    “老大,你真的要我带团子去吗?”头天晚上小四在江瑞家里看着对面吃棒棒糖的小丫头,“万一有危险怎么办?”

    “汪汪汪!”黑着冲他叫。

    团子摸着狗头:“小四叔叔,黑子会保护我的!”

    江瑞瞟了他一眼:“如果在我的地盘让团子出危险,那你就不用来见我了。”

    “我糊涂了。”小四挠头,明天是在部队签合同,能出什么事啊,除非陆涛不想活了才敢动手。

    “行了,明天中午过来接团子。”江瑞赶人。

    小四走到门口又探出个脑袋:“嘿嘿,那我能来吃午饭吧!”

    “滚吧!”江瑞笑了笑。

    第二天小四混了一顿羊肉饺子,然后带着团子跟黑子回了部队。

    陆涛带着两个人过来的时候,见到办公室坐着一个小姑娘和一条狗时,眼里先是露出鄙视的神态,然后装模作样的跟小四握手:“你好,我以为江瑞被停职了这事也得耽误,看来还是有人能顶替他的位置。”

    他现在对江瑞恨之入骨,那天白薇容挨了打,在外面转了一圈又回了医院。江瑞的力气很大,导致白薇容左边额骨断裂,到现在还没好。

    为此不但自己被白凯骂了一顿,白薇容还打了他一巴掌,嫌弃当时他没保护好她。

    要不是看那女人还有用处,陆涛巴不得她被江瑞打死。不然他也不会故意带着白薇容去触霉头了。好不容易让江瑞停了职,现在要一步步的让他的势力瓦解。

    到时候再让白薇容去当炮灰,最好是江瑞一怒之下杀了她,自己好渔翁得利

    “陆先生这话从哪说起?”小四皮笑肉不笑的说,“是我们老大交代过的,我只是按吩咐办。”

    “那咱们也别客气了。”陆涛把合同递过去,“这是明年的物资,老样子,我们也没涨价。要是没问题,就签个字。东西都在外面车上,你还得派人去搬进来。”

    小四扫了一遍:“跟去年

    一样嘛,有什么好看的。”他迅速签了字,然后站起来,“走吧,我们去仓库。”

    看到团子也跟上来,陆涛惊讶的问:“她也去?”

    “当然,团子又不是外人,我们军她哪都去过!”

    “汪汪汪!”黑子叫了几声。

    团子翻译:“黑子说它也去!”

    “那当然了。”小四一挥手,“快走,不然天黑搬不完了。”

    看着一箱箱的军资被搬进来,小四忍不住偷偷问团子:“你觉得有什么问题吗?”问完他自己都觉得别扭。

    “有啊!”团子凑到他耳朵旁,“垃圾。”

    小四瞪大了眼睛:“这你都感觉的出来?”

    “当然了。”团子得意道,“垃圾的气味都是臭的,颜色就像腐烂了得菜叶子。”

    “你的意思是,他以次充好?”小四明白了。

    这些军资大部分都是军装,棉被等生活用品,里面是什么根本看不出来。但是部队对于这些选材上是有严格标准的,合同上面也说的很清楚。

    一般来说,是没人敢在这上面动手脚的。

    “他胆子也太大了!”小四看着站在门口的陆涛,摇了摇头,“怪不得老大说这个人留不得。”

    团子突然指了指后面的军资:“好了,现在的都是好的。”

    小四算了下:“不到一半。”

    等全部都搬完了,小四又签了个字。陆涛笑着伸出手:“谢谢,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小四挑了挑嘴角,目送一行人离开。

    团子拉了拉他的袖子:“走吧,你晚上还能去我家蹭一顿饭。”

    江瑞正在家里陪陈晨下跳棋。

    “我不走这里!”陈晨把刚刚落下的子拿起来,“我我走这!”

    “六六,你输了。”江瑞挑着嘴角,“你一共悔了十二次棋。”

    陈晨看着棋盘:“怎么又输了?”

    “第十二把了,你没赢过。”江瑞手里拿着十二张纸条。那是之前每次输掉时,陈晨都赖皮说先不贴,她下把会赢回来,结果

    眼睁睁看着江瑞把十二张纸条贴到自己脸上,陈晨哭丧着脸:“可不可以不贴啊!”

    “可以。”江瑞一脸算计的看着她,“去度假的时候答应我三件事,我就给你摘下来。”

    陈晨眨眨眼:“什么事?”

    “到时候再说,你答不答应吧!”江瑞指了指表,“快点做决定,团子跟小四马上就回来了。”

    “我答应!”陈晨又喊,“但是你不许告诉团子我输给你了。”

    江瑞笑着把她脸上的纸条拿下来:“好,我告诉她我输给你了好不好?”

    “这还差不多!”陈晨得意的笑了,然后就听到门外黑子的叫声,她赶紧往卫生间跑,“我去洗脸。”

    江瑞去开门,团子扑进他怀里:“爸爸,跟你说的一样!”

    “进来,先吃饭。”

    小四屁颠屁颠的跟上:“晚上吃什么?”

    晚上是火锅,陈晨很怕冷,冬天她就喜欢吃火锅这种热乎乎的东西。

    “老大

    ,原来你早就算好了,害我白担心。大熊那家伙的事你是不是也早知道了?”小四吃的满嘴都是辣油。

    江瑞帮陈晨跟团子夹了几片羊肉:“我唯一算错的,就是大熊的事。”

    他原本以为,陆涛第一个下手的会是刀疤。这三个家伙里,刀疤的综合能力最强。大熊的武力值高,但一向只负责执行。小四的脑子好,但武力值差点。

    “我忘记把其他因素算进去了。”江瑞的声音带着丝凌厉,“没想到他会利用周依云。或者说,我没想到他会连陆家的人都杀。”

    虽然他爸被他害的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当植物人。但是陆宇是陆家老三的儿子,一旦事情败露,陆家絶对容不下他。

    小四丢了颗鹌鹑蛋到嘴巴里:“还真是他干的啊,一开始我以为是那个陆宇在外面结的仇,听说那家伙得罪了不少人。”

    “这就是陆涛聪明的地方,他之所以牺牲陆宇嫁祸给大熊,就是算准了万一日后大熊能脱罪,也可以算在仇杀上面,反正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啧啧。”小四摇头,“这家伙不去当恐怖分子浪费了。”

    江瑞看眼陈晨的碗:“不许光吃肉。”

    “哦。”陈晨冲他做了个鬼脸,夹了一块豆腐。

    “你注意一下银行,这几天应该会有人帮你开户。”

    小四哈哈了两声:“谁这么好送钱给我啊!”

    没过两天,他就笑不出来了。

    “不好意思,麻烦你给我们走一趟吧。”白子期无奈的看着小四,刀疤在旁边恶狠狠的瞪眼,“赶紧走,赶紧走!不要影响我工作。”

    他不平衡,自从江瑞假装停职,大熊又被抓进去后,他每天处理那么多事情就快忙死了。结果现在小四又要被带走,他一个人要干四个人的活。

    妈的,怎么不算计老子呢?把老子也抓进去享福啊!

    小四冲他挥挥手,跟着白子期走了。

    顾队长看到小四时,一脸严肃的让白子期先出去,等人一走了,他幸灾乐祸的笑道:“我跟大熊打赌下一个进来的肯定是你,他非说是刀疤。哈哈!我赢了。”

    “你们赌什么了?”小四翻着白眼问,顾队长得意道,“他收藏的限量版高达模型!”

    “切”

    顾队长咳嗦了两声:“严肃一点,现在开始录音。”

    “能换个人吗?”小四坐下问。

    “为什么?”

    “因为我看着你就想笑。”

    白子期进来的时候,看见小四脸上有个黑眼圈。他皱着眉头问:“队长,你动手了?”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动手了?”顾队长一副流氓相,“那是他自己磕的,不信你让他自己说。”

    小四望天:“是啊,是啊,我自己磕的,我磕的真有水平啊!”

    白子期见状还想说什么。顾队长眼一瞪:“行了,让你进来是审问他,不是审问我的。赶紧问,我先出去了。”说完砰一声关上门就跑。

    “你放心,我会秉公执法的。”白子期坐到小四对面。“你知道为什么抓你进来吗?”

    小四非常配合的摇头:“知道,因为你们看我家老大不顺眼,所以连带着看我也不顺眼。”

    白子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