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第八十一章亲你和事情的真相

    江瑞回来的时候,陈晨跟团子窝在沙发里看电视。.

    “怎么样了?”见他进来,陈晨眼巴巴望着他。

    “先吃饭!”江瑞卷起袖子进了厨房。

    团子一脸妈妈你真是幸福啊的表情:“电视上说,遇到为你做饭的男人就嫁了吧!”

    “胡说什么?”陈晨戳了她脑门一下,“让小瑞哥听到会揍人的。”

    团子趁着陈晨睡觉的时候,跟辛晴通过电话。先是添油加醋的告诉辛晴陈晨被打了一巴掌,现在还等着判决,万一人家孩子真没了,就得准备打官司。

    然后又说:“奶奶,我觉得我可以去提醒一下妈妈,爸爸喜欢她的事情。”

    “不是说好了不提吗?”辛晴想着一会怎么跟万老板说自家孩子被欺负的事,没留意团子的意思。

    团子解释说:“可是现在妈妈根本就不往那么方面想。无论爸爸做什么,她都认为是冲着咱们两家的关系当妹妹似的照顾她。”

    “万一她吓跑怎么办?”辛晴有些担心。

    “所以我去说啊,我是小孩子嘛!”团子一副理所应当的口吻,“多多少少会有些作用吧。”

    现在团子就决定趁着陈晨心里害怕,把这事给捅一捅。

    “你看你这次出事,爸爸多着急。”团子严肃的看着她,“不对,应该说只要是你的事爸爸就很在意!”

    陈晨果然道:“当然了,我们两家什么关系!”

    “妈妈”团子扒到她怀里,“你难道一点都感觉不到,爸爸喜欢你吗?”

    “呵呵呵呵呵!”陈晨拍着沙发笑,“你一个小屁孩知道什么呀,走开走开!”

    团子死死趴着她:“妈妈,我觉得爸爸喜欢你。”

    见陈晨还想笑,她噘着嘴:“你自己想想嘛,爸爸平时对你的态度。”然后眼珠子一转,决定发个大招,“有一天早上,我看到爸爸亲你了哦!”

    “亲亲亲亲亲谁?”陈晨结巴了。

    团子笑眯眯:“亲你啊!,我看到爸爸他趁着你睡着的时候亲你了。”

    “真的?”陈晨呆呆的问,看见女儿又用力点头,一下子激动起来,“太过分了!他怎么能再我睡着的时候亲我呢?”

    “你的意思是我应该在你醒的时候亲?”一个声音愕然插进来。

    陈晨还没有反应过来,还再愤愤道:“就是啊,睡着亲怎么会有反应!”

    “我知道了,下回一定在你醒着的时候亲。”带着笑意的声音继续说道,“现在快去洗手吃饭了!”

    “团子,是不是你爸爸在说话?”陈晨脸憋的通红,一脸千万不要是的表情看着女儿,然后在团子的点头中被宣判的死刑。

    她捂着脸冲进房间,砰一声关上门。

    “爸爸,我是不是太急了?”团子有些沮丧。

    江瑞摸了摸她的头:“很好,爸爸要谢谢你。先去吃饭吧,我去看看她。”

    陈晨躲在洗手间里对着镜子骂自己。

    &nbs

    p; “笨死了,你怎么反应这么迟钝?”她看自己的嘴唇,想到江瑞可能亲过她,又烦躁的吼道,“重点错了好吗!不是醒不醒的问题,而且他怎么能随便亲自己呢?”

    “我没有随便亲,我是很认真的亲的。”江瑞推开门,嘴角上翘的看着她。

    陈晨一脸惊恐:“小小瑞哥”

    “跟你开玩笑呢!”江瑞摸了摸她的脑袋,“别胡思乱想了,出来吃饭。”

    “哈哈哈哈”陈晨楞了一下,然后假笑,“我就说嘛,怎么可能!”

    江瑞点点头,拉着往外走,又轻飘飘的丢出了一句:“是啊,如果我要亲你,一定会在你醒的时候。”

    刚刚落地的心又飞了起来,陈晨一脸呆滞的被男人带出去,脑子里全是亲你,亲你,亲你

    这么一闹,她把之前不愉快的事情就给忘了,直到吃完饭才又猛的想起来。

    “小瑞小瑞哥”她有些别扭的看着洗碗的男人,“宝宝”

    江瑞手顿了下:“先出去,等下我告诉你。”

    “哦。”陈晨低着头走了,心里又难过起来,看样子肯定是没了。

    过了一会,江瑞端着盘草莓走出来:“吃吧!”

    陈晨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

    “白薇蓉流产了。”说完他看见陈晨的身子明显颤了颤。“唉,还是不相信,我说了跟你没关系。”

    “怎么能没关系呢?”陈晨的声音像蚊子似的。

    江瑞戳了戳她的脑袋:“还记得下午把酒洒到你身上的那个服务生吗?”

    陈晨点点头:“记得。”

    “他被人收买了,是故意那么做的。”

    啊?陈晨抬起头:“故意的?为什么?”

    “为了制造你跟白薇蓉冲突的机会。”江瑞看着她,“是有人故意陷害。”

    陈晨想了想又不明白了:“可是,他怎么知道我会跟白薇蓉吵起来,我还会推倒她?”

    “这个问题还要再等一下。”江瑞递给她一颗草莓,“我让华佗去查了,等会他会打电话过来。”

    为了等这个电话,陈晨一直在客厅里心不在焉的看电视。江瑞等团子睡着了,坐过来陪着她:“你先去睡,有了结果明天我告诉你。”

    “我下午睡多了,现在不困。”陈晨揉了揉眼睛,“快打过来了吧?”

    江瑞看了看表,快十一点了,手机突然震动起来。陈晨激动的把耳朵凑到电话跟前,可惜什么都听不到。

    “我知道了。”挂了电话,看着一脸迫切的小女人。江瑞笑了笑,“就算你不跟白薇蓉吵架,只要出现在那里,她都孩子都会掉。”

    怎么能确定白薇蓉一定会跟陈晨发生争执这一点,也是江瑞一直怀疑的地方。所以他让华佗半夜去了躺医院,华佗给白薇蓉把了脉,还抽了管血回来化验。

    结果发现白薇蓉的身体里有大量的桃仁。

    “华佗说孕妇是不能吃桃仁的,很容易引起流产。”江瑞慢慢的说,“然后再加上看到你情绪不稳,就加促了效果。

    所以不管你推不推她,那孩子都保不住。”

    陈晨瘫在沙发上念叨:“不是我!不是我太好了!”

    “现在没事了,去睡觉吧。”江瑞站起来,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六六,这几天可能会有人利用这件事情做些什么。你要记住,无论有人说什么做什么,你都不要在意。”

    他看了眼呆呆的小女人,心里一动。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脸:“一切有我!”

    江瑞的意思陈晨大致明白,既然有人设计陷害,那么接下来就是看效果的时候了。果然两天后她正在实验室里陪阿紫,就看到小四一脸凝重的跑进来。

    “怎么了?”陈晨有些害怕,“开始了吗?”

    小四点点头,又安慰她:“别怕,老大和跟你一起去的。”

    “我不怕,小瑞哥说了一切有他呢!”陈晨虽然这么说,可颤抖的手还是出卖了她。

    阿紫抱了她一下:“勇敢点,咱们是谁?有江战神还有你爸你哥,你怕什么?”

    陈晨鼓着勇气跟小四走了,一进江瑞的办公室,就看到里面站了五六个陌生人。

    “来!”江瑞招招手。

    有个男人扫了陈晨一眼:“既然来了,我们就别浪费时间了,走吧。”

    江瑞没理他,给陈晨穿好大衣:“怎么不系扣子?”

    “我们要去哪?”陈晨主动拉住江瑞的手,“我不要跟你分开。”

    “不会!”江瑞帮她带好围巾,“走吧。”

    那个领头的嗤笑了声:“江首长不会不知道规矩吧,你们是要单独隔离的。”

    陈晨眼底一慌,江瑞搂着她的肩膀:“又不相信我了?”

    “相信!”陈晨主动把手放进他掌心里,“走吧!”

    刘一舟看着走在前面的两个人,心里又妒忌又幸灾乐祸。他们今天早上接到了陆家的举报,说江瑞的老婆涉嫌谋杀,让他们家的新媳妇没了孩子。

    陆家的媳妇不就是白家千金吗!刘一舟连报告都没打就直接过来抓人了。

    他跟江瑞是同年兵,当初去美国培训他落选了,他一直都认为那是因为江家走了关系。之后他诅咒江瑞死在里面,没想到江瑞回来了。不但回来了,还在短短几年就立下军功无数,将他抛的老远。

    哼,你不是战神吗!那又怎么样,现在还不是要被我带走!刘一舟这么有恃无恐,也是因为他觉得江家再怎么硬,同时对上白陆两家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一个多小时后,陈晨被带进了另一个跟部队差不多的地方。

    “江首长,你知道规矩。”刘一舟得意的看着两人,“带江太太走!”

    小四去找陈晨的时候,告诉她为了不让她被直接关押,对外已经说她跟江瑞是夫妻了。陈晨没在意这些,她跟江瑞保证过,一切都会听他的话。

    “你们敢碰她一下试试。”江瑞挑着嘴角,眼里却含着冰渣。“规矩对我没用,收起你那点卑劣的心思。在我跟前,你什么都不是。”

    刘一舟脸一沉,正要动手,就听到一声怒吼:“你他妈干了什么?”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